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独家炼妖师八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是独家炼妖师》 小说介绍

你可曾去过冥市?
这里是黄泉黑市,只要握有冥币,连灵魂也买得到
你是否曾投宿闇之旅店?
这里是炼狱中最绝望黑暗之所在
偏偏,此行目的地就是此处……
八乐结束西流村的伏妖差事后,与野奴前往冥市度假,
奈何桥过去不远、那个黄泉黑市就是了,
这个死灵与妖怪杂处的危险地带,是冒险者与投机商人的天堂,。书中主要讲述了:八乐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才找到西流村,他不禁想要写信给妖盟,建议他们更新一下地图的名称。西流村已经更改过名字,这是一百六十年前的旧名了,就连当地人也不知道西流村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远于一百六十年前,由于河……
我是独家炼妖师八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是独家炼妖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八乐花了将近两天的时间才找到西流村,他不禁想要写信给妖盟,建议他们更新一下地图的名称。

西流村已经更改过名字,这是一百六十年前的旧名了,就连当地人也不知道西流村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远于一百六十年前,由于河流曾经通过西流村附近,因此居民们便把河流的西岸叫为西流村、东岸称之为东流村。

后来因为河道整建的原故,西流村已经看不见任何河流的痕迹,村子也更名为。

八乐问了住在附近的地鼠妖怪,又辗转找到曾在西流村居住过的河童才总算知道它的正确位置。

土泮村。

河童露出畏惧的神情,一双前蹼抱着光溜的头顶,惊慌失措的绕着原地团团转。

老头子的身形作出这种反应,不免显得特别滑稽。

好一会儿河童才恢复镇定说道:

八乐问道。

他就地盘腿而坐,总觉得土泮村有其他的秘密。被取走生命之泉的男人尸体、脸色吓的惨白的河童,光是这两点就让八乐觉得可疑了。

他想了半晌觉得也对,如果不是棘手的委托,伊泉也不会拜托他帮忙。

河童颤抖个不停,鸭子似的嘴巴发出喀喀喀的声响,他今年已经三百多岁,虽然名字是,实际上却一点也不年轻了,绿色宛如青蛙似的皮肤上刻满了一条条的皱纹,活像一只巨大版的癞虾蟆。

河童老头坐了下来,重重的吁出一口气,他勾了勾手指说道:

八乐大方的递出一根菸,并且帮河童老头点上火。

两人抽着菸,缓缓的从头说起。

河童老头哀怨的说道。

河童通常是住在溪、河或是湖泊里头,再不济一点也会住在沼泽或是池溏内,可是河童老头却是住在一口荒废的破井中,井中的水已经半枯了,因此他为自己的处境感到难堪。

要是让别的河童知道,他肯定没脸见人了。简直就是越混越回去,河童老头低着头,用前蹼在泥沙上画着圈圈。

八乐看着河童老头身后的那一口小破井,很想要发笑却还得强忍住,他担心要是笑出声音得罪了河童老头,可能会因此中断一条重要的线索。

那一口破井长的就像有人曾经自杀过的样子,满是青苔霉斑,上头的木头已经腐朽断裂,砌在井口上的石砖也崩了好几块。真是适合拍鬼片的景点,只不过住在里头不是白衣女鬼,也不会什么贞子,而是一只河童老头。

八乐越想越觉得好笑,眼睛也直视着小破井忘了转开视线。

半晌时候,河童老童终于开口说道:

八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的听着,然而他的脑袋里还是回绕着河童爬出井口的画面。

河童老头感慨的说道:

八乐见河童老头的菸已经抽完,即刻又递上了一根。

河童老头开心的抽着菸,露出了第一个笑容,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敛起,严肃的向八乐说道:

八乐问道。

河童老头摇了摇头,

八乐疑惑的问道。

或许是妖盟的人为了捕捉那些没有身份证明的妖怪,所以设下了这样的陷阱。这个推理很合理,因为妖盟的人正是在村子里面找到男人的尸体,代表他们曾到村子里头,所以他们也很有可能就是设下陷阱的人。

八乐有听说过,妖盟为了登记所有妖怪的身份,最近正在展开大动作搜索尚未有身份证明的妖怪。

河童老头说道:

伊泉吗?八乐更想笑了,原来伊泉被误会成这个样子,要是伊泉听见的话,肯定又会气的跳脚吧。

没办法,谁叫她的形象这么差呢。八乐勾起了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河童老童和八乐说完之后,给了他一个忠告。

