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作者穿书自救笔记沈知意李郁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虐文作者穿书自救笔记》 小说介绍

社畜苏薇为了发泄工作压力创作了一篇小白菜文学。
虐文女主兼小白菜沈知意,被祖母无视,被亲爹嫌弃,被继母厌恶,被嫡姐欺辱,被未婚夫抛弃。
沈知意越惨,苏薇就越高兴。
小白菜不堪重负跳湖自尽了!
罪魁祸首苏薇穿书了!
作者变女主,苏薇被自己写的小白菜威胁了。
怎么办呢,当然是怼继母、斗嫡姐和手撕渣男啦。
改头换面的沈知意必要帮那小白菜快意恩仇大杀四方!。书中主要讲述了:卖油郎箫声是无良作者苏薇笔下的另一颗小白菜。他幼时也曾被学堂先生夸过极有天分,将来必是个当官的料子。他也一直记着先生的话,总天不亮就晨起读书。直到父亲突然去世,母亲又因此一病不起缠绵病榻。箫声只能子承……
虐文作者穿书自救笔记沈知意李郁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虐文作者穿书自救笔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卖油郎箫声是无良作者苏薇笔下的另一颗小白菜。

他幼时也曾被学堂先生夸过极有天分,将来必是个当官的料子。他也一直记着先生的话,总天不亮就晨起读书。直到父亲突然去世,母亲又因此一病不起缠绵病榻。

箫声只能子承父业,半夜三更就得从京郊的家中出发,急急忙忙地从东街跑到西街从南市跑到北巷。运气好的时候,他能把两桶油全部卖出去,回家时不仅更轻巧些也能再抓些草药给母亲治咳嗽。运气不好遇到雨天雪天时,那市集上别说人了,连车马也都少见。

又是一日雪天,天色已经完全晦暗下来了,箫声挑着满满两桶油回程。京城的雪总是下得那么纷飞,像是直接从天上倒下来了一样。雪花乱得萧声看清前方的路,道路也渐渐结冰,萧声为了不让油洒出来只能两边扶着,颇有些笨拙地走在苍茫地官道上。

扑腾一声,萧声摔了下来。膝盖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萧声疼的一下子没了知觉,却还是下意识地去看那两桶油。土地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油一泼在上面,雪便金灿灿地透着些微光。

萧声怨这天又谢这天,幸好地面上的积雪够厚,将雪带回去等融化了总还是有法子把油分离出来的。萧声顾不上疼,跪着直把雪往油桶里装。

前头又哒哒来了辆马车,那驾车的马夫斥责萧声拦路,让他快些滚开。萧声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让马车碾雪呢,那不是雪,是他娘的命啊!

马车内的沈知文急着回府气恼,在问清原由后便下了车。她没有听脏兮兮卖油郎的解释,只带着婢女将那一片雪地都踩上了脚印。

萧声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被沈知文踩了个稀碎,他只恨自己没有勇气与依仗,不然定是要给这蛮横女子一些颜色瞧瞧。

沈知文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破落卖油郎。一身满是补丁的粗麻布衣裳,脸上一层黑灰,一双大手不仅全是茧子还生着冻疮。她突然来了兴趣,

萧声昧着良心收下了马夫给的二两银子定金,他还需要这些钱去给母亲抓下个月的药,他也需要更多的钱来摆脱这庸庸碌碌不见天日的生活。

他也同情那个遭人算计的女子,但谁又来同情他呢?下等低贱之人的悲悯之心向来一文不值,他只能抓住眼下这唯一的机会以求翻身。

那女子跑了,还撞到了一片商贩,被人人簇拥着回沈家讨债去了。

萧声不是追不上,只是看到那女子惊慌绝望的脸时有了一瞬的迟疑。下等低贱之人不能完全抛弃怜悯之心,所以萧声永远只能是个下等低贱的人。

萧声回到家中,发现母亲正倚着墙边呕吐,这两日她无论吃什么都是这般。大夫说,如果再不以川桂枝入药母亲怕是要药石罔效了。

萧声心一横,便去沈府讨要尾款,自己的面子终归没有母亲的性命重要。

他在狱内听闻母亲过世了,得知他要下狱三年后一口气没喘上来当初就背过了身。邻居心善,为母亲置办了一口薄棺,第二天就下葬了。

萧声双目血红。

他认了,是他下等,是他低贱。他也曾种善因,却得了恶果,他如何咽的下去。

————————————–

苏薇艰难转身,眼前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团凉气,只是凉气有了人的形态和四肢。

那团凉气又凑到大气不敢出的苏薇耳边,

苏薇被这团凉气压制地不得动弹,她明白了这就是沈知意。阴曹地府不要她,便找自己来寻仇来了。

苏薇想自己也是个倒霉的,社畜,每天早起晚睡讨生活。不过是写个小说发泄发泄压力,倒被女主缠上了。

苏薇说这话也有些心虚,她原本的想法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但她也只能先用这些托辞先稳住沈知意了。

这团凉气唤苏薇为沈知意,她搞不明白为何这小白菜做人时对欺负她的人唯唯诺诺,做了魂魄了倒对她重拳出击。

她这是走了多大的霉运,才会遭此一劫啊!

