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成团宠,男主他每天都在吃醋(季临俞言)小说最新章节

《炮灰成团宠,男主他每天都在吃醋》 小说介绍

【双男主+穿书甜宠+疯批病娇+团宠万人迷】 【贪生怕死只想抱主角大腿苟到结局·小皇帝x前期冰山后期宠夫狂魔·大醋包】 季临在举报完一本小黄文后穿书成了出场仅三章就被男主杀害的炮灰昏君。 原本想跑路,但季临拼了,只要抱紧男主的大腿一定能苟到最后! 好吧,是他想多了,眼前这个看我自插两刀马上就要狗带却毫无半点同情的男主…… 没关系,反正左右都是大腿,季临格局打开,决定换个大反派继续当舔狗。 曾经的我你爱搭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算了算了,反派太疯我惹不起,还是出身悲惨、乖巧听话的小奶狗比较好骗。 等等!没人告诉我男三是重生来的啊! 疯批病娇年年有,就是今年特别多!。书中主要讲述了:【双男主+穿书甜宠+疯批病娇+团宠万人迷】 【贪生怕死只想抱主角大腿苟到结局·小皇帝x前期冰山后期宠夫狂魔·大醋包】 季临在举报完一本小黄文后穿书成了出场仅三章就被男主杀害的炮灰昏君。 原本想跑路,但……

《炮灰成团宠,男主他每天都在吃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季子渊已经走远了,自然不会跑来给他解围,于是季临只好咬咬牙,追上了俞言。

“你不用急着跟我解释。”俞言头也不回地道,“才短短一日不到,陛下口中说的误会没有三次也有两次了,你还真是容易被人误会。”

他说完,继续往前走。

季临在他身后喊了几声,俞言依旧头也不回。

他只得加快了脚步,一把拽住俞言的袖子,低声道:“俞言,别生气了好吗?”

男人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他。

“我是真的喜欢你。”

“你的真心,我从未感受到过,你一直三心二意,我分不出你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季临思索了下,“我可以证明。”

“怎么证明?”俞言挑眉,一副“你敢骗我,我一定不饶你”的表情。

“……”

季临这次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借口了,只好低下头,认命地等待俞言离开。

然而,等了许久,却只等到了俞言微凉的唇瓣。

“唔……”季临愣了一瞬。

下一秒,他便被拥入怀中,俞言强势霸占了他所有的气息。

他的手掌扣住他的脑袋,吻得极尽缠绵。

一吻结束,两人的气息都有些凌乱,季临望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俞言……”他喃喃道,“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上一世季临本身就是gay,还谈过几个男朋友,虽然被俞言这么一亲有些意外,但他心里却没半点反感,毕竟男主这么秀色可餐,到头来吃亏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俞言一怔,脸色一沉,推开季临,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慌张:“……这只是对你骗我的惩罚……没别的意思。”

男主竟然还会在我面前紧张?!

“我不信。”

沉默片刻,俞言突然转身,匆匆地往另一侧的街巷奔去。

他的背影略显仓皇,季临一时间有些恍惚。

他的记忆里,俞言从来不曾这样失态。

季临愣愣地望着俞言离去的方向,心里隐隐有些不悦。

“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季临轻轻揉了揉眉心,“难道不觉得…这样做很幼稚吗?”

“咕~”季临的肚子打起鸣来,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会儿,随后走进一家酒馆里,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

一名年轻的店小二端着茶杯走过来,弯腰问:“公子,要喝点什么?”

“随便。”

店小二点了两壶茶,又问:“公子需要点些什么?”

“把你家的招牌菜都上一遍。”

小二走后,季临有些烦躁地扶扶额角,一杯茶灌下肚,心里却越发烦闷,仿佛压抑了很久的负罪感终于找到宣泄口,一股脑爆发出来。

“俞言,我讨厌你。”

他低咒一声,却没料到下一刻店内就有一年轻人猛地拍向桌子站起身,转眼冲到酒馆门口,堵截住了刚刚进来的男子去路。

一阵风吹进来,拂动男子的长袍,露出一截青衣领子和一抹浅色的锁骨。

“这位朋友,请让让。”

年轻人没有理会男子的话,抬拳朝他挥去,可那男子显然也是个习武之人,动作干净利落,拳拳到肉,将年轻人逼退数米之后,才停手收回拳头,敛去笑意冷漠地看着对面的人。

“你不是他!”被揍的年轻人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问,“你到底是谁?”

男子神色淡漠,并无半分波澜,手中的动作却不拖泥带水,抽出配剑利落地划开了年轻人的喉咙。

“啊——杀人啦!”

经此,店内的百姓们怕得不行,跑得跑躲得躲。

男子莞尔一笑,似是颇为满意人们的反应,转身往门口走去,走到门槛处时,突然顿足,回眸看向正愣在位子上的季临:

“下次我们还会见面的。”

说罢,他迈开腿走出门外,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目瞪口呆的季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那人彻底不见踪迹,他才慢腾腾地收回视线。

?什么下次再见?大兄弟我认识你吗?

季临翻来覆去地回忆起原书中的剧情,也没能从众多角色中找出男子的身份。

店里惊魂未定的众人好半晌都没敢吭声。

直到有人壮着胆子开口:“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众人才缓过神,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咕~”季临的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出了声,他望望四周,看着一片狼藉的店面瘪瘪嘴。

小爷我究竟做错什么了?!想吃口饭都这么难吗?!

他叹了口气,摸摸饿扁的肚子,准备换家饭馆吃点东西。

这时,街中传来一声尖细的嗓音:“哟!这不是咱们的驸马爷吗?”

