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喜爱最新章节,小说偏偏喜爱无弹窗(呈桉莫时予)

《偏偏喜爱》 小说介绍

遇到分离四年的竹马 他不是来久别重逢谈恋爱的,看自己哪里都不顺眼,我呈桉哪一点惹到你了? 他的一切陌生又新鲜,他的爱,都潜藏在影子里 原来四年前的不辞而别,自己竟是罪魁祸首,到底怎么爱一个人才不会痛? “总要有一个人先放下,才能更好相爱”。书中主要讲述了:结结实实砸到她的脑袋上。心里陡然就慌了。看到她还能找自己负责。还行,还没傻。呈桉被他揽在怀里,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很快,他有力的手臂不让自己离开他一分。也不用这么紧张吧,我又不会跑,我还担心你跑呢。去门诊……

《偏偏喜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结结实实砸到她的脑袋上。

心里陡然就慌了。

看到她还能找自己负责。

还行,还没傻。

呈桉被他揽在怀里,感受到自己心跳的很快,他有力的手臂不让自己离开他一分。

也不用这么紧张吧,我又不会跑,我还担心你跑呢。

去门诊上药止血,又拍了个脑ct。

医生说没事,注意这几天不要再让鼻子碰到伤到,不然会引发第二次。

呈桉战战兢兢的点头。

看到莫时予正在笑自己。

呈桉翻他一个白眼。

一点同理心都没有的家伙。

莫时予掰正呈桉的脸,大力的揉着她的头,发丝被他带乱。

呈桉伸手打掉他的手。

鉴定完毕,他一点都没有林昀学长温柔。

天色渐暗,路上车渐渐多了起来。

莫时予走在左边,让呈桉在里。

沉默了良久,他缓缓说道

呈桉好奇的看着他

一深一浅的路灯照在他脸上,看不清神色,唯看到他的眼眸清亮

呈桉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他

他脸上有一丝讶异,很快又被平静的面容掩盖。

呈桉心里也翻着千层浪花。

不管是什么理由,不管他的回答是什么。

自己一定会去的。

能了解他的每一刻,呈桉都不想错过。

为什么你会让我去呢?

我很想问你。

想到今天在球场的那个女生。

心里一阵阵的酸意泛起。

她是谁?

我很想走近你看看,我被分离折磨的这么多年里,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莫时予自从知道呈桉在哪里补课之后,两人几乎天天见面。

第一次在补课班附近见到他,他穿着一身运动服,看起来清爽干净。

呈桉坐在路边吃早餐,看着他坐在自己面前,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莫时予看着呈桉捧着寡淡的豆浆油条,有些嫌弃。

晨跑?之前怎么没看到你来这晨跑。

奇奇怪怪的。

他又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交给老板娘。

两人不知道嘀嘀咕咕了什么。

一顿早饭也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吧。

莫时予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还端来两个水煮蛋。

两个鸡蛋磕在桌角,有了裂缝。

修长有力的手指细细的剥着鸡蛋。

白嫩椭圆的鸡蛋逐渐露出原形。

莫时予专心剥鸡蛋

呈桉啃油条都啃的不香了,抗议道

莫时予看了她一眼,不予理会

鸡蛋剥好了,莫时予抽出纸巾擦了擦手。

呈桉推搡着他的肩膀。

莫时予不为所动,唇角微微上扬。

他又低头看了看表

什么?

八点我要准时到岗的啊!

呈桉两口消灭一个鸡蛋,把剩下的豆浆喝完。

来不及跟他说再见,匆匆跑到了补习班。

从此以后每天都要在他的监督下吃两个鸡蛋,想想怎么有种家长看孩子的感觉呢

不行,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扳回来一局。

今天呈桉特意等他晨跑来了才开始去拿早饭。

莫时予身上的汗还没有褪,他寸头的发型长了,显得整个人没有那么叛逆,看着呈桉还没有吃饭,说道

呈桉点点头。

今天的早饭非常丰盛,两根油条,两个鸡蛋,两个锅盔,还有豆浆,呈桉也不慌着吃,

跟他东扯西扯。

呈桉装作不经意样子。

他没有回答,反而看着呈桉,幽深的眼眸看不见底。

语气有些玩味。

呈桉直视着他,目光没有躲闪

脸不红心不跳。

莫时予抿下一口豆浆。

听到他的解释,呈桉的心里稍微缓和了一些。

看着他坦然的说着,忽然觉得自己很幼稚。

这么问他,自己又是怎么身份去问他呢,他也没有理由和自己解释。

但是他还是如实相告。

莫时予催促她

呈桉回神,对他得意一笑

今天我也体验一下养猪的快乐,不过我就不奉陪啦!

说完呈桉潇洒的逃离座位,只留给他一个明丽的笑容。

莫时予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了。

她还是跟从前一样。

爱笑,爱耍小性子,任何事都无法让她蒙尘。

呈桉,只有你。

还和从前一样。

莫时予陪呈桉吃早饭有半个月,还有几天就是二十号。

他比赛的日子。

这几天因为高密度的训练,时间紧迫。

车队集训开始,莫时予不能像以前一样经常出来晨跑。

给呈桉发短信。

莫时予:车队集训,出不去,你记得吃饭。

呈桉:我知道了,你好好训练。

最后这几天,呈桉安安静静的吃饭。

旁边的位置空落落的,是有些不习惯。

两颗水煮蛋自己也剥的白嫩嫩的。

老板娘边擦桌子边说

呈桉指尖的动作微微一顿。

第一次在这里见他。

呈桉以为是巧合。

他不是晨跑跑来的,他是为了见我特意守在这里的?

