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虎(刘嘉司马衍)小说最新章节

《射虎》 小说介绍

天蔽蒙蒙入云中,白骨皑皑聚山涧。 人世妖魔乱将行,庙宇高堂不知云。 恶虎吞天洛水畔,麒麟照烈季汉川。 一个陌生的灵魂来到这个类似于历史小说中的西晋,可又不是他认知历史中的晋朝。当历史出现如果可能的分支,当他在错乱的时间流动里来回的挣扎。 他该何去何从?他会在这多元时空中,完成他们的遗憾;还是会…… 以下为正文介绍: 我叫刘嘉,我在这个充满妖魔的世界里是一个被废除的世子,可在我生活的现实世界里又是一个普通的汽车销售员。我生活在2022年,睡一觉醒来又生活在历史上不存在的太康77年(公元357年),而且我的现实世界里还多了一个妹妹。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PS:本书世界观为演义小说世界观的衍生,非正史。对书中历史人物的观点,仅为个人观点。谢谢大家支持!)。书中主要讲述了:天蔽蒙蒙入云中,白骨皑皑聚山涧。 人世妖魔乱将行,庙宇高堂不知云。 恶虎吞天洛水畔,麒麟照烈季汉川。 一个陌生的灵魂来到这个类似于历史小说中的西晋,可又不是他认知历史中的晋朝。当历史出现如果可能的分支……

《射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华夏古九州,雍州,上郡。

刘嘉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来到这个地方三天了。但这似乎不是他所了解的那个世界,他原本只是一个过着996福报的汽车销售员,家中独子。只是在一天晚上睡觉之后,突然在这个地方醒来。

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身体犹如鬼压床一般不能动弹。双眼也根本无法睁开,只是机械的被人喂水,喝一些不知名的草药。

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在睡着的时候被人迷晕了,或者是被人下药带到了某北去嘎腰子了。但经过这三天的探知,和对这具躯体的记忆继承,他了解到了这根本就不是他原来的世界。

这具躯体也叫刘嘉,十六岁。这个时空与他原本时空中的一个朝代晋朝,非常相似,但是又有很大的区别。这个世界似乎是有着超凡之力的:仙,妖,诡异,佛,武并立。

而自己这身躯体更是身份显赫,他原本复姓司马,乃晋朝皇室。更是皇室中新都王司马衍的嫡子。但是在自己十岁那年,自己的母族因与参与谋反的前朝余孽有所勾连。全族被判剥皮实草,自己的母亲,新都王正妃刘氏,也难逃被赐死的命运。

自己也因此被宗正府褫夺了皇子身份,改为母族刘姓。更是被剥离了司马皇室独有的“玄虎宝血”导致自己自十岁那年起体弱多病,神志痴傻。

直到三天前,自己侵入了这具躯体。

刘嘉发现自己似乎经过记忆的融合,慢慢的可以掌控这具身体了。自己缓缓的从床上起身。看到周围景物,似乎是在一座寺院的禅房内,灰黑色的桌子,放着一个粗砂的茶壶和茶碗。桌上还有一盏包了浆的牛油灯烛。身上所盖的被褥也是白底灰边甚是朴素。床头更是悬挂一卷长贴,上书“禅”。

门外似乎有人听到动静,忙推门而入。只见一个小光头慌忙进来,见到刘嘉,说道:“世子昏迷三天可算是醒了。”

刘嘉推了推身上所盖被褥说道:“我已经不是世子了,叫我刘嘉便可。”说罢,便从床上起身,也不穿鞋走向桌边,拿起茶碗便大口大口的咕嘟咕嘟的喝起茶水。

那小沙弥,好像是看见什么惊悚的事情一般。说道:“世子可是恢复神智了?”说罢,便快步跑向门外,并大叫道“方丈,方丈……”

刘嘉回想了一下自从十岁被剥离司马家血脉之后,神智并不清醒。甚至连话都说不了,只能“咿咿呀呀”表达自己本能的需求。而今能完整的说话,并自己下床喝水。怪不得惊的小沙弥一阵乱叫。

刘嘉看了看门外,又转身走向床边,蹲坐着穿上自己的鞋子。并继续回想有关于这具躯体的本身记忆。

不一会外面快步走来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为首的老者,身披玄黑色袈裟,上绣暗金色的金线。内衬月白色纳衣,头顶六点戒疤,身材干瘦,有些驼背。眉眼从容,一把胡须飘然于胸前。

方丈见到刘嘉,面露惊色。大声问道:“你是何人?”,只见方丈背后金光闪烁,声音更是犹如雷声贯耳。

刘嘉强忍着脑中不适,想了一想,说道:“我乃当今大晋圣天子陛下之后,吴王司马晏之孙,新都王司马衍之子,原司马嘉,后迫于宗正府之法,改姓母氏为刘姓,刘嘉!”

