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林默李旭全文免费阅读

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 小说介绍

林默意外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女尊王朝的王女身上,有些风流倜傥,是个花心大萝卜,喜欢貌美的年轻小伙儿。为了不崩人设,林默来了一次青楼游,遇见了落魄青楼里的老板李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什么人设全部崩了个稀碎。初见“王女,我只是一个戏子,这样的谎言不知听见了多少。”林默没说什么,转身离去。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李旭麻木的脸上笑容消失了个干净。第二日,林默抱着行李来到了红楼。男女双洁,救赎文,无脑甜宠文。。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美也是真的美,白衣随风飞舞,更是在月色朦胧之中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了之后心痒难耐,林默感觉自己沉寂了多年的心都为之一颤。那挺拔的身姿,当真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感,像是一……
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林默李旭全文免费阅读

《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美也是真的美,白衣随风飞舞,更是在月色朦胧之中精致的五官让人看了之后心痒难耐,林默感觉自己沉寂了多年的心都为之一颤。

那挺拔的身姿,当真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感,像是一朵正在开放的高岭之花,让人想采回家,这应该就是美人如斯啊…….

林默鬼使神差地吹了一个特别轻浮的口哨,像极了古代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

她的口哨声也成功地吸引来了高岭之花的注意,林默心中暗喜,也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心脏砰砰直跳,足尖点地飞身一跃而上到了他的身边,也差点儿腿软跪倒在地。

那男人手执青瓷茶杯,带着粉色的面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坐于窗前,微风拂过,吹落了树上挂着的粉色花瓣,飘落在了那人的头顶,眼前的一切都让林默感觉到梦幻,大概这就是漫画里才有的情节吧。

也就是那一刻,林默当真觉得眼前的一切和那男人相比都失去了颜色,再唯美的画面不及他一分美貌,星星点点的光亮在他眼中闪烁,像是其中满是星尘,每一帧都变成了慢镜头。

那双林默不知道名字的眼像是有了魔力,让林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艺术是真的源于生活,那些描写她曾经以为是夸张了,却不想是真的,她今日是见识到了。

男人的五官,是林默说不出来的名字,可就是这一张脸,让林默觉得好喜欢,是惊艳的那种喜欢。是一张完全不一样的脸,是能刻在心头上的一张脸,对于林默来说,脸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能记住,一种是记不住。

此时林默满脑子都是吴孟达的那一句台词,你惨了,你坠入爱河啦。她想每一天醒来都能见到他,守护在他,呆在他的身边。甚至现在就想把人抢回家,毕竟原主干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差这一件。

可是她忍住了,因为这样的相遇不会给人留下好印象,她要的是以后两人甜甜蜜蜜,中间再无旁人。

大抵是喝了茶水的缘故,盈盈的烛火照射在他的唇上,带着些许水光,简直是诱人犯罪,一句脱口而出,

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在寂静的地方咽口水的声音格外响亮,不禁觉得有些轻浮,说完了话,林默皱着眉头,紧抿住唇瓣。

也就只是那么一瞬,说都说了,脸皮得厚一点儿,要不然爱情怎么能来到她的怀抱呢,所以再多说一句也没什么吧,

本来林默还想问年芳几何来着,她最后还是没问出口,一上来就问人家年纪多少给人一点儿反感,上一世的时候她就很讨厌,女生都讨厌,到了女尊,男生应该也会不喜欢吧。

也不知道是那个字戳中了那男人的笑点,竟是拿起团扇遮住了半张容颜,低笑不已。

没多久,那男人将刺绣雅致的团扇移开了些许,略微低沉的声音传出,

那嗓音简直是勾得林默找不到北,呼吸都能听得出有些起伏,是啊,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被自己老套的电影台词说服住呢?

这话说的确实有些轻浮,就算是古代自己找对象的也不会自己主动说,看上了也是回家找妈妈。可尽量控制自己的心跳,林默回答道,

林默真是搜肠刮肚才找到了这么几个文邹邹的词儿,当个文化人儿有些不太像她的风格。

李旭的心中是很震惊的,女子从不会向男子道歉,她们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

林默伸手摘掉了自己身上的玉佩,轻轻地放到了桌子上,

说完了话,林默拿起了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由于第一次跟人表白也是太过紧张,拿起来喝水的杯子正是刚刚那男人喝过的,也沾染了林默嘴上的口脂。

林默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将身上所有的钱也都放到了桌子上,转身离去,走的时候还绊了一下门槛,有些丢人。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原来并不是自己不会心动,是还没有遇见让自己心动的人。

