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无奇驸马爷周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平平无奇驸马爷》 小说介绍

周浩,一个平平无奇的浙江大学理工科学霸,平平无奇的一场车祸后带着平平无奇的系统穿越到了大唐,成为了平平无奇的地主老爷。原本想着就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平平无奇咸鱼到死得了,不曾想遇到一个平平无奇的粮商以后,一切都变了。书中主要讲述了:周浩,一个平平无奇的浙江大学理工科学霸,平平无奇的一场车祸后带着平平无奇的系统穿越到了大唐,成为了平平无奇的地主老爷。原本想着就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平平无奇咸鱼到死得了,不曾想遇到一个平平无奇的粮商以……

《平平无奇驸马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从周浩打开了山洞中铁门那一刻开始,李世民跟房玄龄两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逐渐崩塌了,铁门打开后看到的是一个长宽各四五丈的平台,平台边缘围着木栏,木栏中间有两个木门,上面分别写着“客梯-核载十人”“货梯-最大载重1000斤”。门上写着客梯货梯,可李世民并没有看到有梯子,前面只有一个20来丈深的大坑,里面还有不少人,看着几乎都是青壮,男女皆有,一个由一根根大腿粗细的铁柱构成的巨大架子立着,从那大坑底部一直延伸到这山洞上面,也就是李世民房玄龄所在平台的上面约三丈高,架子的顶上还放着十数个轮子,大的如马车车轮一般大,小的也有脸盆大小,还挂着一根根手臂粗细的铁链子。

李世民亲眼看着这个叫周浩的小子从墙上的一个挂着的铁盒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方方的顶上带角的物件,对着那黑色东西喊了一声“洞八洞八我是洞妖,把下面客梯升上来,听到请回答欧哇!”然后那东西里传出来“洞妖洞妖,洞八收到欧哇”的声音。这老李活了近三十来岁,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前面这个小子分明叫周浩,为什么要叫洞妖?也没明白这个叫洞八的黑色物件是何物,只知道这周小子喊完后架子顶上的几个轮子就转了起来,其中四条铁链子也乒乒乓乓在动,过了约摸半刻钟,那轮子跟铁链就把一个两丈见方的箱子拉了上来,箱子的边角各有几个小小的轮子,整个箱子刚好卡在了这个大架子中间,面对着平台这边还有个门!李世民跟房玄龄二人就在战战兢兢中跟着周浩上了那带门的铁箱子,然后关上门缓缓下降!降了不知道多少,箱子停在了中间一个写了粮仓的平台上,然后跟着下了箱子。下来的时候二人腿都是软的。

李世民房玄龄两人下了箱子以后就跟在周浩后面进了平台上的甬道,拐了个弯停在一个铁门前,铁门上有个小窗口!只见那周浩轻轻敲了敲门,便从那窗口中探出一个名叫仓管员的女人开了门。

这仓管员开门之后,整个粮仓也就暴露在了李世民房玄龄眼中。只见整个粮仓高约三四丈,面积跟太极殿前的小广场差不多,里面有四个很大的水池,通体用那种叫水泥的浇筑而成,水池中堆积着四种粮食,分别是稻米,土豆,玉米,还有一个池子里的红红的像石块一样的李世民并没有见过,放在这粮仓之中想来也是粮食。

李世民跟房玄龄被这满仓的粮食震惊了个外焦里嫩,呆呆望着那四座粮山如同疯魔了一样两个人抱在一起嘴里不停的念叨“粮食,有救了”什么的。这画面太美,周浩实在没眼继续看一下去,跟粮仓管理员陈姐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也难怪李世民会这样如此激动,去年登基到现在,又是渭水之耻,又是旱灾的!内忧外患,加上关于他杀兄弑弟的各种传闻满天飞,老李压力也大啊!不管哪个朝代,顶流总是不好当啊。

李世民跟房玄龄二人整整又哭又笑癫狂了一刻多钟,连周浩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良久,李世民才想起来正事,盯着这整仓粮食眼睛微眯:“房爱卿,你以为这周浩如何?朕怎么觉得这一切如梦一般?这粮食就这么解决了?莫不是这周浩乃神仙中人,下凡来相助于朕,救着关中千万的黎民百姓?你看这满仓的粮食,还有我们方才下来坐的那个箱子,还有上面山洞里那扇按一下自己会开的门和那个叫洞八的会说话的物件,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朕感觉不是凡间之物啊!”

房玄龄听李世民所言,也是眉头皱起,沉思了一会道:“陛下,臣以为这周东家或许是墨家农家传人,臣从进这山洞开始所见所闻皆匪夷所思,哪怕这小小的一个庄子却有这满仓库几百万斤的粮食,还有那亩产几千斤的粮食亦是不可思议。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不是当世所有。所以,臣大胆猜测,这周小郎君或是墨家农家传人,更有甚者,可能这整个周家庄之人都是秦汉时期那诸子百家之遗民也未可知。”

李世民听了房玄龄的话,也是深以为然,点了点头道:“或许吧,总而言之出来一趟找到了这些足以让关中万千灾民吃上半年的粮食,也是好事,朕现在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明日回长安派人把这些粮食运回去,这旱灾也就妥妥的了。走,房卿,随朕去找那名叫仓管员的娘子,将这些粮食清点登记造册,然后再去周小子院中蹭饭,方才吃饭之时朕都没吃几口,全被你这老不羞吃进肚了。还有那坛酒,那可是茅台酒肆卖的茅台啊,朕就喝了那么一小碗,全被你这老不羞喝了啊。”

李世民想起下午那一桌好酒好菜,自己都没尝出味来就被房玄龄这饭桶吃了个干净,不免气结,对着房玄龄一阵数落,说的房老头也是讪笑两声跑来找仓管员去了……

小说《平平无奇驸马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