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阳光(寇良斌老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寻找阳光》 小说介绍

人生的路很长,走着走着,我就像天上飞的那只掉队的大雁一样,形单影只。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白天吃饭,一碗一筷;晚上睡觉,双人床单人睡,两个枕头,一个是我的,另一个也是我的。这是一本自言自语的唠叨,就像一个人深夜对着树洞倾诉一样。
行走在黑夜,寻找光明,拯救自己,这是一个抑郁病人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农村的女人,就像关不住的鸡一样,天一亮,就飞出院墙了。这我家在沟边,地势在这儿,门口堆着一堆树身子,面临着柏油路。这么好的景致,比他们中间那些街道眼界宽,看的远,都来这儿谝。这些女人,大都在中午或是傍……
寻找阳光(寇良斌老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寻找阳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农村的女人,就像关不住的鸡一样,天一亮,就飞出院墙了。

这我家在沟边,地势在这儿,门口堆着一堆树身子,面临着柏油路。这么好的景致,比他们中间那些街道眼界宽,看的远,都来这儿谝。

这些女人,大都在中午或是傍晚,提着一个塑料桶,来我家门口的沟边倒生活垃圾。

这容纳生活垃圾的地方就是门前的山沟,自然形成的沟,沟与沟之间,上千米或是上万米。任你有多少垃圾,都填不满。

倒了垃圾,来,坐在老寇家门前歇歇。

行吧,都带着一张嘴来歇了。

马路边上,路两边的水渠,是我多年前撒下的蜀葵种子。多层蜀葵花每年都或红或粉或白,开满了两边,好看到吸引村中的幼儿采摘。

不对,现在没白花了,老寇说门前种白花不吉利,最终将开着白花的蜀葵全部给挖了。现在,在路两边,每年都开着红艳艳的一片。俗气!

要不是花的叶子是绿色的,这非得俗得人吐。

当然,别的路旁树下,都是长满杂草,就这儿好看。

好看,我这三年不常看了,只是在记忆里回味。

对一个抑郁症病人来说,好与不好,这个世界都与我无关了。

这个蓝星就像一棵开满花的果树,我不喜眼前的花,也不奢望以前花落后的果,只是看到树下的落花,独自伤悲。

院中,母亲沈桂兰还在洗衣服,这老马的老婆小马还在院子中评论。

这女人,就和那令人讨厌的燕子一样,嘴不停。这张嘴太讨人厌了。总有一天会由燕子转为乌鸦,让人看到她的身影都是讨厌的。

这门前的垃圾沟,是常年累月形成的,是整个村子统一倒垃圾的地方。这两年,环保查的严,不许这样倒垃圾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让挖机挖黄土从上面埋一下就成。

倒是在我家门前的路上放了两张预制板,板上放的统一的那种大垃圾铁皮车,就像一具棺材一样放着。

这放归放,一个月也来不了一次,塞的满满的。

什么时候有上级来检查,什么时候就有人来拉。

实在不行,人力推到山边,找个人看不到的地方倒下去,了事。

这年月,你哄我,我哄你,大家都活在一片虚假的繁荣中。别的不说,每次来家中调查时,给我填的是打工,月入元。而且有人告诉老寇了,有人问时,就说你家大儿子去江浙一带打工了。要不是村长挡,还能给我填月入元。

我明白,像这样的事,我是被代表了。

老寇的心思我明白,想得一些国家救济。

好吧,双方的心思都不在阳光下。

乡亲都说我脑袋坏了,十足的在村上社死了,可不是坏了嘛!你看,我正说着天然的垃圾沟,又扯到这儿了。这会儿,小马呼唤倒垃圾的老胡过来。

好吧,这特约评论员又来了一个。

这老胡,也不是因为年纪大,是这些女人的戏称。特别是那些老女人,看到这些年轻的,大约在岁左右的,看人家能打工,能挣钱,有钱打扮自己,自己心里酸,对人家的戏称。

打工,打工,十年一场空。

打的什么工?

小县城,陕甘宁一带的小县城,能有什么工作?女人,在县城就是端盘子的服务员。

当然,她们这种档次,还去不了县城,都在镇上陪孩子读书。

现在,方圆百里所有原上镇上村里的小学都关了。一个班个学生,浪费资源。现在,都收在镇上,圈起来读书。有能力的,都买房子去县城居住,让孩子在县城读书了。

你没看,现在每个县城的学校盖了一座又一座,娃娃报名,得半夜一两点起来拿小板凳排队。

就这,镇上的,不用排队。小孩子,都是母亲租一间房,住着陪读。

孩子大点,女人白天出来打短工。

短工是啥?

就是红白喜事一条龙服务队,给人端盘子洗碗。专走农村,下觉到农村,挣农村的辛苦钱。

现在,农村人有钱了,也舍得花了。再说,人都出门打工了,像以前那种免费帮忙的人数不够了,人少了。

老胡就是这服务队中的一员,端那盘子,那力气,天气好时钱好赚;遇到下雨或是下雪,那钱就不易。

当然,你不去,人家微信群里一喊,净是人报名。领队的一数,人够了。这次你不去,下次人家故意不让你去。反正镇上的闲人多的是,都是从村上陪孩子读书的女人,一天做两顿饭,人多的是。人口红利嘛,少你一个无所谓。一天元的工资,挤破脑袋报名去。

母亲沈桂兰正将洗衣机排水,黑水就像洗了煤矿井下工人的衣服一样。这种水在县城很常见,特别是县城某条臭水沟里,净是这种水。

西瓜地要肥料充足,这女人,人狠话不多啊,是个人物!

小马加工老胡的语言。

第一个说这话的人听着有意思,第二个人说出口,就没有新意了。用村里的话说,是溜屁股渠渠,没意思。

拾人话把。

当然,有知识的人会说一句,拾人牙慧。

好嘛,母亲在老胡嘴里都成了老沈了。就好像你是主任,我是科长,他是厂长,大家都有官称了。

好嘛,在母亲的眼里,我就是那地里的苹果树苗,看着活着,摇一下没根。如果有心,拔出来看,这棵苹果树苗肯定被田里的坏老鼠咬了根须,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根须根成长。这样的树,挖了,土里埋点耗子药,第二年再栽种苹果树就行了。

好嘛,这老胡,这语言组织能力,比小马高出一个段位。

农村人,一辈子就为了和人一样。

和人不一样,你是没人还是没钱?

没人,该娶就娶,该生的就生;没钱,该借的借,该挣的挣。

还是这老胡厉害,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不带个人主观意思,就传达了不同的意思。

母亲就像找到知己一样:

丢人呐!

芭比Q了!

老胡在洗衣机旁边看了看说:

老胡出门提着垃圾桶往回走。

现在这装修房的多,大伙都有这免费的乳胶桶用,用来装垃圾。镇上这么两个桶元,有人买来挑水用。

这小马看了看走出去的老胡,再看看眼前的人,自己拍着大腿笑。

她这女人,就是大老板的做派,看着别人洗衣服,自己坐在凳子上笑着。

是啊,看别人干活比自己干活爽,那爽点不是一星半点,是无数点。

人嘛,都想自己闲着,别人忙着,天性如此。

老天爷啊,小马阿姨,你往回走吧,天黑了让老马好好种下地,不要到处闲逛了,实在不行,舍个本,买点宁夏的枸杞补补腰。

小说《寻找阳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