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玄幻世界我只想修仙秦渔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到玄幻世界我只想修仙》 小说介绍

秦渔在现代被汽车撞死,死了后睁开眼睛便是乱葬岗。 秦渔:“...”她觉得她可能在做梦。 一巴掌扇到自己脸上,嘶——疼,她穿了。 秦渔本以为自己穿到异世只是偶然事件,结果她只是一个复活她人的容器罢了。 他们都想让她死,可是她却想活。 秦渔拿着把破破烂烂的剑,宽衣窄袖,黑发高束,摇摇晃晃地行走于万家灯火间。 长剑所指,白如积雪,利若秋霜。。书中主要讲述了:山中无岁月剑锋近看空阔辽远,远看便如一把锋利的剑直指云霄,没入云雾中。秦渔盘腿坐在蒲团上,用手撑着下巴偏头看向窗外,眼睛里倒映出远处无尽重叠的山,傍晚的余晖落到山上,给整座山峰撒下了朦胧的光影。毛驴被……

《穿到玄幻世界我只想修仙》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山中无岁月

剑锋近看空阔辽远,远看便如一把锋利的剑直指云霄,没入云雾中。

秦渔盘腿坐在蒲团上,用手撑着下巴偏头看向窗外,眼睛里倒映出远处无尽重叠的山,傍晚的余晖落到山上,给整座山峰撒下了朦胧的光影。

毛驴被牵至房外竹林里拴着。

灵气环绕,清凉如许。

秦渔将启蛰拿在手上,上下翻看,剑上铁锈未消,似蒙了一层红灰般,只剑尖露出点银色的剑身,离剑尖稍远处,有一缺口。

晚间,顾流云请了药锋二弟子阮絮领着她们两个前往洗髓灵泉淬炼灵根。

温泉冒着乳白色的水汽,阮絮将她们两人的衣服放置在泉水边,道说着递给她们两个瓷瓶。

垂在肩上的一缕头发因着弯腰直直垂在空中,脸若银盘,柳眉细眼。

秦渔接过瓷瓶,道

燕稚抬头看向她,道

阮絮:这就是拥有变异冰灵根的师妹吗?

阮絮笑着道。

他们药锋就是丹药多,丹药一多钱来得就快。

剑锋里的这群穷鬼,也不知道养不养得起这两个乖巧的小师妹。

阮絮边走边想到,出来时便看见站在外面立于月光之下,光风霁月的老妈子顾流云。

顾流云道。

他们剑锋还没收过小姑娘,他一男修,实在不好做这些事。

阮絮看向他,眼神意味不明。

顾师兄这满脸的慈祥,实在是有一种为娘的感觉。

顾流云:阮师妹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表情,她莫不是又想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吧?

阮絮淡笑不语。

秦渔将药瓶留在岸上,身体完全没入泉水中,只余头留在水面上,靠近水面的黑发被打湿,贴在脑后的肌肤上。

初时温水浸泡肌肤,不久后如什么东西在体内搅动游走般,断骨般疼痛,秦渔牙齿紧咬下嘴唇,痛到极点,喉咙里发出闷哼声。

对面的燕稚皱着眉头紧闭着眼,也一声不吭。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的东西从两人皮肤里冒出,融入泉水中,又很快消失不见。

阮絮和顾流云两人站在外面,不发一言,吹着冷风。

顾流云听不到惨叫声,问道

洗经伐髓疼痛至极,不应该没有惨叫的声音。

当初他小师弟江与白洗经伐髓时,叫得整座剑锋都听得见,师尊听得烦了,给他用了禁言术。

阮絮连忙往里面走,别是晕在泉水里了,被溺死了可怎么办?

等她进来时,两个小姑娘已经把弟子服换好了。

阮絮目光落到秦渔手中的白瓷瓶,又移到仍被端正放在地上的燕稚的丹药,淡笑道

秦渔和燕稚被顾流云用化叶送她们各回自己的住处。

化叶本可以自己送她们回去,可因她们刚入门,操尽了心的顾流云决定送她们回去。

秦渔坐前,燕稚坐后。

燕稚一路上都没说话,因着年纪尚小,脸上还带着婴儿肥,可是那双眼睛却平淡至极,似是这世间万物,于她而言,不过过眼云烟般。

秦渔只觉一身轻松,脚步轻盈,手中还握着瓷瓶,她知道此药可以帮她减轻痛苦,可是她却不愿意用。

只要不是危急生命,她还是想通过自身扛着,不想借助外力。

顾流云站在化叶最前端,衣摆上绣着青色的竹叶纹,竹簪绾发,黑发直落至腰部,月光落到身上,眉眼间如春日初生的暖旭。

他一直等着他的师妹们问他话,心里还有几分紧张,他已经带过两个男师弟,但是师妹还没怎么接触过。

眼前已见两栋木屋,耳边只余呼呼的风声。

秦渔跳下化叶,

燕稚道,

顾流云:

