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释厄传(王默姚青)小说最新章节

《封神释厄传》 小说介绍

【都市玄幻,纯属虚构】通体无感,食不甘味,艳海无欲。本以为自己只是身患怪病,不成想是整蛊谪仙的神仙在搞鬼。只想求道医治好他那一身怪病,不曾想入了玉虚门,学成一身玉虚仙法。在人神关系十分微妙的末法时代,又执掌了封神榜。在铁块窜流,电光霓虹的繁华都市,神仙仿佛是个惨遭嫌弃的对象,同样被嫌弃的,还有他手里那诸多谪仙都看不上的神位……。书中主要讲述了:【都市玄幻,纯属虚构】通体无感,食不甘味,艳海无欲。本以为自己只是身患怪病,不成想是整蛊谪仙的神仙在搞鬼。只想求道医治好他那一身怪病,不曾想入了玉虚门,学成一身玉虚仙法。在人神关系十分微妙的末法时代,……

《封神释厄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大清早苏芒就开车过来,跟丽娜一起,将王默那堆进山的行李装上了车。

炎炎夏日热的很魔幻,太阳刚从地平线冒头,清晨的习习凉风很快就消失不见。

接下来一整天,那轮金黄,就会带着帝王之气,炙烤这大地一整天。

蒸腾的暑气,是丝毫不怜惜狗伸舌头猫乱钻,鸟儿不飞人挥汗,路面烫脚如焦炭,楼房车辆,顷刻就要冒白烟……

二姐丽娜帮他装好行李后,拿着把小团扇,边扇边喋喋不休地嘱咐王默。

“进山了可能就冷了,有人时看人家穿什么你就穿什么,不要着凉。”

“时刻注意着,出汗了就脱点衣服,不要热中暑了。”

“山里的水不要乱喝,实在渴的不行就少喝点,小心肚子里生虫。”

“防蚊液记得涂,你又不觉得痒,小心蚊子把你的血吸干了都不知道。”

“没路的地方不要乱走,小心迷路了回不来。”

“千万记得,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苏芒呵呵笑道,“婆婆妈妈的,他不说谁知道他没味觉?”

丽娜笑道,“你弟弟啥样你心里没点数啊?别人一对他好就啥话都说。”

苏芒又冲王默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跟不相干的人别暴露你的缺点,还有隐私,要永远记住,这是生存哲学。”

王默点点头。

苏芒又说,“听你二姐的,你感冒可不是小事,注意增减衣服。没人时你就看植物,没高大的阔叶树木就要加外套,要是只有藤蔓苔藓啥的,就要穿冲锋衣,记住了没?”

两个姐姐对他的关切,听的王默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隐忍下对苏芒说,“记住了,大姐。”

丽娜又说,“没人时防身的东西不能装包里,要放在随手能拿到的地方。不要老虎窜到你面前了才惊慌失措,那就来不及了。”

“嗯。”

王默嗯了一声,眼泪就不争气地飙了出来。

苏芒笑着给他抹去,“别听她吓你,我听人说终南山清平祥和,连猛兽都没有,怎么会有老虎?”

丽娜冲她翻了个白眼,“别人说没有就一定没有了?老虎就不能出门旅游了?遇上了倒霉的是你,那说瞎话的混蛋又不会倒霉,也不用负责任。信他们你是不是傻?”

说着又一脸忧郁地望着王默,“要不…你就别去了吧?”

苏芒叹道,“唉,去试试也好。终南山里隐居的据说有上万人,问题不大。”

丽娜不愿意去送他,说了句自己困的不行,就转身进了大院。

苏芒看她有点不对劲,冲王默笑说,“你看着行李和车,我去去就来。”

进屋后,见丽娜趴在床上呜呜哭了。

苏芒上前微笑问道,“你咋了?终南山不远,送他到山脚下我们就回来了,你跟我去散散心也好,回来补觉来得及。”

“不了。”丽娜带着哭腔说,“我很怕这是最后一眼。我爸去世后,我就只记着他病床上的样子。我不想只记着他进山的背影,你快带他走吧。”

听丽娜这一说,苏芒愣了一下,又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瞧你那点出息。别唧唧呜呜了,睡一会儿记得去吃饭,别又低血糖晕死了,我送完他就回来找你。”

“你别找我,我要先哭一下,免得真出事了哭不出来,那很难受。”

苏芒把小茶几上的一包纸巾扔给了她,又在她床头放了三颗糖果。

出门时又回头望望哭到抽搐的丽娜,笑着摇摇头,轻轻关上了门。

看丽娜那个神情,应该是爱上王默了,而且还爱到了骨子里。

如果是两情相悦,作为他们的大姐,不仅该成全他们,还应当在适当的时候助力一下。

可他们要成了,这个三人小家就变样了,自己这个大姐又何以自处?