八乐只说了一句:随即仍是前往了土泮村。

在接下委托的当下,他已经知道此行艰辛,所以不会因此就放弃这一项委托。

他徒步而行,依据河童老头的描叙,沿着枯干的旧河道而走。

一边走着,他的脑中似乎可以想象一百多年前此处的风光。

八乐走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在夜幕拉下,繁星笼罩夜空之际,他走到了小路的尽头。

八乐停下脚步,驻足看向山坡的下方,他到了。

山坡的下方就是土泮村了,土泮村位于一处山坳之中。而八乐所站的位置恰好可以俯瞰土泮村的全貌。

风吹了过来,林木摇曳,沙沙的树叶声在八乐的耳边响起。

没有吵嘈的人声,也没有喧啸的车水马龙。

八乐喜欢这样的朴实纯静,不过享受了半晌清闲之后,他很快就觉得不对劲。

怎么会如此安静?就连风中也没有人类的臭味。他不太喜欢人类身上的体味,会让他觉得全身不自在,这也是八乐选择住在深山中的原因。

某部份而言,他确实是个难以相处的孤僻家伙。

没有鸡的声音,没有狗叫,土泮村几乎已成了荒村死城。

八乐再定睛一看,几十间的土胚房舍皆已崩毁。

土泮村由于居民外移、人口流失严重,所以几十年来根本没有进步,像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村子好似被历史所遗忘了,建筑、风貌、民情依旧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旧时光。

土砖砌成的房子,屋顶仍是用黑瓦和茅草所叠成,几方的农田上看不见现代新型的耕种机器。

更让八乐惊讶的是土泮村中并没有灯火的光亮,若是有人居住的话,夜间至少会点亮灯火照明才是。

站在此处俯瞰土泮村,八乐忽然感觉到浓烈的死寂气息。

就先在这里睡一晚吧,观察完情况之后再作盘算。八乐作了个决定,就地坐下,他一面观望着土泮村的一举一动,一面从口袋拿出一根菸点上。

菸头的火光彷彿夜里的红色荧光,许多虫子纷纷的爬了出来,绕在八乐的身边打转。

八乐一点儿也不在意,虫子比人类可爱多了。刚这么想到,一只虫子陡然咬了八乐的颈子一口。

感觉到皮肤的刺痛,八乐下意识的伸手一拍,停在后颈上的虫子顿时血肉模糊的烂在八乐的手中。

原来虫子和人类一样的可恶,八乐拨掉了手中的虫尸,继续的抽菸香菸。他的情绪透过烟雾扩散在周身,虫子们似乎能感受到肃杀之气,纷纷从八乐的身边散开。

清晨的阳光照醒八乐,他从地上半坐起身子,脑袋还有点恍惚。

野奴呢?床呢?乍看见天空的白云、飞鸟,他陡然一惊,还以为房子被凭空偷走了。

对了,他接了伊泉的委托。八乐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一会儿才抠着眼屎站起身子。

土泮村就在他的脚下,依据八乐的目测大概再走一公里左右就能抵达村内。

他扛起行李往山坡下行进。

约莫走了一百多公尺远,八乐能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他装作若无其事,静静的观察跟踪者的行迹。他的脚步时快时慢,想要确认是不是错觉,可是身后的那一道脚步却和他一样时快时慢,明显是在偷窥他。

对方是谁?是山中的妖怪在恶作剧吗?还是…杀死男人的凶手呢?八乐一时之间无法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他不动声色,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不想打草惊蛇。

他的脚步慢了下来,状似迷路一般左顾右盼,实质是想透过眼角的余光捕捉对方的身影。

一道黑色瘦小的人影闪进草丛中,对方的速度很快,以及于八乐只能看见大概的轮廓,而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依他的评判,跟踪者非常熟悉这一带的地型,所以可以随时找到隐蔽点藏匿自己的身子。

而跟踪者的体型不大,顶多一只野狗的大小罢了。会是什么呢?鼠怪、山魅、魍魉?八乐在心里猜测。

他又往前迈了几步,草丛中的跟踪者不知道八乐会忽然停下脚步,顿时露出了马脚,草丛不自然的晃了两下,随后又陡然停止晃动,明显是躲在里面的人心虚了,飞快的抓住了草茎不让它摇晃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八乐拾起一颗地上的小石头握在手中,然后慢条丝理的点了一根菸,他抽了一口菸之后将烟雾吐了手中的石头上。

