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他心有白月光韩蝉衣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快穿之他心有白月光》 小说介绍

韩蝉衣在无尽的虚空中飘荡,看着星辰一颗颗升起又一遍遍破碎毁灭,忍受着千万年孤寂,永恒的孤独。
某天,一个系统找上她,说带她进入万千小世界里玩耍,唯一的要求就是她必须完成她所替代的那个人的一生。
韩蝉衣同意了。

从此,她成为了众男主的白月光和……朱砂痣???。书中主要讲述了:韩蝉衣依稀记得那天下午……不,不对,好像是晚上,一辆横冲直撞的货车向着正在公交站台的她行驶而来。如同车轮碾压过的石子般轻而易举的被撞飞出去。血泊之中,她听见车速在极快的速度下急刹车发出的刺耳声音,随着……
快穿之他心有白月光韩蝉衣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快穿之他心有白月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韩蝉衣依稀记得那天下午……不,不对,好像是晚上,一辆横冲直撞的货车向着正在公交站台的她行驶而来。

如同车轮碾压过的石子般轻而易举的被撞飞出去。

血泊之中,她听见车速在极快的速度下急刹车发出的刺耳声音,随着‘嘭’的一声巨响落下,惊醒了这个黑夜。

她的眼神渐渐模糊。

忽得感觉到自己从身体里飞了出来,一直向上,飘向苍穹。

繁茂的绿植,高楼大厦逐渐远去。

她被一股无形巨力拉向无垠的宇宙当中,永恒的寂静包裹着她。

她见证了无数星恒的诞生与泯灭,黑洞蔓延而过间,一个个星系瞬间崩塌。

她如灵体,不知时间,也不知疲倦。她不知道自己待在这种地方有多久了,以至于她前世的事情都忘记得差不多了。

某天,一个光团子在她身边游动,对她说:

起先是孤独的,后来,她便也就习惯了,闭上眼不去想不去听,就用沉睡渡过这恒古的时间。

那光团子又说:

有好处自然就少不了要求,韩蝉衣问:

光团子有些微犹豫,似乎在想该要怎么说,想了好一会才继续道:

也就是说,韩蝉衣代替原主,便要过原主的一生。

小光团随意的敷衍道:

韩蝉衣略微思索一番后点头同意了。

——————

韩蝉衣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挥了挥手臂,手指轻轻划过白皙滑嫩的小臂,那传来的温热感使得她的心情愉悦起来。

这有实体触感的体验,真是很让人怀念。

系统这时也传给了她所代替的这个原主以前的记忆。

原主叫韩依,小名一一,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妈妈是未婚先孕,独自一人开了一个粉店铺子,将她拉扯长大。她从小就没有见过爸爸,每当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妈妈总会黯然伤神,不告诉她太多,也就长大后,才告诉她,爸爸去世了,她是遗腹子。

妈妈那边也没什么亲戚,在妈妈小时候她爸爸去世了,妈妈也改嫁了,她是由奶奶抚养长大的。

她曾说,她本胆小又自卑的一个人,却在那时正风华正茂的年纪,背着所有人把她偷偷生下来,这是她做得最勇敢的一件事了。

韩依爸爸去世后,她用着余下存款来到阳城安了家。

阳城是个冬暖夏凉的城市,她掀开薄被,赤脚踩在地板上准备去洗漱,却在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那一刻,停下了脚步。

她朝着那面全身镜走近,白色的框边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镜子里的人儿那精致的面容似女娲精心雕刻般,长而微微弯曲的睫毛颤巍巍的阖动,嘴角微微上扬,如清风揽月入怀般令人心情舒缓,如浩瀚星河的双眸闪出星辰。

这张脸真的很美,美到令人发颤!

她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这张脸,在那右眼下眼尾处却有一颗暗淡小斑点痣,不凑得很近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韩蝉衣:???

