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水瓶座的月亮全本免费阅读,许知宜沈骁屿小说全文

《落在水瓶座的月亮》 小说介绍

一、许知宜和沈骁屿的再次重逢是在家人安排的相亲局上,她怎么也没想到相亲对象竟然真的是高中时和她传过绯闻的同班同学,其实当年他们俩根本没谈过,甚至连暧昧对象都算不上,两人都是品学兼优的学霸,有时在学业上暗自较劲,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交集,这段“恋情”最后是因为沈骁屿的突然转学不了了之。然而重逢后,年少时的那一点似有若无的暧昧情愫却以燎原之势一点即燃,甚至朝着许知宜无法预判的方向发展。 二、许知宜与南川电视台的同事们被派往偏远的西北卫星发射基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航天纪录片的采访拍摄任务,那段时间,许知宜每天观察了解他们的日常工作并采访记录,沈骁屿也是她的实践对象之一。 再后来两人在一起后的某天,许知宜在上班时收到了一束玫瑰花,寄语是祝她生日快乐,落款人名字是沈骁屿,刚结束工作的许知宜又接连收到了两条沈骁屿发来的微信消息。 两人已经异地数月,许知宜看到消息后很快走到门口,才发现外面竟然下雪了,漫天的雪花正纷纷扬扬地飘落,她一眼就看到不远处落了一身风雪的男人朝她一步步走来。 沈骁屿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捧着一个戒指盒,盒子里是一枚刻有她和他名字的钻戒。 “知知,我想娶你,你是我的归途也是我的星辰大海。”。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许知宜和沈骁屿的再次重逢是在家人安排的相亲局上,她怎么也没想到相亲对象竟然真的是高中时和她传过绯闻的同班同学,其实当年他们俩根本没谈过,甚至连暧昧对象都算不上,两人都是品学兼优的学霸,有时在学业上……

《落在水瓶座的月亮》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高中时的许知宜品学兼优,人长得还漂亮,她的主角光环已经完全盖过了她为数不多的缺点,在班上人缘不错,还当了三年的班长兼体委,可谁曾想高一上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她就迟到了,不是主观的原因,是许父粗心大意,以为她还在上初三下学期,直接给人送到南川一中的初中部那边了。

许知宜一路跑着找了好久才找到新班级门口,她平复了一下因为快速奔跑而起伏不定的呼吸,轻轻扣了扣高一(2)班的教室门,里头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请进。”

一推开门,安静的教室里数十道目光齐刷刷地往她这边看过来。

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许知宜不太能接受所有视线都聚焦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拿着显微镜在观察她,那些目光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她浑身不自在。

班主任尚清华正拿着手上的学生名单在核对。

“你是许知宜是吧,怎么第一天就迟到了?还让全班同学都在等你一个人。”

许知宜态度诚恳地向他解释了一遍自己迟到的原因。

“下次注意点纪律,第一组最后一排还有个位置,你先坐那吧,之后会重新调整座位。”

尚清华这人向来帮理不帮亲,只要解释的理由足够说服他,很少会为难学生。

许知宜看向第一组最后一排,那里靠窗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一个人了,他没有看她,少年的脊背挺得笔直,坐姿端端正正的,正微微低头翻着课本,黑色的碎发随意散落在额前,他身上的蓝白校服很干净,穿的也整齐,一看就是那种根正苗红的三好学生。

许知宜走过去直接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把书包往桌肚里随意一扔。

她的动静不大,但已经足够影响到旁边的人了。

他抬眼朝她这边看过来,许知宜也毫不客气地迎上他的视线。

少年俊朗的眉宇间有着年少张扬的锐气又带着点温润如玉的感觉。

四目相对,他朝她笑了笑然后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分贝说:“我叫沈骁屿,骁勇善战的骁,岛屿的屿。”

他的嗓音跟他人一样清澈敞亮。

“他的课你以后可别再迟到了,尚清华最反感的就是迟到的学生,在他这样视时间为成绩的人眼里,迟到一分钟高考少一分。”

许知宜也向他回以礼貌的微笑,虽然她讨厌被人说教,但这个临时同桌留给她的印象还算不错,跟学校里那些拽里痞气的男生不太一样。

“沈骁屿!你在那嘀咕什么呢!别以为我老眼昏花没看到,刚才我讲了什么,你复述一遍。”

