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华》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封舜华小说全文

《瞬华》 小说介绍

故事开始于一个社会不甚公平的世界,主角长于一个没钱但有些身份的家庭。封舜华作为一个世家子弟,他一步步走来,从循规蹈矩的世家之路走向颠覆皇朝之道。。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开始于一个社会不甚公平的世界,主角长于一个没钱但有些身份的家庭。封舜华作为一个世家子弟,他一步步走来,从循规蹈矩的世家之路走向颠覆皇朝之道。……

《瞬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事后,李子荣悄声问封舜华:“你跟那个纳兰姮臻很熟吗?”

封舜华想了想回答说:“不熟,就见过两面而已。”

“我看廖常平可不这么认为,你以后恐怕还有麻烦。”李子荣皱着眉说。

“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封舜华认真思考后这么回复李子荣,李子荣看封舜华并不因此担心,也就放开了心情。

经过一天的熟悉,第二天帝国学校就正式开课了。

封舜华他们的第一堂课就是班主任钟灵的课。

钟灵打量了一下在场的八位学生,说出了自己的教学宗旨:“我对你们的要求是,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不懂赶紧问,惹事自己扛。”

这个教学宗旨让学生们都感受到了压力,这个钟学者可真不是一般的人,看着就不是个容易说话的老师。

在课上,钟灵首先就给所有人列出了长达一人高的书单作为学习大礼包,并告诉学生们:“这些书,在各个图书馆都可以找齐的,书籍不多,要求不高,全部看完就行,年末考试的笔试就从这些书籍里面出。”

这话听得所有学生的手都是有些抖的,一人高的书单还不多,这密密麻麻的,看着三百本都有了,还要一年看完,这是要求不高吗?这真的是他们这些小学一年级生可以完成的事情吗?

总感觉已经做好的要挂科的准备,但是帝国学校挂科好像是要留级的,难道这就是天才班的待遇吗?

“哦,对了,看书的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在理论课上提出来,如果有必要,我会详细解答的。”钟灵后面又补充了一句。

嗯,有必要,真是一个充满灵性的词汇。

整堂理论课其实还是很不错的,钟灵老师的教学深入浅出,很容易就让人听明白,如果不想那份书单,这节课还是很美妙的,但是想起那份书单,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就是乐天如李子荣都蔫了。

“你没事吧。”封舜华走到李子荣身边问。

“你说呢?”李子荣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难道这就是帝国学校的教学方式吗?我好想退学怎么办?天知道,我本来就是不爱看理论书籍的,我现在觉得野蛮式修炼也挺好的。”

所谓野蛮式修炼就是在高阶位元素师的引导下掌握修炼方式。

“退学就算了。”封舜华拍拍他的肩算是安慰,“刚才收到消息,历史研究社的社长说要请新老社员吃饭,你去吗?结束后我们还可以到琅嬛阁的图书馆把这些书借齐,然后轮流看,这样就不用借两份回去宿舍占地方了。”

“行吧。”李子荣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上午的课在十一点左右就结束了,之后就是午休时间,下午的课在三点后开始,整个下午都是实践课,结束时间按授课老师安排,时间不定,所以很多学生都会选择在午休的时候好好休息。

当然也有例外。

例如被历史研究社社长抓住干活的两个新生封舜华和李子荣。

历史研究社的社长是大学部一年级的学长,名为刘英琪,是帝国上将刘将军的三儿子,一个长在功勋家庭却爱文不爱武的家伙,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做研究和看书。

刘英琪一听说封舜华和李子荣要去借书,立马就跟上说一起,并拜托两人帮忙把书搬到研究社去。

看着地上成堆的书,封舜华和李子荣能怎么办呢,作为新人,在其他人都溜走了的前提下,他们只能帮了,这些书用小推车要分两趟,不过刘英琪倒是有本事借来两个小推车,一趟就行,还能装上封舜华他们借的书。刘英琪还表述小推车可以借他们用,把他们的书运回宿舍再还,对此,封舜华和李子荣就更无异议了。

借书的地方是天璇楼,而历史研究社是摇光台,为了方便推小车,他们只能选择从天枢苑经过。

“看你们借的书,你们的班主任肯定是钟灵老师。”刘英琪一边走,一边翻着书看,还不忘跟封舜华和李子荣聊两句。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学长也是天才班的,钟灵老师也教过您?”李子荣好奇地问。

“那倒不是。”刘英琪把书合上,说,“上一届毕业生就是钟灵老师教的,钟灵老师教理论课的风格就是列书单看书,学不学得来就全看个人,上一届的毕业生中有一个学姐就是因为接受不了这种教学方法,导致毕业不了,差点就自杀了,当时闹得挺大的,所以大家或多或少都了解到了钟灵老师的教学是有多恐怖。”

“不是吧!”李子荣一脸不可置信,“难道考试很难吗?”

