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富春晓宋冬郁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 小说介绍

富春晓带着空间穿成了60年的婴儿,被父母留在了外公家。
可没多久她就被扔进深山里,幸得老虎养育着。几年后她才发现自己竟是穿进了本年代重生文里,而女主竟是占了她身份的表姐……
表姐想利用先知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富春晓:第一次见面就拆穿表姐假千金的身世,让她呆在农村种田吧!
表姐被养父母放逐农村心生怨恨,想办法扳倒他们?
富春晓:让你见识修仙者的厉害!
宋冬郁:还有哪个不长眼的要来自讨苦吃?。书中主要讲述了: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草丛里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晶莹灿烂的华彩。老妇人躺在潮湿的草丛里,双目呆愣地望着天空,双手颤巍巍地摸了摸富春晓的小手。小巧,柔软,细腻,Zui关键的是这双手上的温度,是暖和的……
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富春晓宋冬郁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旭日从东方冉冉升起,草丛里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晶莹灿烂的华彩。

老妇人躺在潮湿的草丛里,双目呆愣地望着天空,双手颤巍巍地摸了摸富春晓的小手。

小巧,柔软,细腻,Zui关键的是这双手上的温度,是暖和的。

暖和的手?老妇人的眼珠子动了动,瞟了一眼富春晓身后,一条细长的影子连接着她的身体。

有影子!那就不是鬼!

老妇人的一声发出一声惨叫,紧随其后是她一阵不停歇的哭天抢地,那哭声如唱戏般,腔调跌宕起伏,高昂嘹亮。

哭喊到这里时,叫王菜花的老妇人突然哭唱道:

富春草在Zui初的激动后忍不住哭了起来,但不到片刻,这个叫王菜花的老太太哭得比她还要伤心,她此时是陪着老太太哭也不是,不陪着她哭也不是,想开口安慰她两句吧,老太太的声音实在是太有穿透力了,把她的声音都压下了。

过了好一会儿,王菜花的哭声终于小了,富春晓赶紧说道:

王菜花正回忆她被命运痛击的一生,听到旁边的稚嫩的声音才收回哭声。

老太太立马以不符合她这个年龄段应有的利索劲儿跳了起来,一溜烟儿地跑到早没了气息的野猪群里。

她一边用手大力地拍着DaTui,一边皱着眉头喊道,

富春晓没打算在人前暴露空间,所以这些野猪只能继续躺在这里了。她打断了老太太的话:

王菜花也知道现在得下山了,肉虽然重要,但也得有命享啊!

她前几天摘野菜的时候发现附近有一片野菜还没被人发现,此时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她哪愿意跟人分享这一片野菜。

所以她今天特意赶早,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上这边来,哪想到竟然遇到了野猪和老虎,差点把命留在这里。

现在虽然看着这么一大群的野猪不能偷摸地带回家,但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她可不敢再留下。

而且如果回去早的话,可以让家里的几个儿子偷上山把野猪肉搬回家。

王菜花想到这,也不再逗留,转身就要往山下走去。

富春晓见她要走了,赶紧追了上去。

日头越升越高,草丛里的露珠也早已消散在天地间。

但富春晓的裤脚还是Shi Le一大片,衣服也被枝桠、野草割了好几个口子。

王菜花走了一会儿,发现走在她身后的富春晓,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话刚说出口,她就想起富春晓和老虎相拥的画面。

她再次怀疑富春晓到底是不是精怪。

王菜花心里打着鼓,她可不敢让这么个孩子跟在身边。

富春晓哪能放弃呢,死乞白咧地也要跟着王菜花下山,至于下山后的事再说。

王菜花一听富春晓这话就急了,干啥跟她下去呀!