心间被抽丝剥茧的展露起来,他是为我而来的。

怦然触动了心房。

现在很想,很想,见到他。

暑假的末尾,补课班十九号就放假。

呈桉下了班直奔商场,明天要去看他比赛,总之不能还是宽宽松松的休闲服吧。

正在试衣间试着一身蕾丝的短裙,老爸打来电话。

亲切的叫着呈桉的小名。

电话那头有些不舍

呈桉试衣服的时间太长,服务员在门外催促

呈桉应道

呈桉试好衣服出来,裙子很贴身。

白皙的脸庞有几绺碎发,文雅清秀的长相,穿上裙子整个人的气质温婉大方。

面对服务员的夸赞,呈桉问道

呈桉点点头,脸上没任何表情。

店员看不出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呈桉走向试衣间

离开商场,没有给自己买衣服。

但是,看到了一副蓝色的耳机。

价格和那条裙子一样。

就当做给他比赛胜利的礼物,经常看他戴着耳机,他应该会喜欢的吧。

面对如今的莫时予,呈桉甚至连自己也没发觉,对他有了几分小心翼翼的态度。

公主裙是让人艳羡的,但能穿上公主裙的不一定是公主。

真正的公主仅存在于童话里。

从前自己家境很好,爸爸在工厂里是经理,自己是家里的独生女。

几乎要什么就给什么,橱窗里的芭比娃娃,呈桉的房间里摆满了一排,

刚学钢琴,家里就给呈桉买了一架钢琴。

学舞蹈,学画画。

电脑,CD机,玩具车,手机,想要什么都有,爸爸妈妈一口答应。

那时候还住在大别墅里,家里有两个保姆负责一家人的起居。

爸爸妈妈虽然很忙,但是家里人都围着自己转。

当所有的需求被轻易满足,呈桉甚至觉得,这个世上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紧要的,因为自己都有。

逢年过节,总是有不认识的叔叔阿姨来家里拜访。

小的时候呈桉没羡慕过任何人,自己想要的全都在手边。

因为自己什么都有,所以性子无欲无求,凡事不急不躁,心里也没什么想要的东西。

从上高中开始,自己生活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厂子发生了一起爆炸案,还出了人命,家里赔了很多钱。

几乎是穷困潦倒。

家里打官司那一段时间,爸爸妈妈焦头烂额,把呈桉送到奶奶住。

等到自己再回去的时候。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这么多年,仿佛做了一个虚幻奢华的梦。

把呈桉接回来,一家人住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没有电梯,没有暖气,房子只有八十平米,因为房子又旧又破,租金相对便宜。

房子都发霉了,朝阳的屋子只有一间。

屋子里甚至还有老鼠出没。

呈桉晚上吓的睡不着,跑到父母的房间。

却听到妈妈的哭声。

爸爸沉重的叹息声。

要接受如此反差的生活很难,更何况对于一个孩子。

心境的巨大落差,父母一夜之间白头。

呈桉看在眼里。

父母这么多年一直宠着呈桉,但还好,呈桉没有大小姐脾气,也没有任性无理取闹。

性子一直如此,从前妈妈还会发愁呈桉不爱说话,太安静,以后怎么和人相处。

现在看来是一件好事。

只要咬紧牙不说,就没人知道,这样也能让爸爸妈妈少担心。

从那以后,呈桉几乎没有主动开口要钱。

衣柜的几件衣服,年复一年的样式。

家里的饭菜总是平平淡淡的几样。

直到今年,

爸爸在小区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妈妈负责后勤工作。

生意不是很好,但勉强能糊口。

生活总是要过下去的。

呈桉上大学的生活费来的不易。

那些年的巨变,呈桉更敏感,更安静,更沉默,连笑容也少的可怜。

只顾着埋头学习,填志愿的时候,呈桉留在了c市。

这个城市虽然留下了伤痛,也曾让她无限眷恋。

总是感觉心口少了什么。

少了那个话痨的少年。

虽然淘气活泼,但他总能逗自己开心,总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

从未想过他离开。

彼此缺席了四年的青春。

呈桉带着给他的礼物,赛场门口却被拦下来。

没有邀请函不能进。

保安站的笔挺,没有一丝商量

呈桉焦急的看着场内。

莫时予也不在啊,打电话也打不通。

忽然看到了齐正的身影,高高瘦瘦的很显眼。

齐正看到呈桉非常惊喜。

越过人群拉着呈桉就走。

保安还要拦着。

齐正带着呈桉来到观看区。

把呈桉安顿好

看着齐正要走。

呈桉问他

齐正笑了笑

呈桉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

心里的期待快要溢出来。

身后的粉丝挥着莫时予的灯牌,喊着他的名字。

呈桉被这浪潮震撼到。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他,还全部都是女生。

他也不是什么偶像爱豆。

一个苗条的身影坐在莫时予的位置。

带着一幅黑框墨镜。

呈桉是通过发型认出来她。

是刘晴雅。

刘晴雅摘下墨镜,和她握手

看来彼此都有印象。

她没有一丝见到陌生人的尴尬和距离感。

微微笑着,似乎势在必得。

呈桉浅浅和她握手

听到呈桉的名字。

刘晴雅目光紧锁在她身上,看起来非常惊讶。

她这句话……是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小说《偏偏喜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