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饵之下(白筱绕顾霰)小说最新章节

《香饵之下》 小说介绍

被继母坑害,逐出家门,她阴差阳错撩拨了纯情贵少。 “考虑去我家住吗?”顾霰顶着张大红脸,声线故作清淡,“我一个人住,家里只有一只猫,很安全。” 白筱绕:“不好意思,不需要。” 一个月后,她穿着他的衣服,被抵在他家客房床头,吻得七荤八素。 一年后,白筱绕回归豪门白家,把风花雪月抛诸脑后。 她拉着被角坐起来,和枕边清俊的“男公关”打商量:“你留个联系方式吧,嗯……给你打一点辛苦费。你叫什么?” “其实……”顾霰眼角唇边都是笑,“昨天我第一天出台,还没来得及取花名。”。书中主要讲述了:被继母坑害,逐出家门,她阴差阳错撩拨了纯情贵少。 “考虑去我家住吗?”顾霰顶着张大红脸,声线故作清淡,“我一个人住,家里只有一只猫,很安全。” 白筱绕:“不好意思,不需要。” 一个月后,她穿着他的衣服……

《香饵之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二姐在哪?”

“呵,”瞥见电梯里还有个陌生人,江瑛冷笑一声,只道,“你放心,她对诗妮还有别的用处,只要你乖乖的,我舍不得这么快动她。”

白筱绕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做的这些事情,总有一天爸爸知道了……”

“那老不死的,得了吧!”江瑛像是听到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夸张笑了两声,冷下脸吩咐保镖们,“送她回包间。”

如今的白家家主,重病缠身,根本没有余力管这些事情。

不然,也轮不到江瑛掌管大权。

顾霰默立一旁,直到白筱绕挪步,才跟着迈开长腿。

他长相清隽温和,江瑛只当他是风笙里的陪酒男,没有理会,看他竟一路跟着要进包间,才拦住人。

“我们这不需要不三不四的人伺候。”语气极尽嫌恶。

顾霰望进去,老总们抱着巧笑倩兮的女郎们笑得正欢。

“有人点的我。”他锁着白筱绕背影。

白筱绕刚坐下,一只锃亮的皮鞋立刻蹭过来,隔着她的裙摆无节奏地摩擦她的小腿,是江瑛要她陪的那位王总。

“白小姐,怎么去了那么久?”

她是借口上卫生间走的。

白筱绕捏着酒瓶,给他满上酒,笑意很淡,时刻做好把瓶子砸上那顶秃头的准备:“一点私事。”

“哦?”王总一脸的色眯眯。

她把杯子怼到他油腻的脸上,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更恶心。

王总爽快地接了酒杯,又贴着她耳边说了几句荤话,见白筱绕浑身都紧绷起来,满意地靠回靠背,同江瑛谈起生意上的事情来。

白筱绕侧头给王总布菜,冷不防感觉另一侧也坐下个人,惊了一跳。

草木清香混着淡淡酒味弥漫过来。

“你……”她拧眉环顾,包厢里的人都喝大了,忙着玩乐,暂时没有注意到他,“你来干什么?”

顾霰支着额角,扫视一张张陌生面孔,面容冷峻:“增长见闻。”

白筱绕一听,眉毛拧得更紧。

他要说是来帮她,她完全有理由劝他离开,可他偏偏不这么说。

“顾先生,我有办法脱身,”她还是劝,苦口婆心地,“你要是招惹上这些人,后患无穷。”

“你说的好像陷入麻烦里的是我,而不是你一样。”顾霰的目光落向她,她头顶发丝细软,在逆光里轻柔地晃着,他碾了碾手指,忍住摸上去的冲动,问,“你有什么办法?”

白筱绕嘴唇动了动,看了眼叉子上沾的榴莲,没说话。

沉默间,只听另一边的王总忽然惨嚎一声。

其他人忙问怎么了。

“我……突然……哎哟,肚子好痛!哎哟!”王总迭声叫着,抱着肚子滚下沙发。

白筱绕拢起裙子往旁边避,下一刻桌边的甜点和酒水哗啦啦地擦过她脚边,全都砸在王总肥硕的身子上。

白筱绕当然是故意的。

故意让他榴莲下酒胃痛,故意把这些东西摆在桌子边缘。

这局是江瑛组织的,见状腾地站起身,脸色惊慌:“王总!”

