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顶流死对头来我婚礼抢亲了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许栀颜云烈)

疯了!顶流死对头来我婚礼抢亲了》 小说介绍

【综艺+双顶流+沙雕甜文+先婚后爱+暗恋成真】
直播婚礼当天,许栀颜的新郎和他的初恋白月光跑了。
众目睽睽之下,顶流死对头云烈来抢亲,把她按墙亲被全网直播!
热搜炸了!
有记者采访两人感情史,云烈回答:“日久生情。”
后来,某夫妻直播综艺上,许栀颜揉着腰爬起来奋起反抗:“我要离婚!!”
云烈亲吻着她眼尾红痣:“乖,弹幕都在催生,今晚我们要努力造崽崽了。”
云烈惦记了她八年,步步为营,终于哄着她领了证,离婚?想都别想!。书中主要讲述了:许栀颜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因为这个姿势,她不得不把胸口挺直,腰露出一小截,被云烈紧贴。淦!不是说好不回来的吗!她心虚的眼神飘向了摄像机,柔润莹白的小耳垂粉粉的,压着声音说:“云烈!别……有摄像!”云烈没……
疯了!顶流死对头来我婚礼抢亲了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许栀颜云烈)

《疯了!顶流死对头来我婚礼抢亲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许栀颜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因为这个姿势,她不得不把胸口挺直,腰露出一小截,被云烈紧贴。

淦!不是说好不回来的吗!

她心虚的眼神飘向了摄像机,柔润莹白的小耳垂粉粉的,压着声音说:

云烈没带麦,浴室的摄像头是不带收音效果的。

但粉丝们光听许栀颜的话就足够遐想连篇……

【没摄像机你们要干什么?!色色】

【摄像头:请当我不存在,要做什么自便好吗!】

【请注意烈神的眼神!】

【有会读唇语的大神么?求翻译!】

云烈弯了弯唇:

许栀颜:……

这么点事儿至于一直斤斤计较么!

许栀颜的声音又轻又软,她怕云烈真的当着镜头的面乱来。

云烈喉间一紧,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他松开手,意味不明地说:

许栀颜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脸上的温度烫得惊人!

没摄像头他还想做什么!死BT!

她恶狠狠地瞪了云烈一眼,将人推了出去,反锁了门。

等人走了之后,许栀颜脸一直红到了脖子,露出来的细白手臂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许栀颜尽力的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踏马的平复不下来。

许栀颜正在原地爆炸,卫生间的门被敲了敲。

许栀颜被吓了一跳,贴在门上听了听,警惕地问:

从门缝底下被塞进来一张卡片。

卡片上面写着一个任务。

『请在不告知云烈任务的前提下,让云烈说出这句话‘我给过你机会了。’完成任务后,你可以为另一半下达任意任务』

许栀颜精神一震。

云烈的最后一部电影,名字叫做亡命之徒。

他在电影里演了一个又可悲又可恨的杀手。可悲的是他的经历,可恨的是他最终走上了无差别杀人的道路,杀人无数,最后自杀身亡

而任务卡里的这句话是电影里的经典台词。

许栀颜一直很好奇云烈的演技。

曾经云烈抢了她电影的男主角,和她对戏的时候,演技一塌糊涂。

气得许栀颜连夜退出了剧组。

结果许栀颜退了,云烈也退了,剧组后来还内涵两人耍大牌。

没过多久,亡命之徒上映就爆火,云烈凭借这一个角色斩获七项大奖!

许栀颜还觉得有黑幕!就云烈那演技……拿奖?

一直到很久之后她看了那部电影,才意识到云烈的实力确实很强。

但许栀颜始终认为,云烈就踏马的有病!明明能好好演戏,偏偏和她演戏就演得稀烂!

节目组只负责发任务卡,要怎么完成任务,全凭许栀颜自己发挥。

许栀颜去衣帽间,找到了一件云烈的衬衫穿好。

云烈的衣服对于许栀颜而言,过大了。

衬衫空荡荡的,下摆还长。

许栀颜折腾了一会儿,懒得管了,她窜进主卧,探出个脑袋。

她在门上敲了敲,声音娇娇的:

卸去了妆容之后,许栀颜逼人的气势减淡了几分。

她的肌肤看上去吹弹可破。

一双猫儿眼弯起,魅惑勾人。

云烈抬眼,漆黑的眸落在她修长的腿上。

她只穿着白色衬衫,衬衫偏大,领口解开两粒扣子,隐约透出漂亮的起伏……

再往下看,是笔直修长的美腿,令人垂涎。

云烈喉结一动,目光暗沉。

他认得,那是他的衣服。

许栀颜将袖子拉上来,发挥演技:

在电影里,云烈饰演的杀人狂魔,曾被单纯的小警察小柯帮过,可在最后,他的身份被小柯发现时,云烈杀死了小柯。

而此时,云烈也会说出那句台词。

许栀颜还特意换了身衣服,她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万个赞。

她美眸含笑,期待地看着云烈。

没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许栀颜,尤其是云烈。

他目光挪了挪,说:

许栀颜目光疑惑。

对个戏关摄像头干嘛?

怎么?他还不好意思了?

怕自己的稀烂演技被粉丝们发现了?!

呵呵,老娘今天就撕碎你!

许栀颜眼珠一转,走到摄像头面前装模作样的扒拉了两下,含糊说:

【???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会很刺激的样子……羞羞!】

【许栀颜不要脸!没看烈神不想配合她吗!】

【看得烦死了许栀颜就一直缠着烈神是吧?能不能独立行走啊!】

【黑粉举报了,这是夫妻综艺看清楚好吗】

……

云烈扯了扯领带,领口松散,鼓起的喉结性感迷人。

他停在许栀颜面前,极具压迫力地低头看她,问:

许栀颜指挥着:

她伸出手,两节藕臂莹白润丽。

越是纯白,越是勾人。

她说:

热意翻涌而起。

云烈黑眸一眯,扯下领带,慢条斯理的绑住她的双手。

许栀颜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但目前为止,应该……还是按照她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进行着的吧……

领带在她白皙的手腕间打了个结结实实的结。

云烈抬手,粗粝的指尖搭在她耳垂边。

轻轻摩挲,力道不大。

眼看着那莹白玉润的耳垂染上绯红。

云烈暗眸轻眯。

他似乎已经入戏,说起了台词。

许栀颜也迅速进入状态。

她往后缩了缩,美眸轻轻一眨,声音轻轻的:

云烈的手指忽然转移了方向,在许栀颜颈侧细细摩挲。

许栀颜觉得他恨不得把那一小块皮肤给磨破似的。

按理说,云烈应该要接那句经典台词了。

忘词了?

于是许栀颜又说了一遍台词:

话还没说完,云烈骤然掐住了她的腰。

他只是轻轻一推,拉着许栀颜一起倒在软软的被子里,将其压在身下。

他薄唇轻轻一扬,极具侵略性的鹰眼一瞬不转地盯着许栀颜,声音磁性低沉:

许栀颜表情一喜。

任务完成!

这种喜悦不过三秒,云烈掐住了她的下巴,薄唇裹挟着灼热的气息,狠狠吻了上来。

小说《疯了!顶流死对头来我婚礼抢亲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