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留有白衣陈飘雪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陈留有白衣》 小说介绍

【权谋,庙堂,江湖,爱情】 大庆六百年,荒帝无道,建阿房,造广陵,饿殍遍地,天下不公。起义军四起,大庆崩,分四国,是乃陈留、大兴、南诏、上饶,四分天下。此后三百年,陈留独大,有独占天下之势。余三家密谋,以三十万联军,于函谷关外大战,被陈留异姓王陈矢悯击退。而十万陈留军,三千陈白衣,无一生还,陈矢悯力竭而亡。“白衣战神陈白衣”,余威镇南国门,退三座庙堂十八年。坊间传唱“陈留有白衣,焉能撼乾坤!”。书中主要讲述了:送郎殿内,一尊香火颇浓的塑像威武而立,只见那雕像手持银色长枪,身披甲胄,两眼有神,不怒自威,实乃一大将军!那将军之下,一案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而一老者正在祭拜!那老人鹤发童颜,举手投足间时间都好像停滞……

《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送郎殿内,一尊香火颇浓的塑像威武而立,只见那雕像手持银色长枪,身披甲胄,两眼有神,不怒自威,实乃一大将军!那将军之下,一案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而一老者正在祭拜!

那老人鹤发童颜,举手投足间时间都好像停滞了片刻,不待他起身,众人回过神来三柱香就已经高燃,而后落座,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木做的权杖。

陈飘雪只觉那雕塑与自己好像有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来不及细想,又被这老人震撼,饶是陈飘雪见多识广,但一天见到两位武功如此高深之人,也是感叹这龙雀巢的强大,什么时候九品以上的武者这么不值钱了?

"晚辈陈飘雪,见过族长!”陈飘雪微躬身,不卑不亢道。身后那喻言也是行礼,看来这位族长地位不简单,或者说这香火供奉之人不简单,要知道喻言连龙雀巢外那守护都不怕!

官毓儿好似没那么拘束,梨涡笑道:"族长爷爷!”飘雪也是惊愕,要知道她这位毓儿姐打小话就不多,而且在外人面前可是个高冷范儿,不过细细想来,这里可真的是官毓儿的家了,回到家自然不必那么拘束。

"毓儿,游子归家,还不看坐,奉茶。”

官毓儿笑道:"飘雪,夫人你们坐,我给你们沏茶。”

陈飘雪和喻言相邻坐下,不过在飘雪心中早已经是疑惑万千了,他有太多疑问了!

"果然是陈氏后人,一表人才,心性沉稳,难怪毓儿这丫头出了谷就回不来了!

陈飘雪,倒是不在意,对于这些事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他的心中只想知道这供奉的将军是谁?那句游子归家何意?这陈白衣三营为何都是十九八岁之人,又为何穿的是红甲,而不是白胄?

陈飘雪想起身,不料那老者却先道:"小友且先喝一喝这茶,对你的身体大有裨益!不急!你想知道的都会知道!

"毓儿,再给小友斟茶,喝满三碗!”不容陈飘雪说话,老者就已经满含笑意的说话了,那满面春风模样,实在是不知道让人从何拒绝!倒是那喻言在一旁搭话道:"雪儿,族长让你喝你就喝,还能害你不成。”

他这娘亲也是口无遮拦了,飘雪怎会不知道他的娘亲是想他多喝两杯啊!

说罢,也只好喝满三杯了!

"前辈,现在可以了吗?

"前辈,这第一件事我想问问陈家与龙雀巢的关系。”

老人顿了顿,捋了捋雪白的长须,有些沉重的说道:"这段历史,已经不知道尘封多久了!流传到我这一代,三百年了!”

"三百年前,还无如今这四大国,当时一统天下的是一个绵延了六百年的强大古国,史称大庆!然而,大庆国最后一个皇帝,一心求长生之道,为私欲广征天下民夫,建阿房,造广陵,竟然只是为了到传说中虚无缥缈的仙庭!”

"更可恨的是,居然想以亿万人命献祭!而当时我们所在的部落已经惨遭灭族之灾,部落为求生存,推举一位万夫不当之勇的勇士率领仅剩的三千老弱病残奋起反抗,那勇士就是你的先祖,飞雪梅花枪的主人,至于名字并无流传下来。”

"而那时,天下起义军纷纷揭竿而起,那位先祖也是遇到了如今陈留王朝的开朝皇帝,最终大庆在轰轰烈烈的起义军中四分五裂,天下四分,成为了如今的四大王国,那位先祖因为辅佐陈留开国皇帝建立王朝,赐姓陈,受陈国公,拜一品大将,万世荫蔽!奉命镇守南岭,也就是现在的南郡!”

陈飘雪胸中早已是波澜起伏,想不到陈家还有这样一段历史,只是这与现在的龙雀巢有什么关系?

那老者继续道:"陈国公为护陈留万世太平,换来人间安乐,建立了陈白衣军,而秘密将我族部落迁徙至龙雀巢,部落为报陈国公灭族之仇的大恩,深知太平不易,要想龙雀安稳,唯有护住陈留国,自此龙雀巢就成为了陈白衣军的来源!”

"陈国公生前曾立下规矩,陈白衣军认枪不认人,唯有陈氏后人能担当起匡护天下的责任,陈白衣军方能跟随其离开!否则宁愿天下重归战火,也不会再让族人陷入生死!这也是陈国公对自己部族的承诺。”

陈飘雪微微叹口气,说道:"所以前辈才会说,游子归家,按这样说其实我也是属于这个部落,因为先祖受封,才离开了这里。”

陈飘雪起身,对着那武将跪下一拜,虽然陈家祖训跪皇跪宗祠跪恩师,但这武将他跪得,而其按理说这才是陈家真正意义上的宗祠!

而后起身对着老人,微微躬身行礼道:"前辈,晚辈还有一事不明,先前见那龙雀巢内壮年男子妇女稀少,都是些老人妇孺和孩子,还有那陈白衣三营为何都是身着红甲?”

"这个,还是让毓儿丫头告诉你吧。”老人缓缓道,眼神好像有万千的悲哀之色。

毓儿行礼,眼神中若仔细看,已然是泪眼婆娑了。

"梅花庵里梅花香,送郎庙里送儿郎,莫说梅花不如酒,且喝三杯上战场。一杯盼儿勇杀敌,两杯盼儿早归家,三杯不回黄泉见。若是归家三杯茶,一洗清尘二洗心,三杯下肚是白衣。世人只知陈白衣,不知三千妻儿与空房。自此白衣穿红不穿白,为记江山染红床。”

"飘雪,这就是陈白衣后人,报国安家护太平,独留妻儿守空房!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死于战场上!”

说罢,毓儿早已经是泪眼婆娑,泣不成声,原来毓儿从小就没了爹娘!以前陈飘雪还在自责自己出生就无爹,他也曾经埋怨过,但现在他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多么幼稚!

陈飘雪轻轻抱住官毓儿,而后那声音些许虚弱却斩钉截铁,道:"世间太平我要,妻儿我也要,我陈飘雪偏不信忠孝两难全,以后不会再有妻儿独守空房了,更不会有陈白衣枉死他乡!我陈飘雪说到做到!”

此刻抱住毓儿无关儿女私情,而这誓言却是肺腑之言!

毓儿脸颊一红,止住了泪水。

小说《陈留有白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