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从小吏到宰臣全本免费阅读,张贤烨王婉小说全文

《大汉:从小吏到宰臣》 小说介绍

AI系统+魅惑妲己+娘子军团+腹黑+权谋+热血 西汉末年爆发绿林、赤眉起义,地皇三年(公元22年)汉皇后裔刘縯、刘秀兄弟在南阳郡舂陵乡起兵,号舂陵义军,称柱天都部。 张贤烨,本是乡里小吏,负责稽查盗贼,艰难度日。不想时来运转,结识官贵人,得湖阳县尉赏识,一路高升... 此时舂陵义军势头正盛,进击长聚,攻克唐子乡,兵锋直指,所向披靡! 眼看湖阳城告急,张贤烨组建清一色“娘子军”,与汉军几次交手后,决定投奔刘縯兄弟,被倚为左辅右弼。 拔昆阳,下宛城,定河北,安山东,得陇望蜀直到天下一统,他运筹帷幄,厥功至伟。 张贤烨,从一介微吏到大汉宰臣的第一人!。书中主要讲述了:AI系统+魅惑妲己+娘子军团+腹黑+权谋+热血 西汉末年爆发绿林、赤眉起义,地皇三年(公元22年)汉皇后裔刘縯、刘秀兄弟在南阳郡舂陵乡起兵,号舂陵义军,称柱天都部。 张贤烨,本是乡里小吏,负责稽查盗贼……

《大汉:从小吏到宰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大新地皇二年,即公元21年,王莽称帝后第13年。

南阳郡湖阳县,唐子乡。

乡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月1次大集,每3-5天1次小集。

今日便是乡里小集,来自各村乡民,肩挑担扛自己家种养的果蔬、鸡鸭等,占着街道两边,做着摊贩生意。

只听有人吆喝:“新鲜萝卜白菜,红烧清蒸都美味。过来看一看,不买不要钱。”

旁边卖鱼的不高兴了:“我说赵四你别瞎嚷嚷行不行?你萝卜白菜给我红烧清蒸看看!”

“你这人还...还较真呢,我不...给点噱头,怎么吸引买家?”那人有些口吃道。

卖鱼的懒得理会,见面前走来一个公差打扮的年轻人,便招呼道:“买点鱼,清蒸或红烧都好吃。”

“不买,谢谢。”年轻人叫张贤烨,是乡里小吏,正职游徼,负责治安巡逻,缉捕盗贼。

张贤烨其实也想吃鱼,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开荤了。

前世最爱妈妈做的糖醋鲤鱼,入口鲜滑美味,令人回味啊。

后来考了个厨师证,也学人家做烤鱼,结果血本无归,还欠了不少外债。

张贤烨直叹命苦,这一世又要挨穷咯!

此时的他囊中羞涩,别说吃鱼,不搞点外快,马上就得断粮了。

他这个小小乡吏,不同于后世在编在岗的公职人员,工资待遇由财政供应。而他呢,全靠老爷们赏饭吃,现在世道变乱了,官老爷给的饭碗也快保不住。

为了生计,张贤烨得到处找门路,因此游荡在大街小巷,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

低头想着心事,不想一个人影正撞在他怀里。

睁眼看时,这人长得身材矮小,贼眉鼠眼,此刻显得很慌张。

张贤烨正打算呵斥他两句,只见悦来客栈的王老板边跑,边喊:“抓贼,抓贼啊!”

机会来了!

“小贼往哪儿跑?”张贤烨随手捡起一根大白萝卜,说起来快准狠,正好击中那人身上穴位,使他动弹不得。

这点穴的功夫名唤葵花点穴手,讲究力道和技巧并用,得益于系统大大的新手奖励。

张贤烨身长八尺六寸,长得俊秀倜傥,一表人才,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贼人。

一把夺过小贼手里的布包,打开一看,里面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把张贤烨看傻眼了。

做梦都没见过这么多银两!

“原来是郎君啊,这包银子是我的,还请你物归原主。”王老板身体虚胖,才跑了几步,气喘吁吁地说。

“我说王老板,你怎么睁眼说瞎话,这银子又没写你的名字,你说是你的就是了?那我还说是我的了!”张贤烨真的心动了,就想据为己有。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我亲眼看见这小贼,从我店里拿走的包裹,怎能有假?”王老板气得想骂娘,也就碍于张贤烨公职身份,招惹不起。

“小子,你想脱罪配合我,要不然送你蹲大狱。”计上心头,张贤烨紧贴那贼人耳边,低声说道。

小贼唯唯诺诺,不敢声张。

“你说是你的,对不对?”张贤烨明知故问。

王老板一口咬定:“千真万确!”

