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基被毁后成了偏执神女的白月光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沈骨初然)

《根基被毁后成了偏执神女的白月光》 小说介绍

【双女主+情有独钟+宿命论+追妻火葬场 温柔呆呆攻Vs前期情绪不稳后期傲娇别扭受(两位打人嘎嘎猛)】 沈十四年幼时在路边捡到一个目不能视口不能言的小哑巴,小哑巴看不见也说不了话,对沈十四的印象停留在黑暗里温暖的触感与宠溺至极的清亮声音,她抓着唯一的光,依赖她,喜欢她。 沈十四意外被嗜邪殿割喉伤声,毁了仙骨根基,从白骨坟爬出,此生再难以结成金丹,因机遇进入仙辰大陆第一宗门成了外门弟子,再见面时,十一年后的小哑巴已成了明耀夺目、嚣张傲气的神女初然。 初然再未寻到当年的声音,对面前这个三番两次惹恼她的外门弟子厌憎而怀疑,三番两次试探其身份,直到仙门试炼中沈十四救陷入险境的初然,两人坠落恶血崖,初然翻过沈十四血淋淋的身体,摸到了她曾送给十四的护身符——那片血鳞已深深嵌在心口,冒着刺眼的红光。 寻人到失魂的初然自我攻略,将不愿意与她相认的沈十四抵在墙边,盯着她苍白惊惶的脸颤声质问,心底那些早已经生长出来的晦暗心思翻涌着冲出来。 救赎她的那束光,被她给染脏了。。书中主要讲述了:【双女主+情有独钟+宿命论+追妻火葬场 温柔呆呆攻Vs前期情绪不稳后期傲娇别扭受(两位打人嘎嘎猛)】 沈十四年幼时在路边捡到一个目不能视口不能言的小哑巴,小哑巴看不见也说不了话,对沈十四的印象停留在黑……

《根基被毁后成了偏执神女的白月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御夫子骂骂咧咧地给沈骨摸了一下断裂的腕骨,丢了几个小药瓶让她立刻吃了,又掏出一个看上去很破旧的药膏盒子。

“没出息,没出息。”御夫子唉声叹气。

“你看到了,我也是可以和元婴期弟子打一场的嘛。”沈骨耸了耸肩,她吃下了药丸,接过御夫子的膏药,膏体暗黄,擦完之后却清凉舒适,手腕深处传来了极致的痛楚,沈骨痛得直吸气。

“呸,你那是打架吗?”御夫子一边捏着鼻子,一边眯着眼训斥她,“第一次见你这样给对手放海的。”

“放海?”沈骨一愣。

“放水到极致,就是放海。”御夫子鄙夷道,“多读点书吧……这膏药真难闻。”他皱着眉挥了挥空气。

沈骨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垂眸静静等待着手腕彻底痊愈,御夫子看着她一言不发的失神模样,忍了又忍,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如果我不拦着,你的手就真没了,你不怕?”

“我怕啊。”沈骨道。

御夫子惊呆了:“那你还一声不吭?”

沈骨低头,垂眸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青紫慢慢褪去,声音很轻:“我喊了……挺痛的。”

御夫子沉默了。

“喂,小丫头,你是不是……舍不得对她下手啊?”他试探着问道,“你……”

“不是。”沈骨平静道,“你别瞎猜。”

“老夫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初然那丫头可是最喜欢一言不合就折磨人的,脾气坏得很,无法无天,为此不知道被关过多少次自省阁。”御夫子靠在凉亭柱子旁,看着沈骨自己活动着手腕,“老夫也从没见过那样嚣张跋扈的小辈,越长大越不像样,只能说这孩子的本性就是——”

沈骨抬头看他,语气笃定:“没有哪个人的本性就是那样。”她看着御夫子,又移开目光,望着被光照得发亮的石板出神。

“每个人都有改正的机会……”沈骨喃喃道,“她不是生来就坏的……”

御夫子在一旁咂舌,他捞起一坛酒,让沈骨抱着喝,他喜欢这孩子,但又担心她的隐忍会换来初然变本加厉的对待。

在实力相当的情况——甚至是可以说单方面压制下,一个人怎么会如此容忍另一个人的残忍行径?

要么是性子本就温良隐忍,要么就是在某种意义上主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沈骨显然是后者。

御罗尊是这座仙辰大陆上年纪最轻的修士大能,离渡劫只差大乘圆满,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成仙苗子。

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性子温雅的孩子隐藏着无法言说的过往,这些过往磨砺了她的心境,终将会成为她成仙所踏的第一层阶梯。

沈骨的手腕没有落下任何隐疾,距离宗门大比还剩下不到三个月,她必须加紧时间继续练剑,巩固根基,将天地之间吸收的真气转化为强劲的灵气。

她花了两个月领悟剑谱的后两成内容,在御夫子不经意的点拨下悟到了新的剑式,越发勤奋苦练。沈骨不知道的是,当御夫子看到那本剑谱的时候,竟是前所未有的激动及热泪盈眶,他在情绪激荡后不动声色地把剑谱还给了沈骨,在一个清凉的夜晚里不经意地问到了沈骨的师父。

“师父已仙逝了,三年前的春天。”沈骨提到师父的时候不由得感伤,“我与师父只有不到八年的师徒情分。”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看到御夫子的背微微佝偻了些,“他……已然仙逝了吗?”

