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被强制绑定后我反杀了(白心荞)小说最新章节

点击阅读全文

快穿:被强制绑定后我反杀了》 小说介绍

【1v1】+【相互救赎】+【情有独钟】 最顶级特工白心荞,一朝执行完任务被高维度生物绑架,强制她穿越各个世界完成任务。 想绑架她打白工?她同意了吗! 她替嫁残废王爷,脚踏恶毒长姐,拳踢朝内奸佞…,最后成功摆脱系统控制,完成反杀。 等等,那个任务对象不放她走!。书中主要讲述了:【1v1】+【相互救赎】+【情有独钟】 最顶级特工白心荞,一朝执行完任务被高维度生物绑架,强制她穿越各个世界完成任务。 想绑架她打白工?她同意了吗! 她替嫁残废王爷,脚踏恶毒长姐,拳踢朝内奸佞…,……
快穿:被强制绑定后我反杀了(白心荞)小说最新章节

《快穿:被强制绑定后我反杀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王府,茗夕院内。

白心荞听着顾启慎语气甚是笃定,心中了然,这个历王必然已经清楚她是个冒牌货。

知道了但是没当堂揭穿,也没将她乱棍打出去,而是装作什么都发生,将错就错。

这是真大度还是假慈悲?

她越发看不透了。但是眼下这气氛实属诡异,还是保命要紧。

“王爷。请容妾身解释。”跪下叩首一气呵成,顶级特工能屈能伸!

白心荞将尚书府做的龌龊事抖得一干二净。他们不仁在先,就别怪她不义。

而她说的这些,顾启慎早已派暗卫打探了个清楚,包括沈灵茹本人。

……沈府四小姐沈灵茹,沈知淮四姨太戚氏之女,生母自其幼便离世,在府中不甚受宠……

顾启慎回想暗卫打探的消息,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六岁,他才情初显。在尚书房内受众位夫子称赞,鸿帝也对他喜爱有加。同岁,母妃在后宫中被皇后残害致死。

这腿疾则是那一年冬日,各皇子在听完讲学后,太子差宦官将他打晕,拖到御花园给硬生生砸断的。

待他被扫洒的侍女发现时,整个身体都已冻得青紫。

没得到及时的医治,又加了冻伤,自那便落了残疾。

而身体残缺之人有损国体,让人嗤笑,是必定不会被选作继承大统之人,他从此失去帝宠。太子也不再将他视作威胁。

自那以后,顾启慎便有意藏拙,且故意严厉封锁身残消息,让人以为他自尊受挫一蹶不振。才能求得自身保全。

不枉他韬光养晦多年,羽翼渐丰。太子如今正在朝中拉帮结派,为扩张势力来者不拒,尚书府正是向其投靠的小小一支。

不知是以为顾启慎实在不足为惧,还是为女求荣心切,这沈知淮竟不顾党派之争,来他这里来求亲嫁女。

顾启慎将计就计,通过这送上门的机会,铲除尚书府这一支。

怎知阴差阳错,消息走漏,沈知淮舍不得那大女儿,居然想了替嫁这么一法子,把这四小姐当成替罪羊送了过来。

本想就着今日大婚,用这四小姐杀鸡儆猴。万万没想到,这四小姐的表现,真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堂前三箭不惊,皇室之威不惧,亲人背叛不怒,丈夫身残不悲。

深闺之中居然能养出如此心性的女子,他不由得起了兴致,这个四小姐究竟还能带给他什么惊喜。

顾启慎眸色沉沉的看着眼前跪着的女子。

只见她眉目低垂,随着低头的动作,白皙的脖颈漏到了衣领外,正柔声温言地讲述着替嫁的缘故,而一身宽大繁复的婚服还未褪下,婚冠仍重重的扣在头顶……

想到今日她羸弱的样子,顾启慎莫名的感到一阵不舒服,却又语气平稳,“本王知道了,你先起来罢。”

丝毫没有白心荞设想中的那般震怒。

他不是连腿疾都严防死守,秘而不宣吗?如今被人偷换了新娘子来羞辱,还能这么淡定?

