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大全疆徒(阿启石妮)_疆徒阿启石妮小说推荐完本

阿启石妮是都市小说《疆徒》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孟然白首”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少年的阿启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后,立足当下,追寻着心中向往的文学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愿意照将着整个世界。人生苦短,岿然若山,晨曦作图,融汗水为影,疆徒行者,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点击阅读全文

《疆徒》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孟然白首”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阿启石妮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疆徒》内容介绍:”……早上七点二十分的乌市,一个全新的环境。一连几天几夜的绿皮火车,终于是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之中到达。阿启和父亲,从座位上高高站起,一边遥望着车窗外的车站,一边伸手从火车顶端的货架上,搬着行李。二人相视一眼...

疆徒

精彩章节试读

嘟嘟……

迎声而来的绿皮火车,宣告着大西北到了。

“大家可以叫我阿启,别问我的家族,别问我的家庭,更别询问我的姓甚名谁。”

“我像是一个流浪者,独自行走在戈壁滩,沙漠的边缘。人性的底端,生命和精神的极端,彻底而茫然……”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更不清楚背负的压力如何自处?或者说,我还没有定性……”

“我扭曲,我执着,我桀骜不驯,我坚强亦内心强大。”

“我可能是一个心理专家,情感专家,更可能是一位演员;演绎着现实社会中的那种,失足青年……”

“后来,我悟了。”

“也可以说,悟到了自己,悟到了生活、社会、家庭与我不可分割的关系。”

“我沉默,我彻夜不眠,我思考,我寻找能够超脱世俗的解释,最终……”

“等于是,没悟。”

“那便将一切都交给,当下的生活。”

……

早上七点二十分的乌市,一个全新的环境。

一连几天几夜的绿皮火车,终于是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之中到达。

阿启和父亲,从座位上高高站起,一边遥望着车窗外的车站,一边伸手从火车顶端的货架上,搬着行李。

二人相视一眼。

“启,别忘了把书包拿下来。”

父亲的声音在人行过道之中传递,道窄人涌,却也清晰可闻。

“知道。”

