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年少的光芒林墨涵苏瑞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年少的光芒》 小说介绍

他是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童年回忆,多年以后的遇见,却不是想象中的模样。 他依然是小时候默默守在她身边的他,可她又会如何抉择? 青春时期的友谊弥足珍贵,年少的那些时光也让人难忘,多年以后,她们早已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一场意外,让他们改变了原本生活的轨迹。 如果时光能重来,她不后悔遇见过他。。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童年回忆,多年以后的遇见,却不是想象中的模样。 他依然是小时候默默守在她身边的他,可她又会如何抉择? 青春时期的友谊弥足珍贵,年少的那些时光也让人难忘,多年以后,她们早已不再……

《你是年少的光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青春是一场不期而遇的相遇,也是一场悄无声息的别离。

那些流逝的时光再也不会回去,那些曾经在一起的人,也终究会散落,再也不见。

夏日的烈阳穿过大气层,照在大地上,照在学校的操场上,这时可以看到有学生陆陆续续的在操场上走着。

闷热湿透了林墨涵的衣衫,刚上完体育课的她满头大汗,还好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

“别碰我,别碰我,热死了。”林墨涵打掉了蒋清雨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又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汗珠,甩了甩湿漉漉的手,左手提起锁骨位置的衣领抖了抖,并用右手给自己扇着风,试图想让自己稍微凉快一点。

蒋清雨收回了手,也用右手边给自己扇着风边笑着说道:“热啊,热啊,真的是太热了,这体育课上的可真是热的够呛,大热的天,这鬼天气真真的是一点风都没有,现在要是有一根冰棍吃,那可太棒了,后悔,下次体育课出来,我们一定要带水,今天出来的匆忙,去上了个厕所,结果水也没时间去买。”

话音刚落,蒋清雨一低头,竟然看到一根冰棍,还有,还有一只男生的手,这手长的比女生的手还白,周围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她回头,面前的男生离自己竟然这么近,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照在他洁白的校服上,眼睛所到之处,是他白色的衬衫的领口,竟漏出比女生还白皙的锁骨,还有喉结,下巴,抬头,对上了那金丝边眼镜下狭长的眼睛。她慌乱的往后退了两步,“范晓轩,你是鬼啊。”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冰棍,“你哪来的冰棍?”

范晓轩推了推镜框,把冰棍递给蒋清雨,蒋清雨接了过去,当场就开吃了,他又从左手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根递给林墨涵,林墨涵微笑道;“谢谢。”然后接过冰棍小口吃了起来。

范晓轩站在蒋清雨身边道;“我这节体育课没上,语文老师叫我过去帮她合一下分,我想着外面天气这么热,你又没带水,而且平时又喜欢吃冰棍,我就去商店给你买了一根,又想着你们两应该在一起,就买了两根。”

蒋清雨道;“你小子不错,还算你有良心。”

林墨涵吃完冰棍,一低头才发现,完了,她赶紧把两只胳膊交叉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越走越慢,眼看蒋清雨和范晓轩说说笑笑的已经走自己前面去了,她也没心情管,她现在一心想着自己的胸口湿了一小块该怎么办,天气实在太热,又上了一节体育课,弄得出了一身汗,衣服虽然湿的不算很多,但是校服是白色的短袖,不仔细看倒是没什么,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她粉色的小内,这可太丢脸了,也不知道刚才范晓轩看到了没。也许人家就没看,哎,不能想,不能想,真是越想越尴尬,就当他没看到好了。

前面有个垃圾箱,林墨涵顺手将自己手里的垃圾扔了进去,慢悠悠的往学校外面走着。

“墨涵。”

是吴昊宇的声音,林墨涵眉头一皱,心想这下完蛋了。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缓缓转过头去道:“干嘛。”

蒋清雨三步一回头的看林墨涵怪怪的,也没多想,就转头跑到林墨涵面前,一把把林墨涵抱住小声在她耳边道:“你怎么了,看你怪怪的。”

林墨涵也红着脸,贴着蒋清雨耳边小声道:“我,我衣服湿了,你别告诉别人。”

蒋清雨道:“知道了,我一会让范晓轩先走。”