“那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可没那个幸运让钟灵老师教。”刘英琪笑着说,那语气中带着些幸灾乐祸。

“那个学姐最后怎样了?”封舜华问。

“对呀,看现在情况,钟灵老师肯定没事,毕竟教学方式就没变。”李子荣也好奇地问。

“那个学姐听说以身体不适为由退学了。”刘英琪笑了笑说,“你们懂的,钟灵老师毕竟是研究院的人。”

听到刘英琪这话,封舜华和李子荣都点了点头。

研究院,那是连皇家的脸面也不太给的地方,研究院的人,帝国学校的确不好限制人家的教学方法。

“给我打,给我打,往死里打……”

“让你这个贱种敢偷我的东西,打,使劲打。”

“打死他。”

刘英琪带着封舜华他们从天枢苑的后苑路过,这里极少有人来,今天倒是在围了一群人在这里。

带头一个学长在叫嚣着打死某个人,好几个学长围着一个人打,那个被打的人抱着头蜷缩着,看年纪跟封舜华他们差不多,像是新生。

刘英琪看着这事,皱着眉头脱口就是一句:“不是吧,又来,上一年搞的事还不过瘾吗?”

这声音不小,刘英琪的话让对方一下子就听了清楚,并停了手看了过来。

这十几双眼睛突然看过来倒是把封舜华和李子荣吓了一跳,双双后退了一步,反倒被盯着的刘英琪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我说得不对?”刘英琪还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

“继续打!打死算我的。”带头的人冷笑了一下,“刘英琪,你不会是想要拦着我吧。”

“你要做什么,谁难得住你,不是吗?但是,南宫迟,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扰了琅嬛阁的清净可就不好了吧。”刘英琪劝了一句。

“有人会帮我搞定巡检队,这个倒不用你刘英琪操心了。”南宫迟,也就是那个带头打人的人,他一点都不担心刘英琪说的话。

“是吗?这么有恃无恐吗?”刘英琪笑了笑,然后转头就对封舜华说,“舜华,通知到巡检队没有?”

这时,众人才发现封舜华的通讯器正被他那在耳边,刚要放下来,就好像刚打完电话一样。

封舜华听到刘英琪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算是附和了刘英琪的话。

刘英琪哈哈一笑说:“你说帮你搞定巡检队的人,不会是找廖家那个小子吧,消息灵通的你,难道不知道会长大人回来了吗,听说咨询和登记处的原青华也回来了,加上昨天学生会出的事,你觉得廖家那小子还能明目张胆地帮到你,哦,对了,昨天学生会发生的那件事情当事人还是我身边的这个小学弟。”

刘英琪的话让南宫迟黑了脸。

南宫迟沉吟着,又不想放弃。

这时,从远而近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还犹豫啊,这事不大不小,但是会长大人上学期就说这个学期要严抓违纪,你确定还不走。”刘英琪一副替人着想的样子。

刘英琪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听着脚步声,的确像是巡检队的人过来。

“算了。我们走。”南宫迟带着他的人就往另一个方向快步离开,他不是被刘英琪吓到,仅仅是不想冒险罢了,毕竟上学年的确把事情闹得惊动了自家爷爷,自家也受到些责罚,丢了自己面子事少,丢了家族面子才事大。

南宫迟临走前还狠狠瞪了封舜华一眼,留下一句“我记住你了。”

“还真是欺软怕硬的家伙。”刘英琪嘀咕道。

等南宫迟的人都走了后,刘英琪才回头对封舜华说:“不好意思啦,回头要是有应付不来的麻烦可以直接找我,不用跟我客气。”

一直似乎有些在状况外的封舜华此时倒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并表示没有关系。

这两人之间的互动,李子荣不太看得明白,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很好奇。

“巡检队的人真的过来这边吗?”李子荣好奇地问刘英琪。

对于李子荣的话,刘英琪沉默得看了一下他,然后说:“没有啊。”

“那脚步声……”

“剑术社团的特训,刚好是这个时候,你没听见脚步声正在远去吗?”刘英琪叹了口气说,他觉得自己这个社团成员反应有点慢。

“对哦。”李子荣受教地点点头,他觉得自己的社长挺聪明的。

就在这时,封舜华走到了那个还在地上蜷缩着的人旁边,轻声地问:“你还能站起来吗?需要送你去医务室吗?”

“你不用管他,他不会理你的。”刘英琪的话从身后传来。

刘英琪的话没错,那个被打的人之前蜷缩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听到封舜华的话,他慢慢抬起头,露出了一张满是伤痕的脸,面无表情,只是看了封舜华一眼,便自己慢慢挪动着,坐了起来,站了起来,随后便一撅一拐挪着步子离开了。

“都说他不会理你的啦,走了,不然你们下午的课都要耽误了。”刘英琪把封舜华叫了回来。

路上,李子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刘英琪:“社长,阿华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巡检队呀?”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刘英琪看着李子荣现在这样就觉得有些好笑,“只是凑巧罢了。”