阿启回答了一声,偶尔有人朝着他的方向扫了一眼,他心无旁骛伸手拿起包,并背在了自己的背上,站定过道前。

然后弯腰,从座位底下拉出一个绳子绑着的箱子。

箱子里,有父亲临行前放进去的几十条毛巾,还有茶叶,几件衣物。

都是村子的红白喜事,结婚生子,得娃娃,随份子所得。

久而久之,人情六份,便积攒下来一堆厚厚的毛巾。

人情如毛巾,拭脸可知。涩如粗布,暖若鹅毛雪。得之可行,失之不幸。得失,不足与外人道,是君子。

整天挂于嘴边,便如虎狼,农夫与蛇,虚与委咦之辈易矛盾丛生。

是君子,当以自强不息。

……

茶叶,是自家产的。带了十几斤,应大老表的邀请,初次来新疆,本是备的自家饮用。

却听得驴老表说帮忙卖,让带二十斤。

阿启和父亲二人生产后,和母亲商量决定带十几斤过来。

原因很简单,表嫂说他爱喝酒,爱面子,都送给别人了,基本上要不回来钱,言语之中意思还让带差一点的茶叶。

普通的茶农,生活不易。为表心意,哪怕是送也愿意。

十几年来苦与累,一朝得计风云吐。

大老表,就是这样一个人,用老家话说。

曾经,狗头上顶不起四两油,穷的叮当响。

没钱,没衣。光屁股裤子穿身,也要酒肉穿肠过,片甲不留身,田沟里醉倒,不扰家长,不睦兄弟。老婆孩子,犁田打坝,泪眼婆娑不见,日妈道娘常有。

终于有一日,骑着一辆破二八自行车,求到父亲来借钱度日。

父亲慷慨,母亲心善。一千元打发,吃喝包带。逢年过节,牛、马、驴、骡、挨个不能错过,况且还有子孙……

就这样,父母的一生,轮回在人情,冷暖,自我苛刻之中。

四通八达的车站,公交、出租、人行通道上挤满了人群。

5月初的乌鲁木齐略显得冷清,冬天刚过,春天刚来。

阳光显得有些干燥,父子二人出了车站。

东西出口各呈一边。

阿启,背着背包,提着箱子;父亲背着一个有些年头的大背包,还是牛仔布袋的那种。

约莫是90年代父亲在云南卖菜做生意留下的,很大很结实,装的满满一包。

手里提着一个用蛇皮袋子剪成的袋子,扫一眼是那种装米的袋子,皮质柔韧可提重物。

装了一些衣物,吃喝的东西都基本不剩下什么了。

两个人临行前,母亲给装的泡面,火腿,几瓶啤酒面包,鸭蛋之类的。

现在还剩下两瓶,老家自己种的芝麻榨出来的小磨香油。

满满两壶,封闭甚严。就是怕车上不小心哪里给蹭漏了,很贵,很香,很纯且真。

一路随着出站口,向北走去。

阿启和父亲的脸上看不出有多少表情。

恐怕,对于阿启来说,这是一趟不回家的路。

对于父亲,更多的是无奈和落寞,几十年不曾出过远门了。

当年云南做生意,为了孩子回到老家守着一亩三分地。早已经是,与时代相脱节,于人性的了解还停留在他们那个淳朴的年代。

出了站口,阿启给驴老表打了一个电话。

他美其言,女儿涂冕来接。

阿启和父亲回绝。

他退而求其次为打车,很近,十块钱就到。

结果一问之下,没有车愿意十块,最低三十。

阿启拉着父亲在车站转了一圈,等在公交车站来回看了一圈了,拦不着车,就只能寻着他给的地址,终于坐上了304路公交车。

拖着重重的行李,四站下车。

却在下车地点来回走了半个小时,发现错误。

父亲倔强的眼神,显露出不太愉快地表情。

阿启,只能硬着头皮,仔细寻找。

终于他找对了方向,拖着大箱子,前方奋力而去。父亲在后,六十多岁的年纪,焉有何求?

这便是阿启心中永远不可描述的情景,一切皆因我。

走了十几分钟,驴老表在路口红绿灯前,慢步而来;穿的邋里邋遢,踢踏着他有些没洗干净,甚至可能没洗过的拖鞋。朗声道:

“咋,走哪去了没?我等半天,你们坐的啥车过来的?坐的527吗?”

“从那边走过来的,还怪远的耶。”

父亲一边答话,面露笑容。

可谓陌生的城市,遇见自己人,哪一位老一辈不倍感亲切?

驴老表接过箱子,往肩上一扛,在前而去。

嘴里絮絮叨叨。

“坐哪去了?你直接坐……哪哪趟车直接就到门口了。”

说的云里雾绕,阿启没听明白,两耳充闻而过,只因表述的不清不楚。

走进张家庄一巷,阿启一楞,父亲略有些意外。

一张带有这几个字的牌子挂在门前,两边摆满了竹竿。

酒香不知巷子深的感觉,曲径通幽的过道上被驴老表堆满杂乱的工具,走进里面再下下一层楼梯。

“地下室一层,冬暖夏凉。”

“冬天暖气,越冷他们越开的大,直接冒汗,一点也不冷。”

驴老表嘴里说着,手一指就在隔壁,一个隔间,两户。

“一个不长住,另一个就是咱们了。”

表嫂在隔壁清理着什么东西,门口一堆破铜烂铁,堆得乱七八糟。

“五姑父。”

她声音很大的叫了一声。

“昂,我们来了啊石妮,麻烦你们。”

他笑着回答,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阿启通过面部表情并不觉得她很欢迎,甚至略觉得不太高兴的感觉。

“隔间可以做饭,但是不能用煤气。社区管理的比较严格,怕煤气不安全,都不让用。”

“啊,不让用煤气是不?那你们平时吃饭咋弄的?”

表嫂的话让父亲忍不住追问。

“我们也是,拿个电磁炉做饭?”

“那得用多少电耶?”父亲继续问。

“那个,他这房租便宜,你们这个还得劲些,比我们的还便宜一百多。平时我们用的也就几百块钱,这也没办法,都是这样的。”

表嫂说着,回去清理了一些锅碗瓢勺往隔间桌子上一放。

“姑父,你们坐车上人多不?这段时间应该人少,你们先休息一下。”

阿启道:“哪里人少,也不少。”

“嗯,谁说啊?我们以前这个时候坐硬座人少得很,晚上一个人睡几个空位。”

表嫂表情意外,一边把锅具什么的堆放。

“哦,那不知道我们一直都是满员。就一晚上我爸还睡了一会。”

“嗯,那你们是先休息不,姑父?”

表嫂继续发问。

“没事,我都不困。你们今天没干活啊?”父亲问道。

“他去哩,还没干完。”

“呦,那行,下午还去不?我跟小驴去看下。”

“哈哈,那行姑父下午咱两个先去看一看,让你看看新疆咱们咋干的。”

驴老表一边扁着手来回走着,一边过来搭话。

表嫂送来被罩,垫单,原本给准备的两床被子。

房间内,目测8平。一张宽床,一个老式简易柜子。

阿启和父亲往外拿东西,将箱子打开。

“石妮,这是给你们弄的茶叶,放你那。”

“嗯,不,先都放在你房间里,回头再说,你指望他都给你弄没了。”

说着,阿启询问:“表嫂,有没有扫帚扫地的东西?”

表嫂道:“那,外面有。”

……

不一会儿,老表跟父亲离开了。去往干活的地方,阿启开始打扫屋子。

清开破烂不堪的桌子,老式的墙皮遮挡布重新挂上。

将柜子清理干净后,一件一件挂好,将被子套上被罩,垫上床单。

找来拖把,从前到后,隔间死角全部清理一遍,这才满意。

表嫂送来一个风扇和一些小东西后离开了。

面对着四圈都是墙,双层隔断的屋子里。

老式的玻璃窗户有两层,门是木板做的,简易的不能再简易。

不过八平方,一朝栖息地。

扫一屋且不满意,如何扫得人生一辈子的污尘?

阿启沉沉的睡去……

小说《疆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