说完,身影在两人面前消失,只留下一道残影。

燕稚回到房间,秦渔进屋后将头发用木簪盘好绾在头顶。

房中一桌一椅一床,其余再无其它,木制地板墙角处已泛了黑色。

方木桌上有一白瓷细长瓶,内插有一枝萤光球花,细细长长的绿茎,无叶,头顶着白色毛绒绒的球,类似蒲公英,却发着白色的光亮,将整件屋子都照亮了。

秦渔用手轻轻碰了一下发亮的花球,凑近看有细碎的光点在缓慢移动。

她白天还以为这只是用来作观赏用的花,没想到是照明用的。

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那把一直别在腰间的刀,出门想去割点草料喂给有饭吃,她只今日一早喂了它。

她们房前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月光透过细长的竹叶撒下斑驳的碎影。

秦渔走近竹林,有饭正窝在三根竹子边,听见动静,耳朵扇了扇,见是她走来,起身想往她面前走,却被绳索栓住了脚步。

秦渔摸了摸它的头,道

有饭的鼻孔里喷出热气。

风过竹林,沙沙作响,天边一轮明月,高而圆。

腰间别着启蛰,秦渔找了许久才找到一片草地,蹲着用手中的刀割了一捆,用胳膊肘夹着回到竹林中,坐在竹边一块平整石头上,抬头穿过竹叶看天上的月亮,耳边传来有饭嚼青草的声音。

