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师妹竟是修真界顶流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云淳烟风游云)

重生:小师妹竟是修真界顶流》 小说介绍

前世,小师妹被宠得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偷偷潜入他人宗门,却被当做魔族奸细,牵连满门性命。
濒危之时,有人踏月而来,告诉她灭门之事另有隐情,并献祭自己换她重活一世。
重生归来,小师妹不愿像从前那样懵懂无知,决定追查前世灭门惨案的真相,为宗门避祸。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突然就在修真界火了起来?
不仅人族,连妖族都要和她攀亲戚?
小师妹OS:谢邀,已成为顶流。书中主要讲述了:好痛……云淳烟跪倒在地,双手被缚在身后。有人从背后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让她不得不抬起头直面眼前的事物。天穹苍茫茫地落下白雪,仿佛要掩埋掉满山流淌的血河。云淳烟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头发却再一次被人薅起。“怎……
重生:小师妹竟是修真界顶流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云淳烟风游云)

《重生:小师妹竟是修真界顶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好痛……

云淳烟跪倒在地,双手被缚在身后。

有人从背后一把揪起她的头发,让她不得不抬起头直面眼前的事物。

天穹苍茫茫地落下白雪,仿佛要掩埋掉满山流淌的血河。

云淳烟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头发却再一次被人薅起。

那女子的语气轻蔑又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妒忌,

看着云淳烟痛不欲生的表情,她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凑到云淳烟耳边压低声音:

听到她这么说,云淳烟猛地睁开眼睛,盯着对方斩钉截铁地辩驳道。

回应她的是迎面而来的一巴掌。

女子似乎是觉得不够过瘾,攥紧了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提起来,左右开弓又是几个清晰的巴掌印烙在她的脸上。

云淳烟被抽得破了相,她才满意地收手,像丢垃圾一样将其扔到地上。

地面全是还未干涸的血迹,那些血液来自云淳烟的师尊长辈、她敬爱的师兄们,还有她的宗门数百弟子。

云淳烟瘫倒在地,血液染上了她的衣襟。

腥臭的味道刺激着她的鼻端,反复提醒着她的无能和狂妄。

她为什么要为了一块破石头,去触兜阳派的逆鳞?若是她不曾入过兜阳派,也就不会被当做奸细,更不会被构陷与魔族有染,最终连累这满山疼爱她的人了吧?

整整七七四十九天,兜阳派以除魔卫道之名携麾下拥趸,将她泛重山屠了个干干净净。

而她,被绑在兜阳派的金玉云舟上眼睁睁目睹着一切,却无力阻止,更无力反抗。

云淳烟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心头涌出无尽的绝望。

她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那些乘舟而来除魔卫道的人,马上就要功成名就潇洒而去。

她不过区区丹修,在这些人眼中如同草芥,丢在地上都不会被任何人多余关注。

方才掌掴她的女子,此时也早已将她遗忘,围着口中的师兄亲亲热热地邀起功来。

你甘心吗?

云淳烟在心中默默问自己。

你甘心一向风光霁月的泛重山因为自己而蒙尘,从此惟留污名青史之上,数百修士因你而死吗?

想到此处,云淳烟不知哪里提起一股气来,挣扎着站起身便向即将登上云舟的众人冲去。

她一边跑,手中一边掐起了自爆的法诀。

此时云淳烟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炸死一个不亏,炸死两个算我赚了。

待黄泉之下,她愿意为自己的罪责承受永堕地狱之苦。

云淳烟的额头之上,因为周身灵气逆流浮现出若隐若现的金色莲花,明灭闪烁。

就在她快要靠近那艘金玉雕饰的云舟时,一只纤细修长的手将她按住,往草丛中一带。

那人捂住云淳烟的嘴,示意她不要说话。

云淳烟抬头,眼前赫然是回家探亲因而逃过一劫的昼扬——她的三师兄。

昼扬压低嗓音,

昼扬注视着云淳烟,语气从未有过的认真:

看着小师妹愤懑的表情,昼扬揉了揉她的头:

云淳烟双目通红,强忍着落泪的冲动,

昼扬按住云淳烟的肩膀,耐心地安抚濒临崩溃的她:

云淳烟怎会不记得。

那时她已然得到了想要的火晶石,兜阳派却发觉了她的身份,逼问她为何化身潜入,她如实回答说自己不过是想讨两枚火晶石,不料被打上了他宗奸细的标签押入地牢。

后由发现她身份的那两名弟子将她押回泛重山。

可笑她曾亲切地叫过两人师兄师姐,却没曾想,一位不过探究她的身份,另一个却眼红她受到前者的重视,觉得她是勾搭师兄的狐媚。

兜阳派的人说是来讨个说法,却在泛重山内流连数日,那名女弟子就这样在泛重山内被,手臂上留下了染着魔气的三寸伤口。

接着,兜阳派便全宗倾巢而出,将泛重山团团围住,并以的名义屠杀泛重山全宗。

云淳烟咬牙切齿地回答道,仇恨已然让她失去了清醒的大脑和准确的判断力,

昼扬听着云淳烟的回答,面露无奈的神色。

他心里也清楚,任他此时此刻费再多口舌,小师妹也绝对听不进去。

但有些话,他现在不说,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提点于她了。

昼扬叹着气,也不管云淳烟是否能听进去,就这样继续说道:

昼扬一边说着,一边将云淳烟平放到地面。

他雪白的衣袖随风而舞,低垂的眉眼间满是宠溺的笑意。

云淳烟从那温和笑容中莫名地感受到离别的意味,有些惶恐地冲着三师兄伸出手。

你要去哪儿?