“那好,我既然是乡里的游徼,那就得负责到底。”张贤烨说得正气凛然,心里却一直盘算,怎么占有这笔天降财富。

他粗略数了数,足足二十两纹银!

这是什么概念?

够一个寻常三口之家,三五年的日常开销啊。

有了这笔钱,张贤烨可以去喝花酒,泡妹子,别提多爽了。

吃进肚里的肥肉,想让老子吐出来,我呸!张贤烨心里算计道。

王老板看张贤烨脸色阴晴不定,只好陪笑道:“郎君,你帮我抓到贼人,我王某人感激不尽,要不这样,我请你吃一顿大餐?”

我就随口说说,千万别当真。王老板也是个阴阳人。

“那多不好意思。”张贤烨言外之意,你这顿大餐,我吃定了!

“应该的。郎君自上任以来,为乡里和谐稳定,办了不少实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王老板这话说到张贤烨心坎上,但看了看手中包裹,在怀里紧了紧,更加不舍得交出去。

话虽好听,没有钱财来得更实在。

王老板脸上肉疼,心想:这小子怎么就软硬不吃?

“我看这样,银两是他偷的吧?我问问他,然后请左邻右舍做个见证,倘若这包裹是王老爷的,我立马奉还,如若不是,我便上交就是。”张贤烨此话一出,街上小摊小贩以及行人都围了上来。

“张郎真是个厚道人!”

“平时就对邻里乡亲挺照顾的。”

“我家的鸡就是他找回来的。”

“我家的牛发瘟,也是多亏了张郎帮忙。”

大伙儿纷纷称是!

对张贤烨人品赞不绝口。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我问你,你认不认识王老板?”张贤烨开始审讯小偷。

小贼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分明还是涉世未深的孩子,张贤烨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世道,逼良为娼!

十几岁的小孩,误入歧途,肯定有家庭及社会根源。

张贤烨这么揣测。

“我叫王渊,本乡人。”小贼说着,看了一眼王老板说:“我不认识他,这包银子是我地上捡的...”

王老板一听,气得差点抬腿往他身上踹,被张贤烨劝住。

“我说老王,你这就不对了,非要诬告人家小王偷你东西,你有甚话说?”

“你们是不是一伙的?”王老板半眯着小眼睛问道。

“老王你可不能污蔑好人,我身世清白,怎么会干这种勾当?”张贤烨矢口否认道。

“那你为何处处包庇贼人,替他开脱?”王老板步步紧逼。

“乡亲们呐,你们为我说句公道话...”张贤烨求助围观群众。

“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怎么会说谎呢?”

“而且,我们相信张郎的为人。”

“他不会欺负人的!”

“他办事向来公道,没话说。”

吃瓜群众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

都觉得张贤烨没错。

王老板一看这哪成,直接祭出杀手锏:“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亲娘舅乃是湖阳县尉,你一个小小的乡吏,与我为难,能有你好果子吃?”

湖阳县尉,正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上官。

张贤烨心惊踢到铁板了,但面上不能表现出慌张。

“原来是自家人,真是不打不相识。”不得不说这厮脸皮真厚,变脸真快!

“自家人?”王老板有些疑惑。

这唱哪一出?

一个小吏还能有更大背景?

“前些日子,县尉老爷还吩咐我多多照看一二,你看我这记性。”张贤烨开始胡诌道。

说的有鼻子有眼,由不得老王不信。

“那我的银子?”王老板有些期许地问道。

“小贼我最后问你一遍,这包裹是怎么来的?老实交代,要不然大刑伺候!”张贤烨佯作生气地问。

“我,我从他店铺顺手牵羊...”王渊只好坦白。

“我把你这个小东西,挨千刀的!”王老板怒气冲冲,给了小贼一脚。

“东西物归原主,没啥事的话,我带人先走。”张贤烨说着,给王渊解了穴道。

终归有些心虚,趁老王没反应过来,赶紧带人跑路。

“等等,为聊表谢意,这是5两纹银,请郎君务必收下。”王老板叫住了张贤烨。

“这多不好哇。”嘴上这么说,手上很诚实,忙不迭接过,张贤烨千恩万谢,面带笑意地离开。

一处僻静角落。

“张哥,我刚才演技怎样?”王渊问张贤烨道。

“不错,有很大提高。今天收获甚丰,咱哥俩吃顿好的。”张贤烨与王渊勾肩搭背,原来这一切都是二人精心设计的。

一个装贼,一个充当好人,从失主那里谋得好处。

可怜王老板蒙在鼓中,不明真相。

“不了吧,姐姐等我们回去。”王渊说道。

“我忘了这茬,那咱们赶紧回吧。”张贤烨有些讪讪地说。

心里捉摸着,什么时候甩掉小鬼,去湖阳县的万花楼鉴赏牡丹。

据说万花楼新来的头牌,艺名叫牡丹。

擅长吹箫,弹奏琵琶。

倾国倾城,色艺双绝。

......

