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亲后,病娇残王站起来抱了我萧承厉沈柠霜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成亲后,病娇残王站起来抱了我》 小说介绍

【穿越+双强+双洁+病娇+爽文+双向救赎】又A又飒的佣兵杀手VS白切黑病娇战神王爷 白切黑的萧承厉有两幅面孔。人前,他是执掌几十万兵马的嗜血战神、江湖人人敬畏的通天阁阁主,连皇帝老子都圣旨都不放在眼里,三国来犯,要战便战。 沈柠霜面前,他凤眸泛红惹人怜惜,在线卑微哀求,“阿柠,我只有你了,求你不要离开好吗?” 遭王妃强吻被当小弟弟,不料还被嫌弃,“亲个嘴都不会换气,还有待提高。” 不近女色的他怕被抛弃,努力看书学习,学习…… 终于有一天开始反攻,夜夜喊着难受,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他凑在沈柠霜耳畔,嗓音低沉餍足,“阿柠可还满意?” 她22世纪遭队友背叛的雇佣兵杀手之王,他是战场上横扫千军的第一战神王爷,亦是命不久矣的残王,谁才是他们的救赎? 携手保卫家国,世人称战神夫妻。乱世出英雄,群雄齐逐鹿,且看今朝谁主沉浮! 欢迎入坑,欢迎评论,期待与各位朋友们唠嗑唠嗑~。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双强+双洁+病娇+爽文+双向救赎】又A又飒的佣兵杀手VS白切黑病娇战神王爷 白切黑的萧承厉有两幅面孔。人前,他是执掌几十万兵马的嗜血战神、江湖人人敬畏的通天阁阁主,连皇帝老子都圣旨都不……

《成亲后,病娇残王站起来抱了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沈将军!”

门口那边又传来一道冷淡又带压迫的嗓音。

沈柠霜一听,杏眼一凝,他怎么来了?

众人也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厉王,厉王五年不踏出王府半步,这是他第一次时隔五年前那次被抬着壮烈班师回朝,第一次出现在在大众面前。

“臣参见王爷!”沈远征单膝下跪行礼。

他官居一品,见到亲王不用下跪,但还是跪了,这一跪完全是对战神王爷的尊敬。

萧承厉是所有军中武将都敬仰的战神,即使他已功成身退,一身伤残,仍活在将士们心中。

在沈远征心里,沈柠霜胸无点墨能嫁给厉王殿下是高攀了,她竟还死活不嫁,不知好歹。

众人跪下,“参见厉王!”

萧承厉,“平身!”

萧承厉看着沈远征说道,“沈将军,你刚下朝,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妃并不是故意闹事,还请将军了解后再定夺。”

声音很淡,却带有上位者的威压。

沈远征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通知他的下人在宫门口告诉沈柠霜在家里闹事,让他早些赶回来。

他以为沈柠霜又在闯祸闹事,要教训一顿,现在嫁人在皇家要是在死性不改,肯定会闯大祸。

沈隽舟本想和他爹告沈柠霜的状。

但被四弟沈斯舟抢先一步,沈斯舟实话实说,重点放在沈妙玲和二房的小姐们,以次充好换走沈柠霜的嫁妆上,“爹,请爹为小妹主持公道。”

如果沈柠霜把嫁妆放到她们房间诬陷她们,她们难道都没发现?

至于沈妙玲说的帮沈柠霜保管,证据摆在眼前,谁信谁就是傻子。

但沈妙玲在众人心中的完美形象已经定型,大家都觉得她不会做偷窃之事,应该是哪里搞错了。

现在沈妙玲也不狡辩了,一脸伤心欲绝,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厥,靠在丫鬟身上才站稳。

那楚楚可怜的样,引来不少人的同情的目光,都觉得她不会偷窃。

还有一些三观跟着五官走的,觉得是沈柠霜陷害沈大小姐。

沈柠霜看了沈斯舟一眼,难得沈家还有一个正常人,好像大哥二哥对原主也挺不错的。

但后来大哥沈寒舟出了一场意外瞎了眼,搬到了庄子住,极少住在将军府。

二哥沈武舟在军中任职,常年在军营不在家。

沈老夫人为了保住沈家闺女的名声,又找了个借口,说是下人们搞错了,把沈柠霜的嫁妆送到了各房千金屋里。

沈家二房在靠着沈远征的关系,在朝中当了个七品芝麻小官。

沈二叔还是个好色的,二房生了十个女儿,没有一个儿子。

又重男轻女,借着生儿子的名头娶了一个又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妾,现在娶了十一个小妾,一个月的月俸禄不过才几十两,那点钱还不够她出去风流。

娶小妾的钱,养女儿的钱等所有开支都靠将军府接济。

二房的女儿们根本用不上好的绫罗绸缎和首饰,所以盯上了傻子沈柠霜的嫁妆。

在这时代,未出阁的女子传出手脚不干净,还有哪户好人家赶来提亲?

陆娇和老夫人的想法一致。

陆娇拉着沈柠霜的手亲切地说道,“柠霜,这都是误会,下人弄错了,把你的嫁妆当成我给各位姑娘们给你添妆的回礼,既然都是误会,娘让人把你的嫁妆送到厉王府,你看这样如何?”

