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反派送外挂云轻全文免费阅读

我给反派送外挂》 小说介绍

云轻修炼半生,眼瞧着离升仙大道还有一步之遥,结果她居然被抽风雷劫劈成了渣渣!
莫名其妙被拖入一个个三千世界,一身修为也散了个干净!后来经过好几个世界的磨炼之后,她发现了一条找回自己修为的最佳路线。
云轻:崽崽乖~你要权,要财,要色,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捧来。阿姊对你只有一条要求——别黑化!(核善的笑容.jpg)
各路重生后的反派崽们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是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书中主要讲述了:西沉的太阳已经渐渐没入尼罗河温柔的拥抱中,天边的云彩仿佛被神明的剑戟划分成两半,一边残阳如血,一边黯然似墨。而在这片光影交织的土地上,隐约能够听见从那座庄严神圣的辛贝尔神庙里,传出少女们浅唱低吟的咏叹……
我给反派送外挂云轻全文免费阅读

《我给反派送外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西沉的太阳已经渐渐没入尼罗河温柔的拥抱中,天边的云彩仿佛被神明的剑戟划分成两半,一边残阳如血,一边黯然似墨。而在这片光影交织的土地上,隐约能够听见从那座庄严神圣的辛贝尔神庙里,传出少女们浅唱低吟的咏叹声,延绵的歌唱在尼罗河平静的水面点缀出丝丝的涟漪……

云轻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神秘瑰丽的残阳余辉。

随着一声恭敬的话语落下,一件由昂贵的长绒棉织就的暗红色披风落在了云轻光裸的肩头上。

顿了顿,她不动声色得点点头,没有立刻回应对方,只伸手扯了扯那入手丝滑的披风。

暗红色的布料缎面不知经过了什么工序的加工处理,在淡淡的夕阳余晖下显得流光皎洁,也更衬得她那只如玉的小手滑腻似雪。

直过了好一会儿功夫,再也听不见少女们宛如从遥远尽头传来的空灵声音后,云轻这才淡淡问道:

一旁侍奉在侧的女官缇斯微弯了腰,愈发毕恭毕敬起来。

云轻摆摆手,望着尼罗河的目光深沉而悠远。

直到缇斯保持着半弯腰的姿势退出珠帘门后,整个大殿便愈发得显得空旷起来。

不知何时,云轻闭上了眼睛,那对不掺一丝杂毛的漂亮眉形正一会儿舒展又一会儿紧蹙。

好半晌后,当最后一丝斜阳也沉入水平面,在一片空荡荡的寂静大殿上,云轻仿佛看到了什么令她很不爽的画面,突然声音沉沉的命令道。

若此刻还有外人在这儿,说不得要以为她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正对着看不见的空气一阵瞎叨叨。可只有云轻自己知道,在她的识海中,她正跟一个散发着七彩光芒,活似玛丽苏附体的球状物在对话中——

光球围绕着云轻转了两圈,

它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点欢快?

云轻沉默了好一会儿,半晌挤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

她一把揪住光球拖曳在身后的尾巴尖尖,险些没控制住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

说到这儿,云轻一挥手,她的身侧凭空喷涌出一道水幕来,透明的水幕不过几秒就凝实成一面镜子,光可鉴人。而这面成人高的等身落地镜里,正倒映着一具刚满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身体。

云轻气急败坏地捏住光球圆鼓鼓的身躯,指着镜子里的人骂道:

即便这幅身躯年纪小小已有倾城之貌,可依旧改变不了这还是个小娃娃的事实。

想她之前修炼半生,早已是个历经社会鞭(du)策(da),感受过人间沧桑的老人家,现在把她直接回溯成个小丫头,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莫说是跟人打架了,就连指着鼻子打嘴炮怼人也得先抬头仰望对方。

特么埋汰谁呢?!

被称作的光球用尾巴挠了挠脸……姑且就当它还有脸吧。

明明只是个球体,愣是让云轻从它身上的一闪一闪的光效中看出了一丝卑微和倔强。

系统说得激动昂扬,然而在对上云轻那张稚嫩的面瘫脸后,它又心虚无比得蹭了蹭下巴。

空气一度沉默到让人脚趾抠地。

不过最后云轻还是妥协了。

毕竟,同意跟这小东西绑定,也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便是之后再怎么身不由己,她跪着也要走完这条路!

而说起和系统的相遇,有时云轻自己也会迷茫。

这到底是孽缘呢?还是孽缘呢?还是孽缘呢?

犹记得和对方初初认识的那会儿,她的情况可以说得上是惨烈。明明都已经修炼至半仙之境,只差一步便可飞升!可也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本该只需承受的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愣是给她翻了个番。

这下好了嘛!