烟雾彷彿拥有生命,包覆在石头的表面良久一段时间才慢慢的散去,待烟雾散去时,石头宛如甦醒似的是在八乐的掌心震了一下。

八乐挟着石头,动作疾快的将石头往草丛的方向扔出。石头笔直的飞了出去,却在半途忽地改变路迳弯向另一处草丛。

的一声,击中了。

八乐对着草丛里面的跟踪者说道:

对方没有出声。

八乐又问。

对方依旧没有说话。

是太笨呢,还是太倔强?八乐皱起眉头,跨步往草丛的方向走去,决定亲自去抓出他所击中的猎物。

八乐走到草丛前面,伸手拨开了半人高的杂草,赫然看见一名蜷屈在地上的孩童。

竟然是小孩子?八乐张大了眼睛,有些讶异眼前所看见的景象。很快的他就认出孩童的身份──是一只山魈。

山魈是在山林中常见的妖怪,外形和狒狒十分相似,最早的记载是从《山海经》中出现,外表毛茸茸、只有单眼单脚,喜好呼喊人类的名字,将人类诱捕进山林内杀害。不过一些自以为学者的人认为山魈根本不存在,他们觉得应该是古人不认识狒狒,便把狒狒认定是山中精气所蕴孕而成的妖怪山魈。

对于这样的说法,八乐觉得十分可笑,狒狒虽然全身是毛,却不是单眼单脚,莫名撰写《山海经》的人遇到的是一只残废的狒狒吗?

八乐看着幻化成小孩人型的山魈,不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莫非陷害伊泉的凶手是山魈一族?

山魈小孩不友善的瞪视着八乐。八乐觉得好玩,他又打量了一次这名孩童。

孩童穿着不合时代的褐色棉质衣裤,这种打扮是五十年前才有的复古装扮,八乐很想提醒山魈小孩,打扮成这个样子被人类看见的话,恐怕会立刻引发疑心,被人发现妖怪的身份。

一会儿时间,八乐看见了一滩血迹,原来刚才石头打中了山魈小孩的脚踝,并且穿透了他的脚骨,以致于山魈小孩无法动弹。

八乐一面蹲下身子一面喃喃的说道:

山魈小孩激动的问道,他挥出锐利的爪子阻止八乐靠近。

爪子从八乐的眼前呼啸而过,差点就划破了他的皮肉,将他的眼珠子掏出来,所幸八乐的动作更快,所以仅被削掉几根浏海罢了。

头发轻飘落在地上,真是千钧一发呀。八乐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盯着地上的断发看着。

忽地,头发自己动了起来,变成灵蛇一般窜向山魈小孩的手脚,头发变的细长,一下子就将山魈小孩捆绑住。

山魈小孩露出惊恐的表情,咬牙切齿的叫道:

八乐打开包袱,他取出一罐小瓷瓶说道:

刚作完自我介绍,八乐这才觉得奇怪,他反问山魈小孩:

他一边问着,一边将小瓷瓶里面的药粉倒在手心。由于一心二用,所以他半晌之后才发现自己问了傻话。

也许眼前的山魈小孩是把他当成了食物所以才会跟踪他,猎人捕捉食物的时候一向不会去多问食物的身份,所以就算他们两人素昧平生,如果山魈小孩打算吃掉他才进行追踪的话,那么不知道他是谁也是正常的事情。

而八乐所作的傻事不止一件,他竟然主动向山魈报告了自己的名字,八乐觉得自己蠢到家了。

关于山魈常用的把戏就是窃听人类的名字,进而模仿对方所熟悉的声音来叫唤他的名字,将无知的人类诱捕到深山中杀害。

不能让山魈知道名字,这是所有妖怪都熟知的事情,就连人类也会提醒小孩子入山之后千万别叫彼此的姓名,免得让山魈或魍魉听见。

算了,不管了。八乐闭上眼睛想道,既然傻事已经作了三件,那就不怕再多作一件了,他要把山魈小孩医好,虽然眼前看起来无害的孩童打算把他吃了,不过八乐知道自己不帮山魈小孩治好脚伤的话,山魈小孩很快就会被其他的妖怪或是野兽当成午餐。

八乐的耳边似乎可以听见野奴在叫嚣:

想到这里,八乐勾起了嘴角。

他捏了一把泥巴混入药粉,调和均匀之后把泥巴裹在山魈小孩的伤口上。大部份的妖怪都是由自然界的精气所蕴孕而生成,所以自然界的草木泥巴对妖怪而言都有医治的效果。

泥巴和药粉很快就出现了功效,山魈小孩感觉自己的伤口温度渐热,彷彿有一道暖流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待温度冷却之后,伤口上的泥巴自然脱落,而血淋淋的伤口也在转眼间愈合了。