万一富春晓真是山里的精怪,下山后村里出了事,那她就是全村的罪人了。

当然王菜花也不会直接开口拒绝富春晓,对于能够和老虎拥抱的人,她是不会得罪的,真得罪了,人家招来老虎一口就能把你撕了。

王菜花边走边苦口婆心地劝富春晓。

富春晓打定主意要下山,也耐着性子说道:

王菜花左劝右劝,富春晓还是坚定不移地要跟着她。

富春晓见王菜花是真心想甩了她,酝酿了好久的情绪,才皱着一张脸,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富春晓想着就给自己编造一个可怜的身世,可惜,她的语言能力退化了,只能蹦出这么些简短的话。

虽然富春晓的话少,但架不住王菜花会脑补啊!

大队里正好有个老猎人,前几年搬进山里去住了,那这小丫头应该就是他捡的呀。

是的,王菜花就是这么敢肯定这丫头是老猎户捡来的,而看这丫头多半是家里人不要的。

这年月,有太多的人家养不起孩子或者不喜欢女孩,就选择把孩子扔掉,有些人更是把孩子溺死。这丫头还能活着遇上老猎户,起码她的家人还保留了做人的Zui后一点良知。

说来这个老猎人还是王菜花丈夫的本家兄弟,年轻时跟着山上的猎户学了打猎的手艺,后来娶了猎户的女儿,生下来几个女儿一个儿子。

日子过得很清贫,但他们家起码不缺肉吃。

前几年成立了农村合作社,老猎人的丈人及小舅子一家也搬到了山下,山上的房子也就此空了下来。

前几年日子真真不好过,老猎人的老伴为了给儿子、孙子省下点口粮,竟然自己偷摸着吃guan yin tu,到后来肚子胀得太大,压根活不了。

按说他们家还不到那份上,虽说家里没有余粮,但老猎人会打猎,他们家在这年月里还能沾点荤腥,而老猎人的小舅子一家离姐姐家也近了,偶尔在山上有收获也会给半只野鸡或者野兔,家里真没余粮了,总能拿这些野物跟其他人家换些粗粮。

可谁让他们家有个四六不知的儿媳妇,归根结底还是老猎人夫妻把儿子宠坏了!

因为他们连生了五个女儿才得了这么个宝贝儿子,夫妻两对儿子那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儿子那是有求必应。

到了儿子要相看人家的年纪时,他竟然看上了村里另一个跟他们家情况类似的人家。

那户人家是连生了八个女儿才得了一个儿子,宝贝的程度可想而知。

老猎户夫妻两可不乐意自家的儿子娶那样人家的女儿,他们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当扶弟魔,却不乐意自己的儿子娶个扶弟魔。

可做父母的哪能拗得过儿子,最终老猎户的儿子得偿所愿。而老猎户一家也成了儿媳妇弟弟的长工。

一开始老猎户夫妻两是紧守自家的财物,可架不住他们的儿子是个耙耳朵,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

老猎户为了几个孙子孙女,总不能把孩子的母亲送回家吧!再说他们夫妻要是真把儿媳妇送走,估计他们的儿子也收拾包裹跟着去老丈人家当上门女婿了。

而老猎户的儿媳妇也是魔怔了,为了弟弟,连丈夫、儿女都不顾了,家里有什么东西都往娘家搬去,久而久之老猎户家里哪有什么余粮、存款。

尤其在前几年那样的zai qing下,自家的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哪还有人会想着去救济他人。可老猎户的儿媳妇不是一般人,竟然克扣丈夫、儿女的口粮,把省下来的粮食给了娘家。

老猎户的老伴哪舍得让儿子、孙子挨饿受苦,只能把自己的口粮给儿孙了,就没想过自己的活路。

她这一走,做饭的活计全由猎户的儿媳妇来做,这下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克扣老猎户的口粮,救济娘家爹娘和弟弟了。

老猎户在这个家里吃得很少又不好,对儿子也彻底失望了,越发不爱在这个家里待着了,一气之下,就收拾几件衣物去他老丈人之前山上的房子住了。

后来他儿子儿媳去找他要了几次野物,老猎户给了几次后,见儿子儿媳只顾着找他拿肉,也不关心当父亲的是死是活,便不想再见到他们夫妻俩,就搬到深山里居住了。

这几年都没听到他的消息,原以为早死了,没想到在深山里竟然捡了个丫头养了起来。

一想到这个,王菜花就摇了摇头。老猎户夫妻两也太不中用了,被儿子和儿媳拿捏了住了,要是换成她有这样的儿子儿媳,一个大耳瓜子下去,再把人巴拉干净了给赶出去,看她一个子儿不给他们,他们还能不能活!

