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驱魔,我是疯子我怕谁林浅墨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驱魔,我是疯子我怕谁》 小说介绍

流星划落,外科医生意外穿越到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异世大陆。 乱世中,孩子们口中唱着蛊惑人心的童谣;皇族墓,预言出;胡祖有训,四代贵女;先亡家族,后兴天下。 开局林浅被一个“瞎子”盯上。 在用一枚铜板退了傅府婚事后,又被指给了督军府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大少爷。 墨景深帮她篡改用命批,林浅以“大凶命批”再一次逃脱婚姻的束缚。 她以为他帮她只是因为她口中的那个秘密,却不知,在她打乱他的计划那一刻,她就已经是他的猎物。 督军府大堂之上,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开小侄子抓住林浅的手;“臭小子下去,不要逼你二婶。” 更是直言:“若她愿意,那就是,如果她不愿意,那你们便没有二嫂。” 他心中有她,更有天下。 坐上南系督军之位,扭转辛国的命运,是他最深的执念。 他看着桌上辛国地图,斗志昂扬:“我没忘!国家四分五裂,北冥蠢蠢欲动,辛国百姓水深火热,身为南系军少帅,身残志不残。吾目重见天日时,便是收复山河日!” 许多年后,辛国统一,林浅携手墨景深站在城楼俯瞰太平盛世。  林浅:“少帅,预言应验了。” 寒梅已盛清且浅,唯愿情深似景深。。书中主要讲述了:流星划落,外科医生意外穿越到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异世大陆。 乱世中,孩子们口中唱着蛊惑人心的童谣;皇族墓,预言出;胡祖有训,四代贵女;先亡家族,后兴天下。 开局林浅被一个“瞎子”盯上。 ……

《重生驱魔,我是疯子我怕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所有人:“……”

大家都有些傻眼,没想到林浅会这么刁钻刻薄的怼林薇,关键是句句都怼在点上。

要知道,原主虽然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人,却只会大声嚷嚷,骂人也是词穷的那种,所以每次一生气骂来骂去也就那一两句。

但林浅不一样,字字句句都像掐住了林薇的脖颈,让她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故作委屈的向白素素求助,她拉了拉白素素的袖子。

“母亲,我……”

白素素很是气恼,但碍于林承均在,她只能先咽下这口气等来日再算。

一旁的丫鬟家丁们都被林浅今天的言行举止惊到了,尤其是林浅是那几个丫鬟。

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小姐如此霸气的样子,这口才简直跟突然开闸的洪流,激进又汹涌。

白素素有些迷惑,心说;林浅这死丫头怎么这么会说?

看来今天得先服软。

她走到林薇面前淡淡道;“微微!你姐姐说得对!嫁人不一定就是孝顺,你们过得好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孝顺,我跟你爹也就不用为你们以后的生活操心。”

这话说得很漂亮,若是原主许就信了,但林浅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这白素素心思深的很,她才不会真这么认为,肯定憋着后招。

果然,白素素说完就看着林承均若有所思道;“不过,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对女孩子来说,找一个手握兵权的男人无疑是最大的保障。

听说督军府的大少爷还未娶正妻,浅浅如果能嫁到墨家,那不止对她,连带着我们整个林府,那都是最好的安排。”

啧啧啧!

白素素这算盘打得不错。

墨景涛?

真当她林浅还是以前那个傻千金?

现在的整个平城谁不知,因为墨景深的眼疾,这南系军的接班人最有可能是墨家小少帅墨景渊。

那墨景涛虽然是墨家大少爷却不是嫡子,只能被人称少爷而不是少帅,就因为他的生母是个歌女上位的小妾。

只是,对方是督军府,让她一个商家嫡女嫁给一个妾室生的孩子,大家只会觉得门当户对。

可她又和傅家退过婚。

如今就算她嫁过去,别人也只会觉得是林家高攀。

林承均听白素素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

想要在乱世中求太平,就必须得到墨家的庇护,而把林浅嫁到墨家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这么想来,林承均气消了一大半,他坐下身目光落在林浅身上;“浅浅,二姨娘说的对,既然你不喜欢那傅霆烨,若能嫁到墨家为妻也不错,督军府的门可是所有女子都想进的,如果你愿意,爹就让媒人去一趟。”

林浅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说;是吗?所有女子?那我大概不是女子喽!