李旭看着消失的背影出了神,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沾有口脂的杯沿出停留。

良久,勾起了唇瓣,这王女与传言相比好像有些出入。他却不知道,只是这一面,便是误了两个人的终身,没有交集的两个从此纠缠到了一起,这一面就是一生。

——–分割线——–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后院的鸡已经开始打鸣了,这绝对是林默穿越以来起的最早的一天,天都还没亮,林默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眼圈一片乌青,像是被人打了两眼跑,这一夜林默失眠了。

这是她两世为人第一次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今天就要跟那个叫诺儿的男人提亲了。

林默不懂自己为何会这样,才见了一面,又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草率,她抬起右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感受答案,那里告诉她要追随自己的心,不要后悔和遗憾。

如果那人注定是自己的情劫,那她一定要劫后余生,幸福美满 。

叫人来送了水,精致地清洗了自己的脸蛋儿,对着铜镜试穿着衣柜里各种各样的新衣服,最终还是选择了一套玄色的衣服,华美的暗纹低调又显高贵。

接着林默又开始摸了胭脂水粉,涂口脂描眉,配上了一个铃铛吊坠,一头墨发高高竖起,虽然上了妆,却是给人感觉英气十足。

也许有人会觉得一见钟情很廉价,但是林默并不觉得感情是廉价的,廉价的一直都是人而已,是人让感情变得廉价。

见色起意,难道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所以床笫之欢有什么不好么,从宽衣解带开始,步步都是疼爱你的意思,一下一下只重不轻,我的淫色放浪全交给你。

只从现在开始,慢慢喜欢,随着时间的增长愈发地离不开,相守一生,相爱一世,这是她追求的,开始是你,过程是你,结果还是你。

年轻的心里大多都装着世间最纯洁的情爱,可一个意外掉落在满是灰烬的人间该如何解救,林默想,或许就只有满腔的爱意和一世的陪伴。

从昨夜开始,林默就吩咐了管家清理王府的奇珍异宝,原主常年在外征战,除了上缴国库的东西,将士是可以留下五成的战利品,这是原主和皇帝说好的。

其中有三成是林默做主给了手下的将士,用来安抚因为征战伤亡的兵,来保证活着的人的生活。自己只留下两成,可这些财富在慢慢的多月中积累,也算是富可敌国。

原主从十五岁就开始混迹军队之中,从小士兵开始,用了两年多的时间爬到了将军的位置,大伤小伤不断,甚至有几次险些没了性命,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只有远在皇宫中的姐姐。

如今原主已经二十有四了,许是心中还没有放下,林默能感觉得到原主的在意,就算是被自己占了身体,也还是希望能再见一面。

林默看着宽敞的庭院里摆着一排排的木箱子, 总觉得还不够,还是缺了些什么。

聘礼有了,媒婆也准备了,还差些什么,到底还差些什么呢,林默有些急得团团转,就快要到时间去提亲了。

突然间,林默灵光一闪,对!她想起来了,身份!是身份!在北齐女尊青楼里的男子是不能当正夫的,如果嫁为人夫也只能是暖床的侍夫,门口拉过一匹快马,林默翻身而上,直奔皇宫。

时间不等人,林默并没有时间欣赏路上的风景,宫门处,林默减了速,骑马林默全凭这身体的本能,不顾宫人的阻拦,林默一路闯到了皇帝议政的书房。

面对眼前的人,只是一眼,林默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眼角的泪水因为太满被挤出眼眶,

林暇愣住了,这一声阿姐,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听过了,仿佛她们之间又回到了小时候,强忍着心中的思念,冰冷的话脱口而出,

林默总觉得原主的姐姐隐瞒了什么事情,看她的样子,即便掩盖的再好,看向林默的眼神是没有办法骗人的,尤其是那一瞬间的泪意。

但是现在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掀开袍子,双膝跪地行了礼,举起了号令三军的帅印,

林暇看着脊背挺直跪在地上的妹妹,心中压抑的心情破土而出,拿起手中还没批阅完的奏折狠狠地丢向了林默的方向,正巧砸到了林默的额头上,有了一丝红肿。

林暇慌了神,她并不想这样的,她的妹妹呀,从小就是被她亲手带大的孩子,她舍不得,可是看着她一声不吭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指着林默,

这里的危险还没有解除,还需要些时日,妹妹是庶人才是安全的,退出了权利的争端,这军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她们的注意力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

她也从未想过妹妹会有喜欢的人,有什么东西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不行,她要尽快了……..

(如果对待内容存在什么疑问,大家可以踊跃发言,记得留言哦,好让人家知道这一本小说到底能走到多久。)

小说《宠夫无度:郎君,王女要入赘》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