一百六十多道天雷劈下来,就是正儿八经的仙身也得身死道消,更遑论云轻那时还只是个半仙之体。

所以她被劈得连点渣渣都没剩下,三魂七魄更是受到劫火焚烧,眼看着就要灰飞烟灭。

系统正是在那个时候出手捞了她一把。

这是一段始于基础的塑料战友情。

它告诉云轻,只要她能去往三千小世界中,找到并保护主神大人散落在各处的魂体碎片转世得以善终,那么她就可以借由主神之力再次重获新生并且熬过那场抽风的雷劫。

然,云轻修仙,最是注重因果,也不愿去夺舍他人。不过好在那位主神也是个有远见的,早早就在每个位面中投放了各式各样的塑体。

简单的形容一下,大概就像一群没有灵魂的NPC,只是单纯为了持平一个世界的善恶总量才放了进去。

塑体中有无关紧要的普通俗人,自然也有举足轻重的不凡大才。

既然不是夺舍,不需肩负因果,又可以为自己博一博生机。于是一人一统就此达成了共识,在这三千小世界中漂泊了许久。

云轻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忽见珠帘门外有一道纤弱的身影已经匍匐在地,恭敬得说道:

云轻警惕地回过身,方才气得有些上头,加之她还未能和塑体完全契合,她竟没发现有人靠近?

不过问题倒也不大,因为对方完全是以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那儿,连额头都是紧紧贴着地面的。莫说是看她了,以大殿环境如今昏暗的程度,估计那少女的余光里也是一片漆黑。

云轻应了一声,立刻又冲进识海里赶人。

系统甩着它的小尾巴一溜烟儿就窜没了影,活像被鬼追似的。

她忍不住翻了白眼过去,却又不禁颇为心疼那颠颠撞撞的背影,谁让这就是它们的规矩呢?

自己的系统在每个位面能给她提供的帮助屈指可数,反观其他人带的系统都是自走人形外挂!随传随到,要啥给啥,跟大雄君的小叮当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可偏生轮到她了,基本就只能靠自力更生。

偶尔遥想起当年她在首个位面连跪好几把的记录……啧,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当云轻掀开叮当作响的珠帘门,整个人的气质都已经在接收完所有的故事和人物背景后与塑体完美融合,虽然看上去还只是个小女孩,但那周身凛冽不可侵犯的高贵气场却是从骨子里发散出来的,威慑得让本就已经趴在地面的少女都恨不得能把自己给嵌到地板里去。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迂回曲折的道路上,哪怕已经入夜,辛贝尔神庙里此刻也是亮如白昼,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们手里捧着琉璃盏,明亮的烛火不但照亮了通往神殿的路,也照亮了她们年轻的脸庞。

系统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骇得云轻忍不住轻轻震动了一下身躯。

就是这么细微到几乎不会被常人发现的举动,让一直跟在云轻身后的灵女卡拉一声直接趴了下去,连带着周围附近所有的灵女们也都通通跪地不起。

那一声声膝盖骨直接磕在瓷砖上的清脆响动,震得云轻连牙根都酸了酸。

啧啧!都不疼的吗?

这话她也只能放心里想想,却是不能说出口来。

在这个繁荣的底比斯城,阶级和身份是永远无法逾越的一道巨大横沟,哪怕这群小姑娘的年龄其实各个都比她现在的身体要大上许多,可仅仅只是一个地位的差距,就足够叫云轻这辈子都把她们压到抬不起头来。

卡拉半晌没听到祭司大人发怒的声音,又害怕耽误了祝祷的时间,只能壮着胆子小声问了句:

那小心翼翼的,让云轻都不好意思继续装深沉了。

她轻咳一声,面无表情得抬脚继续往前,卡拉忙跟随在后,直至她彻底走远,那群还趴在地上的少女们这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此时,在云轻的识海中是一片暴风雨前的宁静。

某人肉笑皮不笑地松着自己的指骨,声音清脆响亮。

云轻笑得温柔又好看,一双桃花眼也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

可那画面落在系统的眼中,简直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它求生欲爆棚得绷直了自己的尾巴尖。高八度的声线几乎要破了音。

云轻挑着半边眉,示意它继续说。

系统这才翘着尾巴颠颠地凑过去,十分狗腿得解释道:

听到这儿的云轻脸色总算是好看了那么一点,不过她也明白这三千小世界里的天道可不会真的这般好心,能给她开这么大的一张通行证。

有些位面的等级其实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高,甚至还有部分世界根本就不允许灵力仙术这样的超自然力量存在!

悄悄用了不被天道发觉倒是没什么,可一旦她使用超出了这个小世界所能承受的极致能量,那么出于对自我的保护功能,位面就会将这股力量给尽数反弹回去,届时受到反噬的人就是云轻自己了!

这可是她在经历了好几个世界后总结出的宝贵经验。

系统也猜到她必然要问这个,然而它只能友情提示道:

翻译过来,就是至多能用些最基本的术法呗?

系统怂唧唧得说罢,粘人的小尾巴都不敢继续蹭着云轻了,很自觉得就要撤退。而就在它准备闪人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云轻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

会这样说就代表不生气了呗?

系统开心地晃了晃脑袋,小尾巴摇得宛如一只螺旋桨。

识海暂时关闭,云轻的眼中再度恢复到一片清明。

此刻的她已经站在了神殿门外,望着大殿内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她叹了一口气。

毕竟她现在,可是侍奉九柱神的神使呢!

小说《我给反派送外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