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禁区》主角陈秋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惊悚禁区》 小说介绍

二叔意外去世后,我本想回家,却因为一些莫名其妙出现各种事故,没能送二叔最后一程,半年后二叔竟离奇尸变,在此之后,一件件惊悚离奇的事接踵而至。。书中主要讲述了:对于我爸这一辈的人来说,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不那么重了。但这思想在我奶奶心底可是根深蒂固。我奶一共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姑远嫁到南方去了,难得回来一趟。我还有个三叔叫陈怀义,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惊悚禁区》主角陈秋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惊悚禁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对于我爸这一辈的人来说,重男轻女的思想已经不那么重了。

但这思想在我奶奶心底可是根深蒂固。

我奶一共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姑远嫁到南方去了,难得回来一趟。

我还有个三叔叫陈怀义,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前几年为了分我爷去世时留下来的一罐子铜钱,和我爸大闹了一架,之后鲜少回来。

据说就连二叔死的时候,他都只回来待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了。

坦白说,三叔真的有些忘恩负义,当初他服侍的那一家人虽说在县城,但条件很差,我爸每次去城里,都背着粮食和肉,那会儿可没有车子到村口,需要走十几里山路才能搭车。

后来三叔家拆迁了,一下子有钱了,穷亲戚好像也就不是亲戚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去县城,在街上偶遇我三叔,他竟然装作没看见就从我身边过去了,生怕我会给他添麻烦一样,之后我和三叔也就很疏远了。

招呼之后,我妈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这会儿已经下午两点多钟了,我饿的前胸贴后背。

吃过饭我俩堂叔都走了,堂屋里就只剩下我爸,我姐夫和我。

这时候我才问二叔的事情。

起因和电话里给我说的一样,而怪异的事情是从昨天晚上开始的。

昨晚半夜,整个庄子上飞沙走石,有好几个人都说看见我二叔回村了,而且我妈也听见了‘踢踏’‘踢踏’的声音,因为我二叔是跛脚,所以脚步声很好辨认。

二叔在村里转悠了一圈后,便一直在他的老屋待到鸡打鸣才走,这可把村里人都吓坏了,今天一早就闹的沸沸扬扬的。

我问道。

姐夫不屑的道。

姐夫叫刘军,之前当过五年兵,人高马大的浑身是胆,他用退伍的钱在镇上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虽然辛苦但这几年也赚了不少。

我爸有些不悦。

我爸眉头一皱。

我姐夫见状立刻怂了,嘿嘿傻笑两声不说话了。

我心里也在思索姐夫这话的可能性,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关键是二叔。

我爸摇了摇头,道:

对于陈富贵,我爸从来都不待见,其原因是这陈富贵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是我们庄子上有名的无赖,专门喜欢做一些投机倒把的事情,以前去南下打过几年工,回来后各种吹嘘,说他在南方做大毒枭,几百个警察追他都被他脱身了,还说等风头过去了要再回去赚大钱。

那时候我们还小,看了一些港片录像后,还挺崇拜他的。

后来有一次他喝醉酒说漏嘴了我们才知道,原来他就只是在南方卖老鼠药,行吧,也算是毒枭了。

因为陈富贵小时候摔断胳膊没有及时就医,所以落下了终身残疾,算和我二叔同病相怜,所以两人关系一直挺要好的。

就在这时候,我爸电话响了,一看是郭先生的,我爸赶忙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的郭先生说,他骑摩托车栽沟里了,估计要在家缓两天,还说让我们不要担心,他这些符咒法器能撑几天,等他伤养好了,立马过来解决这事。

我爸说了一堆关切和拜托的话。

挂了电话,姐夫立刻揶揄道:

这次我爸倒是没说姐夫,想了想,站起身来道:

伟子家和郭先生他们是亲戚,我爸肯定是听风去了,看来他也怀疑郭瞎子是装的,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这几个村里就郭瞎子一个阴阳先生,要是他不来,这事还只能耽搁着。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村子里沸沸扬扬的,出点什么事估计都会怪在我们家头上,即便不出事,别人也会在背后戳咱脊梁骨。

我爸走了之后,我和姐夫聊了几句,本来我想到二叔坟上去祭拜一下,但姐夫劝我先不要去,我看时间挺晚了也就算了。

我走出院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到了二叔住的老屋。

以前我们家还没盖新房子的时候,都住在老屋,后来盖了新房子让二叔搬过去的,二叔死活不搬,我听到后就寄了一笔钱回来,把老屋翻新了一下,好让二叔住的舒服一些。

当我来到大门口时,失神间仿佛看见二叔从门口走出来,脸上堆满了笑:但一眨眼,眼前却什么都没有。

一时间二叔的音容笑貌填充满了我的脑海,悲伤也一寸寸开始吞噬我。

人们常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我二叔呢?一辈子就没活出个人样来,死了还要被人戳着脊梁骨,这也是最好的安排吗?

推开了大门,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没有一丝人气。

走进二叔的房间,里边只剩下一张木架子床和一个陈旧的衣柜,按照我们这的习俗,人死之后他的被褥,衣服什么的都要在坟头烧掉,所以二叔的遗物,大概就剩下眼前这些了。

这让我更加悲伤了,一下子跪在床边:说到最后,我禁不住的哽咽起来。

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二叔说,可是他现在已经听不见了。

就在我沉入悲伤中的时候,我听到姐夫在门外喊我。

我连忙擦拭掉眼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说着我回头看了一眼二叔的卧房,心中下了一个决定,一定要给我二叔洗刷清白!

我回过头来笃定的看着姐夫。

姐夫一怔,接着换上兴奋的神色:

小说《惊悚禁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