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亭午沾疏雨全文在线阅读林知妙昫猄小说全本无弹窗

《海棠亭午沾疏雨》 小说介绍

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古代农家少女,林知妙的目标是磨好豆腐插好秧,全家生活奔小康! 人生处处有惊喜,杳无音信闹诈死的爹功成名就,成了京城的侯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浮生若梦,何妨梦一场。她会收获怎样的人生呢? (这篇种田文是个架空朝代,大部分风俗制度都是以北宋为蓝本,所以本文有些地方不甚严谨,请大家不要深究。如要深究,务请淡定,边边在此谢过:)。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古代农家少女,林知妙的目标是磨好豆腐插好秧,全家生活奔小康! 人生处处有惊喜,杳无音信闹诈死的爹功成名就,成了京城的侯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浮生若梦,何妨梦一场。她会收获怎样的人生……

《海棠亭午沾疏雨》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节交替像大树一样循序渐进,云雨朝还暮,烟花春复秋。海棠花开花又落,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便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林知妙,也就是宁小思同学,如今已经十岁了,是个实实在在的古代农家少女了。

她生活的这座小镇叫做汀祖镇,崇山峻岭风景秀丽,民风淳朴生活简单。但地处偏远交通闭塞,方圆百里也没个正经的私塾。老态龙钟的韩夫子只会略略讲些老掉牙的启蒙读本,顺带开个扫盲班,什么时事政治概没听说过。所以她至今也不确定自己穿到啥朝代了。

“夫子夫子,您可知当今天子是何许人也?”

“什么雁……雁门紫塞,鸡田赤城。昆池碣石,钜野洞庭……”

“夫子夫子,我不是问《千字文》,我是想问今夕是何年?”

“田啊?高夏蔡田,樊胡凌霍……”

鸡同鸭讲,眼碌碌!耳背的韩夫子摸着一把白花花的老山羊胡须,摇头晃脑。知妙无语望天,怪不得这镇上没几个文化人,这教学质量着实堪忧呀!

条条大路通罗马,此路不通换一条!

不管是在茶楼酒肆还是寻常人家,她逮着机会就把瓷碗杯碟瓶瓶罐罐拿起来看款识,愣是没有见着一处类似‘大明宣德年制’,‘康熙御制’,‘大清康熙年制’之类的官窑款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终于有一回让孔妈妈撞了个正着。

“大姐儿怎么又看碗底了?碗底有啥好看的?”

“呵呵,呵呵,碗底圆,圆好看。”

知妙至今仍记得孔妈妈听完那话目瞪口呆满脸问号的表情,孔妈妈内心OS应该是:当初还是应该请道士来画画符才对,大姐儿如今这样儿到底还是缺了点啥。

翻来覆去,上下求索,没有答案。这村头没个电视广播大喇叭,镇上也没说书先生戏班子,官方无新闻,小道无消息。横竖“不知有汉,何论魏晋”,老百姓也说不清这天下到底是谁家的,大家干脆蒙起头来过日子,瞧着这些年倒也还算太平了。

慢慢的,知妙也就懒得追究这是啥朝代了。且不说宇宙有多大,有没有平行空间谁又说得准了。就单单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的长河波涛汹涌,那些逝去的岁月、人物、事件就像两岸冲刷出来的滩涂,不断的堆叠,那深埋在其中的沙砾谁也说不清它来自哪里。反正在她的日历本里,今年是宁穿五年。

作为一个乐观派,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条变色龙,适应环境的能力棒棒的。那有名的洗脑名句怎么说来着的——“来都来了”!无论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四字箴言一出,就能让人心里熨帖许多。‌‌‌‌‌‌‌‌‌‌‌

说白了在哪过都是过,本质上都是吃喝拉撒三餐四季。虽说这古代没有高科技,交通全靠走,通讯全靠吼,治安全靠狗,娱乐全没有,但这儿山好水好风光好,有家人有朋友!母亲和孔妈妈心肝肉似的疼爱她,鱼儿弟弟是姐姐忠实的小跟班,还有那没见过面的父亲大人据说是个宠女狂魔……

嗯,既然提到了这位父亲大人,那么插播一条旧资讯。

想当初知妙刚来时,瞧着母亲每晚风雨无阻的都会去点亮院门口的那盏灯笼,她还以为单纯是为了夜间照明。后来发现貌似不是那么回事儿,家里都常常黑灯瞎火的,却往院门口那条没啥人走的泥巴路照个啥明?仗着年幼无知反正病了一场说不准闹失忆的份上,她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爹爹说了,他日挣出个好前程,便会打着快马来接我们,远远瞧着这灯火,心里就有数了‘妻儿老小都等着哩’。”余氏望向灯笼,目光如炬,满怀期待的搂着年幼的子女说道。

知妙听完心中一亮,哇塞!原来便宜老爹不是外出打工赚大钱,而是去从军征战挣功名!果然是人生处处是赌博,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惊喜不过三秒,哎,等等,这剧情怎么有点像《薛平贵与王宝钏》啊?

