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有熊出没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马行空南宫夏)

《小心,有熊出没》 小说介绍

作品标签:三男主、不跟风、轻松搞笑、灰色幽默、颠覆穿越 。 男主一:无所畏惧的大气运者--马行空。 历代踏天马家后裔之一会受到天道与祖传神兽的双重庇护。 拥有祖传食铁神兽小铁(即天道)的马行空怀璧其罪,处处受到代表此方世界的“杀马特”组织恶意针对。 因阴谋屡屡受挫,“杀马特”恼羞成怒,以整个世界之力对马行空布下必死之局--“七杀之局”。 男主二:一条道走到黑的大毅力者--徐山多。 向死而生的轮回式红尘历练,一根筋的徐山多走了九世还未觉醒。 虽然同阶无敌,但他每一世修为只能到达纵横境,被称之为天才废材。 为了让师父从磨盘战场返回,被有心之人欺骗怂恿前去刺杀马行空,进入必死之局。 男主三:多智近妖的大智慧者--南宫夏。 冷血无情的南宫帝国军神南宫夏,暗藏有另一个身份为勘天阁杀手榜排行第一的神秘杀手“夏”。 为了挑战自我和解开此方世界的秘密,主动进入刺杀马行空的必死之局。 本该成为生死对手的三人最终成为生死兄弟。 看三兄弟如何破局并挽救整个世界,解开世界的面纱!。书中主要讲述了:作品标签:三男主、不跟风、轻松搞笑、灰色幽默、颠覆穿越 。 男主一:无所畏惧的大气运者--马行空。 历代踏天马家后裔之一会受到天道与祖传神兽的双重庇护。 拥有祖传食铁神兽小铁(即天道)的马行空怀璧其罪……

《小心,有熊出没》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老妇人走到一家院门敲了敲门,里边一片寂静,无人敢出声。

“狗蛋他娘,我知道你在里边,我就想问下隔壁张老哥家发生什么事了?”

老妇人沉声问道,这回为了探听张三的事,顾不了这么多了。

沉默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了。

“前些天有人看到张三被那些外来修炼者警告了,说再去你家帮忙会死的,张三不信,结果第二天就真死了,尸体已经被村长找了几个人拉倒张家坟山草草葬了,我就知道这些了。”

屋外也沉默了半晌,老妇人才用沙哑的声音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

兔儿爷家中。

“马婶,我----”

张非兔撑着拐杖,一条腿打着绷带被石膏包裹着,为难地看着老妇人。

“兔儿哥,是马家连累你了,这一年来多谢你了,以后不要到我家中帮忙了,你放心,我老太婆就是拼了老命也会为你们讨个说法的。”

老妇人的眼里悲伤而又平静,站在面前的明明是个普通的山野村妇,张非兔却感觉到了火山喷发前的压抑和狂暴。

村口旷野,四周无人。

“我知道你们就在附近,去通知你们幕后之人,三天之后我要见他,三天之后见不到人,我老太婆便以自己的方式向天讨要个说法!”

老妇人悲愤的声音在旷野里飘荡,四周依然如旧,回应她的只有“呜…呜…”呼啸着的风声传来,像是在为张三呜咽,又像是在嘲笑眼前的村妇无知和狂妄。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匹夫一怒,血溅三尺;庸夫之怒,免冠徒跣,以头抢地。

马行空奶奶不是天子,也不是匹夫,甚至连布衣庸夫都算不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乡野村妇。

村妇一怒能有什么用?

像庸夫一般摘掉帽子光着脚,把头往地上撞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恐怕连看上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奶奶,你在跟谁说话?”

小马儿眼瞅四周无人,奇怪的问奶奶。

“一帮小人,一帮卑鄙无耻的宵小之辈。”

小马儿闻言,学着奶奶的样,叉着腰站在小铁背上喊道:“小人,你给我出来,我要打扁你!”

三天很快过去,并未有人出现在老妇人面前,这个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这么做这只是一个步骤,一个老实讲理之人想要做下一步事情的前奏,非要找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先礼后兵。

老妇人在自家院子竹椅上躺坐着,小铁趴在一边。

“铁哥儿,我们不用等了,他们不会来的,有些事我必须去做,但老身自己没这个本事,就只能靠小马儿和你了。”

老妇人一边抚摸着小铁的头一边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奶奶,你不要怕,有我和小铁会帮你的。”小马儿在一边信誓旦旦的对奶奶说,小铁也用它的大脑袋拱了拱老妇人的手,像是听懂了一般。

天水县衙,仇县令正在早餐,早餐后便要开始坐堂了。

“咚--咚--咚--!”

仇县令一惊,手一抖,手中的粥碗差点脱手。

好久没听到登闻鼓响了,这突然响起的鼓声让吓他一跳。

仇县令舔着舌头吹气,刚才被粥烫到了。

哪里来的不识抬举的刁民,竟然令本官烫了舌头,等会升堂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找个由头一顿板子伺候先。

“升——堂——威——武——!”

“传击鼓之人进来。”

仇县令刚一坐到公案后,便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害自己舌头被烫的始作俑者是谁?