后方丈撤去金身雷音,恭声道:“见过世子殿下。”

“不知方丈何故质问?”刘嘉缓缓道。

方丈一旁的沙弥,连忙急声道:“世子殿下勿怪,方丈也只是怕世子身体为怪异或道门夺舍之法夺取,并无坏心”

“虚因勿要多言。”方丈对小沙弥训斥道。转身对刘嘉又说“世子殿下见谅,贫僧也只是有所疑虑,见世子神智恢复,贫僧也甚是惊喜”

“无妨,无妨。但问方丈,这夺舍之事,可有说法?”刘嘉说道

“夺舍之事,这天地间怪异颇多,道门五品元婴境便可行夺舍之事,而天地间其他诡怪也多有法术夺舍。但夺舍之时,吞噬宿主魂魄精神,并不会继承其记忆。故而质问世子,请世子宽恕。”方丈缓缓说道。

“哦,那如果有人知道我的身世,又前来夺舍。又当如何?”刘嘉疑问道。

“呵呵,世子才思敏捷。世子改为刘姓之事,只有宗正府少数人知道,其余所知之人,并无多少。故而确认”方丈轻笑的解释道。

“哦,那方丈怎会知道?”刘嘉也轻声笑道。

“贫僧曾在神都洛阳金鹏寺求学,与新都王相识为好友。六年前事发之后,世子被剥离玄虎宝血,性命朝不保夕。而新都王,遣人将世子送到我处,告知我情况并求我以佛门秘法保住世子性命。照顾世子。而今已有六年矣。”方丈感慨的望着刘嘉,并又缓缓说道。

刘嘉起身向方丈拱手道:“刘嘉,多谢方丈救命之恩。”

“阿弥陀佛,新都王如见世子恢复定然惊喜万分”方丈笑道。

“哈哈,这好久没有活动了,请方丈接引,带我四处走走活动一下身体吧!”刘嘉并未接方丈话语,因其心中忐忑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具身体的父亲,便转移话题对方丈说道。

方丈怔了一下,笑道:“如此也好,世子殿下来我寺六年,亦未曾游览,贫僧就带世子殿下观光一番。”说罢,扶起刘嘉的一只手臂,慢慢的带他走出了这六年未曾踏出的禅门。

方丈转头对虚因小沙弥说道,:“而今早春之时,雍州亦有倒春之寒。到我禅房取一件外套而来。为世子披上。”

小沙弥点头称是,转身便往方丈禅房而去。

方丈扶着刘嘉缓缓的由禅房走出,后面小沙弥气喘吁吁的拿来一件厚实的禅衣,转交方丈由方丈将禅衣披在刘嘉身上。禅衣古朴大方,亦是玄黑色。上有金丝纹绣佛门经文。披挂在身上让人感觉暖意洋洋。

“我也不再是司马皇室,亦不是新都王世子。方丈还是叫我刘嘉之名,或是公子吧。以免司马皇室的宗正府麻烦。”刘嘉偏过头对方丈说道。

“那就依公子所言吧。”方丈笑道。

三人缓缓步在寺庙之中。只见,早春的寺院,屋顶瓯瓦上的积雪正在慢慢融化,顺着冰凌慢慢的滴到地上,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刘嘉在寺庙宝殿的廊间,缓步而走,边自走边眺望。只见这群山绿荫,夹杂着点点白雪。金瓯青石相间之中,寺院钟楼撞出余音回响。禅院之内阵阵诵经之声。亭台楼阁中,过路匆匆的僧侣,。见到三人低头合十双头。

只见夕阳照耀在这寺院群落之中,由前到后有山门,大雄宝殿,戒律院,杂物院。之后是诵经的天王殿,之后便是山寺后山的,金殿与藏经阁,天王殿前的莲池中,由石雕而成的莲座栩栩如生。一张一吸宛若活物。大雄宝殿前香客不绝,青烟袅袅顺风而飘。后方金殿与藏经阁,更是在夕阳之中,反射出金色的耀眼光芒。

走到这山门之前,只见山门之上,木刻一幕联子。由左而右上书。

“说尽天下不说之苦”

“闻知人间所知之难”

抬头只见一块匾额上黑底金字书“说难寺”

缓步走向山门前的钟楼,站在此处。回望寺庙,香火鼎盛,禅意十足。

“好一派,人间梵境,地上佛国。”刘嘉感叹道,转头又对方丈说道:“人间盛景,美不胜收。不过,这么长时间也未曾请教方丈法号,敢问?”

方丈嘿嘿一笑:“贫僧法号寂空!”

小说《射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