陆娇始终都不信她一手教出知书达理,才华出众,令人夸赞的沈妙玲会贪图沈柠霜的嫁妆,

沈妙玲或是有别的苦衷,不能因为这件事毁了她的未来。

沈柠霜冷冷地拂掉她的手,讽刺道,“将军夫人,这是你第一次拉我的手这么温柔地和我说话,却是因为沈妙玲。”

她看了眼忙着安慰妻子的沈远征。

沈柠霜为原主寒心有这样的亲生父母。

不过她沈柠霜也不屑于依靠别人,“来人,去官府报官,请官府的人过来一趟,就说将军府的小姐们偷窃本王妃的嫁妆。”

“是!”惊雷最喜欢看热闹了 ,屁颠屁颠的用最快的速度赶往衙门。

沈隽舟没想到她会这么做,气得不轻,“沈柠霜,你别不知好歹,女子嫁人没有丰厚的嫁妆傍身会被夫家瞧不起,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言下之意就是让她拿回嫁妆这事就算了。

沈斯舟瞪了他一眼,“你说的是什么话?信不信我告诉大哥?”

沈隽舟最佩服的人就是大哥,最怕的人也是他。

沈远征常年征战在外,一回来就是陪妻子,没时间管教几个儿女,都是大哥沈寒舟教导几个弟弟妹妹。

沈斯舟恨不得一拳把他打醒,谁才是他妹妹都拎不清,小妹说的对,他就是蠢,读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沈柠霜只觉得可笑,一字一句说道,“我沈柠霜不需要靠任何人一样能活得好好的!”

一炷香过后。

惊雷带着官府的人来到将军府,衙门最大的官包府尹也来了。

包府尹正值四十的不惑之年,他公正廉洁,秉公办案,铁面无私,不惧权贵。

京城权贵云集,世家大族的人犯罪的也不少,比他官大的给他施压,有钱的重金贿赂,他一概不买账,受到皇上的重用和百姓的爱戴。

包府尹拱手作揖,“下官参见厉王,参见护国将军!”

包府尹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下令把她们都带到官府审问调查。

“把人带走!”

官差上前抓人,各位小姐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二房的小姐都吓得尖叫抱在一起,喊着救命,“不要,我不要去衙门。”

“祖母救我。”

沈妙音哭得稀里哗啦,“大伯,大伯母,”

沈妙玲求救的目光看向沈远征夫妇,“爹,娘,救我!”

沈远征是武将,在军营里奖罚分明,而且现在这个情况也容不得他包庇,“包大人办案廉洁公正,要是你们没偷,他也不会为难你们。”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犯了错就该罚。

沈妙玲心下一凉,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只能向另一个人求救,“三哥,救我!”

沈隽舟不忍心让她有牢狱之灾,心下一狠,“沈柠霜,你的嫁妆是将军府的,就算要告也是我们将军府的事,与你无关!”

沈柠霜冷哼一声,“怎么就无关?房契田契上写着我的名字就是我的。不过既然是你们给的,你们也有处置权,将军府不追究,我也就算了。”

沈隽舟听到她这么容易松口,温润的俊脸上满是怒气,“沈柠霜,你故意的,故意等到事情闹大又逼我们做选择,你太恶毒了!”

沈柠霜也不生气,戏谑道,“对,我就是故意的!沈将军,做选择吧!”

沈妙玲和沈妙音自作孽,不可活,跟她有什么关系?

沈远征知道沈柠霜在逼他选择。

要是他选择不追究,这孩子就会怪他、怨他……

沈隽舟上前小声说道,“爹,不要追究,进了官府,妙玲的名声就毁了。”

陆娇轻扯了他的衣袖,对她摇摇头。

沈家是一个大家族,不止沈妙玲和沈妙音,还有其他同氏宗族的小姐,不得不为他们的名声考虑。

至于沈柠霜,他们今天欠她的,以后再慢慢弥补她。

陆娇一脸愧疚地看着女儿。

沈柠霜见他们犹豫不决,已经知道结果,也不想浪费时间等了,“包大人,嫁妆毕竟是将军府给的,他们不追究本王妃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算了,麻烦您白跑这一趟,非常抱歉!”

“厉王妃客气了,这是下官的职责所在,下官还有要事,下官就先走了。”包大人雷厉风行,告辞带人离开。

沈柠霜对萧承厉说道,“王爷,我们也走吧!”

今天闹成这样,回门宴也吃不成了。

无影推着轮椅。

沈柠霜去还斧头,萧承厉先上马车。

萧承厉坐着轮椅不方便上马车,无影和追命一人抓着一边轮椅,连人带轮椅带上马车,落地时轻如鸿毛,没发出一点声响。

沈柠霜为了感谢樵夫把他摊子前的柴都买了,吩咐后面的惊雷给钱。

樵夫惊恐不敢要钱,连忙摆手推辞,“不不不,不要,小的不能要!”

惊雷把二两银子塞给他,“给你就拿着,也不是白给,是买柴火的银子,公平买卖。”

他又看向一旁的铁手,“铁头,拿柴。”

铁手觉得叫铁头显得自己傻傻的,谁叫跟谁急,“你小子,我叫铁手不是什么铁头,你再乱叫,信不信我……揍你!”

说着就要上前揍他,惊雷拔腿就跑,还不忘回头喊道,“先把柴火带上。”

铁手停下追赶的脚步,又折回去把柴扛在左右肩膀又去追惊雷,“惊雷,你站住!”

小说《成亲后,病娇残王站起来抱了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