她忐忑不安的默默观察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放下心来。余氏要比恋爱脑的王宝钏女士靠谱多了,她不仅没有将家周围的野菜挖秃,还细心的打理家里的几亩薄田,又有一手祖传的做豆腐的手艺。小院里的菜畦子郁郁葱葱,养了几只鸡鸭活蹦乱跳。

这生活水平怎么的都算得上脱贫奔小康啊!知妙留下激动的泪水,谢天谢地谢广坤。她当即决定要脚踏实地的积极投入到家庭建设中去,勤劳致富,共建幸福美满的家庭。

给别人家种田叫打工,给自己家种田叫创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闲时光劳逸结合,‘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山桃野杏开无限,怕春光虚过眼,得浮生半日清闲’,‘蝶乱蜂喧,晴日催花暖欲然。兰桡画舸悠悠去,疑是神仙。’……古人诚不欺我,自在随心的快乐哪里找!

寒来暑往的田园生活、家长里短、采桑养蚕,女红刺绣倒让知妙有了很多心得体会。可惜这年代也没个刊物出版社视频公众号啥的,否则写点《田园诗酒茶,打卡乡村慢生活》、《论非遗刺绣如何破圈“秀”出来》、《种桑养蚕五大技术要点》、《盘点姐弟之间的“血脉压制”》……高低不得挣它几千贯脂粉钱!

前几日知妙瞧着新鲜出炉的一幅双虾绣品,百感交集:古今融合,艺术与颜值并存,紧跟时事有内涵,怎的恁有才呢!

姚娘子对这幅绣品显然不甚满意,语重心长道:“妙丫头啊,绣品不仅看绣工,更重要的是寓意呀,你这虾瞧着是活灵活现,可谁会买它呢?图什么呢?回头人家问"哎呦,您这衣裳绣得真好,瞧着跟真虾似的!’,那到底瞎不瞎?”

一旁坐着的秀巧噗嗤的笑出声来,她已经习惯了知妙的种种奇思妙想。这虾虾图还不算什么,她还见过好多千奇百怪的小图案:钱袋上的长耳朵小兔子,知妙说那叫“钱兔似锦”;手帕一角的两颗小星星,知妙说那是什么“星星相印”;绣的小松树上头还有红色的小果果,知妙管它叫什么‘生蛋树’……真不知道这个小机灵鬼的脑袋里都装着些什么呀!

其实知妙绣虾倒是情有可原,委实是因为最近的生活是真的有点抓瞎。

大约半月前,镇上来了几队兵丁模样的人,凶神恶煞往城门、集市、交通要道四处都贴了安民告示,一番文绉绉的套话。生怕没什么文化的平头百姓看不懂,还派了人拿了锣鼓沿着街头巷尾四处敲,广而告之。中心思想就是说新帝登基,以明年为启德元年,大赦天下,与民更始。

启德……知妙在头脑里那有但不多的正统历史知识中搜索了半天,貌似并没有这个年号呀!她不禁懊恨道:唉,书到用时方恨少!

戴着铁盔大帽的兵在城内四处可见,街头巷尾凭添几分紧张,一时间万巷皆空。小小的汀祖镇甭管之前是如何的桃花源,如今已然被迫切换轨道,并入新朝代了。至于这上台的皇帝大哥水平如何,一概不知。穿越而来的知妙与她的第二故乡在这一刻产生了神奇的共鸣。

寻常百姓左不过就是家里那一亩三分地或几分糊口的小营生,缓个三五天也就慢慢正常了。生活总要继续过,该耕田耕田,该做买卖做买卖,吃饱穿暖才是最紧要的。

但余氏却很不对劲,她常常失神,做事情心不在焉的。今日做豆腐还把锅给烧糊了,整个灶房烟熏雾缭仿若王母娘娘的仙境,余氏拿着捞勺茫然无措的站在一旁。孔妈妈忧心极了,拖着知妙问道:“你娘这般,可如何是好?”

知妙摇摇头,眼下除非杳无音信的老爹从天而降,否则别无他法。新皇都登基了,一切已成定局,再多的仗也该打完了,可夫婿仍然无影无踪,做妻子的自然方寸乱矣。

寒风起,夕阳快要落山了,最后一缕霞光也暗了下去。知妙照例拿了竹竿将廊檐下挂着两盏旧灯笼挑下来,添了些灯油,取了火折子来点亮了。这样的事情她显然替母亲做了许多回了,熟练得都无需抬头看就轻巧的将灯笼挂了回去。

初冬季节,明月低垂在旷野的边缘,朦胧纯净的光芒将天幕的一角照亮,几颗星星开始出现,微弱的身影在徐徐升起的云雾中若隐若现。她站在院门口发了一会呆,目光随着星空一寸一寸地延伸出去,人在变,景物在变,时代也在变,只有这头顶的苍穹亘古不变。她轻叹了一口气,在这银河宇宙中,星河一粟,人类真的是太渺小了。

“姐姐,姐姐,外面冷,你怎么还不进屋?”小鱼儿稚嫩的小手摇着知妙的裙角,抬着头问道。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眼里闪着亮,分不清是星辰还是烛火的倒映。

她回过神来,笑着牵了幼弟的手,借着月光往另一方黑暗走去。屋里已很久没有掌过灯了,灯油价贵,几分闲钱紧紧的供在门口那盏灯笼上。

羸弱的灯火在寂静的黑夜中闪着,昏黄颓丧,斜风细雨就能将它吞噬。但她知道这是母亲感情的寄托,只要灯笼亮着,母亲的心就永远期待着盼望着等待着。

小说《海棠亭午沾疏雨》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