秦渔开口道。

启蛰道。

秦渔没回答他她为何还记得,自言自语着说着。

在她那个世界,村子里缺水政府便会出钱出人解决。或者他们也没有即使活不下去也非要守着一个地方。

她有点想回家了,只是一点罢了,她知道自己回不去。

秦渔就那样坐着,整个人浸透在这天地灵气间。

启蛰道。

他不喜欢秦渔这个样子。

独影单薄,孤单寂寥。

秦渔下意识的听从启蛰的话,屁股挪到铺满已经干枯的灰色竹叶的地面,盘腿坐下。

耳边突得传来许多声音,有饭的咀嚼声,竹叶被虫子拱起来的声音,风拂过叶面的声音,有芽儿破土而出的声音。

秦渔整个人沉浸在这其中,周身灵气环绕,她的感知也越来越清晰。

地上一株野草里脉络向四处延伸,却有其规律之处,远处传来水声,水无声地浸入土壤,灌进泥土间的缝隙,有缝必入,形有千变。

启蛰靠在已经卧着睡觉的有饭身上,满是得意地碎碎念,

待秦渔睁开眼时,正是太阳初生之时,整片竹林似被撒了一身的金光。

秦渔跳站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虽一晚上没睡,却觉得精力充沛。

原本喜悦的脸一变,昨天大师兄说今早卯时一刻集合。

秦渔拔腿就往回跑,还不望把正在睡觉的启蛰一把握在手中,从窗口扔了进去,跳到还停留在她房前的化叶上。

化叶感受到秦渔的气息,依据指令朝剑锋比练台而去。

从化叶上跳下,秦渔看去,燕稚正挥着木剑,满脸都是汗水,脸庞红彤彤的。

秦渔低头对江寒初道。

操练弟子的事本可以直接交给顾流云,可是他想着,自己这个做师尊的毕竟要露一面,结果,今早只见燕稚,不见秦渔。

他本就是被秦渔在天梯上那一副坚韧的性子给打动的。

有些人因为天赋而可以走得很高,但是一旦知道自己无法再上前一步,便停留在原地。

倒也没什么失望之情,他修得乃是无情道,本就情感淡薄。

站在他身后的顾流云惊喜道。

江寒初有些意外,声音如珠玉落盘,不带一丝起伏。

秦渔道,头更加低了几分。

不管怎么样,已经迟到了。

江寒初看着他徒弟的头顶,脸色未变。

悟性倒是挺好,无师自通,尚可。

江寒初说完,便转身离去。

一把木剑停落至秦渔眼睛前,秦渔握住它,不料这剑看着虽轻,但却有些重量。

走上比练台。

比练台为一巨石所筑刻,台面留有几道剑的划痕。

学着燕稚的动作,手一下一下挥着,心里数着数。

挥到一百时,手臂便如被什么东西绑缚般沉重的抬不起来,酸涩无比。

虽已是练气一层,但只是能在体内储藏灵力,与常人并无差别。

等挥完六百下后,秦渔一屁股坐在比练台的边缘,手中虚握着剑柄,她觉得她的手已经不存在了。

用左手摸了一把脸上不停涌出的汗水。

燕稚已经挥完走了,坐着她的化叶。

问道宗给每个新入门的弟子一叶化叶。

化叶呈芭蕉叶形,可用灵力使之变化。但新入门弟子无灵力,所以长老便设下相应的指定。

秦渔爬上化叶,化叶带着她前往无涯峰的课堂。

她挥剑足用了两个多小时,如今已是巳时末,本卯时一刻挥剑至辰时三刻。休息后巳时初前往无涯峰学习。

第一节课她没赶上,从化叶上快速跳下,奔往第二节课。

她的化叶变小成普通树叶模样,飞至屋前一颗树上,落在树干上,此时上面已经有了很多化叶。

见它来,动了动身子。

如今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望去密密麻麻,秦渔找了个空位坐下,喘着气。

问道宗的通识课内外门弟子一起学习,所以人多。

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燕稚,燕稚那模样与周围显得兴奋的弟子格外不同,一眼便能看见。

说实话,到目前为止,她都和她没有说过一句话。

钟声响,堂中如按了暂停键般,鸦雀无声。

进来一位拖着长长白胡子的老头,胡子长至腰,眼睛清明,站定在众人面前,对他们鞠了一躬,道

秦渔跟着他们起身,弯腰抱拳鞠躬喊道

陆安头发早已花白,但脸却不显老态,站得挺拔,厚重如山。手轻轻一挥。

房屋前后门关上,声音很小。原本为明亮的教室,忽得暗沉下来。

一滴雪花落至秦渔的手心,又很快消失。

四五十人此时身处于冰天雪地之中,却感受不到寒冷,眼前无绿,风雪大作。

陆安苍老又缓慢的声音传来,

雪渐渐消失,雨点打在秦渔的脸上,几根藤蔓破地而出,延着桌腿蜿蜒向上。

墙上爬满了各种未知的植物,头顶开出巨大的红色花朵,

突然有人喊道。

只见藤蔓树叶掩映间露出两双蛇眼,大如灯笼,巨大的身躯若隐若现。

蛇眼渐变为灯笼,亮着橘黄色的光,周围突然嘈杂起来,声音拖得很长,自远方而来。

桌腿上的藤蔓枯萎落地,被路过的人踩了一脚,走到包子铺,小贩用油纸包了热腾腾的包子递给路人。

此时众人身处闹市之中,声音嘈杂,叫卖声络绎不绝。

秦渔的身体变得透明,眼前有一老妇牵着七八岁孩童从她身体穿过。

不远处有人从二楼掉下,砰一声,头朝下摔到地上,血溅了满地。

周围的人群,如水往四处流般快速散开。

被摔死的人,灵魂从身体出来,晃晃荡荡地走到了忘川。

热闹不再,清冷几许。

无数的鬼魂自四面八方而来,哭的笑的,绝望的释然的,脚离地半寸飘着往前走。

忘川河自天来,向地府流去。

陆安的声音响在耳边。

水流激荡,碧蓝色自远而来,逼迫着原本黑灰色的天。

一阵清亮的歌声在耳边环绕。

歌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勾人心弦,听者忘却俗世,甘愿为此沉沦。

天如水洗般,远处一礁石上,坐着人身鱼尾的人鱼,满脸都是愁怨,娇弱无比,嘴里低低吟唱着。

她背后的礁石上,有一块人的手骨,已经被晒得白晃晃的。

无边的海水向岸上涌来,似要吞噬一切,忽得化为点点白色的光点,周围的景物变为原样。

当时那海水朝她涌来时,真实得好似她马上要被淹没了般,秦渔看向站在讲台上的陆安,满心都是敬佩。

陆安笑看着他们或震惊或有所思的稚嫩脸庞,道

陆安走出门,外面树上的化叶皆飞进来找自己的弟子。

秦渔的化叶落在她的肩头上。

身后传来声音。

秦渔转身,见是她入门那天看到的弟子白离尤,道

白离尤道,黑发用一根绿色的发带将在脸两侧的发拢在脑后绾着,腰间挂着一支白色带深红色坠子的长笛,白色的弟子服的衣摆绣着绿色的君子兰。

秦渔看着他道。

眼中有些疑惑,她有些不明白他叫住她干什么?

白离尤耳朵有些红,随后见秦渔不说话,忙继续道

秦渔笑道。

即是同门,也没什么事。

两人来到饭堂时,已经坐了好些人。

修仙到筑基时即可辟谷不食,所以这饭堂是专为新生弟子免费设的。

两人打了菜,秦渔挑了一大口饭伴菜喂进嘴里。

她实在饿得极了,吃完一口后才发现白离尤正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道

白离尤低头一笑道,

一碗饭砰得一声砸到了地上,几粒饭粒子溅到了秦渔的脚上。

朝那边一看,燕稚面前的桌子上只余菜,饭没有了,握着筷子的手逐渐收紧。

她旁边站着一群人,却不是对着她,而是对着他们对面的两人。

是乔疴和花朝阳。

小说《穿到玄幻世界我只想修仙》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