尚清华一边说着又直直往许知宜他们这边扔了半根粉笔头过来,他生平最痛恨在他的课上讲小话的学生,他是学校里算资历最老的那批教师了,由于上了年纪,平时不说话也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许知宜眼疾手快地拿起课本挡了一下才没被砸到,差一点就被殃及。

她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旁边的人怎么接,前排有些同学也带着吃瓜看戏的表情,纷纷转过来看向沈骁屿。

被当众点了名,沈骁屿倒是坦荡地站起身面不改色地说:“您刚刚说高中三年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阶段,就像南川一中的校训一样,读书、明理、慎行、成才,希望我们珍惜时光,努力学习,不负成长,做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用的人。”

几乎一字不差,这人竟然能一心二用,确实让许知宜没想到。

他说完教室里便发出了几声哇哦的起哄声,紧接着他又不咸不淡地补了一句:“您还说希望我们像您的名字一样,个个都能上清华。”

教室里瞬间又发出阵阵的哄笑声,连一旁的许知宜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一些学生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学生A:“哈哈哈哈哈…”

学生B: “我去,他是有点喜剧天分在身上的吧。”

学生C: “这个谐音梗有点好笑。”

学生D:“原来帅哥一本正经搞笑的样子是这样的。”

……

“安静!”

尚清华一发话,教室里瞬间又恢复了不久前平静如一潭死水的状态。

“你先坐下吧,下次注意点上课纪律。刚刚那些个笑的龇牙咧嘴的,你们也给我听清楚了,其他老师的课我管不着,但我的课,谁上课再说小话被我抓到就不是像这次这么简单了,有的是办法治你们。”

高一开学的第一节课就这么在一地鸡毛里结束了,同时也预示着许知宜的高中生涯即将正式启航。

……

-

一周过去。

许父还是坚持不肯回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他宁可吃点药维持现状也不愿再忍受化疗的痛苦,出院后的这段时间,他的状态一直时好时坏,病情稍微稳定一点后,就隔三差五地催促许知宜把沈骁屿叫来家里一起吃个饭。

现在家里人都只能顺着许父的意思来,昨天晚上许知宜难得不加班,来帮许母分担点家务活,洗碗时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碟子都担心着会影响到他的心情。

许知宜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就是不敢忤逆父亲,小时候也真的因为顽皮挨了许父不少顿教训,至今仍有阴影。

她很听话地盛装打扮了下才敢回父母家,出门前,还换上了之前闺蜜去国外代购时给她带的一双全球限量款马丁靴,这双鞋她很宝贝,几乎没穿过几次。

连绵数日的阴雨天气总算结束了,今天是个晴空万里的艳阳天,气温也开始逐渐回升。

刚到家门口,许知宜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屋内就传来乒铃乓啷摔碎东西的声音,紧接着她就听到屋里传来许父和许母的争吵声。

“我说过多少次了,医院我是不会再回去的,以后谁也别再劝了,求求你们给我几天安生日子过吧!”

许父的声音里透着愤怒和绝望。

“你不去就不去,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摔东西做什么,一会儿孩子们回来看见,我看看你怎么收场,待会儿小沈还要来家里,你把人家叫来就是为了让人家来看咱们家笑话的?”

许母说着去取了扫帚和簸箕也不再和他争论,许父则自顾自继续在一旁骂骂咧咧。

许知宜听到扫地的声音,然后是一些碎片被扫到簸箕里的声音,之后家里便恢复了一切如常的平静。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她在门口等了有五分钟才若无其事地开门进去。

今天的饭局除了许父和许母两个长辈,许知宜的舅舅也特意从外地回来了,许母跟他说了最近帮女儿介绍了个相亲对象,大概率是奔着结婚去的,他来帮许知宜把把关,还带了他五岁的小女儿一起过来。他们到的时间比许知宜晚了半小时。沈骁屿因为路上堵车来的最晚。

此刻许知宜的小表妹正在客厅玩着新买的乐高,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

沈骁屿今天穿了一件黑色冲锋衣,外套拉链拉到了喉骨处,他微垂着头在刷手机,寸头衬得他整个人利落干净,五官轮廓更加清晰分明。

“大哥哥,这个房子我不会拼,你能帮我拼一下吗?”

