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团宠:仙女的病娇侍卫太黏人云淆秦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天降团宠:仙女的病娇侍卫太黏人》 小说介绍

【古言+病娇+反派+仙侠+情有独钟+救赎】云淆是丞相府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小小姐。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倾国倾城的样貌在云淆还未张开的面颊上就已经初见模样。只是传闻云淆身体不好,隐有早夭之相,众人惋惜不已。云淆倒是不在乎这些。只是,她却遇见了那个困住她一生的少年。阴郁低沉浑身污秽,就像是被人抛弃了的小兽一般独自舐伤。她心软了,成为了庇佑他的神明。 后来那少年想方设法,只为了最后能困住他的神明。。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朔嗫嚅了几下唇。最后说出的却是好。没办法,他从来都拒绝不了她。只是离开之前。秦朔还是将张太医叮嘱的安神汤,一滴不剩的喂给了云淆。苦的云淆一直吐舌头。“秦朔,要不是你喂我,我绝对不会吃的。”小姑娘还在……
天降团宠:仙女的病娇侍卫太黏人云淆秦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天降团宠:仙女的病娇侍卫太黏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秦朔嗫嚅了几下唇。

最后说出的却是好。

没办法,他从来都拒绝不了她。

只是离开之前。秦朔还是将张太医叮嘱的安神汤,一滴不剩的喂给了云淆。

苦的云淆一直吐舌头。

小姑娘还在用着水不住的涮着口。

就恨不得直接把自己的舌头拿出来直接刷刷。

小姑娘的这句话还是让秦朔的心情好上了不少。

言语里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小姑娘虽然神色不济,但眸子还是亮晶晶的。盛着笑意看着秦朔。

金甲面具下的脸柔了下来。

大掌再次蠢蠢欲动的想要放到床上那娇娇女的头顶,摸摸那软软的毛发。

只是有些时候,失礼可以是一瞬间,却不能在现在。

木门被再次打开。

只是这次去买糖葫芦的人却是迟迟未归。

任凭昼夜几转。

秦朔失踪的那年,云淆十二岁。

秦朔十四岁。

原本云淆还以为秦朔只是找不到她说的那种没核的糖葫芦。

后来,天黑了。

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秦朔从来就不会让她等这么长时间。

前段时日那群黑衣人的袭击让云淆突然有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让她原本因为少年那四个字平稳的心绪再次乱了起来。

府兵出去了一队又一队。

可是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

那少年就像是云淆的一场梦。

醒了,便什么都没留下。

云览见自家姑娘闷闷不乐,便又给云淆挑了个武艺出色的护卫。

云淆不是孩子,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这么‘胡闹’下去了。

毕竟云府上下已经被她闹了个彻底。

她得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云淆在那一刻安静了下来。

满意的打量着云览给自己找的新护卫,不时的点着头。

只是她却没有注意到远处之人那双亮的出奇的眸子。

一瞬不瞬的看着庭院里的少女。

手掌紧紧的攥在一起。

骨节泛着青白。

少年身侧的黑衣人斟酌的开口。

却迟迟没有吐露出那句话的后半段。

少年清冷的声音似是什么都不在意。

嘴角轻扯的淡笑,在金甲之下,莫名的有几分自嘲的意味。

黑衣人没再回话。

少年却像是自虐成瘾。

轻声道:

黑衣人没有回话。

秦朔也并没有期待会有人回应。

手中的糖葫芦已经有些微微的化掉了。

粘嗒嗒的粘在糯米纸上,在低端凝成了一滴殷红。

修长的手指慢慢抬起。

似是有人轻笑。

也似在叹息。

‘啪嗒——’

一串莹亮的糖葫芦滚落在地。

粘上轻尘,莹亮不再。

……

昏暗的大殿里,男人微醺着抚着一旁的娇美人。

殿上跪着一人。

哆哆嗦嗦的匍匐在地。

周边的夜里,隐隐还有着未擦干的血迹。

仆从战战兢兢的在一旁给男人填着酒。

娇美人抬起盈盈玉袖就将酒杯递送在男人嘴边。

美人娇音千转。

酒香肆意。

那被唤作殿下的男人,乃当今大邶三皇子李晟。

和李岩出生即为人生赢家不同。

李晟的生母是已逝的王贵妃。

当年王家在文苑帝登基之始,凭自家势力强压新帝,逼迫新帝逼迫新帝立自家姑娘为后。

后文苑帝卧薪尝胆,一举打倒了在朝廷上只手遮天的王家。

还下令将王贵妃打入冷宫。

冷宫哪是人待的地方。

从没吃过苦的王贵妃没几天就殡了天。

李晟也因王家的原因被文苑帝不喜。

成为天家的边缘人物。

李晟笑着挡下递上来的酒杯,抬手抚上娇美人的脸,不时的轻抚。

娇美人羞得垂下了头。

她也是刚被召见,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前是个什么人面兽心的狠人。

脖颈猛地被掐住,一阵骨裂声。

娇美人死不瞑目。

李晟起身,俯视着匍匐在地上不住哆嗦的刘尚。

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垂下的头却始终都没敢抬起。

殿上安静了几瞬,只有李晟不时踱步的脚步声。

乌鸦的声音在夜晚里显得尤为突兀。

黑衣男人双手背在身后。

面上的金甲面具在月光下泛着森森的冷光。

秦朔把玩着小臂上停顿的乌鸦,微微斜着头。

三年已过,秦朔再次回到了这片故土。

不同以往,当年那个差点在初春里被冻死的少年,此刻已经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存在。

云淆面色苍白的躺在榻上。

肩头的殷红已经溢出了纱布。

三年里少女抽条了不少,只是面上的婴儿肥还未完全退下,显得整个人幼态不少。

朱唇因为高烧的缘故,有些干裂。

莹白的额头冷汗密布,眉头紧皱。

屋内太医还在忙碌,屋外一袭蟒袍的男人双膝跪倒在地。

明黄色朝服的文苑帝坐在殿内,冷冷的看着殿外之人。

这宫里谁人不知,这云府的小姐那简直就是天子的心头肉。

宁可救不回公主,那也不能让云淆有个半点闪失。

可偏偏最该抱大腿的大邶太子李岩,竟然能为了一村中野妇,竟然将这娇娇女至于险境。

小说《天降团宠:仙女的病娇侍卫太黏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