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启蒙:开局截胡林黛玉》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林晚林黛玉小说全文

《红楼之启蒙:开局截胡林黛玉》 小说介绍

我穿越到红楼世界,姓林,单名一个晚,和林黛玉同一个高祖。请问,按照此时的礼制,我能不能娶林黛玉?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拔剑四顾,亲手揭开了那覆在红楼之上的一帘幽梦,才从楼缝里看出字来,满楼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穿越到红楼世界,姓林,单名一个晚,和林黛玉同一个高祖。请问,按照此时的礼制,我能不能娶林黛玉?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拔剑四顾,亲手揭开了那覆在红楼……

《红楼之启蒙:开局截胡林黛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扬州林府坐北朝南,大门铺首衔环,大理石台阶下有两座石狮子,西方有一条和活水相连的排水道,东方是一条直达运盐使衙门的正经大道,背面倚靠丘陵,隔着围墙一望,皆系重檐悬山顶样式,园林面积不小,林家的底蕴可见一斑。

林晚第一次来扬州林府时,还是两年前拜师时。那时匆匆拜见了贾敏,虽没有太多的交流,但还是能看出来她精神状态尚可;才隔两年,就病骨支离,面若死灰,令人唏嘘不已。

如海父女恐她受刺激,对归来途中的遭遇闭口不谈,只谈一些欢快的话题,适时欢声笑语不绝。

“好孩子,越发标致了!两年不见,就成秀才了,真真让我刮目相看!”

贾敏搂着林晚摩挲了一阵子,笑道,“老爷,我身子什么样儿你很清楚,后头那几个姨娘的肚子也一直没有动静,依我说,不如收晚儿为嗣,以维持咱们林家的香火……”

林晚忙挣脱出来,双手拢住一鞠到底,郑重道:“太太的好意,晚心领了。晚,三尺微命,半吊书生,何德何能做您两位神仙眷侣的养子?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晚既拜老爷为师,必然要晨昏定省,菽水承欢,至死不渝。再说了,您两人正值春秋鼎盛,或许再生一胎也未可知……”

贾敏微感羞臊,笑骂道:“下作黄子,夹了X嘴没干没净地乱嚼。你给我养肠子,让我再安安稳稳地掉出来一个男胎?”

黛玉嗤的一声笑了,偷偷向林晚扮鬼脸儿;林晚回之职业性的微笑,心下暗赞她可爱。

贾敏看着两人的互动脸色愈沉,如海忙摁住她,笑道:“小辈嘴里混厮,咱们权当玩笑,何必动怒?习惯了就好,我每次和他提这桩事儿,他总是来劲儿,好像做我林某人的养子委屈他似的……”

林晚不卑不亢:“晚不识抬举,请太太息怒。”

黛玉啐了一口,奚落道:“往你嘴里卷蜜,你还咬指头,你也知道你不识抬举了?”

“你个小促狭鬼,谁让你凑热闹了?”

贾敏被她气笑了;黛玉无瑕的脸儿上绽开甜甜的笑容,钻入她怀里撒娇,那古灵精怪的模样直让人很是无奈。

如海生怕贾敏再动气,转移话题道:“时候不早了,敏儿早点歇息吧。晚儿,为师带你去见一个人,若得他的指点,你的八股文造诣必能一日千里。”

思了一回,补充道:“玉儿,你同我们一起。”

“爹爹,您是不是想为师兄引荐贾先生?”黛玉一扬脖,忽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一副成竹在胸之态。

如海道:“我儿真聪明。”

林晚暗忖:贾先生?那就是雨村咯?

来到书房,幕僚康佑威正在一个英武的中年人畅谈。那人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端的一副好皮囊,正是雨村。

佑威见东翁千金跟来,因拱手道:“康某告退。”

如海点头。

黛玉盈盈一礼,轻声细语道:“贾先生。”

雨村连忙打恭,忽见如海身旁有一少年人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他,诧异地问:“东翁,这位是……”

如海便居中介绍了一番,大抵是“林家后辈,兼吾学生林晚,字桑榆;小女西席,姓贾名化字时飞,号雨村,某某科进士,曾任某某府知府”云云。

“劣徒年少气盛,却走了狗屎运考过了童试,令林某大跌眼镜。林某公务繁忙,教导小辈的事儿,只能麻烦时飞了。然劣徒喜好舞刀弄枪,生性顽劣,但有不当之处请勿手软,严师出高徒尔。他若不服,大可告知林某,林某自有手段压制他……”

如海说完,连黛玉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林晚不禁汗颜。

立定说道:“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学生的目标,是明年的乡试。然南直隶乡试高手如云,学生唯有尽人事听天命尔。这段时间,有劳贾先生指教了……”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雨村一惊,重复了几遍,收了轻视之意,赞道,“如此佳句,竟如此轻易地从哥儿口中一冲而来,真可谓天纵奇才!”

“信口开河尔,不敢,不敢!”

黛玉亦觉“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一句甚有气魄,既为师兄有这般歪才感到开心,又顿生一较高下之意。当下罥烟眉一挑,轻轻哼了一声,少女的小心思溢于言外。

“可别再夸他了,再夸他可就上天了!”

如海心道他有些歪才,便暗暗嘱咐雨村少夸奖,多责斥。

林晚在林家安顿下来,或和林黛玉这个傲娇的小姑娘拌嘴,或随雨村读圣贤书,一半烟火,一半清欢,也算平平淡淡。

他穿越后,和众多穿越者一样,第一桶金也是“写”书:《笑林广记》已经发行,目前正在筹备《儒林外史》。

合作的书坊名为“任氏书坊”,大掌柜任有文,二掌柜任有武,祖籍姑苏,祖上出过举人,算是书香门第。后来家道中落,两兄弟变卖祖产转而经商,数十年下来,称不上大富大贵,可也达到中等人家的水平了。

这日,任有文长子任光宗来了,还带了一筐小玩意儿、一叠书籍。

林晚简单点了一番,忙差王嬷嬷唤林黛玉来书房。

黛玉见地上摆了一个不甚显眼的木箱,踮脚捻葱指轻点他额头,促狭笑道:“死师兄,坏师兄!不好好读书,又作什么妖了?难不成是想为人家表演一回‘买椟还珠’的把戏来!”

