谪仙在人间项南苏子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谪仙在人间》 小说介绍

【无系统无穿越】+【无后宫】+【剑道】
永昌纪年,帝君仙逝,尘世动荡,异族离心。
有耄耋老儒出山,为天下修士划规立矩。有麒麟瑞兽承情,奔走坊间护人族不衰。有茕茕罗刹守望,伫天涯海角无怨无悔。有擎天巨兽化岳,龙入浅池以身镇山河。
有乡间少年偶遇仙缘,入仙府,得见白衣倾城仙,惊鸿一瞥,便是心动。
高塔崩塌,魔神凶威,众修俯首,凡人抬头,其眸有火,火中有光。
“剑名夜未央,它与我命脉相契,可护你神魂安好。”
“项南,我等你十年。”
十年之后,永昌圣地未央学宫,学宫纳徒之日,有负剑青年三步一叩,九步一拜。
“显圣道君门下弟子,项南,项昭夜,拜谒宫司祭酒。”
“求见永昌帝女,前来还剑。”。书中主要讲述了:定州铁匠铺。少年来到这里时,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原本摆放在打铁架旁边的铁制刀剑全部被席卷干净,阿懒左顾右盼,四下寻找,总算是在尚未熄灭的火炉中,发现了一根拨炭用的烧火棍。烧火棍黝黑细长,尖端锐利,虽然韧……
谪仙在人间项南苏子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谪仙在人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定州铁匠铺。

少年来到这里时,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原本摆放在打铁架旁边的铁制刀剑全部被席卷干净,阿懒左顾右盼,四下寻找,总算是在尚未熄灭的火炉中,发现了一根拨炭用的烧火棍。

烧火棍黝黑细长,尖端锐利,虽然韧性不佳,但也称得上是趁手的武器。

阿懒搓了搓手,将杨先生赠给他的那副字认真折好,贴身放在胸前皮袄内,拾起烧火棍的棍柄,那微热的触感让他心中的慌乱勉强减轻了一些。

妞妞总是嫌弃他笨拙又懒惰,但那也只是在他们三人之中,被妞妞拿去跟阿九做比较。

阿九是村子里最顽劣,也是最机灵的孩子,他的身手甚至比大人还要灵活,外出捕猎时,有时候遇上壮硕的熊瞎子,总是阿九出头将其引开,每次都能成功逃窜。

阿九甚至还喜欢跟耕牛角力,双手攥住牛角能在田里将耕牛推得倒退,回回见到那一幕,阿懒都有些羡慕,无论遇到什么危险,只要有阿九在,他总会觉得很心安。

就如同有什么想不明白的难题,妞妞总是能够及时地想出解决办法。

跟他们待久了,阿懒觉得自己笨拙又懒惰,似乎是能找到原因的。

现在,阿九和妞妞都不在。

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激烈的喊杀声从远处传来,阿懒知道,是那些年轻人们,他们用生命作为代价拖延离戈军队前进的脚步。

可是,此时此刻,阿懒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

他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离戈兵卒。

但没有找到阿九和妞妞的他,又不忍心自己独自逃跑。

就在阿懒胆战心惊,进退两难的时候,不远处的巷子里,突然响起低沉的马嘶声,以及女眷惊慌的声音。

城门楼上,武宣看着倒在地上只剩下半口气的文伯奢,摸了摸自己冰凉的脖颈,满手血迹。

文伯奢浑身气血逆流,脸色泛起异常的红晕,一口接一口的鲜血从唇角溢出,但他却笑得猖狂,笑得嚣张。

碎裂的断剑被武宣踩在脚下,黑甲男子面无表情,轻轻鼓掌:

文伯奢神情陡然僵住。

武宣冷冷瞥了他一眼,披风微甩,转身便走:

愤怒的都尉倾尽浑身力气朝黑甲将军的背影扑去,被旁边的士卒踹倒在地,他十指不断着抓握地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印痕。

炙热的鲜血与不甘心的泪水,伴随着年轻的生命悄然流淌,文伯奢深深注视着定州城内的方向,张开口,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来世,吾仍愿为汤央而战。

风听到了他的余烬,并将其吹向远方。

没有人回应他。

只有身着薰紫纱裙的女子缓缓驻足在他的身旁,那妩媚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流转着潋滟的水波,檀口轻启,一缕无形的气息被其吸入唇内。

女子俯下身来,玉手轻轻拂过他怒睁的双眸,将其合拢。

她轻声呢喃。

狭窄的巷弄内,骑着骏马的兵卒聚拢在小巷中,眼睁睁看着什长拎着染血的屠刀冷漠地从房中走出,走进另外一家民舍,目光极其复杂。

有人情绪有些不对,拎起战刀翻身下马,却被伍长喝住:

阿懒悄然翻身进入屋舍内,没有发出半分响动。

他听见内间屋子里有女子惊恐的哭泣声以及愤怒的唾骂声。

高大的黑甲士兵面无表情地擦拭着脸上的涎水,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女子们,以及那壮着胆子斥责他的老妇,低声说道:

手起刀落,血光迸溅,惨叫声让阿懒下意识攥起手中烧铁棍,他怕极了,但到了这一步,随着脚步向前,他心中的怯懦却不知不觉被一股胆气覆盖,就像是冥冥中有股劲推着他走。

那一声声刺耳的惨叫,让少年的神经紧绷。

他死死咬住牙关,双手发抖,踱步到门外。

那高大的背影正在发呆,手中的战刀淌着鲜血。

阿懒拼命地怒吼一声,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再没有任何念头,将手中细长尖锐的烧火棍狠狠捅进了那身影的后心。

什长猝不及防扑倒在地,身体痛苦地抽搐着,但尽管力气不断流逝,他仍然回过头,那沾满鲜血如同妖魔般的狰狞面容让阿懒手脚冰凉。

少年被一刀劈得翻飞出去,撞在墙上,口吐鲜血。

而什长也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死死盯着他,失去了生息。

阿懒内心剧烈跳动,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用手颤抖着摸向胸口,抬手一看,那满眼的血污让他险些晕眩过去。

可是却没有疼痛感。

是地上流淌的鲜血,不小心粘在了他的手上。

他没有受伤。

阿懒有些难以置信,那一刀明明砍中了他的胸前,为什么他没事?

感觉到一丝暖意,他解开皮袄,看见胸前那折叠的宣纸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是……杨先生赠给他的字?

阿懒无比庆幸自己收下了这副字,保住了一条命。

可当他听到院落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后,少年神经顿时紧绷,拿起地上跌落的战刀,拼命地从窗户翻了出去。

身后兵卒们的怒喝声响起时,阿懒感觉自己的动作从未有如此敏捷过,哪怕面对山里的恶狼,他也从未如此慌乱。

那些人,比恶狼还要凶恶十倍。

见阿九爬树惯了,阿懒无师自通学会了翻墙的本领,他三两下爬上房顶,然而那些离戈军士紧追不舍,甚至骑上战马,从四面包抄。

小说《谪仙在人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