吴昊宇见这两人奇奇怪怪的,平时林墨涵是内向一些,但是从来也没有这样扭扭捏捏过,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于是说道:“这么大热的天你们两还抱在一起,不嫌热吗?有啥话还要悄悄悄在这抱着说,奇奇怪怪。”

吴昊宇推着自行车又走近点说道:“墨涵,你看我昨天刚让我爸给我买的自行车,拉风不,我刚叫你是想着这么大热的天,你不如坐我的自行车,哥送你回去,坐你哥我的车,总比你自己走回去的凉快。”

林墨涵特别感动这个时候蒋清雨过来抱着她,但是热也是真的,而且感觉身上的汗还越流越多了,这下更完蛋了,她只想祈求吴昊宇这个碍人精早点走,蒋清雨虽然和她一同岁,但是足足比她高了大半个头,她把脑袋稍微往左边偏了偏,漏出额头和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吴昊宇道:“大哥,谢谢你,但是真不用了,我和小雨家离得近,我们一起走回去就好了。”

吴昊宇着实被她这样子给逗笑了,说实话,吴昊宇笑起来是真的好看,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每次看到都会让人心里暖暖的,哪怕心里非常难过,但是只要看到他的笑容,立马就没有了忧愁。吴昊宇修长白皙的手撑了一下下巴,然后又扶回到车把上,笑道:“你个小可爱,你们两大热天的也不知道在这抱着干嘛,你们女生的世界我是真的不懂,不管你们了,那哥这会就先走了,下次再带你。”说完冲着范晓轩笑着摆了摆手,便骑车走了。

不远处还站着一头雾水的范晓轩,蒋清雨道:“你也先回去吧,我们下次在一起。”

范晓轩一向对蒋清雨的话言听计从,说:“好,那我就先走了。”

蒋清雨和林墨涵看他们两走远了,两个人赶紧分开用双手使劲扇着风,希望能凉快一点。

蒋清雨道:“天呐,热死了,热死了,还是你姐们我仗义吧,吴昊宇这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弄个破自行车来显摆,想把老娘我热死还是咋地,还好快到便利店了,我们快走快走,我要赶紧买个冰激凌降降温。”

林墨涵道:“雨姐今日的大恩大德,小妹我改日再报。”

说着两个人笑成一片往便利店门口走去,林墨涵在附近找了棵路边的大树,站在树下,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刚说完只见从便利店门口走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男生,这个男生,是她小时候的玩伴,苏瑞锦。她记得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了,自从小学毕业以后,她们家搬进了城里,从此就再没有联系过,直到一年前,来这里上高中,在便利店里,再次见到了他,他的脸还是和小时候没有多大变化,他小时候长的就特别好看,好看的像个瓷娃娃,现在只是长大了,脸上少了份以前的稚气,却多了一份忧郁,但依旧那么好看。

她知道,他肯定认不出她来了,因为这些年她的变化太大了,她看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都觉得不像是同一个人,她和小时候长相差的实在是太大了,她小时候长得又黑又瘦,还是个大饼脸,和她现在白皙精致的瓜子脸相比,真的判若两人。

她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都会在这家便利店买一瓶草莓味的酸奶,每次见他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紧张,他偶尔会微笑着和她说几句话,她每次都仓促的回完,转身赶紧溜走,她每天都盼望着他能想起她,但是她又怕他想起她,这会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她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后就是垃圾桶,于是赶紧往旁边移了两步。

苏瑞锦看着眼前的女生,白皙的皮肤略微泛点红,似乎在躲着他,她局促不安的样子莫名的惹人怜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来店里买东西的女生很多,可是就是对她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个女孩子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每次看到她都会让人移不开眼,总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会看她一直捂着胸口,还有略微湿了的校服,他立马想到了些什么。

他利落的扔了垃圾,又拍了拍手,向林墨涵靠近了两步。

林墨涵看到苏瑞锦向她走了过来,她本能的又往旁边移了移。

他本来想跟她说,把自己的外套借给她,但是他想她肯定会很尴尬,以她的性格应该不会接受,还会转身就跑了吧,于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抱歉,吓着你了,我先走了。”说着转身快速跑回了店里。