————————————–

苏薇,不,沈知意,一睁开眼果然又回到了书中。

沈知意牢记那团冷气的指示,搅和贺文俊的婚事!

可她现在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作者大人了,在这深宅大院的她要如何帮小白菜复仇呢?

还躺在床上养伤的沈知意出声唤来自己另一个贴身丫头雪花。

雪花原是梁氏房里的,后来被沈老太太指来照顾沈知意。这雪花和梁氏和沈知文惯是一条心的,总偷偷把萱草院的情况带到菡萏院去。平日里总是偷奸耍滑把活推给佩儿干,一有风吹草动就没影跑去告诉梁氏。沈府里好些编排沈知意的消息都是这雪花传出去的,但她也有一个长处,那就是消息灵通。

沈知意原先设定的是贺文俊攀了个高枝因此悔婚,但她对贺文俊的岳家并没有来得及仔细描写。

雪儿回复。

沈知意愣住了,呃,她不知道枢密都承旨算是个什么官职。虽然这本书算是她写的,但背景框架直接照搬了模板压根没有细看。

沈知意看着眼珠滴溜乱转的雪花,又追问道,

雪花一边回答一边在心里嘲笑这个草包五姑娘,读书不会女工不行,难怪会被贺家哥儿弃之如履。她这样想着,面上不由露出轻蔑之色。

这样的姿态自然是被沈知意看在眼里,她是来帮小白菜快意人生的,如何再受得下那闲气,当即冷下脸来。

雪花最是个察言观色的,沈知意话说得不算狠面上也没什么表情。哎呦哎呦,这草包五小姐竟是连发狠都不会的,真是笑死人。

雪儿表面上回复这是没有的事,是五姑娘多想了。但是一出屋就又奔去了菡萏院梁氏处,她添油加醋说那沈知意还是对贺文俊旧情难断正在房里寻死觅活的。然后又把方才那番威胁的话当成笑话告诉梁氏,讨了那梁氏好大个高兴。

沈知意咂摸咂摸,嗯,她其实没听明白雪儿的话。但也大抵明白枢密都承旨还是个比较厉害的官职,估摸是贺文俊的顶头上司,这也怪不得贺文俊这个狗男人那么快就倒戈相向了。

她现在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现在连出门的资格都没有,怎么毁人姻缘呢?

要是在现世就好了,写一个真情实感的小作文说那贺家哥儿是个鲜廉寡耻抛弃现女友要去攀高枝的凤凰男,再花点钱找些水军评论转发。等过几日事情发酵起来,自然有出名的自媒体为了博流量对事件进行深挖。到时候,自己出个面再卖卖惨,不说让贺文俊身败名裂但社会性死亡肯定不在话下。

可惜,这里是可恶的封建时代。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甚至连自由都没有。

至少,现在的沈知意就没有自由,她连沈家的门都出不去谈何为小白菜出气啊。

沈知意在床上躺了许久,觉得腰都要断了。萱草院潮气重,她便寻思把贴身的被褥拿出晒晒。

她毕竟也不是什么正经小姐,抱着被子往外走那势头雄赳赳气昂昂,根本不像个刚落水的。

但是沈知意不知道沈府虽然高门大院但也不似现世那般有着诸多高科技加持,像摄像头这种最常用的基础设施就没有。她刚晾完被子往回走,竟在自己个的院子里被劫持了。

萱草院在沈家宅子的最西南处,不仅地处偏僻,与府外也仅仅一墙之隔。

萧声找了个没什么人看守的阴面翻墙进了沈府,还没搞清楚方向那沈知意便撞了过去,不劫持她还能劫持谁呢?

沈知意深感封建社会的艰难,她本就危机四伏了,眼下还可能一命呜呼。她没看清那贼人的脸,但单衣上过于明显的字她倒是看了个真切。

小白菜,咱们俩马上要到一块去了,我没达成你的愿望你千万别怨我啊。沈知意心里如是想着。

挟持她的人只是揽着她的脖子并没有其他的过激激动,沈知意觉得他可能还是个好商量的。

萧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警惕道:

沈知念看不见这贼人的脸,但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按照她在现世设定的剧情,能如此不管不顾要找沈知文的只可能是小白菜二号萧声啊。

萧声诧异这个瘦弱的小丫头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没有因此松动只是拿出来内里贴身放着的短匕首抵上沈知意的脖子。

沈知意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她看着匕首白晃晃的刀刃仿佛看到了小白菜一号在向自己招手。

沈知意做最后的挣扎,

小说《虐文作者穿书自救笔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