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壮汉朝站在路边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唾沫横飞、言语粗俗地大骂道。

而那男子却丝毫不恼,仍是挂着谦恭的笑容,任由那人骂个痛快。

“沈南川?”季临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着那个男子,认出了他的身份。

沈南川,书中的男三。

原著中,沈南川出身贫寒,却长相姣好,故此被这里的富商之女看上,为了给养母筹钱治病他答应入赘,但富商一家不仅没有给他钱,还对他百般侮辱。

现在的这一场面就是沈南川的养母无钱可医从而病逝的剧情,养母死了,沈南川虽恨富商一家,可却毫无办法,于是决定离开,但富商的女儿自然不愿,就派人想强行把他抓回府。

不过按理来说,这时候女主应该出现救下沈南川啊……

季临挠挠头,越想越不对劲,而且沈南川如今都被骂得狗血淋头了,却依旧笑得如沐春风,甚至连脾气都没有半点变化。

奇怪!太特么的奇怪了!

他盯着沈南川看了一会儿,转念一想作出了个重大决定!

男主心思太难捉摸,季子渊太疯,而至于沈南川嘛……

格局打开,季临决定重新换个人继续抱大腿,反正男三最后也活到了结局,跟着他混肯定能轻松带我起飞!

心动不如行动!

他大步离开酒馆,走向沈南川,故作潇洒地拱手:“在下江城季家少爷,见过沈公子。”

未等到沈南川搭腔,季临脚底像抹了油一样,牵起他的手一溜烟跑没影了,只留下眼前呆若木鸡的壮汉跟一群吃瓜民众。

*

沈南川被扯着胳膊狂奔了许久,季临直到带他跑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里时,才松开了手。

一脸疲惫的季临半蹲在地,擦了擦汗。

瞥了眼他的沈南川也蹲下身,面无表情地问他:“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救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夺命三连问!

看着沈南川越来越黑的脸,季临立即精神抖擞地与他对视,一双亮堂堂的桃花眼里写满了真诚:“因为我喜欢你呀!”

“哦?”沈南川没想到季临的回答竟是这个,他阴恻恻的脸色终于稍微有了点缓和的迹象。

好的,他已经开始相信我的话了,再接再厉继续编!

季临忙点头:“嗯!我喜欢你!所以我决定跟着你混!”

听到这儿,沈南川竟微微一笑,温柔得像朵解语花。

“好,我知道了。”

季临:“……”

卧槽,不是吧?你居然半点都不怀疑我?你这个家伙怎么比我还蠢啊?!

啊呸!说错话了,我才不蠢!

他正纠结着,沈南川又开口:“既然你喜欢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你,让你做小跟班吧。”

季临:“……”

我说跟你混的意思是要做你的好兄弟,搞半天你是想免费找个仆人让我当吗?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么多,只要最后能保我平安就行!

“咳咳!”季临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笑吟吟地问:“那你接下来要去哪儿?我送你去吧。”

“去乱葬岗…祭奠我养母。”沈南川答道,随即又皱眉,“我记得那里埋了不少尸体,很脏,你不用送我。”

“不脏不脏,我陪你去。”季临摆摆手,拉着沈南川出了巷子,“放心,我没有洁癖。”

沈南川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任由季临跟着自己到了乱葬岗。

拿着火折子的沈南川将坟包旁堆积如山的杂草扫开,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字碑,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又在碑前跪下磕了几个头。

“阿婆。”季临看在眼里,心中一酸,旋即也跟着跪下,学着沈南川的模样磕头,同时心中感慨万千。

书中描述,沈南川养母死后,他曾独自一人在乱葬岗待了整整两天两夜,哭得撕心裂肺,悲怆凄凉,最终晕倒在了乱葬岗。

他醒来后性情大变,整日沉默寡言,不吃不喝,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数月光景,要不是遇到了女主,估计早就疯了。

不过没关系,这次我会代替女主好好待你的!

季临抬头,看着沈南川,心里忽然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

唉,原来身世悲催的人不止我一个,虽然我只是个炮灰。

沈南川磕完头便坐在墓前怔愣发呆,季临看了他一眼,也不打扰他,静静地坐在一旁观察。

这一年的沈南川年龄不过十九岁,皮肤白皙细腻,睫毛纤长卷翘,鼻梁高挺秀雅,薄唇紧抿着,仿佛受尽苦楚,惹人怜惜。

季临暗暗咂舌,这么好看的人,作者怎么舍得把他身世写得那么惨呢?

啧!脑残作者!要不是他我也不会穿书!

他摇头晃脑地欣赏着眼前人的容貌,突然听见沈南川喃喃自语:“你说,阿娘她是不是早就猜到自己会撑不下去,所以才会在家中的榻下藏了银票怕我饿死?”

季临一惊,赶紧凑上前去:“你在跟谁说话?”

沈南川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小兄弟,我跟你讲,你阿娘若还在,肯定不舍得看你这副模样,以后我会陪着你的。”季临继续说,“我以后不仅是你的小跟班,还是你的好兄弟!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沈南川:“……”

“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从今天起,咱俩就是朋友啦!”季临嘿嘿一笑,伸手勾了勾他的肩膀,明知故问道:“你全名叫啥啊?”

沈南川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沈南川。”

“我叫季临,季节的季,临近春日的临,我们以后就是铁哥们儿了!既然是哥们儿,日后等你飞黄腾达了一定要罩着我!”

沈南川垂眸看着季临搭在他身上的胳膊,不置可否。

他并不喜欢和陌生人亲密接触,更别提被人勾着肩膀,但被他搂着……

沈南川移开视线终是没推开。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累了?”季临见沈南川沉默不语,忍不住担忧道,“我请你下馆子吧。”

小说《炮灰成团宠,男主他每天都在吃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