待一老一少一兽进入公堂,仇县令傻眼了,你大爷的,这有点不好办啊。

一个年暮的老妇人,一个年幼的童子,这板子怎么打?一顿板子下去案子都不用审人就已经交代了。

咦,这只大熊看起来皮粗肉壮很经打的样子,就它了。

“啪!”惊堂木一拍,仇县令大喝一声:“来人,先将这头大熊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一旁的陈师爷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仇县令正要往地上丢令签的手,嘴里连忙喊着“大人,使不得,使不得啊……!”

县令老爷不知道这只大熊的故事,他陈师爷知道啊,本想等大人审问来人几句后,再瞅机会跟他说下这只大熊的厉害之处,没想大人他不按套路出牌,上来就要打人家板子。

“师爷,何故使不得?”仇县令有些莫名其妙。

“大人”陈师爷把嘴靠近仇县令的耳朵,用手掌掩着嘴:“@⑧①∨∩&…こㅝ。”把大熊的厉害之处一一告诉县令。

仇县令听完,白眼一翻:“放屁,一只野兽再厉害能到哪去,如今衙内几十号捕快都头都在,还怕它一只灵智未开的野兽?今天它就是老虎也得给我趴着!”

小马他们来的早,衙门里的捕快都头都还来不及外出办公,这些人个个有武艺傍身,有他们在,仇县令岂会怕了一只普通野兽?

师爷一听也觉有理,一时竟找不出反驳理由。

“来人,给我打!”说罢令签便往地上一丢。

堂内衙役近日有几个听过大熊凶名的站在一边犹豫不前,那些大部分还未听过的闻言拿起棍棒绳索,一拥而上。

小马儿虽然非常相信小铁,但之前都是对付一个或几个。如今这么十几二十人一拥而上小马有些害怕了。

生怕小铁吃亏,嘴里一面叫着“你们不要打小铁,不要打小铁!”一面朝小铁冲去想护住它,无奈小铁和他们已经被衙役隔开,小马儿怎么都挤不进去。

老妇人虽然笃定小铁肯定没事,毕竟那些修炼者都怕它,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着急。

小铁一进大堂就趴在了地上,故而衙役们无需按倒它,用绳索绑住小铁两边几个衙役拉紧之后,两个衙役已经拿起板子“啪啪”开打起来。

开始的十几板力道非常之大,只是打着打着二人竟不敢用力,越打越轻。

因为他们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板子打下去没有一点反应,大熊闭着眼睛好像是打在别人身上一般,中途竟然还打了个哈欠,你大爷的,竟然被鄙视了。

众人像看到怪物一样,都慢慢后退,围着的圈子越来越大,把小马儿放进去了。

小马一看放心了,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在给小铁挠痒痒吗?”

此刻行刑的二人正在强烈后悔当中。

我他娘的咋就那么手欠,那么多人偏偏就我抢着去拿刑杖,熊是我打的,一会它要事后算账那还不得先从我开始啊?这可如何是好?

二人力道越来越轻,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声音从最开始的啪啪钝响变得细不可闻。

案前仇县令觉得不对劲,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大…大…大人,这熊打不动。”

打不动?

打不动是几个意思?

“大人,老身劝你不要乱来,不然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意外。”老妇人冷冷的声音响起。

刚进入公堂的时候,老妇人多少还有点敬畏之心。没想一进来这县令便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板子,她那点本有的一丝敬畏之心已经荡然无存。

“你们是谁,见了本官为何不下跪?”

“向你下跪?你问过我家铁哥儿了吗?”老妇人指了下地上的大熊冷声道。

“大胆!你……!”

仇县令本能的官威一发,就想叫衙役将老妇人拿下,突然瞥见地上如无其事的大熊,强忍怒火向老妇人问道:“你们是何人,因为何事来县衙告状?”

“外来修炼者打死了张家团张三,打断镇上卢大夫的双腿,打断张家团张非兔的一条腿,这些人只因帮助过我就受到如此凄惨的下场,我想为他们讨个公道。

不过我要的公道你恐怕给不了,只是我一个乡下老太婆又不知道该找谁,只好来你这县衙让你帮忙传句话上去,或者告诉我什么地方能找到说得上话的人。

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都把人这样了却没见你们官府出面,肯定是有人打了招呼,所以你们才不管的。”

鄙视,赤裸裸的被鄙视了,竟然还是被一个乡下妇人鄙视,仇县令心中的火腾腾升起,但看了眼地上的大熊,又主动在心中泼了盆冷水。

牵涉到修炼者,这的确已经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了,这类事情该六扇门处理,他既无权也没这个能力管。

但就这样服软告诉眼前这个村妇,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要是我不答应你想怎么样?”

老妇人头一次经历这种挑战强权的事,虽然下的决心足够大,但淳朴善良的本性让她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

之前那些话语都是在悲愤之中一气呵成的,但到真要拿出实际行动之时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了。

还来不及等她考虑,铁哥儿已经从地上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用大脑袋把老妇人往后拱退一些。

继而反手一巴掌拍在县衙大堂屏前围住暖阁的四根柱子前面的一根。

只听“咔嚓”一声,比海碗还粗的柱子应声断做两截,绘有三十六只仙鹤朝日图的暖阁顶篷少了一根柱子的支撑摇摇欲坠,吓得案前仇县令和陈师爷抱头鼠窜,生怕被顶棚掉下来砸到。

“如此够不够?”

小说《小心,有熊出没》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