“刚好有信息,我就听了一下。”封舜华补充道。

“舜华反应挺快的,不错。”刘英琪赞道。

李子荣看了看封舜华,然后看了看刘英琪,说:“真想不到社长和阿华刚认识就有这种默契了。”随后,李子荣问刘英琪:“社长,你认识那些人?听你的语气似乎不止闹过一次。”

刘英琪听了,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说:“说来话长,不过这事说给你们听倒也无妨。”

通过刘英琪的阐述,封舜华和李子荣便知道了组织打人的南宫迟和被打的人还是兄弟关系。

南宫迟是南宫家的嫡子,南宫家的当家人南宫乐是当朝国相,说句是帝国皇帝的秘书也不为过,可以说是位高权重了,因此,即使南宫迟在家里不算受宠,在外面也多了人去交好。这个被打的人是南宫家的庶子,名叫南宫策,母亲是个仆人,已经亡故,听说在南宫家是个透明人的存在,而且因为南宫迟的缘故,南宫策一直是被“查无此人”的存在。

“就算是嫡庶天生敌对,但看那个南宫学长是想要打死人一样,这么大仇吗?他们年龄相差不少啊?”李子荣不解,他的那些嫡姐妹跟他没多少接触。

南宫迟跟刘英琪是同年级的,而南宫策比封舜华他们高一个年级,年龄上的确相差了不少。

“听说的确是挺大仇的,据传,南宫迟的母亲,也就是南宫夫人,在生他胞妹南宫乐的时候,南宫策的母亲也正好生他,因为南宫策是男孩,而南宫夫人生了个女孩,一怒之下血崩而死,虽然南宫家在南宫策满月后就让南宫策的母亲陪葬了南宫夫人,但是吧,这事就直接被南宫迟算在了年幼的南宫策身上,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吧。”刘英琪解释了一下,“南宫策是在上一年入学的,刚入学就被南宫迟打进了医院住了一个月,今年又来,真是服了。”

“那他挺惨的。”李子荣有些同情南宫策,毕竟出身这种事情是不到当事人选择的,例如他自己。

“他很厉害,上一年是榜一。”封舜华突然说。

“哎,你看到啊,也对,公告栏上有,南宫策挺厉害的,上一年期末考年级第一,是个有本事的人,不过南宫家似乎并不在乎。”刘英琪说,“我猜就是因为上一年是榜一,南宫迟大概才又想把他打进医院吧,毕竟同年级还有南宫月,听说小姑娘还因此受到打击来着。”

“这样子啊,那南宫迟怎么不直接在家教训人,反倒在学校闹事?”李子荣问。

“你以为他不想,一是南宫家还不到他说话,二是,这南宫策根本就不回南宫家,人家即使过年也住校里,南宫迟在南宫家根本就找不到机会,我还听说南宫策的学费都是自己挣的,南宫家一分钱都没出。”刘英琪笑着说。

“哪里来的钱?”封舜华问。

“听说是做任务,至于什么任务就不知道了,你知道的,元素师工会什么任务都有,还怕找不到适合的任务赚钱吗?有本事的人怎样都是有本事的。”刘英琪回答。

“那他挺有本事的。”李子荣赞了一句。

“是挺厉害的,就是可惜了。”刘英琪回了一句。

至于可惜什么,刘英琪没细说,不过两人都懂刘英琪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帮刘英琪把书籍都放好之后,封舜华和李子荣只来得及把自己的书放回宿舍后,就急急忙忙地往自然修炼区那边赶去,下午的实践课在自然修炼区那边上。

帝国学校的自然修炼区占地面积极大,区中划分各种不同功能的小区和仿真修炼室,可以完全满足所以修炼者的要求,这个自然修炼区是全国除研究院修炼区之外的最大最全的修炼区。

今天上课的地方是自然修炼区中的一个区,钟灵直接用模拟器开出一片广阔的草地,草地上还竖着几个靶子,想来是练习用的。

钟灵看人都到齐了,才开口:“修炼一般分为三个部分,理论学习、冥想和实践,这是开学当天就说过的,冥想也放到实践中,不过,这节课直接就是实践,因为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大概进度。在我看来,无论是理论学习还是冥想,都是为了实践服务,实践,也就是把元素作为力量使用出来,这才是我们修炼的最终目的,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大家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虽然大家都是天之骄子的存在,但是还都是十岁的小孩子,还是比较好教导的。

钟灵点点头,继续说:“运用元素各有方式,修炼各有法门。怎么运用元素,怎么修炼,单靠你们的家长、启蒙老师是不行的,要好好学习理论,自己找出自己的道路才能走得更远,当然,如果自认为没什么悟性,到琅嬛阁找大陆通用的方式和法门我也是没意见的。学校给你们的就是资源,就是指导和优越的修炼环境,知道了吗?”

“知道了。”

“好,现在你们前面各有一块靶子,你们这堂课的任务就是用你们自己的方法沟通元素,用上你们自己创造的方式,打在靶子身上,我会为你们打分,分数会作为平时成绩。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钟灵说完就退了开来,让同学们完成任务,而他自己则拿着一个小本子边看边记录同学们的情况。

小说《瞬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