“爹,您知道什么叫‘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督军府如今做主的人是谁?是那墨大少爷吗?女儿如果真嫁给墨大少爷是可以安稳几年,但几年后呢?督军的位置可能传给墨大少吗?到时候小少帅上位还能让墨大少呆在督军府?怕不是要对他有一番作为吧!

更何况那墨大少爷已两个孩子都已经五六岁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承均突然就意识到林浅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那墨景涛不仅年龄有些大,而且还已经有两位姨娘和两个孩子。

让林浅嫁过去,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将来墨景渊坐上了督军的位置,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恐怕就是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

所以,白素素明显是想把林浅往火坑里推!

林承均没想到女儿如今变聪明了,看事情居然比他通透,只是,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想·······

林承均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得站了起来;“浅浅,不行!虽然那督军府很有实力,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人做妾的!”

做妾!

噗噗!

林浅都要忍不住笑了,别说做妾,就是给墨景渊做正妻她也不稀罕。

她林浅现在可是新世纪女性,就算流落在乱世也断不会认为靠男人才能活得好。

她要做也是做爸爸!

“爹,您乱猜什么?我怎么可能想嫁给墨景渊,我只是给爹您分析一下督军府的情况。

而且我记得妹妹就比我小一岁,我才18就被人笑话老剩女,微微已经17了,如果她再不嫁人,估计咱们林家要出第二个老剩女了。

到到时候爹您的面子往哪放?

妹妹也是爹您的女儿,您也应该对妹妹好一点。

我知道您是因为母亲去世的早担心我,所以这些年对我偏爱了些,可若您一味的厚此薄彼,怕会被人诟病,如今妹妹已经不小了,婚姻大事还是先由她来选,我反正刚刚退婚真的不适合马上找下家,若被有心人知道,怕又要笑话我,说我的不是。

所以,爹,既然您觉得我嫁给小少帅为妾委屈了我,那不如让妹妹嫁过去,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咱林家二小姐给小少帅做妾门当户对,多配啊!”

此话一出,大家又是一阵唏嘘。

没想到林浅居然把这么好的亲事让给林薇,虽然说只是个妾,但对方可是小少帅,那就是未来的督军。

若运气好,将来的事可说不准。

也不是没有妾生的孩子上位的,想那墨督军当初不就是小妾的儿子?

林薇闻言欣喜,虽然母亲一直想让她嫁给人做妻,但她知道,想做墨景渊的妻子根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能嫁给他做妾,将来也许她的儿子就是督军府第三代接班人。

“姐姐,你真是这么想的?”

林薇有些蠢蠢欲动。

白素素立刻冷下一张脸对着她;“微微,你不要听你姐开玩笑,这督军府可不是我们这种身份敢想的。”

做妾?

她已经受够了妾室的身份。

虽然在林府她的权利跟正牌夫人没什么区别,但在外人眼里她就是个妾,只要林承均一天没给她扶正,她就丢不掉妾室的帽子。

所以每次和那些太太夫人们喝茶,她都要做出一副伏底的模样,不然就是僭越。

所以,她曾经发过誓,她的女儿将来一定要做人家的正妻,哪怕不受宠,但身份摆在那就够了。

“浅浅说的没错,就怕人家看不上微微。”

白素素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

什么叫看不上?

据她所知,那墨督军的几房姨太太不是戏子就是舞女,怎么到了她女儿身上给人做妾都不配?

“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咱们真心想为妹妹求门好亲事,我相信一定能成功。”

白素素看到林浅胸有成竹的样子恨得牙痒,偏偏什么也做不了。

若被林承均发现她的心思,知道她是想让自己的女儿给小少帅做妻,那她少不了被批。

未完待续·········

小说《重生驱魔,我是疯子我怕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