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成了风骚小医娘(夏东珠萧长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她成了风骚小医娘》 小说介绍

【甜虐】【独宠】【爽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前世,医术精湛的夏东珠被二皇子和堂妹恶毒算计。 用父兄的兵权助他登上帝位。 没想,竟落得父兄惨死,她在大婚夜被乞丐活活虐死的下场。 醒来后,夏东珠重生在有‘天寡之命’的小寡妇身上。 声名狼藉又如何? 不耽误她手撕渣男,脚踹堂妹,阴谋算计统统完蛋。 这一世她定要护着父兄飞黄腾达一生荣耀。 拖儿带女又如何? 不耽误她医手遮天,治病救人发家治富,赚得盆满钵满。 丑陋命寡又如何? 风华绝代的青城王为她驱使,手握重兵的少将军为她折腰。 人人都尊她一声夏小神医…… 侍卫:殿下,小夏氏道德败坏,说她是你的相好。 青城王撩撩眼尾:告诉她,本王晚上去给她暖榻。 侍卫:殿下,小夏氏恬不知耻,说她是你的外室。 青城王摸了把脸:告诉她,本王努力给她个儿子,让她早日登堂入室。 侍卫:殿下,小夏氏贪得无厌,说要嫁太子。 青城王眼睛一眯:如她所愿,本王立马接下太子位。。书中主要讲述了:【甜虐】【独宠】【爽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前世,医术精湛的夏东珠被二皇子和堂妹恶毒算计。 用父兄的兵权助他登上帝位。 没想,竟落得父兄惨死,她在大婚夜被乞丐活活虐死的下场。 醒来后,夏东珠重生在有‘……

《重生后,她成了风骚小医娘》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南萧新帝大婚,举国同庆。

富丽堂皇的‘凤栖宫’红绸轻荡,晨曦的柔光透过纱幔照进来。

夏东珠头脑昏沉嘤咛一声睁开眼。

昨夜一场恩爱,淋漓尽致。

床上一片狼藉,不堪入目,她身上也是紫痕斑斑,酸痛无比。

皇上虽然有些粗鲁,但对所爱之人,夏东珠心甘情愿。

“娘娘这是醒了?”

是皇上身边肖大总管的声音。

尖细刻薄的嗓音,较之前的谄媚显得有些阴阳怪调。

但夏东珠没放在心上。

想着日后荣华富贵,父兄为她付出太多,她总算能护他们一二。

夏东珠满心憧憬。

她穿上轻袍,披上帛锦,撩开纱幔下了床。

寝殿内,空荡荡的。

没有皇上,没有伺候的宫女,只有肖总管带着四个徒弟阴沉地站在她面前。

一杯鸩酒举到眼前。

夏东珠呼吸一滞,脸上笑容淡去,“肖总管这是何意?”

肖总管皮笑肉不笑,“皇上赏皇后娘娘的……”

夏东珠捏紧了披帛,盯着那杯毒酒久久没说话。

肖总管掀了掀眼皮, “娘娘这是不明白?”

“为何?”

夏东珠声音轻颤,昨夜恩爱,一夜缱绻。为何今早等待她的却是一杯毒酒?

她做错了什么?

肖总管长叹一声,好心地提醒她。

“夏老将军投敌叛国,已被斩于马前。将军府满门抄斩,皇上是顾念皇后娘娘的体面,留你一具全尸。”

夏东珠瞬间瞪大眼。

“你胡说!我爹忠君爱国,夏家一门忠烈,绝不会背叛南萧,你这是诬蔑!”

肖总管哼唧两声,满目讥诮,甚是不耐烦。

“夏老将军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女儿,娘娘不必浪费时间,赶紧上路吧!”

“我要见皇上。”

她不信,那个对她甜言蜜语温柔体贴的男人,怎么会一夜之间就翻了脸?

昨夜的欢好,难道都是假?

“就知道你不死心。”

随着一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飘进来,殿门一响,一双绣着龙纹的青靴停在夏东珠面前。

夏东珠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皇上,这是为什么?”

“也罢,”萧玉翀唇角一抿,“看在你对朕痴情一片的份上,朕就让你死个明白。”

“当年朕去求你父亲,希望他暗中能助朕夺取皇位。没想他不但不应,反而讥刺朕不要痴心妄想。甚至朕跪下求他,他都丝毫不容情。”

萧玉翀说着,眼睛里像淬了毒,凶光毕露,凑近夏东珠。

“你说,朕如今登上皇位,该如何报答他?”

夏东珠踉跄后退一步,心中滴血般。

“我爹和哥哥们为了助你成事,伤的伤,残的残。如今我爹依旧不顾伤病,亲自带兵抗击北蛮,皇上,求求你……”

夏东珠哭着去抓萧玉翀袖袍,却被他一手打掉。

“别碰朕,脏!”

夏东珠的心一下子象被利刃刺中。

昨夜耳鬓厮磨,恩爱如蜜。此刻,他竟嫌她脏了。

“皇上,看来姐姐到死都不明白,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蠢!”