包厢里乱成一团,白筱绕眼看着王总惨白着脸被扶出去,嘴唇弯了弯,挑衅地看向江瑛。

她可以暂时屈服,但绝不会认输。

江瑛也明白了过来,毕竟白筱绕不是第一次坏她的事。

当即就把手里的杯子砸了过去:“白筱绕!白家养着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没心没肺的贱种,跟你那没了的妈……”

“闭嘴。”

酒杯磕在肩膀上,白筱绕没躲,半身白裙被红酒浸了个透,说话时纤薄的身板透着股寒意。

江瑛被斥得一呆。

白家前主母是这个家里的禁忌,要不是气急了,她也不会脱口而出。

但事已至此,可说不可说,都已经说了。

“怎么,戳到你痛处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白眼狼!”江瑛积怨已久,红着眼睛越说越起劲,“你以为我干什么养着你?要不是你这张脸,谁愿意养着你!让你来陪顿饭,还要千方百计地请,你当真以为你是金贵的大小姐……”

白筱绕咬着嘴唇,随手在桌上捡了个杯子,狠狠一敲!

一声脆响,碎碴四溅,她手里只剩下尖锐的玻璃。

江瑛的话打住了。

顾霰微微皱起眉头。

白筱绕拿玻璃尖比了比自己细弱的手腕,又比了比白皙的脖颈,声音很慢:“江瑛,你说得对,那我死在这里好不好?”甚至带了丝笑。

包厢里的其他人全都被吓住了。

江瑛是以远房亲戚的名义,介绍白筱绕过来的,多少是白家人,这要是出了人命……

江瑛也吓住了。

她可以欺负白筱绕,但白筱绕要是死在她手里,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那个……

一股力气攫住了白筱绕的手腕。

她用力一挣,整个身子都晃了几步,但那只手纹丝未动。

“你……”她瞪过去。

顾霰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把那只危险的碎杯子硬生生从她手里夺开。

“不怕死是好事。”他说。

她一次要撞墙,一次要以死相逼。

“但命只有一条,为这些人,”顾霰眼梢睨向江瑛,问,“值得吗?”

白筱绕眼看着他把杯子扔进垃圾桶,卸了力跌坐回沙发里,冷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她早就被江瑛赶出白家了,一无所有的人,有什么值不值得。

江瑛见她放弃自杀,喘了口大气,指着顾霰叫道:“把她绑起来!别让她再乱来!”

顾霰长身站在一片狼藉里,闻声侧首。

那眸色漆黑,江瑛被看得心里一怵。

不就是个陪酒的……

“白夫人,”顾霰声线冷淡,“还有在座的各位,我本以为你们来风笙是打算密谋什么。”

声音淬了冰似的,叫人一听就预感不详。

“看来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

“你是什么人?!”江瑛察觉不对,生出十分警惕质问。

顾霰没理她,吩咐包厢里全程安静如空气的陪酒女郎们:“珀雅的合作商私会白家确凿,在座姓甚名谁,全都如实上报给风镜笙。”

女郎们应声而去,包厢里的几个老板脸都白了。

珀雅集团是华国唯一能与诗妮比肩的香氛公司,而风镜笙不仅是珀雅现任董事长的义子,明面上的总经理,更是风笙背后的老板,这事雕安上下无人不晓。

江瑛之所以明知道,还特地约在这里谈生意,无非因为要谈的对象,本就和珀雅有联系。

“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只是恰好碰上,拼了个房……”

“唉,早知道就不来吃这个酒了!”

任他们如何地辩白和追悔莫及,顾霰已经拉着白筱绕出去了。

比起和江瑛对峙,白筱绕是愿意跟他走的,可顾霰的手指牢牢地圈着她,让她有种无处可逃的心悸感,走了一段,就一步都不肯动了。

“你是谁?”她满眼提防问。

小说《香饵之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