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家的嫡娇女,长在了他心尖上》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叶怀安秦烨小说全文

太傅家的嫡娇女,长在了他心尖上》 小说介绍

“原来是昏过去了啊……”
秦烨的视线停留在少女额头细腻的汗珠上,少年抿唇一笑,轻轻将墙边无意识的身影搂了过来,下颚抵住她的头顶,他怔愣了会儿,眼瞳犹如无法聚焦一般,良久却又抬起她的脸。
“若是你也喜欢我便好了。”
少年的眼底泛着乌青,微叹了口气,丝毫不顾温热的血迹落在他微微泛着亮光的衣,颤抖着却又竭力全力的想要拥的最紧。
他说:“后悔也没有办法了。”。书中主要讲述了:皇后见他到了,心中更是欢喜,拉着两人双双碰面。三皇子的眼神微微诧异,这感觉说不上来夹杂着什么,但叶怀安看的出来的是,显然他也不知道今日还有另一个人在。可这惊讶归惊讶,宫廷礼仪却是不能忘,面前人神色很快……
《太傅家的嫡娇女,长在了他心尖上》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叶怀安秦烨小说全文

《太傅家的嫡娇女,长在了他心尖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皇后见他到了,心中更是欢喜,拉着两人双双碰面。

三皇子的眼神微微诧异,这感觉说不上来夹杂着什么,但叶怀安看的出来的是,显然他也不知道今日还有另一个人在。

可这惊讶归惊讶,宫廷礼仪却是不能忘,面前人神色很快恢复镇定,长袍往后一捋,下跪拱手作揖,

宜德皇后喜上眉梢,萧澈是自己儿子,能见上一面自然高兴的很,说着便连忙抬手去扶,

她的眼中满是期待,又夹带了些欣慰之感。

两人入了亭中,叶怀安方才正式和萧澈见面,她面色平平,未表露出什么,只上前作了一揖,

四目相对,两人皆面色淡淡,未曾表示出什么,不过这么久以来,萧澈倒是第一次见如此清逸如仙的女子,说不上喜爱,却也让人难以移开眼。

想到这,他眉目间也温柔了一些,宜德皇后拉着两人打了个照面。

叶怀安自然是知道眼前人的名讳,并不感觉什么,反观萧澈,初出茅庐,显然想不到眼前人竟然是太傅之女。

话到半响,宜德皇后本想留她下来用膳,只可惜叶怀安在他们母子两人面前太过拘谨,便以叶仁之理婉拒,宜德皇后自然也不会强加于人,道了三言两语,便任由着她去了。

出了玉均宫,叶怀安知道路要怎么回去,便未再让李海公公接着送她出去。宫园里的花还未开,萧萧瑟瑟的,带着几片新叶随着风摇曳,远远的还未走进,便能看到有一人袍如黑夜的在树上一动不动的躺着,寒风还有些刺骨,吹得他肩上的墨发扑来,却也不见他睁眼半分,想来应是睡着了。

叶怀安无意去管这些小事,自顾自的往前走,却听到枝头上传来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清朗动人,

面前人眸子半张,清了清神,早就已经从半躺的姿势变成了坐着,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玉手拨弄着新摘下来的枝条,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光犹如寒星,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是定襄王。

他方才闭着眼,还倒以为是宫女,想不到面前竟是一位冰冷秀气的丫头,那眸子生的灵动漂亮,宛如新雪初落般的透亮。

叶怀安不知眼前人是何时醒过来的,想起那日申容曦曾和她说过,这个定襄王的脾气并不是甚好,便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一个礼。

薄唇轻启,叶怀安微微屈身,

先前她看到之时只闻定襄王长得及其好看,今日一见,现在她才发现如此天资绰越,难怪城中如此多的少女佳人青睐有加。

秦烨冠上束发,漆黑的眼瞳似有若无的盯着叶怀安,她倒也未觉得不自在,还抬头看了他一眼,枝头上的人不知是好意还是警告,他淡薄的红唇轻启,

叶怀安微微侧头,波澜不惊的眼眸盯着枝头上的男子,那日定襄王也在场,知道她落水自己并不意外,可从那之前两人素未蒙面,所以他今日这一番话,叶怀安也只当是恐吓自己这位无知少女。

面前人腰站的笔直,冷眸盯着他,

他好看的桃花眼轻挑,

不知是因为风吹还是面前人说的话,叶怀安的后脊不忍得一凉,这话说的毫不避讳,显然,秦烨本以为她会有几分吓到,可谁料到,叶怀安抿唇一笑,眼波不曾惊动半分,并未放在心上,仔细回他,

叶怀安随了一礼,不想多做纠缠,轻声踏步向金陵门外走了出去。

身后人眸若寒星,侧身从枝头处下来,只拍了拍身上的露水,淡定的去了别处。

出了宫,马车在街上徐行,周围人来来往往,还有些红色灯笼在街头巷尾挂着,叶怀安抱着暖炉,往外稍微探了探头,只觉得好不热闹。

一旁的锦心看穿了她的心思,轻声笑道,

叶怀安回头看了眼锦心,弯起唇点了点头,随即便缓缓的下了轿。

这一下马车,周围的买卖之声渐浓,颇有还未散去的年味,叶怀安随着锦心和七月进了绫览坊,这铺子开了十几年,掌柜的也好说话,甚得世家小姐和夫人的欢心,所卖的布匹更是其他店中都未曾有的。

远远的还未踏进门,里头的小厮便上前迎人来了,笑得甚是亲切,

说罢便从一旁拿了过来,叶怀安定眼在这玉兰绸中,这绸子果真是上好的,摸在手中柔软的很,白玉锦色,稍有用些金丝缀成一朵兰花,当真是美得厉害。

叶怀安摸了摸,正想着初春能做件新衣,可一看这拿出来的布匹,还不够拿出来做条襦裙,她展眉向那小厮问道,

那小厮摇了摇头,他正想引叶怀安过去另一侧,却见门外来了位小姐,还带着两三个下人进来。

那小厮一看便与她熟的很,见到便喊了一声

叶怀安的目光落在了白临沂身上,她记得上次在宴会中见过她的,面前人也同样在打量她,不过上来便热情的开口同她说话,

她方才在绫览坊外看到了太傅府的马车,确认是叶怀安才进了这里,可现在扯起谎来,却面不红心不跳。

两人是同辈,不需要行其他的礼数,叶怀安却也习惯性的离其他人远一些,只稍稍简单的回了声,

她抿唇笑了笑,白临沂眨着眼睛,看得不禁让人觉得天真无邪。

叶怀安素闻白家小姐在歌舞方面颇具造诣,寻常人难得一见,可她那日在皇后娘娘的宴席中,倒也觉得与其他人所作无何不同,要说动人之处,便是她那又真又媚的目光,勾的人离不了神。

她看向一旁,本想去看看那些其他的料子,现下也没有了兴致,

说罢,她还指着刚刚那些玉兰绸子,结账让一旁的七月带到马车上。

白临沂捻起帕子,笑着称赞,

她阿谀奉承了一番,叶怀安却无心听她说这些,将心思放在了她说的苏家小姐身上。

小说《太傅家的嫡娇女,长在了他心尖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