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薄少倾冷凝雪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 小说介绍

一张契约联姻书,冷凝雪终于嫁给了爱了十年的薄少倾。本以为可以相守终老,却不曾是噩梦的开始。
男人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
“享受吗?我的爱妻。”
“想逃,你也得有命逃。”
“我就要缠住你,怎么样?”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
爱你的时候,你不爱。
等发现爱她入骨时,她已经不爱你了。
看男人最后如何挽回这份遗失的爱情。。书中主要讲述了:“喂,放我出去!听到没有,放我出去。”冷凝雪用最快速度,冲到门口喊道。纤细的双手,使劲的在砸门。“别喊了,喊破嗓子也没人敢放你走的。”宋琪在门外淡淡的说道。说完像幽灵般,快速的消失在门外。屋内的冷凝雪……
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薄少倾冷凝雪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冷凝雪用最快速度,冲到门口喊道。纤细的双手,使劲的在砸门。

宋琪在门外淡淡的说道。

说完像幽灵般,快速的消失在门外。

屋内的冷凝雪,嗓子喊哑了,手也拍疼了,就是没人搭理她。

冷凝雪在心里咒骂着薄少倾。

庭院内。

薄少倾看了一眼驾驶座的人,锐利的眼眸带着寒光,让驾驶座上的薄少筠不寒而栗。

话音刚落,一双修长的细腿,带风似的向二楼书房迈去。

冷凝雪不在车上,薄少筠自然不必再开车出去。

他将车开回车库,跟着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开着,似乎一直在等他。

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着整个书房。

薄少筠苏润的嗓音提高了许多。

从他回来那天,看到哥哥去了地窖,再看到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冷凝雪,他就已看不惯哥哥做事的狠绝。

薄少筠憋了一肚子的气,却不好去质问哥哥,如今面对面他就不想再打马虎眼。

只不过一向温和的人,发起脾气来,就像一个软萌萌的小奶狗,没什么杀伤力。

薄少倾一直在低头看手上的文件,没有说话,笔哗哗啦啦的在纸上写着,整个动作,行云如流水。

等到一桌子的文件全部处理完,这才缓缓抬头,冷眸紧盯着薄少筠。

冷淡中带着倔强,满腹的不爽。

薄少倾睨着眼眸,盯着薄少筠,没在说话,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有话难以启齿。

一霎那间,颔首低额,再看着一脸倔强的薄少筠,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揣进裤兜,在他面前踱步。

回过来定在薄少筠面前,纤长的胳膊揽过他的肩膀。

他们是一母同胞,一同出生,血浓于水的兄弟。

即便刚刚的举动,亲密无间,薄少筠还是甩开了搭在肩膀的重力,跟哥哥拉开了距离。

原本就躁动的书房,有了一丝丝火药味。

薄少倾的语气不再柔和已变得冰冷,把一切说的风轻云淡。

阴郁的脸变得阴暗。

薄少倾冷嘲道。

话出口,他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薄少倾都有些后悔说出这伤人的话。

不仅伤了自己,还伤了弟弟,更伤了痛恨的人。

薄少倾眼里满是愤怒,声音在颤抖,在咆哮,震耳欲聋。

薄少筠被这一番话击中。

他真的做错了,是他连累的她吗?

小时候,父亲创业常年不在家,与母亲长期分居,最后感情不合分开。哥哥薄少倾随母亲到了乾州,而自己则留在父亲薄炳怀的身边。

从此,兄弟两人分开,每年也只在假期的时候聚一聚。

高中时他和冷凝雪在同一所学校。

一次偶然,在图书馆捡到冷凝雪的借书证。

那个眉眼如花,笑若灿烂如霞的女生,就如星辰般在他脑海里烙了印。

他将她的借书证偷偷藏在笔袋中。

第二学期,某个上学的午后,冷凝雪从他的身边经过,不小心撞了他,那个藏在笔袋中的借书证就这样昭然若揭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捡起借书证的那一刹那,脸上有些许惊讶,转眼又恢复了平静,将借书证默默的放回了笔袋。

这期间,他们也会经常碰面。

他一直再等,再等冷凝雪来要她的借书证。

三年过去了,可却一直没有等到。

大学毕业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他从别人嘴里得知,冷凝雪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而在此时,父亲也告诉他,薄家和冷家是有契约联姻书。

小时候父亲也告诉他,如果真喜欢一样东西,就主动去争取。

可冷凝雪不是物件。

他不愿做破坏别人感情的人,更不想为了家族联姻而毁了她,一封书信离开了薄家。

多年后,薄家遭遇生意危机,冷寒山慷慨解囊拿出几百亿资金救急,为的就是帮亲家。

薄家也成了雍城最大的商业财团。

此时,冷凝雪岁,薄少倾岁。

他们也到了结婚的年龄。

薄炳怀不愿失信于冷寒山,只得让薄少倾来履行契约。

这一切,看似荒唐。

却不料,冷凝雪执意要嫁,至于原因这是后话。

一切木已成舟,说什么也没有返回的余地。

看着一脸冷漠,没有丝毫结婚喜悦的哥哥,薄少筠心里五味杂陈。

卑微至极。

他从没求过人,这一次只为冷凝雪。

一句‘求’让薄少倾的心撕扯的疼。

残酷犀利的双眸,盯着眼前说话的弟弟,眉头紧皱,

冷凝雪已是他的妻子,他自然不会放她走,况且她像极了那天晚上的人。

从他再次吻上那个温热的唇,那种柔弱无力的熟悉感,竟让他无意识的回味起来。

薄少倾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说不上来的执念。

冰冷的声音划过,直接起身向三楼走去。

薄少筠紧捏着拳头,盯着向门外走去的哥哥,喃喃自语。

三楼房间的冷凝雪,从进门后,就没有停歇过。

霹雳乓啷的拍门声,屋内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从没间断过。

她不停的喊,喊到喉咙发干,喊到冒火,喊到一脸疲惫,喊到精疲力尽,门外还是一片死寂。

头疼,口渴,疲倦逐渐袭来。

那一晃一晃的身子,像摆钟一样左右晃动。

从一开始靠在门前,到后来坐在地上,嘴里一直断断续续在念叨着

许久,房间的门开了,软绵绵的身子,直接跌进了来人薄少倾的怀里。

若不是薄少倾及时伸出胳膊揽住她,冷凝雪恐怕真要窜出门去。

轻飘飘的身子,在厚实的怀抱里,安分了许多。

但嘴里还一直嘟囔着要出去。

看着怀里的冷凝雪,紧闭着双眼,薄少倾的心莫名抽动一下。

精致的脸,带着怒气,魅惑至极。

满地都是碎渣,一片狼藉,无从下脚。

薄少倾摇了摇头,脸上看不出一丝波动。

他打算将冷凝雪禁锢在『梅园』。

让她再也不能离开他的视线。

小说《薄少别虐了,夫人她逃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