王菜花欲言又止,看那老虎和富春晓相处得像人似的,总不能把老猎户吃了吧?

富春晓可不知道王菜花心里的想法,就着她的话,继续编造着身世:

王菜花一听这声音,立马就高兴地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

王菜花刚喊完,就远远见到大队长富大东带着一群人从树木后现了身,而他家的傻儿子正兴奋地跑来问:

王菜花气得要死,被大队长听到了她的话,十几头的野猪就要这样飞了!那都是肉!都是钱。

心疼得她都站不稳了。

眼见着王菜花要晕了,富春晓赶紧去扶她:

一群人刚刚全被野猪肉吸引了,没注意到王菜花身后的富春晓。

大队长富大东很是愤怒:

富大柱也很惊奇:

五毛是王菜花三儿的唯一儿子。

王菜花共生了四子五女,拉扯长大的只有四子二女。年的时候,她的三儿和三儿媳妇上山后没回来,找回来的只有几片碎衣和几块残肢,留下了襁褓中的五毛。

老太太平时就念叨着五毛无父无母,以后不好找对象,就想给他找个tong yang xi。

这次见到富春晓,富大柱理所当然地想到了他娘给五毛了找tong yang xi。

王菜花要被蠢儿子气死,没看到大队长在跟前吗?还谈什么tong yang xi,都不记得前几天村里的妇女主任在戏台上讲的话了吗?存心要让她被pi dou是不是!

***

红星大队今天出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大队长带人从山里抬回来了十几只野猪,这可把整个大队的人乐坏了,队员们今天上工都用了全身的力气,就为了早点下工,好吃上杀猪菜、领到野猪肉!

第二件事是消失了好几年的老猎户富老根竟然在深山里养了两只老虎和一个小女孩。听王菜花说,那十几只野猪都是老虎咬死的!

哎嘛!富老根老了老了,竟然还能有这本事养老虎,可惜死得早,要不可以让他家的老虎以后经常猎几只野猪,好让队里的人也能用工分换猪肉打牙祭啊!

当然,谁也没把注意力放在富春晓身上,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能有多大的本事。

红星大队的人从野猪谈到了富老根,又从富老根谈到了他的儿子儿媳。

而此时,富老根的儿子富大牛和儿媳妇李菊花心里也不得劲儿!

自家老爹养的老虎所猎的野猪竟然都成了大队的肉了,他们作为富老根的儿子、儿媳,竟然不能连一头野猪肉都没能得到,只能和大队里的人一样分几斤的猪肉。

至于富春晓?在他们心里,一个不知道打哪来的野丫头可别想进他家门,想让他们家出粮养人,做梦去!

而且看那野丫头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估计他们爹富老根也没有留下钱财。

富大牛和李菊花在田地里生着闷气,就听见远处有人喊道:

李菊花一听,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跑了过去。

李菊花一走,地里的人便开始念道:

有人阴阳怪气道。

大家说着说着,就听到远处传来争吵声,便有人偷偷停下来休息。

这时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从那吵架的方向传来:

众人一听,这还了得!村里现在有啥肉!是那群野猪肉!

李家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抢他们的肉!

别说那些偷摸着休息的人了,就是那些还在干活的人都放下了活计,赶到了出事点。

今天要不把李家人打得屁滚尿流,他们红星大队的人就是孬种!

小说《七零炮灰:真千金她又甜又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