白心荞全然不知自己今日躲过了一劫,听到顾启慎叫她起来,周身的寒意也似乎已经褪去,虽内心迟疑,但还是恭顺地听令起身。

虽然明面上她是身不由己,被逼着替嫁的,但她毕竟还是沈家人,表态很重要。

“沈家欺瞒王爷在先,王爷想如何处置妾身,妾身都不会有半句怨言。”白心荞望向顾启慎,言辞谦卑至极。

就这幅身子,又能受得住他如何处置?不过是无辜被家族推出来挡刀的弃子。

他倒也不会为难她什么,随便打发走也就罢了,只不过……

“你说你是替那沈云清嫁过来,绝非自己本意。”顾启慎玩弄着扳指,好像真心为她着想,“本王也并非不近人情之人,如今放你走,你意下如何?”

送她走?她走了又能去哪,作为弃妇回到沈家?那怕是日子更加艰难,沈知淮一怒之下直接把她锁在府里都有可能。

虽然摆脱沈家控制对她来说轻而易举,但OOC又在限制着她。 更何况,她还有另一个看起来就不好办的任务没有完成。

“系统,我这走了任务还算完成吗?” 不过白心荞还是好奇,问了一下系统。

【宿主走后,女主还是有可能嫁进来,那样任务就算失败了。】

说的也是,这倒还提醒她了。

万一这历王真的觊觎沈云清“京城第一”的美貌,坚持要沈知淮交人,那可就糟了。

她这不得留下来吹吹枕边风?

综上,她绝对不能走,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瞬息间思绪已经千回百转,白心荞再度跪下,眼中一片赤诚。

“今日妾身已与王爷已成结发夫妻,妾身在堂前所说并非一时权宜之言。更何况妾身与王爷一见如故,此生愿与王爷相伴相随。”

一见如故,相伴相随么,顾启慎嗤笑道:“你不介意我这残废之躯?”

“妾身介意。”白心荞回答得很干脆。

听到她说介意,顾启慎面色陡然阴沉下来。

也是,再怎么宠辱不惊,一个女子对丈夫还是有着很高的期许的,有谁会不希望丈夫是个健全之人。本以为白心荞如此不同,能让他有所期待,是他错看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妾身介意的是王爷为何不好好爱惜自己,难道仅仅就因为腿疾而自惭形秽,一蹶不振了吗?”

对于顾启慎的变脸,白心荞全然不惧,神色坦然,言辞间竟还有些娇憨和埋怨。

介意的并不是他的残躯,顾启慎看着她,一时间怔住了。

自打母妃离世,他失去帝宠,受到的不过或是惋惜,或是冷淡的对待,又何曾有人对他说出如此诚恳关怀的话。

眼前的女子虽是跪着望向他,身板却是挺得笔直,从不见躬身谄媚。她神色自然,一双桃花眼更是清亮明净,坚定不移,没有分毫的嫌恶,也没有那虚伪的同情。

是了,从初见他起,这双眼里有讶异,有疑惑,有好奇,却从来没有过厌恶。

“四小姐真的是,出乎本王意料。”

半晌,顾启慎才一字一句说道,他静静地看着白心荞,眼中的深意无从而知。

“妾身愿帮王爷悉心调养,妾身相信终有一日,王爷能够重新站起来。”

作为特工,出入危险之境那真是家常便饭。白心荞最惜命了,毕竟人一死,钱不白赚了工不百打了。她对医术专研得不可谓不精。

区区腿疾,治好他又有何难,如果有必要的话。

顾启慎看着她眼中的坚定,不禁自嘲,只当她是安慰自己,御医都已经宣判回天乏术,他早已对自己的双腿没有了任何期待,朝着女子虚扶一把,“好好说着话,又跪下做什么。”

“那从今往后,就请王妃多多指教了。”顾启慎勾唇笑着看她,又恢复了那温润如玉的做派,眼中似乎有了些笑意。

纵使她今日是假意奉承,即便她日后后悔,顾启慎都不准备再放她离开。

对着这个笑,白心荞恍惚了一阵。起身后连忙行礼,说自己当尽心尽力服侍。

冷着脸时凶如罗刹,谁知这笑起来,倒又有几分风流倜傥。

男人,你还有两幅面孔。

她看着眼前这个神色变换莫测的男人,深知自己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原以为只是个好拿捏的残疾王爷罢了。

“来人,伺候王妃更衣休息。明日,你与本王一同去面圣。”

顾启慎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途中发觉院内仅有一个婢女伺候,神色稍显不虞。

身旁的管事一见,立马安排了扫洒仆从、侍女来院内伺候。暗自忖度这新王妃今日竟然能从王爷手下活下来,真当是有本事的主,日后也得精心服侍着。

顾启慎走得潇洒,而白心荞内心崩溃。

明日面圣?在帝王面前,替嫁的事那是可以直接说的吗?

