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国色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柳白)

《天香国色》 小说介绍

柳白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盗墓贼,却误中机关穿越到了古代,遇到了那个国色天香的她,此时此刻柳白只想大喝一声。 我家娘子,国色天香!。书中主要讲述了:柳白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盗墓贼,却误中机关穿越到了古代,遇到了那个国色天香的她,此时此刻柳白只想大喝一声。 我家娘子,国色天香!……

《天香国色》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看着老牛叔哆嗦着走了过来,柳白赶忙一个箭步迎了上去,轻道:“老牛叔,还没睡呀?”

老牛叔应了一声:“啊?”

得咧!

柳白索性也不问了,老人家岁数大了,腿脚不利索还有点耳背,赶忙扶着他到桌子旁坐下。

爷儿俩在泔水房里并肩而坐。

“呼。”

一阵微风吹过,将房中唯一一盏油灯吹的忽闪忽灭,老牛叔欣慰的看着柳白,昏花的眼中满是溺爱。

其实这种感情柳白懂的。

这位老爷子是把他当成半个儿子了,这位牙齿都快要掉光的老爷子,就是柳白在这个时代唯一朋友。

虽说老牛叔也是个奴仆,可是在府中的地位比他高很多。

可他是相国府的一位马夫,专门替三小姐祈雪儿养马,偶尔能在三小姐面前露个脸。

“嚯!”

就这!

在等级森严的相国府中,这就已经是所有奴仆心目中的牛人了,提起那位三小姐祈雪儿。

柳白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虽然他从未有机会见过三小姐的真容,可祈雪儿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怎么说呢。

用秀色可餐已经不足以形容她了,那可是风华绝代的大楚皇城第一美儿,整个大楚。

不!

可以说当今世上七国之中能排进前三的大美儿,更是大楚相国祈雄的掌上明珠,大楚皇后跟前的红人……

可这并没有什么鸟用。

柳白不过是一个相国府最低贱的奴仆,此生注定和三小姐无缘,别说发生点什么了,就是见一面都是奢侈。

“咳咳。”

说话间老牛叔轻咳了一声,将邹巴巴的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裹的饼子递了过来。

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丝溺爱,笑道:“饿了吧,给。”

“哎?”

柳白赶忙接过饼子,道了声谢,便三两口将饼子咽下去,他是真的饿急了,吃的自己直翻白眼。

“哼!”

老牛叔见他这副样子,昏花的老眼瞪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冷哼:“又吃了那肥婆的闷亏?”

柳白顺了顺气,笑了笑:“没有。”

他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半年了,深切的体会到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身为一个低贱的奴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两个字来形容。

认命!

毕竟那肥婆的身份也不简单呐,她是这府中大管事的小舅子的表姑妈的一个远房亲戚。

“这万恶的旧社会呀。”

柳白轻轻叹了口气。

惹不起呀!

“哼!”

老牛叔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神情肃穆,依稀可见当年的峥嵘。

“怕那肥婆作甚,老夫当年……”

柳白一时哭笑不得,赶忙顺着他的话头接下去:“知道了,您老这话都说了八百回了,您老……”

这位老爷子当年也曾是大楚军中的一员悍卒,后来岁数大了不能再随军征战,便来到相国府当了马夫。

在这相国府一呆就是几十年。

老兵不死,只是提不动刀了。

一老一少絮絮叨叨的说着,并肩走出了泔水房,向着奴仆们居住的院落走去,一边缓缓踱着步子一边小声嘀咕着。

“好男儿当建功立业,报效朝廷。”

“知道了,老牛叔。”

随之夜幕降临,整个相国府,整个大楚皇城陷入了一片寂静。

夜凄迷,静谧如水。

一闭眼,一睁眼,天亮了。

“咣咣咣!”

随着外面有人使劲敲门,还有人在门外低喝:“起了。”

柳白一个激灵从柴火堆里坐了起来,忙应了一声:“就来!”

他赶忙整了整衣衫,抓起角落里的扁担,水桶,便推开柴房的门走了出去,外面是秋高气爽艳阳天。

劈柴,挑水,干杂活就是他每天的工作。

抬头看。

天色尚未大亮,晨雾笼罩下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房舍一眼看不到头,琉璃瓦,红灯笼隐约可见。

片刻后,内宅。

一座空荡荡的大院子里,住在院子里的贵人还没有起床,只有几个下人正在做着清扫。

“哗。”

将一桶冰凉的井水倒入水缸,然后是第二桶。

柳白擦了擦额头的汗,这里有整整几个大水缸,每天在天亮之前将这些水缸挑满是他的工作之一。

再次提起扁担,挑好了水桶,柳白抖了抖肩膀上的腱子肉,然后原路返回前院的水井,途中需要经过长长的回廊,伙房,门房,还有马圈。

长长的马圈尽头,有几间低矮的房舍,那里是存放草料的地方,也是老牛叔的住处。

看看四下无人,柳白忙里偷闲跑了过去。

说话间。

柳白推开房门便轻叫了一声:“牛叔。”

可幽暗的房间里,老牛叔脸朝下躺在干草堆上,老迈的身体不自然的扭曲着,这一幕让柳白心中咯噔一下。

一个可怕的念头从心中冒了出来,柳白几个大步蹿了过去,用微微战栗的手摸了摸老牛叔的鼻息。

凉,很凉。

昨晚还和他有说有笑的忘年交死了。

老死的。

昔日纵横沙场,为大楚立下汗马功劳的百战老卒,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落。

柳白呆立良久,热泪从眼眶中滚滚涌出,便好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脸颊滑落。

又片刻后。

几个得到消息的相国府护院,从对面街上的衙门里叫来了仵作,简单的验明了死因之后,又叫进来几个低等奴仆,将老牛叔的遗物收拾齐了。

一个酒葫芦,几件衣衫,半吊钱打成了一个包袱,这便是老牛叔一生积攒的全部财产了。

手里提着包袱,几个府中护院一脸嫌弃的凑在一起,嘀咕着:“啐,啐。”

“大清早就碰上这种事,晦气!”

和相国府中所有死掉的奴仆一样,一块白布,一张席子,城外的乱葬岗是老牛叔最终的归宿。

眼睁睁看着老牛叔要被抬走了,柳白心中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干裂的嘴角微微抽搐。

他还是低低的唤了一声:“等等!”

顷刻间。

马棚里几个护院,仵作,奴仆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柳白咬牙道:“承蒙各位大哥行个方便,小人想……给牛叔送终。”

空气突然一阵安静。

好半天,一个护院才狐疑道:“你要给老牛送终,你是他什么人呐?”

柳白整了整身上的粗布衣衫,轻道:“义子。”

�^Wn�R

小说《天香国色》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