“是,师父此生都没有结丹,因此……寿命已到。”

御夫子在那个晚上喝了很多酒,出乎意料地拿出了小酒杯,让沈骨陪他喝点,“御夫子,您认识我师父吗?”沈骨还是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

“认识?”御夫子好笑地重复,“岂止认识……”

他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第二天又如往常一样躺在凉亭里呼呼大睡,日上三竿才慢吞吞地起来看沈骨练剑。

御罗尊的过往很复杂,但此刻他看着沈骨,却觉得眼前这孩子的过往,不比他想象得要简单。活了两百多岁的大乘御罗尊在时隔数十年后重新捡起剑谱,若能助那人的徒弟练成剑法,无论是谁,想来也不会有所遗憾了。

“你若做我徒弟,我便将这世间最好的剑诀都教与你。”距离宗门大比的前一个星期,御罗尊向沈骨和盘托出自己的身份,他竟是宗门现任大长老——御罗尊。

御罗尊不希望自己的俊朗面容被人打扰,就化形为自己年老时的模样,在藏书阁化名御夫子当守卫,没人打扰也清闲。

沈骨在御罗尊点拨自己的那一刻就意识到他定是个不得了的宗门先辈,却不曾想他就是闭关多年的宗门大长老御罗尊。

“沈骨不知您竟是御长老,以往多有冒犯,还请——”

御罗尊摸着自己的白胡子,把她的后领提溜起来,“老夫就是怕你这小丫头客客气气才不说的,少给我装模作样,做你自己便好。”

“可——修师父——”

“我与修是熟识,这剑谱便是我们二人的师尊传下来的,只不过无人能领悟到剑诀的全部,当初发生了很多事情……”御罗尊笑了笑,“当年的事简直太多了,说不完,说不完……好了,说白了我还是你的师叔,你若不介意,便认我为第二个师父,传出去了总要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御夫子,当初是掌门将我与二哥带入的宗门,我——”沈骨还是犹豫,御罗尊挑了挑眉,“你说掌门吗?神女是她的关门弟子,而你沈骨,是我御罗尊的开山弟子,也是关门弟子。”他想了想,又道:“你那二师兄听说被厉燃那小子看中了,所以我不能抢他的徒弟。”

剑峰峰主吗?

“如此……也好。”沈骨道。

御罗尊拿出酒杯,笑得异常慈祥,“喝了为师的酒,就是为师的弟子了。”

“……那我不早就是了。”沈骨无奈道。

御罗尊哈哈大笑。

宗门大比的前一天晚上,各大峰灯火通明,格外热闹。沈骨从藏书阁离开,穿梭在竹林中,走下草坡跃上一条幽静小道,老远便看到小道尽头闪烁的蓝色电光。

咻——啪——!

蓝光大盛,初然恨恨地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子,鞭子缠上了那穿着白金色校服的亲传弟子的长剑,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叶漫止,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初然笑道。

叶漫止面容清冷,即使是与初然决斗,也不带有一丝多余的情绪,“明日才是宗门大比,师妹过于心急了。”

初然收鞭,叶漫止手指轻划过长剑剑体,带起了一阵凌冽的剑气,人与剑在黑暗中被初然的长鞭裂光照亮,“你还需历练,师妹。”叶漫止声音轻飘飘的,“你已不是十岁孩童了,莫再幼稚。”

初然甩出长剑,森然道:“你懂什么!”

长剑相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而竹林外则是内门与外门弟子共聚一堂的烟花盛会,人群的喧闹声盖过了竹林里的打斗声。

沈骨不禁有些头疼,每次进竹林都没好事。

这叶漫止她也知道,是掌门的亲传大弟子,和她一样大的年龄,人家却已经达到了元婴大圆满,每次宗门大比上的最佳看点是亲传师姐妹的终极对决——叶漫止与初然的多年胜率相对持平。

如今这两人还没开始比赛就已经私下打了起来,沈骨自己清楚两位元婴期的修士打架,自己绝不能插手,只是双腿定在原地,她听着竹林那边传来的打斗声,在黑暗中望着远处的灯火。

初然的剑意十分凌厉,叶漫止的剑意则温柔如水,以柔化刚,这使前者越发恼怒,剑上的红蓝双芒暴起,映亮了竹林上空的部分天空。

“师妹,够了!”叶漫止道。

初然丝毫不听,出的剑招一招比一招狠辣,叶漫止面容冷肃,只好全力应对,“师妹,我会告知师尊你今日的所作所为!”

“你尽管去告,”初然哈哈大笑,“我怕你么?”

她圈转长剑,直击叶漫止心口,叶漫止横剑冲挡,剑身双双划过彼此的剑,溅出火星,叶漫止近日才悟得一招剑式,于是急转剑尖,劈砍初然左肩。初然急忙后退,而此时则是最佳时机,叶漫止反手划向她的腰腹右侧,剑尖挑破了腰带与外衣,眼看就要划破肌肤刺入血肉。

一股不知名的真气冲撞了叶漫止的剑身,令她身形不稳,初然冷笑着顺势举剑,冲着叶漫止的喉咙刺去——

一柄普通长剑裹着凶悍的剑气冲撞了剑锋,初然一惊,剑脱手而出,震得虎口几乎裂开。

她狼狈地唤回自己的剑,手掌发颤,“叶漫止,你竟搞偷袭!”

“不是我!”叶漫止急忙解释,初然咬着牙,眼眶气到发红。

“是我。”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在竹林后面响起,这声音特色鲜明,初然微微睁大眼睛,狠狠磨着后槽牙。

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

小说《根基被毁后成了偏执神女的白月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