一时目光相接,不觉小脸儿刷地红了,忙别过脸去,心里杂念不断。

“坏师兄,天天死劲儿地盯着人家,真真羞死了!”

林晚并无杂念,因她还小所以只是觉得可爱,笑着回应道:“买椟还珠,那过时了,你瞧。”

说完打开木箱,黛玉一瞟,不光有香皂、荷包、香囊、扇坠子等玩意儿,还有一摞古朴的书籍,包括《王摩诘集》、《东坡乐府》、《漱玉词》等诗词集。

“呀!”

她眸光潋滟,忙蹲下来翻弄箱内的物什,一面喃喃自语,一面爱不释手。

林晚欣慰地笑了。

黛玉抬身眉开眼笑,亮出了一对明媚的酒窝,婉婉道:“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师兄,你果然是我的知己!”

林晚道:“你先别急,再往下翻一翻。”

黛玉啐道:“呸!谁稀罕跟你急了?”忽轻咦一声,笑容渐止,捧了一本薄薄的书籍疑惑地问:“这是……”

林晚道:“是西洋书。”

当下接了她手中之书,但见封面上写着三个正经的大字:十日谈。

“西洋书?”黛玉一脸茫然,后思了一回,蹙眉道,“也就是西洋人写得书?”

林晚轻笑道:“对。论文学造诣,西洋人自然是远远不及我中华文人。但西洋人的作品所表达出来的思想,则另有一番天地,师妹,你若读了,必然会大吃一惊……”

黛玉美眸一转,哂笑道:“哦?西洋竟然有能让我大吃一惊的书籍?如此说来,我是一定要读咯?”

林晚听出了她的揶揄兼不服之意,一笑略过,蹙眉道:“他们的思想,一个是‘人文主义’,一个是‘启蒙思想’。但此时启蒙思想尚未形成体系,所以,应该先从有关人文主义的书籍读起……”

黛玉自然是闻所未闻,怔怔道:“人文主义?启蒙思想?好奇怪的名堂!”

说完娇声啐他,“哼,坏师兄,你个泼猴,又糊弄人家了!”

林晚捧书郑重道:“这本《十日谈》,是文艺复兴早期的作品,思想稍显过时。师妹,我跟你讲,西洋有一岛国,名曰‘英吉利’。此国国土面积仅相当于我朝一省,却有一位名震诸国的文学家,叫莎士比亚。你若真的有心,他的作品是一定要读的,我想,你一定能从中领悟到与众不同的哲理……”

说完苦笑一声,“可惜,英吉利之人信奉新教,主张‘因信称义’,不善传教;而来神州传教的西洋人,比如利玛窦、汤若望等,皆系天主教徒,不通英吉利语,所以,莎士比亚的书籍委实难以搞到……”

黛玉听得是云里雾里,便一掠坐在大案前的杌子上,细嚼道:“传教士?有点像苏秦张仪一类的纵横家。照此来看,这西洋诸国,似还处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时代?”

林晚轻笑一声,也不解释,只郑重一揖:“师妹放心,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弄到莎士比亚的书籍。”

“如此,小女子便多谢桑榆兄了!”黛玉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忽见他非常严肃,不觉愣了愣,少时笑道:“好,莎、莎什么来着?我记住他了,师兄放心,只要你送来他的作品,我一定认真研读!”

陆晚哑然失笑:“连人家的名字都理不清楚,还说记住了,你这不是在逗我吗?”

黛玉亦噗嗤地笑了,正翻出一本《神曲》,便有模有样地读了起来。

林晚瞥向她淡紫色襦裙的裙摆,只见她穿了一双小巧的凤头鞋,猛然想起了贾敏、王嬷嬷、雪雁等穿的弓鞋:大约三寸,既别扭又瘆人,一看就是裹起来的小脚。

而凤头鞋,并不适合裹脚。

或许,由于她天生体弱,承受不住缠足的痛苦,所以没有缠足?亦或许,她天生一对金莲?

林晚不由得悲从心来,他不得不承认,三册十二钗,下凡渡劫也好,上榜修仙也罢,都改变不了血淋淋的现实:她们是深深被封建礼教洗脑的女人。

然而,你觉得人家受到了压迫,人家反而觉得你是异端;你想把你认为“文明”的思想加在人家身上,人家还不乐意呢。

后世的红学家,基本都认可林黛玉是十二钗中最具有“自由主义”、最敢于做自己的人,基于这一点,林晚试图启发她骨子里的精神,发扬她与生俱来的个性,凭她的聪慧和文采,或许能成为架空世界里简奥斯汀、夏洛蒂三姐妹之前,女性人物中的另一座丰碑。

亦可以以她为试点,试探当前的优秀女性能不能承受住普世观念的冲击。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即将开始,中西差距尚可弥补;这是最糟糕的时代,文艺复兴深入人心,基本活不到法国大革命爆发之时——欧洲女权主义连一丝头都没冒。

“光源氏计划,对女人来说很残忍。但是,吾九死而无悔……”

黛玉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抚着他手柔声问道:“师兄,你在想什么?是玉儿让你恼了么?”

“杞人忧天。”

小说《红楼之启蒙:开局截胡林黛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