八乐手指一弹,捆绑住山髾小孩的发丝的断裂。

八乐向山魈小孩说道:

说完,他起身继续自己的行程,往土泮村前去。

不料,山魈小孩这一回从草丛内走了出来,他在被八乐救治之后竟然明目张胆的跟着八乐。

八乐停下脚步,山魈小孩也停了下来,八乐往前走一步,他也亦步亦趋的往前跨一步。

八乐狠狠的转头一瞪,山魈小孩吓了一步,可是步伐却没有退怯。

他忽然向八乐说道:

八乐淡淡的应了一声。他见三平还不离开,于是说道:

没想到简单的一句玩笑话,三平的眼眶竟然红了,泪水汪汪的说道:

八乐愣住了,他看着悬泪欲泣的山魈小孩三平。

三平哽咽的控诉,忽地哇哇的大哭出声。

是被他弄哭的吗?八乐有些莫名其妙,却又感到罪感深重。他不懂得哄小孩,因此三平一哭,八乐显得手足无措。

还是逃走吧。八乐转身快步而走,想要藉此抛开三平的纠缠,没想到三平一边哭一边追了上来。

山魈的速度极快,让八乐一时之间无法甩掉三平,加上八乐对于这一座山的地形不熟悉,所以根本无法和三平拉开距离。

最后八乐只好叹了一口气,默默的停下脚步。

三平也不靠近,一直和八乐保持着十步左右的距离。

八乐席地而坐,一副要和三平谈判的样子。

三平也跟着坐了下来,一脸谁怕谁的表情。

八乐无奈的问道:

三平说道:

喔,真是诚实的孩子。八乐接着问道:

三平口气老成的向八乐问道。

八乐判断,三平的年纪大概是七岁左右,他观察着周围寻找三平父母的踪迹,山魈一族十分疼爱小孩,父母在山魈小孩独立之前不太会放任他们单独行动。

可是八乐看了一会儿,并没有感受到其他山魈的气息。三平的父母不在附近吗?他升起了这样的疑问,不过没有向三平问出口。

刚才他就是提起了三平的父母才把三平惹哭,八乐不想再一次重演那样的悲剧。

八乐回答了三平。他想着能不能尽快玩完问答游戏,然后骗三平不要再跟着他了。

八乐知道山魈的习性和山妖一样,都喜欢玩游戏,或许让三平开心了,三平就能自己离开了。

三平的回答和八乐的预料完全不同,让八乐的脸色一下子转黑。

八乐严正拒绝和三平同行,他不想外出办事还充当保姆一职,说不定当了保姆还会被告诱拐山魈儿童,山魈的父母脾气都不太好,八乐可不想惹上这档麻烦事。

三平任性的说道:

八乐很想笑,又觉得很悲哀,他竟然需要被一个小孩保护?

八乐觉得自己浪费在三平身上的时间太多了,他起身拨掉裤子上的尘埃,转身不再理会三平。

三平惆怅的说道:

尘沙发扬。

三平跟着八乐来到了土泮村的外围。从这里看过去村内的景象满目疮夷,俨然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风一吹过,残破的土胚房就会扬起滚滚的黄沙。

三平拾起了一颗石头气愤的扔向土泮村。

石头敲中一块屋瓦,传出的破碎声响。

三平向八乐说道:

八乐环视一眼村外的环境,没有感受到奇怪的气息。

他深思了一会儿,越发觉得情况复杂,原来不止是人类被吃了,就连附近的妖怪也都受害。

杀害三平父母和取走人类体内生命之泉的凶手是同一个吗?

八乐思索到一半,三平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三平说道。

又是伊泉,八乐挑高眉毛。

伊泉的名声究竟有多差?竟然上至妖盟、河童,下至一只山魅小孩都认定凶手是她。

八乐露出玩味的笑容。

三平生气的说道:

三平作了一个难看的鬼脸,一会儿才接着说:

八乐重新作了一次自我介绍。

三平说道:

八乐说道。

三平讶异的看着八乐,良久之后才说道:

八乐一头雾水的看着三平。刚才应该是他救了三平,虽然三平的脚伤是他造成的,不过八乐知道自己如果不救三平的话,三平必死无疑。可是,怎么会变成三平要救他?八乐搞不清楚三平的逻辑。

八乐好奇的问道。

三平说道。

八乐无所谓的接话,反正谁救谁不是重点,他也不在意欠三平一个人情,更没想过要向三平要回人情。

三平叹了一口气说道:

八乐并未听从三平的劝告,他转了个话题问道:

三平难过的说道:

三平提到这件事情,鼻子眼睛不由得发红。

八乐真担心三平又哭了,他的表情变的沉重,心里暗忖,千万不要哭。

三平用力吸了几下鼻子,忍住了哭泣的冲动之后才又接着说道:

八乐似乎想起了重要的线索,某个画面在他的脑海闪过,不过仅是一瞬间,画面很快就不见了。他皱起眉头,认真的想着,红色的光芒…

为什么会有熟悉的印象呢,到底是什么东西?八乐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让他的心情变的十分糟糕。

三平发下豪语。

八乐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可不认为三平有能力对付伊泉,而且凶手根本就不是伊泉。

八乐忍不住低声说道。

三平没有听清楚八乐所说的话,他疑惑的看向八乐。

八乐说道。

三平用力的摇头,

八乐认真想了一下,伊泉应该不会想要吃掉他,还是说…伊泉其实想过要吃掉他呢?

半晌之后八乐才发觉去思考这个问题很没意义,他来到这里是为了证明伊泉的清白,可不是想这些五四三的事情。

八乐向三平问道。

三平是这一带的妖怪,所以对于附近的地形非常清楚。他很快的回答八乐:

三平指了几个方向,

听起来附近的洞穴似乎超过十个,八乐换了一个方式提问:

三平迅速的奔跑,他的速度和动作都不象是人类的小孩,乍看之下会误以为是狐狸在草丛中窜动。

八乐即刻追了上去。

三平的四肢急快的摆动,时而在草丛中穿梭、时而在树梢之间跳跃。

山魈的动作很快,这个特点在三平身上尤其明显。

林间的风啸在八乐耳边响起,咻咻的声音代表着他们的速度,八乐毕竟不是山魈,也不是动作特别利落的妖怪,所以他必须专心一意才能和三平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被甩的太远。

好一阵子,三平终于停了下来。

八乐喘了一口气,他看着三平的背影。三平蹲在一根树干上,眼睛笔直的看着前方。

八乐跳了过去,蹲在三平的身边。他掀开挡住视线的一簇叶子,顺着三平的视线看过去。

旧河道还在,河床上的鹅卵石铺出一条碎石路径,因此可以看出旧河道在一百多年前的轨迹。

只是河水已经不在了,也没有植物从河道的泥沙中生长出来,所以这样的景象不免给人一种苍凉的感慨。

河道旁的山壁上一处洞穴,洞口被垂下的藤蔓遮住,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洞穴的存在。

三平指着洞穴说道:

八乐听完,跳下了树干。

找到了。他径自的往洞穴走去,可是还没几步路就被三平叫住。

三平唤住八乐。他也从树上跳到平地上,可是这一回没有追向八乐。

八乐不解的回头。

三平问道。

他起初以为八乐只是路过此山的流浪妖怪,不过越看越觉得八乐的动机不单纯,三平不由得感到疑惑。

如果是炼妖师的话,为什么要到那一处洞穴里面去?三平越想越觉得奇怪。

八乐浅浅一笑,点了一根烟吐在嘴上说道:

三平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八乐。

八乐说道。他很满意三平被吓到的表情,这代表他的恶作剧很成功。

三平生气的咬着牙问道,立刻摆出戒备的姿势。可恶,他居然上当了。

三平越想越是生气,孩童的长相不由得长出粗长的毛须,犬齿也往外凸出,露出山魈的真面目。

八乐说道:

三平还是一个孩子,所以不能明白八乐的话意。

八乐则是在想着,朋友的定义是什么?他和野奴算是朋友吗?还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室友?或者是主人和奴仆的关系…

一会儿他发现三平快要气疯了,只好解释道:

三平任性的说道,虽然他不想要这么快就相信八乐,可是样子已经慢慢恢复成人类小孩的外貌,证明他的怒气消了大半。

八乐看着三平变脸的速度这么的快,不禁感到有趣。三平果然是一个特别诚实的小孩,连情绪都隐藏不住,令人特别想要戏弄一番。

说完,八乐直接转身走向洞穴。

三平急急忙忙的跟上去。

八乐回头问道:

三平说道。

八乐搔了搔头发,三平这么说也有道理,八乐只希望他别添麻烦就好。

八乐一边走向洞穴一边说道:

三平逞强的说道。

八乐挑高眉毛,这一回没再说什么,直接走向了洞穴里头。

小说《我是独家炼妖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