没钱骗老娘(孟南乔沈长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南乔沈长暮)没钱骗老娘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没钱骗老娘)

小说《没钱骗老娘》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推荐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司”。文章精彩片段如下:孟南乔迷迷糊糊地担着担子,就出了门。在门外被风一吹,孟南乔突然又清醒了,急忙跑进去,把沈长暮也拽了出来。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但这都第三次了,沈长暮虽然心里有个猜测,但还是不可置信:“你不会是怕狗吧?”没错,是的,怎么了?孟南乔暗暗腹议。“不,我只是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一个女人要出来担水,你一个男人可以...

点击阅读全文

《没钱骗老娘》是作者“司”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孟南乔沈长暮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孟南乔迷迷糊糊地担着担子,就出了门。在门外被风一吹,孟南乔突然又清醒了,急忙跑进去,把沈长暮也拽了出来。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但这都第三次了,沈长暮虽然心里有个猜测,但还是不可置信:“你不会是怕狗吧?”没错,是的,怎么了?孟南乔暗暗腹议。“不,我只是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一个女人要出来担水,你一个男人可以... 没钱骗老娘

第6章 乡里人第一次去镇上 在线阅读

孟南乔摸了摸鼻子,蹲下来揉了揉三宝的小脑袋瓜:“好,我答应三宝,以后再也不出去喝酒了,好不好?”

“好!”

三宝开心得笑了,脆生生地望着自己娘亲。

大宝比较安静,二宝太调皮,只有三宝可可爱爱,深得孟南乔的喜爱。

孟南乔躺回自己洗干净了的被子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第二天天还不亮,孟南乔就被沈长暮喊醒了。

孟南乔迷迷糊糊地担着担子,就出了门。

在门外被风一吹,孟南乔突然又清醒了,急忙跑进去,把沈长暮也拽了出来。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但这都第三次了,沈长暮虽然心里有个猜测,但还是不可置信:“你不会是怕狗吧?”

没错,是的,怎么了?

孟南乔暗暗腹议。

“不,我只是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一个女人要出来担水,你一个男人可以在家里睡觉,所以,你必须陪我一起出来!”

孟南乔觉得,怕狗这件事,还是不能让沈长暮知道。

不然,照沈长暮的性子,放狗来咬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到了河边,孟南乔没有急着打水,反而是先去检查了一下笼子。

孟南乔怀揣的忐忑的心情,把三个笼子捞了上来。

“啊!

沈长暮,你快来看,我真的抓到鱼了!”

虽然分享喜悦的对象是沈长暮,但是,孟南乔也不在乎了。

孟南乔趾高气扬地把三个笼子怼到沈长暮面前,得意地说:“我就说能抓到吧!”

沈长暮拿过来一看,确实有鱼,运气还不错。

其中一个笼子里只抓到两条手指大小的小鱼,另外两个笼子,都抓到了大鱼。

孟南乔觉得,确实收获还可以,到底是吃掉,还是卖掉呢?

孟南乔决定先问一下沈长暮:“诶,你什么时候去镇上送抄写的书籍啊?”

“已经抄完一本了,今天就去。”

沈长暮回道。

其实以往,他至少都是要抄完两本书,才会去镇上换钱的,但是,现在家里实在是没有余粮了,所以……沈长暮眼神一凌,先打好预防针:“你别想着把这些钱拿走去换酒!”

孟南乔崩溃,怎么又扯到了这上面?

孟南乔就差发誓了:“我没这么想,我是想着,你今天要是去镇上的话,我也和你一起去,顺便把这两条鱼卖了,换点钱。”

沈长暮收回了视线,这还差不多。

村长家里有一个牛车,只要给一个铜板,就能给你拉到镇上去,还蛮实惠的。

但可惜,孟南乔现在半个铜板都拿不出来。

孟南乔和沈长暮把三个崽崽送到隔壁家的哥哥嫂嫂那里。

嫂子李兰香,对沈长暮和三个孩子还算客气,但是一对上孟南乔,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孟南乔很能理解李兰香,要是自己有这么个小姑子,也会恨不得乱棍打死。

但是,孟南乔此行过来就是来借钱的。

等李兰香骂骂咧咧地把三个孩子领屋里之后,孟南乔才悄咪咪地把孟大祥拉到一边:“大哥,你借我两个铜板呗。”

孟大祥脸一虎:“不行!

你又想出去喝酒!”

“不是!”

原主的人品居然这么差,借两个铜板都借不到,孟南乔也是头疼。

孟南乔只好搬出沈长暮:“大哥,你不信我,也总该信沈长暮吧?

他今天要去镇上交换抄写的书籍,我陪他一起去,顺便把今早打的两条鱼也给卖了。”

卖书卖鱼,这些都无可指责,但是孟大祥听多了‘狼来了’的故事,还是不太相信。

孟南乔也有些心急,扯了扯沈长暮:“沈长暮,快跟我大哥解释一下。”

沈长暮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后颔首:“大哥,确实是翠花说的这样。”

沈长暮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翠花还说了,她今天要是再把钱拿出去换酒喝,就让大哥打断她的腿。”

孟南乔:“……”孟南乔就静静地看着他胡扯。

有的沈长暮保证,孟大祥终于答应借钱了,毕竟,沈长暮是读书人,说话比较有信服力。

等到孟南乔和沈长暮一走,李兰香就凶狠狠地跑出来,揪出孟大祥的耳朵。

“孟大祥!

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借钱!

这两个铜板肯定是打水漂了!”

李兰香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孟翠花是孟大祥的亲妹妹,但她只是个外姓的媳妇。

原先公婆还在时,李兰香也不敢这样说教他们兄妹俩。

但现在公婆都死了,他们两家也分家了,孟翠花要是个安分守己的,李兰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可是,孟翠花不仅一点农活不干,还整日里去喝酒,把自己家里那点钱败光了,还想来败他们家的钱!

李兰香要不是怕村里人说闲话,早就去孟翠花的家门口泼鸡血了!

孟南乔和沈长暮到了镇里之后,便和村长约好三个时辰之后再原地会面。

祁水镇不算太热闹,但街上的行人也不算少。

孟南乔自觉地跟在沈长暮后面,并且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

孟南乔看着自己身上的破布衣裳,肥壮的身躯,黑黢黢的皮肤,再看看沈长暮,虽然也是一身粗布衣裳,身上也有补丁,但是,他长得好啊!

孟南乔第一次知道了自惭形愧四个字怎么写。

孟南乔见沈长暮停了下来,抬眼一看,想必这就是那家书店了。

孟南乔没跟进去,在外面踢石子。

好不容易等沈长暮出来之后,孟南乔感觉已经等了他一万年了。

沈长暮没想到孟南乔还在外面等他,看了看盆里还活蹦乱跳的鱼,问:“你怎么不先去卖鱼?”

孟南乔理所当然地说:“我在等你啊,夫妻一体,我们当然要一起去了。”

其实是,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卖,也不知道行情。

最主要的是,孟南乔看着沈长暮那张面如冠玉的脸,狠狠的嫉妒了!

孟南乔觉得,带上沈长暮,肯定会增加卖鱼的概率。

孟南乔让沈长暮站在前面叫卖,自己则站在后面猫着。

说是叫卖,其实沈长暮也只是在那里站着。

但是就算是这样,没过多久,也有人上来问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