不待云淳烟的话语出口,她的眼前率先炸开浅金色的光华,在细碎的光影碎片中,昼扬的身影渐渐消失。

洁白的雪花簌簌地铺上枝头,廊下有几名行色匆匆的青衣小童快步走过,惊落枝头的积雪。

云淳烟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简约的蓝色莲花纹饰,略一扭头,床边帐幔上的青色流苏随风轻轻地摆动。

一位俊秀的男子坐在她的床前,见她醒了,忙关切地问道:

说着,那人从桌上端过来一碗米粥,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嘴边。

云淳烟顺从地张开嘴咽下那勺粥,眼睛却死死盯着面前天青色衣袍的男子,眼泪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

她难以抑制地扑倒男子怀中嚎啕大哭。

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地哭喊道:

男子以为她是被梦魇吓到了,将粥随手放到一边,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脊背。

男子语气轻柔地安慰云淳烟,

男子的语气那么温和熟稔,怀抱的温度那么真实,使云淳烟渐渐平静下来,她赖在大师兄的怀中不肯动弹,语气委屈:

男子仍一下一下安抚地拍着云淳烟的后背,神色却因为她的话渐渐凝重起来。

终于,在云淳烟第五次提到时,男子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有些迟疑地问道:

云淳烟顿住,有些狐疑地看着大师兄:

男子神情复杂,心中盘算着磕到脑袋的小师妹是不是记忆错乱了:

云淳烟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

仿佛有人用小锤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她的脑袋,使她几乎要停止思考。

怎么会……明明是三师兄救了我。

不对,不对。

泛重山已经不存在了……

三师兄救了我,然后他在流光之中消失了……

男子见云淳烟魇住了,轻轻摇晃着她的肩膀试图唤醒她。

云淳烟涩然一笑:

男子虽讶异她突然有此一问,却还是回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云淳烟如梦初醒。

泛重山覆灭,是九州历两千三百三十年。

原来她回到了五年之前,代价是三师兄昼扬的生命和存在。

回过神来,云淳烟不想让大师兄担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说着,她满脸通红从大师兄的怀中退了出来。

自她成年之后,还是第一次在大师兄面前如此放肆。

大师兄也没太在意,拿起还有余温的粥递给她,说道:

云淳烟的记忆中,这一年的泛重山并无大事发生。但既然大师兄这么说,一定是有什么她记忆中不存在的事情发生了。

大师兄正要张口向云淳烟解释,突然传来敲门声。

门外的弟子奉泛重山山长聂迁流的命令来寻门派首徒祁修逸前往议事堂。

云淳烟察觉到大师兄眼中的担忧,拍拍胸脯,

大师兄望着恢复了一些精气神的小师妹,忧愁地叹气,最终也没能说什么便被传话的弟子催走了。

大师兄走后,云淳烟坐在床上,将自己一点一点蜷缩成团,她环抱着膝盖,终究还是没忍住哭意。

上辈子她就是个爱哭鬼,重活一世,她毫无长进,遇到难以面对的事情的第一反应还是哭泣。

但这次云淳烟很快擦干了眼泪。

因为她回忆起重生前三师兄对她说过的话,三师兄对她仍有期许,他希望她能有所作为,他希望她能守护住泛重山。

一想到三师兄,云淳烟振作起来,迅速地蹬上鞋子往议事堂的方向跑。

这一次她必须要完完全全得知悉泛重山上发生的所有事情,而不是像前世那样,一个宛如吉祥物一般被人保护的存在。

云淳烟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就跑出门去。

她在冬末春初的飘雪之中飞奔,那些凝结成花的冰冷水滴落在她的额上,使她的头脑渐渐冷静清明,也使她犹温的热血再一次沸腾炙热。

她不是忘却了前尘仇恨,只是将恨意深埋。

如今赫然有未尽之道、应行之事,她自当一往无前。

熟悉的一草一木从眼前掠过,三五成群的弟子们谈天说地。

他们看到雪中单衫疾驰而来的云淳烟,先是露出惊诧的表情,然后规规矩矩地作揖问安:

云淳烟师承泛重山山长聂迁流,虽然是师门中的小幺,却当得起普通弟子的一声师姐。

她顿住脚步,略略回了个礼。

有些胆子大的弟子们便凑上前来将一些手绣的平安福递到云淳烟手边,云淳烟一一接过,却有些疑惑:

其中一位清秀的女弟子说道。

云淳烟记得这位女弟子,她叫余宛宛,父母在雍州有个规模不小的布庄,平日里她要帮忙照看家中生意,也是请假最多弟子,而她落下的课程,有很多都是云淳烟帮忙补上的。

作为山长最平易近人的亲传弟子,很多人在缺课之后都喜欢来云淳烟这里补习,因此她在普通弟子中人气奇高,甚至大有赶超师父的倾向。

云淳烟捏了捏那些包含心意的平安福,心中感动之余,更加坚定了守护一切的决心:

这些弟子们因为云淳烟的话沸腾起来,他们大多数都是凡间人家的孩子,平日里在山中苦修,自然会期盼与家人团聚。

在一片喧哗声中,云淳烟视线微移,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与无措。

前往议事堂的那条路上,有一个身着橙红色金丝太阳纹道袍的人影飞快闪过。

那是兜阳派的内门弟子服饰!

云淳烟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在白茫茫的天地间,一水的天青色服饰之中,那一抹橙红色过于张扬和刺眼了。

为什么兜阳派的人会出现在这里?云淳烟急于弄清兜阳派的来意,匆匆告别了热情的师弟师妹们,一路跟着那个人影来到议事堂。

小说《重生:小师妹竟是修真界顶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