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神者全本免费阅读,延亦小说全文

守神者》 小说介绍

【屠神】+【养成】+【非系统】众神诞生,于天地之间齐聚。神创造地界,并划分五域,华陆、浮舟、灭城、联域、妄所。众生灵以神为心中至尊,神亦会回应侍奉者之虔诚,赐其神痕。而在整个地界之中有一个神秘的地点—穗城。传说在此三十年举行一次整个地界的神圣战争—守神之战。只有在这场战争中胜利的家族,才能延续繁荣。延续其侍奉的神灵的荣光。而延亦,延家三室的次子在这场的战争背后,逐渐发现这似乎是一场弥天大谎….。书中主要讲述了:延亦再醒来之时,已经是在延府自己的房间里。他感觉脑子空空的…“我为什么会在这…”他想了一想,啊对,自己刚从祭神大典上回家,母亲的生产之期就到了,可是这个时候父亲和哥哥却因为谋逆被捕了…他去……
守神者全本免费阅读,延亦小说全文

《守神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延亦再醒来之时,已经是在延府自己的房间里。他感觉脑子空空的…

他想了一想,啊对,自己刚从祭神大典上回家,母亲的生产之期就到了,可是这个时候父亲和哥哥却因为谋逆被捕了…他去求司空掌事.

延亦忙起身准备往外走,他刚一下地腿脚一软,摔倒在地。大概是因为淋了一个时辰的雨,身子还没缓过来。

门外之人听见屋内的响动马上冲了进来。延梦妍冲了进来,马上扶起了延亦。门外的仆从还没梦妍跑的快,见大小姐已经进去了,只好在门口候着。毕竟小姐昨夜吩咐过不要进去吵着他。

延梦妍满脸惆怅的看着延亦,扶着他坐回床上。

随着延梦妍推门,延亦才看到门外天已大亮。延亦揉了揉脑袋。

延梦妍走到一旁拿了一套新的衣服给他。延亦想起,昨天深夜最后时刻,似乎来了司家传令者。

延亦试探的问到。延梦妍思索了几分,才缓缓开口道。

延亦听着延梦妍的话,这才确信。延家…真的出事了。他心中相信父亲和哥哥是无罪的。十八年的朝夕相伴。他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他现在能做什么呢…

昨夜母亲生产之期到了,现在也不知状况是什么样了。

梦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延亦看着梦妍,人只有在无助需要帮助之时,守在自己身边的人才是知心人。已经过了一晚,此刻他冷静了下来,现在哭喊抢地已经无用了。昨夜司家掌事连面都不让自己见,好歹自家和司家也算是有些交情的。

事情只怕比想像中复杂。

延亦眉头之间,愁云满驻。现在延三室只有他,他必须要站起来做点事情。

延梦妍满脸担心的看着他,昨日之前,这还是一个刚成年的少年,一夜之间,似乎变了许多。

延亦挣扎着起身,示意梦妍出去,他要换衣服。此刻延亦看着这室内的陈设装潢,想着延三室拥有的一切。昨日已行过神祭,自己是个成年人了,该背负起一些成年人的责任吧。

他推开这扇住了十八年的门,迎着外面的日光。迈出了延亦成年后新的一步。

延亦走在延家的路上,看着这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说是下定了决心,其实心里多少有点迷茫。

一炷香的功夫以后,延亦来到了延家冼心堂,延家的议事之所,只见延家五室的除了延亦父亲的四位掌事坐在堂上。喝着茶,议论纷纷。

延亦深吸一口气,走入冼心堂

延亦走入堂内,欠身行李。

开口的人是延梦妍的父亲延支山。延家的长老。

梦妍刚想说点什么,延支山连连摆手,示意梦妍下去,梦妍不好说什么只得退到堂下,在外等候。

延亦站直了身板,还未等开口。延支山便先开口。

延亦没有想到父亲的亲生兄弟,会是这样的回答。

延亦知道自己言辞之间有一些激动,可是现在他没有办法保持完全而绝对的理智,他看着堂上的延支山,手中的茶还冒着热气。

延支山,放下手中的茶杯。望着延亦的眼睛

延支山走下长老的座位,站到延亦面前

延亦弯腰向延支山抱拳

延支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延亦忍不住喊出了声,延支山转身,挥了挥手。延亦明白和诸位叔伯再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延亦只能向诸位叔伯行了礼走出了冼心堂。

走出屋子,延亦看到延梦妍还在堂下等他。

延梦妍走上前。延亦笑了笑示意延梦妍没事。

梦妍自知此刻不好再说什么。

延亦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延亦绕着华龙湖缓缓的朝着自家府邸的方向走去。

很难得,一个人走在延家的地盘上。出来的时候也没让人跟着。延亦看着眼前这汪一望无际的湖水。昨日他才以为,延三室的生活应该是蒸蒸日上的。神如此看重自己,为什么却要将如此的命运降临在自家身上。

延亦叹着气,望着湖水好无力。

快要走到自己府邸之时,远远的,他似乎看见一缕墨绿色的旗帜,随着昂长的队伍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而去。

这旗帜似乎是奏家的宣奏旗?延亦迈起步子狂奔而去,奏家是华陆重要的交流者,每年的神祭主要操办的都是奏家,上奏神灵的民生百态。同时下奏贵胄平民百姓,散播神的旨意。

延亦跑到家门口的时候,看见自家庭院里已经站了二十一人举着宣奏旗。看来,来势汹汹。为首的宣奏使正在延家发难,延亦的母亲刚生产完还没醒,家中的管家小厮一时不知该如何,而为首的宣奏使正是…

延亦大声呵斥到。走上前去。

奏渊回头一看,脸上尽是不屑的神情。

奏渊讥讽到。

延亦走上前,此刻家中无人,他便是要担起这延三室的人。他走上前去。

奏渊一脚踹到延亦嘴里讥讽到。

随即,奏渊伸出手,墨绿色的精美卷轴从奏渊的手中飞出,传来一道圣然的声音。

眼前的卷轴光芒消失,延亦跪在原地一言不发。奏渊看着延亦笑了笑。奏渊刚要走似乎想起了什么。话毕走出了延三室的府邸,踏过门槛还不忘吐口痰暗骂晦气。

延亦嘴里的牙都快咬出血了,但是他现在能做什么。他知道自家一定是陷入了某场阴谋,但是是谁害了他?为什么要害他家?这些问题他都没有答案。

小说《守神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