光团系统的的声音在她脑海中适时出现:

虽然是因原主撂挑子不干,所以啥都没留下……但并不妨碍它拉大旗胡诌。

虽然但是……这颜值属实太高了哇……

它在虚空当中,根本看不清韩蝉衣长什么样,一团刺眼的光笼罩着她全身亦如神明般。

小光团子莫名有点心虚了。

楼下传来了一声妇人叫唤。

韩蝉衣回应了一声,随后赶紧去洗漱,也顾不上其他了,用自己的就自己的吧,比起其他人的身体,还是自己的用起来舒服。

陈屏看着下楼来的韩蝉衣有一瞬间愣神,不过片刻,便恢复了神情招呼道:

韩蝉衣见陈屏没有过多的怀疑什么,也就彻底放心了。连最亲近的妈妈都发现不出自己女儿换人了,还能指望其他人发现?

韩蝉衣坐在餐桌前,桌子上面已经放了一碗混沌和一杯豆浆了,她左手率先拿起杯子抿一口豆浆,随后放下杯子,右手再拿起勺子舀起一个混沌,皮薄馅多的混沌一口一个,又鲜又香。

她已经很久没当人,吃过东西了。

陈屏这时又拿了两个水煮蛋过来,放在她面前道:

韩蝉衣接过,笑着回道:

陈屏看着她的脸又愣神一瞬间,嗨了一声,

说完又开始去忙了。

韩蝉衣目送着陈屏走出去后,这才低头继续慢慢吃早餐。

韩蝉衣:???

现在她十七岁,也就是说最多还能活一年?

韩蝉衣:……

韩蝉衣:……

懂了,她是活在回忆里的炮灰,男女主谈恋爱的时候时不时被拉出来鞭打一下的那种,能促进两人极快的增进感情。

韩蝉衣:

就在韩蝉衣整理桌面的时候,陈屏探了个脑袋进来催促道:见她在收拾桌面,又道:

韩蝉衣头也不抬的回道。

**

韩蝉衣在陈屏不断的催促下出门了。

目光所及的便是长巷里,一位身着蓝白色校服,长身玉立的少年靠着墙壁,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而紧抿的唇,以及一双漆黑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身上,有种凉薄的气息凸显。

韩蝉衣深呼吸一口气,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这才快步走出门,含笑道:

谢韫深头还没抬起来转过去,话就已经落地了。那么多年一起长大的,他都已经习惯等韩依了。

等他转头过来的时候,韩蝉衣已经走到他眼前了。

他那漆黑如墨的瞳孔有过一瞬间放大,金色的阳光在她的身后闪耀,仿佛也给她镀了一层金边,她的眉眼皆带笑意,精致的脸颊下,初初显露出一种风情万种的意味。

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韩蝉衣见他一直盯着她的脸看,偏头疑惑道:

谢韫深轻抿着唇角,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韩蝉衣伸手抚上脸颊,更加疑惑了。她确信她洗好了脸!难道真的是多年不当人了,所以遗漏了什么?

在她深深怀疑自身的时候,却见谢韫深嘴角上扬,他抬手在韩蝉衣头顶揉了揉,

少年一张清冷的脸因着嘴角微微上扬的笑意,连两道浓浓的眉毛都泛起柔柔的涟漪,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韩蝉衣:……

韩蝉衣眨眨眼,粲然一笑,大大方方的受了他拐弯抹角的夸赞。

谢韫深眉尾上挑,嘴角勾了勾,并未回话。

他转过身去,身手利落的坐在自行车上,自行车脚架随着他脚尖轻轻一点,嗒的一声收了上去。

他偏了偏脑袋,道:

韩蝉衣不假思索的横着身子坐在自行车后座。

前面传来少年的询问声。

韩蝉衣是第一次坐别人自行车后座,谢韫深对车身的把控很稳,但是她想到此世作为他的青梅……

既来之则安之一直是她的准则,系统开出的条件她也答应了,何必再纠结于这些小细节呢?

这样想着,她伸出右手揽上少年那略显单薄的腰肢,

纤细的手臂环绕着谢韫深的腰间,使得他有了片刻间的愣神。

他微微垂眸,便看到那修长如白玉般的手指,指尖泛着粉色揪着他一点点衣物半握成拳头状,紧紧贴着他腹部。

也不知是天热,还是他心热。

那天的他,身体挺得格外的直。

韩蝉衣手放上去的瞬间,她便察觉到了谢韫深身体那抹不自然的僵硬。

不过放都放了,她还能拿回来不成?

而谢韫深也没拒绝啊!

然而最能感觉到心焦的是系统,它瞧着两人的背影,莫名的开始心慌慌。

小说《快穿之他心有白月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