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长欢(秦欢季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四季长欢》 小说介绍

对于发奋图强路上捡来的男友,秦欢有自己独到的恋爱心得…
与此同时,并肩而立,是季川此生最大目标!
一心搞事业女学霸 X 浪子回头男霸总。书中主要讲述了:几人分别上了车,因为丛罗的后座上都是两个人购物的东西,车给邢楠开了。秦欢就被丛罗塞上了季川的车。准确说,秦欢就觉得丛罗是故意的!这也太明显了吧……后座上面,可乐和顾谆亲亲密密的低头研究游戏,自己要是坐……
四季长欢(秦欢季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四季长欢》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几人分别上了车,因为丛罗的后座上都是两个人购物的东西,车给邢楠开了。

秦欢就被丛罗塞上了季川的车。

准确说,秦欢就觉得丛罗是故意的!

这也太明显了吧……

后座上面,可乐和顾谆亲亲密密的低头研究游戏,自己要是坐上去岂不是三人行,情侣加狗。

秦欢决定陪着前座的男人一起当狗,总比在后面碍人眼强。

拉开副驾驶,副驾驶上面摆着一只毛绒玩具。

奶敷敷的白色小兔子,好萌,好想抱,可是要矜持。

季川伸手把毛绒玩具放到了后面。

秦欢道谢以后坐进去 :

季川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秦欢伸手扯了好几下,但是好像是卡住了,拽不动。

季川整个身体探了过来,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就连呼吸的声音都能清楚的听到。

他伸出手,专心的帮忙拉上安全带,丝毫没有打量女孩。

可是只有季川自己知道,他的舌头在拼命的抵住上颚,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的要爆炸了。

他坐了回去以后,秦欢才反应过来,战术性后仰,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

自己的脸没红吧!

好近!

在秦欢的认知里面,熟悉的人贴的很近是很舒服的事情,原本在国外长大的她也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可是好像自己的脸升起的温度,不是这么告诉她的。

秦欢如释重负的呼吸,让他有些恼火,更加沉默起来。

车缓缓地稳稳的跟在丛罗的后面,秦欢从来都不是多话的人,见到季川也不想说什么,就放弃交流,拿出手机来开始看论文。

男生的声音沉沉,像是一声叹息。

秦欢不明白这是在叫她,还是在说她在看论文。

季川手搭在方向盘上,等待红灯的时候,侧脸过来看秦欢,夕阳的光影通过树梢,婆娑的光斑映在男生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像油画中的人。

男生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说话要轻快许多,透着愉悦,像是知道秦欢在看他一样。

秦欢转过目光,摁灭手机屏幕:

她的眼光落在那颗罪魁祸首身上,声音轻而清:

季川侧过脸来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顺着回答了:

秦欢看他的眼光突然变成了看冤大头的眼光,同情怜悯。

季川:

你以为我看不懂吗!!!!!

季川:……这算哪门子报恩????

坐在后座的可乐都笑得要抽过去了,连刚刚脸色不佳的顾谆也忍俊不禁。

可乐:

顾谆:

秦欢一脸莫名其妙,自己是不是应该稍微委婉一点告诉她。

她诚挚的道歉。

结果后座上传来爆笑的声音。

秦欢:

秦欢不太明白几个人笑了一整路究竟是为什么,但是她还是很委婉的提醒了一下,作为刚刚救了她狗命的这位帅哥,他父亲的眼光的确不怎么好。

季川嘴角弯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侧目看了一眼并不恼火的女孩,原本以为秦欢是一个高冷脾气,却没想到,她的脾气很好啊。

真的是离她越近,越能发现她是一个宝藏。

秦欢解释道:

拍卖会上面的东西,居然还有假的,真是闻所未闻。

后座上传来打游戏的声音,季川余光看见后视镜里面的两个人正在专心在王者峡谷里面厮杀,突然歪头看向秦欢,小声说道。

秦欢一愣,这样讳莫如深的表情,显得他整个人突然很严肃起来。

季川的声音沉沉的,像是喃喃自语,但却无比清晰的传递到了秦欢的耳朵里面。

秦欢非常莫名其妙的眼睛莫名心虚的扫过后座,还好没有注意他们的动向。

她皱了皱眉头:

他们不是早就认识了吗,虽然并不是很熟,但是最起码是有一面之缘的。

季川笑了笑没再说话。

秦欢的性格比较内敛,她平时是比较沉默,内心吐槽却是停不下来。

比如此时,她正在内心尖叫着想要把丛罗这个见色忘友的娃,掰成三瓣。

她的表面就不一样了,非常的淡定,低低地垂着眼睛,漂亮的长睫毛像扇子一样在傍晚的辉光下打下一片阴影,一双有些浅的咖啡色瞳孔聚精会神的盯着手里面的手机。

当然,手机的内容,并不是刚刚的论文,而是跟丛罗的聊天界面。

她在跟丛罗斗图。

【跟大帅哥一起坐车的感觉怎么样?】

【我非常有危机意识。】秦欢回到。

丛罗无语:【什么危机意识?】

秦欢过了一会,确定旁边的人没有往这边看【我觉得我有些不正常,刚刚心跳的巨快!】

【你确定你不是美色当前,把持不住自己了?】丛罗调侃。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那么不矜持!!!!!!】

季川的目光大量下来的时候,就看见满屏的感叹号。

真的是,很有趣的女孩。

那家私房菜离他们逛街的商场有点远,但是比较靠近秦欢住的地方,也是和丛罗经常来吃饭的地方,车辆缓缓的停在了停车场的位置上。

秦欢有些意外,这个饭点过来,居然还能有停车的位置。

可是看到停车位旁边的预定牌照,想来这位也应该是非富即贵的少爷吧。

淡定的收起手机,推门下车,然后就看见了不远处,丛罗站着朝自己挥手,当然,这位的另一只手牢牢地牵着自己的男朋友。

秦欢扬起一个微笑,脚下的速度快走了两步,与丛罗并肩进去了。

他们的身后,季川刚刚接了个电话,转身发现女孩已经进去了,哑然失笑。

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面,两个人就是刚刚认识的,连朋友应该都不算吧。

可乐凑了上来,一脸好奇。

顾谆也有些好奇,他是大学才认识这几个人的,并不知道曾经的过往,但是他也知道,季川虽然这一两年里面多数时候都是无缝衔接的谈恋爱,可是心中却有一位不可超越的白月光。

刚刚季川说认识的那句话,两个人是听到了,但是,只能装作没听见,如果女孩要是害羞了,自家老大还能给他们什么好果子吃?

从来都没见过,老大那般认真的样子了。

可乐见过秦欢,毕竟一个高中,对于高中的传闻一直传闻到大学,学霸加大美女,自己家的老大连上去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今天可要好好把握啊。

于是秦欢只是出去上了一个厕所的功夫,她原本作为旁边的人,就变成了季川。

秦欢内心暗自把一脸狐狸笑的某位司机腹诽了很久。

邢楠给秦欢介绍道:

虽然也有某人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丛罗叽叽喳喳的拉住秦欢,悄悄说道:

秦欢在桌布底下戳了戳丛罗:

丛罗笑得开心,一双大眼睛笑眯眯的。

秦欢在大家看不到的角度,默默翻了个白眼。

季川伸手给秦欢盛了一碗刚刚上来的海胆汤,他的动作随意,就像是顺手为之。

可是着实把秦欢弄得一愣,伸手连忙道谢。

季川嘴上说烫,神情专注的,把碗绕过了她的手,稳稳地放在桌子上。

秦欢的手尴尬的缩了回去,她突然瞥到旁边好朋友一脸吃瓜的表情,心感不妙。

季川哪里知道这位祖宗心下想了些什么,她面色和善冷淡,但是还是要适当的缓解一下尴尬气氛,不然女孩子记恨自己了,那这殷勤就白献了。

季川收回了手,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欢:

秦欢在某人热情的目光下,被迫拿起勺子,喝了两口。

季川的分寸拿捏得非常完美,在恰当的时候收回了视线,然后顺手给自己又盛了一碗,一副只是想要给刚认识的人推荐菜品的模样。

秦欢瞬间觉得是自己多疑了,人家明明是好心。

季川趁秦欢刚刚放下防备的时候,冷不丁的开口道:

秦欢没有想到他会提这么久远的事情,原本当时就是堵着一口气上台发泄的,却没想到真的有人认真去听。

季川认真的说道。

另一边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在说一些没有营养的笑话,秦欢看了看旁边笑得前仰后合的丛罗,季川的声音不算大,但却是悦耳的,秦欢更愿意跟他讨论学习的事情。

季川含笑,手中的筷子非常优雅的取了放在自己面前的芹菜,放入口中。

秦欢的目光有些诧异,转头看他。

季川继续说:

女孩的眉眼轻轻的弯了起来,漂亮的眼睛里笑意盈盈,灵动,璀璨。

季川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知道秦欢漂亮,但是却没想到,笑起来的她这般漂亮,像是全场的欢声笑语都不及她笑语晏晏。

她的长相并不是那种清淡高冷的样子,反而是有攻击型的妩媚的长相,却生着温柔清冷的性子,整个人的气质如同精灵一般,媚而不俗。

明媚如斯,想必她的灵魂也是这般肆意洒脱。

秦欢并不知道季川的心思,她只是想起当时自己为了一时气愤,做的傻事:

季川收回了自己的心思,点了点头:

想起第一个交卷从考场走出来那意气风发的样子,秦欢转头,认真的看着季川。

话已经说出口,秦欢才意识到自己跟一个今天才开始聊天的人,居然说出自己一直奉行的想法,总觉得,眼前的男生,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亲近。

这样的亲和力,怕是自己需要修炼很久。

处处都少不了学习。

季川重复了一遍。

是啊,不辜负自己的努力,自己现在就在不辜负自己的这般努力。

季川的问题秦欢有确切的答案,她并不扭捏,自己制定的计划,一定会完成的,哪怕是再艰难险阻,慢慢来总归是能成功的,时间久一点又如何。

秦欢想了想:

季川是知道秦欢学的专业的,却没想到是想搞科研。

秦欢想了想,歪头正色道:

秦欢的笑淡淡的,不仔细看,应该都观察不到她表情变化,可是那双潋滟的眼睛却流转的,像是透过空气看向了远处那对双双变成永恒的夫妇,这是她追求的浪漫。

永恒的浪漫。

季川完整的听完了这个故事,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

他有些不敢看女孩,秦欢的心思单纯,甚至比大部分女孩更加追求浪漫和极致。

自己这些年来,倒是荒唐极了。

见到季川的神色有些不明,秦欢有些担心是自己的故事太过惊悚,毕竟当初丛罗在听她说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一个惊悚故事。

毕竟把人的骨灰日日带在身边,这样的浪漫,谁能承受的来。

秦欢企图补救自己的

哪知道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这边正在深刻反思自己的渣男行为,并且构思如何改正中。

直至饭局结束,两个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秦欢的神色也有些倦怠了。

夜色微凉,月光晴涩,洒在酒足饭饱的人们身上,懒懒的。

身后季川叫了一声秦欢。

一件外套披在了女孩的肩膀上。

女孩回过头,男孩的一双眼睛,竟不亚于天边的玄月,明亮清澈,闪闪发光。

我们皆是凡夫俗子,爱一个人的时候,海枯石烂,世界的尽头,都不会是感情的终点。

给秦欢披上衣服,道完晚安,季川就上了车。

丛罗在前面催促秦欢快一点,秦欢才将心思收了回来。

心脏跳动的声音好大,一下下的顺着血管,这样的感觉流淌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一种奇怪难以言说的感觉蔓延了开来。

寥若星辰,有那一瞬间,她觉得跟这个刚开始熟悉的男孩灵魂相通。

心动的感觉,可能是这般吧。

秦欢匆匆上了车,车上一路无言,只是窗外的星辰月光,都格外好看。

回公寓的路上,丛罗戳了戳秦欢的胳膊:

秦欢茫然:

丛罗小声的趴在秦欢的耳边嘀咕道:

秦欢笑得温柔,

哎呦喂,这明显就是有意思的感觉,小妮子,动心了吧!

丛罗笑得贼兮兮的:

秦欢一爪子按住了她躁动的样子,

丛罗收回了脑袋和手,翻了个白眼:

秦欢:

好气啊,什么时候开始,说不过这个兔崽子了!

到了公寓两个人放下手里的东西,丛罗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秦欢。

这样严肃的丛罗让秦欢缴械投降。

丛罗此刻变得无比正经:

扯了一个抱枕,垫在下巴那里,整个人趴在沙发上面。

秦欢窝在舒服的沙发上,轻仰着,整个人都是慵懒的。

丛罗想了想,歪头说道:

秦欢直起身体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丛罗伸手。

秦欢从善如流的抱住了自己好友的腰,像小猫一样蹭了蹭她的腹部。

秦欢好看的眼睛上挑。

丛罗尖叫:

就只是刚刚被扶住的时候恰好手放在了人家的腹肌上面。

丛罗一脸郁闷,有非常迅速的阴转晴,

丛罗叫嚣着,两个女孩闹做一团。

小说《四季长欢》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