……

苏芒开车载着王默,很想问问他对丽娜的感觉。

又觉得还得等他回来再说。再说了,自己这个特殊的弟弟,还不知道能不能结婚。

车到村口时,王默又见那个没腿的疯乞丐,在垃圾里翻找着什么。

那疯乞丐看到他们的车子,如老鼠见了猫一样,愣愣盯着不动了。

看他那可怜的模样,王默十分不忍,忙叫苏芒停车。

苏芒转头笑问,“咋了?”

“停下车,我去去就来。”

苏芒就将车停在了路边。

王默下了车,冲向了那路边的早餐摊点。

买好后走向那疯乞丐,笑眯眯伸手递向他。

他只盯着不远处苏芒的车,如没看见王默一般。

王默笑问,“大爷你看啥呢?”

那疯乞丐指指苏芒的车,目光呆滞,“那个大盒子里有股红煞气。”

大姐苏芒虽是女儿家,灵魂里仿佛住着个男人。

开的车很硬派,是一辆有棱有角,轮胎宽大的红色越野。

王默瞅瞅笑说,“那是车,不是大盒子。大爷拿着饭,我得走了。”

见苏芒从车窗探出头来,冲着他们的方向微笑。

“天!”那疯乞丐一见苏芒,吓得双手撑地直往后缩,“是她!她又来了!”

“哈哈哈哈…”王默乐的前仰后合,“大爷,我大姐咋了把你能吓成这个样?”

“不不不!她是赤焰妖狐。道友快收她。”

看他吓得战战兢兢,王默乐的嘎嘎大笑。

“我大姐是长的美了点,你也不能骂她是狐狸精啊。”

“她就是!”

看苏芒升上了车窗,那疯乞丐才稍稍平复。

又对王默说,“道友离她远点,那股煞气会要了你的命。”

王默没好气地说,“拿着你的饭,我要走了。”

“你还不信?”

看他说的很认真,又愣愣盯着自己,王默倒也想听听他能编出啥疯话来。

“那你说,我大姐怎么就是狐狸精了?”

“三千两百年前,玄女娘娘助武丁征鬼方时收了她,她就在离火元阳宫帮九天玄女种菜……”

“噗——,哈哈哈哈。”王默忍不住又哈哈大笑,问他说,“你说的九天玄女,是个卖韭菜的吧?”

“怎么可能?上古战神离火女帝,精通奇门遁甲,统领天罡地煞星君,掌管百万雷兵,还卖啥茄子?”

“手底下那么多员工,那她就能做菜贩子了。哈哈哈哈……”

那疯乞丐又盯着苏芒的方向。

“真是奇怪,离火女帝养的那个猫头鹰能洞察三界。这火狐狸都跑到人间二十六年了,居然都不找找。这神仙也不管宠物死活了吗?”

王默瞬间气的大骂,“你他妈才是宠物!”

看他被自己骂的噤了声,王默又觉得自己过分了,跟一个疯子计较啥?

他又把那包早餐放他手边,“大爷记得吃,我得走了。”

那疯乞丐又冲离开的王默叫道,“道友你干嘛去?”

王默回头笑说,“看医生去。”

“你是道心病体,看个鸡毛医生?”

道心病体?

王默总感觉很熟悉,这疯乞丐说过,自己好像又在哪里听过,但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他回头问道,“啥叫道心病体?”

那疯乞丐笑说,“你根本就没病,是神仙在整你。”

“我失他先人!我往他香炉里撒尿了还是用他神龛擦屁股了?哪个混球神仙这么缺德?”

“比这还严重。你来人间历劫前,仗着自己在玉虚宫年幼又受宠,可没少欺负他。整你的是你师兄,叫…叫…叫玉什么来的。”

王默惊讶地问,“玉华峰!?”

“不是,玉华峰很明显就是个山的名字,亏你还是修道的。”

想起那个恶人,王默牙根就痒痒,“那是个直立行走的毒狼!等我找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那疯乞丐笑问,“道友,毒狼是什么品种的狗?”

