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栾玉鸣晏知远小说全文

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 小说介绍

栾玉鸣认为人生最尴尬的事情之一。
必然包括着当自己落魄失意的时候。
却碰上与自己青梅竹马的高冷总裁前任带着女明星光鲜亮丽地在某个热闹的晚宴上与她相遇。

而最尴尬事件之二。
则必然包括,她因公司破产房子被拍卖,另外租房,房子却被仇家炸后无家可归,只能莫名其妙住进前任家中。
却偏偏在第二日撞见了他父母高兴地询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栾玉鸣:“你知道,我只是想做个平平无奇家财万贯浪迹金钱场的大总裁而已。”
晏知远:“早点回来吃饭。”
栾玉鸣:“噢……”。书中主要讲述了:栾玉鸣推开门时,几乎已经不认得这是自己家了。此刻恰有夜风从微开的玻璃窗疏忽而过,悠悠荡起了盖在家具藏品之上的白布。一切都被整理了个干净,仿佛走进了一个遗落世界一般。房子拍卖前需要腾空,她近来忙得连轴转……
《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栾玉鸣晏知远小说全文

《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栾玉鸣推开门时,几乎已经不认得这是自己家了。

此刻恰有夜风从微开的玻璃窗疏忽而过,悠悠荡起了盖在家具藏品之上的白布。

一切都被整理了个干净,仿佛走进了一个遗落世界一般。

房子拍卖前需要腾空,她近来忙得连轴转,恨不得自己能长八只手八条腿,所以家里的事情都是交由管家薛伯做的。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家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一副苍凉模样。

甚至连床板也被拆得差不多了。

她站在玄关前,无声地按亮了手机,安静地回复完一些工作上的事后,浏览起了附近的一些酒店住宿。

租房的事还没定下,锦园北区离这儿实在有些远。

现在将近凌晨,也只能暂时先在附近找地方住下了。

半小时后,栾玉鸣拖着行李箱独自将门重新锁上,原先昏暗的走廊中声控灯因为她高跟鞋的落地声骤然亮了起来,淡光落到了她的肩上。

她随手拉紧了披风,转过身时,却恍然间看见晏知远竟站在距离她大约一丈远的玻璃门口。

那人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身上的西装依旧笔挺平整,姿态依旧优雅高贵。

却在见到她时,眼中闪过了始料未及的讶然。

栾玉鸣一时也整个人愣住了,在这短短几分钟的面面相觑之间,她心中只默默觉得,这世界可真是太奇妙了。

当下两人齐齐开口,接着迅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栾玉鸣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手提箱,一本正经地缓声道,

显然晏知远不相信,甚至觉得栾玉鸣在把他当傻子。

他冷着脸把手中的烟掐灭,冷漠地抱起了手臂,只不容拒绝地沉声开口,

完了,这是三顾茅庐?栾玉鸣不可置信地望着晏知远。

她刚刚从这人车上下来并且跟他说完再见,现在又要拎着行李箱再上他的车,简直就是loop起来了。

栾玉鸣拒绝道,可她话音未落,便被晏知远的手机却突然响起的铃声盖了过去。

晏知远低头看了眼来电人,迟疑了片刻接了起来。

电话之中响起一个中年女人有些无奈的声音,栾玉鸣能听出来,那应当是晏母喻兰芝的。

他们两家当年本就关系不错,但在她父母出国,她跟晏知远因为一些事情分手后,繁忙之下联系也就渐渐淡了。

晏知远回答一如往常的简洁利落。

喻兰芝女士对自己儿子的行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栾玉鸣、晏知远:

喻兰芝女士是B市有名的法官大人,其为人果断刚毅且正直,几乎是家族里闪闪发光的神像存在。

每位法官都以手握法锤,主持正义为荣。

但喻兰芝女士目标明显并不止步于此,毕竟大约二三十厘米的法锤在她手里,几乎都能当作流星狼牙锤使。

在庄严肃穆的法庭之上,简直是大杀四方、一个不留。

而且她在晏知远和栾玉鸣几个孩子还小的时候,便开始跟他们灌输法律的权威性。

并扬言,如果未来他们存在什么违反法律的行为,一定会大义灭亲、维持正义。

栾玉鸣为这一事,自小就非常喻兰芝女士。

并且在此之后连着做了几夜的晏知远被喻兰芝女士抓走进行审判的噩梦。

晏知远似乎已经习惯了喻兰芝的狂轰滥炸,他目光缓缓移动,落在了玻璃门上的密码锁,

对面的喻兰芝冷哼了一声,

晏知远安静听着,却是忽然伸手摁亮了密码键。

当下,他在栾玉鸣异常震惊的目光之下,一边淡然而熟练地输起密码,一边还不忘回应电话,

对面的喻兰芝女士不满地嘟哝了一声,便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而在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栾玉鸣清清楚楚地听见玻璃门响了一声。

接着,晏知远淡漠深邃的目光缓缓扫过来。

他将熄了屏的手机放入了衣袋,仿佛进自己家门一般,自然且光明正大地拉开了玻璃大门。

他上前推开了栾玉鸣放在提杆上的手,拉着行李便出了门。

栾玉鸣好气又好笑地追上去,

可在这短短说话的几分钟之间,晏知远已经打开了后备箱,单手将行李轻松地放了进去。

他闻声回头,淡淡问道,

栾玉鸣站在他身边,丝毫不惧地望着他的眼睛,却兜头被晏知远盖来的大衣整个罩住了。

晏知远果断关上了后备箱,

栾玉鸣一时沉默了。

想她堂堂鸣远的总裁,半夜居然被Louie家的总裁给劫持了,这走向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

坐在车上时,栾玉鸣才感觉到了卸了力一般的困倦。

她迟疑着把晏知远的大衣盖到了腿上。

无风的车内空间里,她又闻到了那个她极其熟悉的男性木调冷香。

可晏知远听见她这么说,却一时又瘫了脸,

他扶着方向盘将车内温度调高,冷冷开口

栾玉鸣被晏知远这一套预测言论打了个瞠目结舌。

她敢断言,幸亏这混蛋并没有从事玄学算命一类的工作,不然他一定会被自己的顾客拉着横幅追着骂。

栾玉鸣轻声说着,默默低头取消先前的房间预订。

晏知远道,

可这一回,晏知远并没有听见栾玉鸣的回怼,他不由地侧眼看了看身边座位,却望见栾玉鸣已经安静地阖起了眼。

她耳垂之上的银色耳坠微微晃着,腿上还半落不落地搭着他冷灰色的大衣。

晏知远神色平静地回过头,却在绿灯之时放缓车速。

长夜之下寂静伫立的红绿灯在数秒之后跳转成红色。

晏知远缓缓踩下刹车,随后轻轻伸手,将大衣上拉到了熟睡之人的身上。

小说《破产后我与总裁前任相爱相杀》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