嫁进王府的第一夜,白心荞失眠了,本来她还能勉强入睡的,如果屋顶的暗卫走开的话。

……

自从白心荞被花轿接走后,沈知淮父女俩就在府中坐立不安。府中下人更是大气不敢出。

整个尚书府仿佛已被压得透不过气来。

沈云清不停的派婢女去大门口打探消息。

眼看时辰越来越晚,父女俩急的团团转。

终于,送嫁的小厮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沈知淮连忙召他前去大堂。

“回老爷。四小姐已经送进王府了。”小厮跪在堂中,气还未喘匀,就急忙答复。

听到计划成功,沈知淮松了一口气。一旁紧绷了一天的沈云清,也松懈了下来。

父女俩相视一眼,两人皆是一脸欣喜的神色,正要挥退下人好生庆祝一番。

“只是……”,小厮有些支支吾吾。

见那小厮好似还有话要讲,沈云清喊住了他。

“只是什么?把今日你在王府的见闻一一讲来,不许有任何欺瞒。”沈云清厉声道。

“是,大小姐。只是四小姐在下花轿时已经醒了。”小厮连忙叩首道出所见。

“什么?”沈知淮一惊,那迷药剂量可是他亲自吩咐准备的,将一头耕牛迷晕一天都绰绰有余。

“那,她可有试图逃跑?”沈云清惊得杏眼圆睁,急忙问道。

“没有逃跑,四小姐下轿后就直接进王府大门了。小的进不去,不知道王府内是何情形。”

那小厮也甚为奇怪,前些日子四小姐拒绝替嫁,闹得府中下人全都是知道的。

“小的特意在王府外候着,生怕出岔子。后来宾客都出来了,王府内好像很平静,小的没有听见什么哄乱。”

“没有跑也没有闹?”沈知淮不信。

但小厮却十分肯定,“回老爷,小的看的真切,四小姐没有跑闹,直直的就走进府了。”

“那后面出来的宾客有什么异常没有?”沈云清急忙追问。

“异常……倒是没有,就是好像一个个都很诧异的样子。”

诧异?沈知淮父女面面相觑。

“如何诧异?他们发现不是那不是大小姐了吗!”沈知淮惊惧。

虽说沈云清盛传容貌第一,但毕竟是闺阁女子,并无画像流出。清楚她相貌的也不过同为闺中的贵女,和各个府中的妇人罢了。

除非白心荞自己说出来,不然旁人不可能第一时间就察觉。

“倒是不像发现了的样子,就是宾客们都相互嘀咕着,然后就上马车各自离去了。

小的离得远,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那些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小的也不敢上前询问。”

白心荞没有闹,也没有被王府撵出来。那这应当是没有出岔子。

沈知淮父女满头疑惑,白心荞就这么坦然的进王府了,和之前绝食拒嫁的是一个人吗?

思忖半晌,沈云清道:“爹,依女儿之见,妹妹应当是已经认命。之前不是说,等到历王离世,会把她接回来,说不定她接受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能解释,为什么四妹妹没有把实情道出来。”

“哼,算她还有点良心。”沈知淮觉得此话有理。

“但是,嫁过去的终归不是我,这事即使今日她不说,日子久了也会被发现的。”

不过眼下王府的人还没有来还兴师问罪,事情应该是没有暴露,他们还能从长计议。

沈云清将心中之计道出。

如果替嫁之事被发现,就断言是白心荞看长姐能嫁给皇子,心中嫉妒羡慕,偷偷在出嫁当日偷天换日,将长姐迷晕,自己替长姐嫁了过去。

只怕从今日起,她连院门都不能迈出一步,万一被发现她的名声可不保。

她得尽快寻个办法,让自己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

若是被历王诘问为何瞒而不报?自是回答怕暴露后坏了王爷名声。

如果历王实在不放过他们,沈知淮看着桌上从东宫传来的手谕,这才惊觉尚书府与三皇子结亲,被太子疏远不说,太子更不会放过他。思及此,一时间冷汗不止。他要尽快入宫一趟。

小说《快穿:被强制绑定后我反杀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上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pm6:07
下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pm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