“别叫我道友!我不是修道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修道。”

“你是!命中注定的,你不修你师兄释厄真人还接着整你。

释厄真人可不止整你一个,那些来历劫的神仙他都整。不让他们出头,也不让他们发财。

去那家公司上班那家公司关门,做什么生意什么就不景气,买那支股票那支就暴跌。

狗子少侠,你以后要掌管封神榜,这一批来历劫的神仙,我必须给你说说情况。

他们都比较善良,不违法但缺德,能赚大钱的事,他们有机会干也不忍心干。

每次遇到能改变命运的机会,总会被小事耽搁干不成。

自己干啥啥就不行了,自己不干,哎~,人家又好了,你说气人不?”

听他喋喋不休说着,又笑的很灿烂,王默笑冲他说,“是挺气人的。”

“你师兄整你算最狠的,别人再倒霉身体到没啥大毛病,还不至于饿死。

悄悄告诉你,这村子里还有个倒霉的。好不容易找个好工作,几年没生过病,要面试突然就一病不起了。

后来找的公司也挺好,他一去没几个月公司就倒闭。

再后来就开了个小面馆。以前他去哪家吃饭哪家就爆满,平时没人光顾的店,他往里一坐就有客人上门。自己开了个,赔的都快哭死了,哈哈哈哈……呃…,你说你师兄坏不坏?”

“那我师兄是谁?”

“你们都是玉字辈的,号释厄真人,叫玉,玉……”

王默笑问,“玉棒子?”

“好像差不多,也许叫玉米棒。你师兄少白头,看起来就像得了白化病,不长胡子,头发又……”

那疯子还没说完,直勾勾盯着远处,又吓得直往垃圾里钻。

边把一袋袋垃圾往头上拨,边连连大喊,“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僧再也不敢了。”

王默还以为他是被苏芒吓的,看看他刚刚发愣的方向。

只见梧桐树枝被风吹的晃了下,别说没人,连只鸟都没有。

看那乞丐还往垃圾里钻,王默笑叫道,“大爷出来吧,那边没人。”

“神仙你能轻易看见还叫神仙吗?听贫道句劝,别去找医生了,不去上班你得饿死。”

“臭弟弟,你还走不走?”

听大姐苏芒在叫他,王默也不再管那把自己埋进垃圾里的疯子了。

上车后苏芒又载着他出发了。

夏日天亮的极早,还没到上班高峰期。

透过车窗,看着路边来来往往,脚步匆忙的年轻人,王默多想那疯乞丐说的是真的?

可他知道,大姐苏芒是28岁。就算是假的,女人只会把自己年龄编小,谁会把自己往大了编?

那疯子说的那什么梨什么火,什么羊什么宫,种韭菜的那什么玄女,养的那什么火不知道是啥品种的什么狐狸,来人间26年,就算是真的,也跟大姐苏芒没啥关系。

苏芒笑问,“放下吃的走就行了,你跟他聊啥呢?”

“他好像很怕你。”

苏芒呵呵笑道,“他怕我啥?我住那里时基本不走那边,又没欺负过他。”

苏芒又笑问,“看他盯着我看,是不是跟你说我坏话了?”

“没…有…”

苏芒转头冲他一笑,又目视前方。

“没事,说说。开车不说话会犯困。你姐我也不会跟一个疯子计较。”

王默原原本本口述了一遍,惹的苏芒哈哈大笑。

“他还挺逗。看他能跟你聊得来,你回头替我谢谢他。”

王默惊讶地问,“谢他啥?”

“谢他说我是狐狸精啊,这是对你姐我颜值的肯定。不过他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切!估计年轻时是个写书的混蛋,专门编故事骗人,没骗到别人把自己倒骗信了,疯了也是活该。”

“哈哈哈哈,姐姐看他倒像真的。说实话,姐姐还真有包块地种菜的打算,就是不懂怎么销。唉—,无依无靠的,命可以用来冒险,大不了一死。用钱冒险,赔了会比死还难受啊。”

王默一下不知怎么接话。

毕竟两个姐姐救了他,他还从没为她们干过啥,欠她们的钱也是越来越多。想对她说句我以后养你们,又不免觉得这话好笑。

苏芒转头笑问,“你觉得丽娜咋样?”

那一双眼角微微上扬,仿佛带着星光的迷人大眼,一下让王默恍了神。

小说《封神释厄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