小姑娘说话声音软糯,边说着又扯了扯沙发上的人的衣摆。

“好,哥哥给你拼。”

沈骁屿说着把手机揣进兜里,接过小姑娘递给他的乐高。

许知宜从他的声音里竟然听出了耐心和一点宠溺。

“哇哦,知知姐姐,你今天真的好好看啊!好像电视里的那个女明星姐姐呀。”小姑娘转头看到许知宜时,嘴甜地赞美道。

许知宜今天穿了件浅蓝色小西服外套搭了条橘粉色的修身短裙,双腿修长笔直,质感的布料勾勒出她曼妙的身体曲线,气质绝佳,艳丽的眉眼更增添了几分成熟女人味。

小姑娘话音刚落,紧接着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沈骁屿闻言停下了手里正在拼着的乐高,朝她这边看过来,目光跟粘在了她身上似的,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滚了滚。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谁也没有先移开,两人的目光里都带着点晦暗不明的情绪,空气静默了一两秒,最后还是许知宜先移开视线,她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一把抱起小表妹,笑着捏了捏她软乎乎的小脸。

等把人放下时,许知宜直起身再次望向沈骁屿,他早已移开视线正专注在拼着手中的乐高,很快就把剩下的都拼好了。

小姑娘拿着成品乐高模型开心地又蹦又跳,屁颠颠地跑过去拿给她爸爸看。

一顿饭吃下来,几乎都是许知宜的舅舅在说话,他是话痨又正好是个航天迷,这几年收集的各种火箭模型都快堆积成山了,他知道了沈骁屿在航天研究所工作后,简直跟发现了宝藏一样惊喜,甚至还想着以后如果真成了亲戚,也算航天家属了,还有可能去基地现场看卫星发射,他叽叽喳喳自顾自说个不停,沈骁屿也很少搭话,只偶尔礼貌点头以示回应。

小表妹不肯乖乖吃饭闹着要沈骁屿抱。

“我要大哥哥抱,我要大哥哥抱”,她说着就跑到了沈骁屿边上扯着他的裤腿。

五岁的小女孩脆生生的可爱童音引得桌上的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沈骁屿脾气本来就好,对于小姑娘的要求也是无限纵容,他一把将小不点抱起放在腿上,低头给她夹菜,哄着她吃。

“大哥哥的腿好长,呦呦吃完饭可以在哥哥腿上玩滑滑梯吗?”

“什么滑滑梯,没大没小!”

许知宜的舅舅出声阻止。

小姑娘委屈巴巴地睁着一双大眼睛抬头看向沈骁屿。

“没事儿,小孩儿嘛。”沈骁屿不以为意,又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她说:“呦呦乖乖吃饭好不好,一会儿吃完饭再滑。”

“嗯。”小姑娘应了一声便低头扒着碗里剩下的饭。

许知宜被小姑娘刚刚那句话给彻底逗笑了。吃饭的时候一直乐的不行,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她心里这些天的压力和情绪也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吃完饭后,许知宜的舅舅说家里还有事就带着小表妹回去了,许知宜回了自己的房间,沈骁屿主动提出帮许母洗碗,许母说什么也不肯让他来洗,把人赶到了客厅。

客厅里此时只有许父一人在,他独自喝着啤酒,桌上还放着几罐没开封的百威,沈骁屿走过去与他聊了几句。

“许叔,您最近身体还好吗?”

“老样子吧,我这病啊也是怪我自己,那会儿以为年轻,拼了老命的抽烟喝酒,生意人嘛,没办法。”他说着又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你们年轻人呐,能不抽烟喝酒就尽量别抽别喝,烟酒这东西害死人啊。”

“也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把知知交给你我放心的很。”许父担心被许知宜听见,刻意压低了声音,“这丫头啊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倔一根筋,简直跟我年轻的时候一个样,你多担待担待啊,我知道你是个心地纯良的好孩子。”

许父说着开了一罐啤酒递给他,沈骁屿说一会儿还要开车不能喝酒,许父放下酒又倒了杯茶给他,“抱歉啊,人上了年纪就是忘性大,忘了你是开车过来的了,那就以茶代酒吧。”

“您放心。”沈骁屿拿着茶杯和许父手里的啤酒罐碰了碰,“只要知知愿意,这辈子我沈骁屿一定会护她余生平安喜乐。”

小说《落在水瓶座的月亮》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295 Date: Fri, 14 Jun 2024 12:36:58 GMT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dwxTDjNi9ewS
Date: 2024-06-14 12:36:58

CDN/Fly/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