殿门外,婉转的声音响起。

夏东珠猛抬头,就见女子一身尊贵的正红宫装,芙蓉面,杨柳腰,模样精致,款款而来。

正是她的好堂妹,夏西琳。

“你怎会在宫中?”

还穿着她的皇后凤袍。

夏西琳走到皇上身边一下子偎进他怀里,萧玉翀唇角含着宠溺地笑,抬手轻刮了下她的小琼鼻。

“昨夜累坏了,怎么不多睡会?调皮。”

夏西琳象个妖|精似的缠着萧玉翀,眼睛却得意地看向夏东珠。

“想来送姐姐一程,免得她死不瞑目。”

“呵。”萧玉翀轻呵一声,怜爱地将夏西琳揽进怀里。

“肮脏之人,不值得你屈尊降贵。”

夏东珠脸色苍白,颤抖着身子,指夹深深地掐进肉里。

“原来,你们,你们早已……”

“姐姐这才明白。”

夏西琳笑的得意,“皇上从未爱过你,所谓的情深意切,都是逢场作戏,谋的不过是大伯的兵权罢了。我与皇上才是真心相爱.”

夏东珠一颗心沉入谷底。

难怪。

自她十六岁回到将军府,她的好堂妹夏西琳便不停地在她耳边说,二皇子是如何如何地好,如何如何地温柔体贴……

若不是如此,她根本就不会爱上他。

原来,他所有的好,所有的温柔体贴都不是对她。

自始至终,对她的,都是一场阴谋。

夏东珠恨的咬牙切齿,但此刻却不得不低头。

“皇上,若是我死,皇上能否饶过我三位兄长?他们伤的伤,残的残,已对皇上构不成任何威胁。”

萧玉翀没说话,夏西琳却嗤地一声笑了。

好象她多么幼稚。

“姐姐昨夜只顾放浪形骇,自然不知,大哥已经被凌迟,二哥被杖毙,三哥被五马分尸……如今,只差你一杯鸠酒了。”

夏东珠震惊,嘶吼一声,“你胡说,我不信!”

随后她泪流满面,存着侥幸看向萧玉翀,“皇上,这不是真的对吗?”

她希望这个男人还有一丝温情。

没想萧玉翀紧搂着夏西琳,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

“你爹投敌叛国,将军府满门抄斩,你以为你三位哥哥还能幸免?他们和你爹一样可恶!朕赐他们极刑,就是在告诫他们,永生永世都不要和朕作对。”

“啊!”

夏东珠痛彻心扉,双臂抱在一起。

这个蛇蝎一般的男人,昨夜她三个哥哥遭受酷刑之时,他竟还与她抵死缠绵……

“那你昨夜为何还要……”

为什么不是昨夜给她一杯鸠酒?

夏西琳笑的更是一声残酷。

“姐姐不会以为,昨夜与你同寝的男人是皇上吧?天下皆知,帝后大婚,皇上娶夏家嫡女为后,皇后却根本不是你……昨夜,才是我与皇上的新婚之喜……”

夏东珠脸上的泪水瞬间冰凉透骨。

“你说什么?”

“呵,姐姐自诩医术高明,深得你外祖父真传,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昨夜的酒和龙涎香有点问题吗?”

夏东珠脸一白,昨夜与皇上饮完合卺酒,她就头昏脑涨,被他抱上寝榻。

一夜痴缠,眼前影影绰绰,始终不曾停歇,她累极昏睡,根本不知……

“你们都进来吧!”夏西琳拍拍手,笑的极是讽刺。

殿门外,进来五个身强力壮肮脏的乞丐。

夏西琳指指乞丐,“姐姐身娇肉贵,令他们欲罢不能,昨夜他们伺候姐姐,姐姐可还满意?”

夏东珠脸上瞬间血色全无。

一颗心痛到麻木。

难怪萧玉翀说她脏。

浓浓的耻辱感瞬间席卷了她,她羞愤欲死。

他们竟这般欺她辱她……

“噗……”

夏东珠低首就喷出一口鲜血,心中恨意翻腾,咬牙切齿。

“萧玉翀,夏西琳,你们不得好死……来生,我定要让你们尝尽比我千倍万倍的痛楚……”

说完,她伸手端过鸠酒。

不想夏西琳脸一沉,上前一步,伸手就打翻她手里的毒酒。

“姐姐想这样好死,晚了。”

她恶狠狠一声,“皇上,这五个乞丐已经吃饱喝足,看来姐姐昨晚意犹未尽,不如就让他们再好好伺候伺候姐姐,不死不休,如何?”

萧玉翀也是残忍一笑,“如此甚好,朕准了。”

夏东珠遍体生寒。

萧玉翀牵着夏西琳头也不回地走了。

殿门‘嘣’地一声被关上。

看着饿狼般扑上来的五人,夏东珠连连后退,惊恐地发出一声惨叫。

“啊,不,滚开……”

小说《重生后,她成了风骚小医娘》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