“小涵,我买完雪糕了,我们走吧。”蒋清雨手里多了件白色的外套,看着不像是女孩子的。

蒋清雨走过来将外套和冰棍递在了林墨涵手里,“这是刚那个小哥的衣服,你用完了可要记得还给人家,他刚进去特意交待我把外套借你的,奇了怪了,你和他认识吗?他为什么这么关心你。”

林墨涵的脸更红了,可是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回家也还要一段距离,便把外套抱在了胸前。想了想刚才苏瑞锦并没有直接问她需不需要外套,而是直接给了蒋清雨,原来他还和小时候一样细心。

记得她五岁那年,和唐晓一起玩打卡游戏,她都是把卡随手放在一个地方,但是唐晓每次都会把她的卡又拿走,重新放在凹凸不平的地上,所以每次唐晓都会把她的卡打翻收走,她好不容易攒了五毛钱买的十张卡,也都被唐晓赢完了。

她明明知道唐晓故意要赢走她的卡,也明明知道唐晓做了手脚,可她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唐晓是个小太妹,她生怕唐晓报复她。

这一幕被路过的苏瑞锦看到了,苏瑞锦看到不开心的她,说:“以后不要和她玩不就好了,不如,我借你十张卡,我们俩一起玩,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当然,最后苏瑞锦故意输给了她,她赢了苏瑞锦二十张卡,她也知道苏瑞锦是故意输给她的,于是她最后还是把赢的卡还给了苏瑞锦,但心情却好了很多,她还的时候多看了两眼一张卡片上的皮卡丘,但是这一眼却没有逃过苏瑞锦的眼睛,苏瑞锦把那二十张卡拿在手里看了看,挑出了那张皮卡丘递给她,说到:“看你长得像这只皮卡丘,既然这二十张卡你不想要,这只皮卡丘你就收下吧。”

她当时终究没能抵住那张皮卡丘的诱惑,手不自觉的伸了出去,把那张皮卡丘装进了口袋,其实那只皮卡丘,一直到现在都在她的钱包里。

林墨涵回过神来道“哎呀,你别多想了,我不是和你一样,也是来便利店买东西才碰到他,怎么会和他认识呢。”

蒋清雨道:“也是,不过我们班吴昊宇你不考虑一下吗?有一说一他是真帅啊,又是学霸,都追你一个学期了,也没见你对人家有所表示,林墨涵,认识你这么多年,我还真搞不懂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生,你以前说未成年不谈,你还真不谈啊。

林墨涵道:“这话题我们就别聊了,不到大学我是不会谈恋爱的,谁都不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从小她说一,我可不敢做二,再说了,谈恋爱也耽误学习,我们都高二了,明年高三就更没心思想这些了。”

蒋清雨道:“行行,不说了,反正一时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

林墨涵回到家里,把外套放在沙发上,又坐了下来,拿起外套闻了闻,刚才在蒋清雨面前,她没敢闻,这个时候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原来这么多年了,他身上的味道还是一样那么好闻,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闻起来有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也许,这是他妈妈喜欢栀子花的原因吧,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有变过。

记得小时候去他家里,他家的窗台上,摆满了栀子花,香气怡人,他妈妈穿着纯白色的碎花裙子,站在那些花前给花浇水,她看我们进来,放下水壶,转过身来温柔的微笑着说:“小墨来了,坐吧。”她到现在回想起他妈妈当初的那个微笑,都觉得特别美好,他妈妈是她从小到大见过的美人里最美的一个……

但是听她妈妈说,后来他妈妈和有钱人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但是也不怪他妈妈,因为他爸整日酗酒,对他妈妈非打即骂……

她小时候一度羡慕苏瑞锦有那么温柔的妈妈,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美丽的女子,还会被他爸爸家暴。

苏瑞锦小时候成绩特别好,但是现在,也许他已经没上学了吧。

林墨涵把衣服放回了沙发上,这个时候,她看到衣服的口袋里掉出了一枚小巧的发卡,粉粉嫩嫩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稍微有一丝的失落,她从地上把发卡捡了起来,仔细看了看,上面是一只很可爱的粉色小熊,还镶着亮闪闪的水晶,她想,果然他这么好看的男生,身边一定不缺女朋友吧,但是还借外套给她,这要是被他女朋友知道了,一定会生气,想着就赶紧把发卡装了回去,然后把外套随意一扔,就去卧室换衣服了。

小说《你是年少的光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