一处民房内,一位女子正在聚精会神赶制女工,直到张贤烨二人进得屋来,才微微抬头。

“你俩尽学坏,到处坑蒙拐骗。”女子埋怨道。

“姐姐,你看!”王渊拿出银两炫耀,这可是今天的成果。

“滚犊子!”女子笑骂一声。

“这不都是为了生活嘛!”张贤烨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他每月那点微薄收入,不足以养活三个人,倒是眼前女子手巧,不分昼夜赶工,制些鞋履、苇席等拿集市上卖,以资家用。

这姐弟俩原是一对孤儿,张贤烨看姐弟可怜,便将她们收留下来。

姐姐叫王婉,小名婉儿,今年16岁。

长得秀丽端庄,落落大方,是一个会过日子,勤俭持家的好菇凉!

“婉儿别忙活了,我买了鱼、青菜,咱仨好好唠唠。”张贤烨见眼前秀丽身影日夜忙碌,于心不忍地说。

“这双鞋履快纳好了,再等等。”王婉穿针引线,一双新履就要大功告成。

“卖给别人的东西,差不多行了。”张贤烨觉得王婉过于较真。

一双鞋子缝缝补补,能卖几个钱,除非绣出一朵花来!

“谁说是卖的?我给你做的!”王婉冰雪聪明,早看出张贤烨的窘迫。

一翻他鞋底,破烂不堪,脚下这双鞋分明不能穿了。

“给我做的?”张贤烨既有欢喜,也有一丝感动。

这是除老妈外,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他。

想起老妈的好,张贤烨鼻子发酸。

老妈平时对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你要做个好人!

上高中的时候,被同学欺负,老妈开导他,大丈夫能屈能伸!

大学谈对象,女友转身跟奔驰男跑路,老妈说女人如衣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直到大学毕业即失业,四处找不到工作,老妈给他转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唯一的要求,咱不偷不抢,做个好人!

……

后来,一场车祸把他带到了一个陌生而混乱的时代:西汉末年!

然后为了纪念老妈,他给自己起了个表字,名唤子良。

就是为了告慰与他两界相隔的老妈,儿子永远做一个好人!

张贤烨沉浸在往事的回想中,王婉轻灵悦耳的嗓音,把他重新拉回了现实。

“呆子!让我试试鞋。”王婉说着,亲手给他脱掉旧鞋,为他换上新的。

张贤烨只感觉新鞋穿得舒服,大小合脚。

很用心!

这一男一女,男的俊秀,女的貌美,真是天作之合!

“姐夫!”王渊人小鬼大,突然对着张贤烨叫道。

“你瞎叫啥,再胡说撕烂你的嘴!”气得王婉追上去就是一顿打。

这孩子越打越兴奋,嚷嚷声更大。

“哈哈...姐夫,你家婆娘要杀人了呀,你不管管?”王渊一边鬼嚎,一边咯咯发笑。

张贤烨无语极了。

只好拉住王婉小手,四目相对之时,王婉低头不语,脸上泛起红晕。

张贤烨一直保持壁咚姿势,让王婉更加害羞起来。

“男才女貌,真般配!”小屁孩不吃打,继续嚎道。

气得他姐,抬脚往他屁股上踢去。

“婉儿,谢谢你!”张贤烨难得温柔,让王婉少女心都快融化了。

“张郎,我要谢谢你才对。”王婉想起初次相遇,若不是张贤烨仗义相助,她和弟弟恐怕早死在了流寇之手。

是张贤烨收留了她姐弟,还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从什么时候开始,王婉心里只有张贤烨。

“婉儿你放心,我一定努力干出一番事业。”张贤烨握紧了双手。

“我信你!”王婉脉脉含情地看着他。

两人相拥在一起。

过了片刻,张贤烨提议说:“等用完饭,我带你去挑选一两件像样的衣裳。”

“嗯。”王婉乖巧点头。

小说《大汉:从小吏到宰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