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沐以筠季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 小说介绍

【团宠+细水长流】
沐以筠本身没有那么多情感,不管是谁,她都只是在情感的安全范围里,从来不越界。
哥哥们如何她不管,程言殊后来怎么变成季间的,她也没管。
或许真正能左右她情绪的只有一点作为医者的自觉。
后来她重生后记起自己是个穿越者,再后来京城的战场被拉到村子里,她就不得不再次踏进宿命。
哥哥们开始召集军队,青梅竹马的世子爷问她:“你还想坐母仪天下的位置吗?”
可该怎么告诉他,她从未想过呢?。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来的人,她从婴儿时期就失去所有的记忆,以至于当了医妃的沐以筠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纯粹的古人。然,最后被毒害死了!想来可笑,她自小学医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为有朝一日被毒害死,添点笑料吗……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沐以筠季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来的人,她从婴儿时期就失去所有的记忆,以至于当了医妃的沐以筠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纯粹的古人。

然,最后被毒害死了!

想来可笑,她自小学医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为有朝一日被毒害死,添点笑料吗?

而且如今不止重生回来白赚几年的时光,还记起穿越的事。

这都是个什么事啊?

木门被拍的摇摇欲坠,张大娘的声音非常凌厉,仿佛要透过木门直接伤了沐以筠。

沐以筠的思绪被打断,眼下把原主的父母埋葬了,把张大娘等人都打发掉,安安心心生活才是最真实的。

她已经不用再背负着医妃沐以筠的重担了。

圣华皇朝的皇帝如何,不关她的事,她以后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沐以筠起身将供奉的东西简单收拾好带上,又将放着原主父母骨灰的两个罐子抱起,往外走去。

除了杨婶和小梅子没来,其余都是昨日熟悉的面孔。

张大娘等人是等着村长上山干活了才来的,要不然天还没有亮就能将沐以筠家的大门拍倒才行。

一声,木门被打开。

众人只见沐以筠抱着两个骨灰罐走了出来,

张大娘一哽,

呵,这些人面对面对线的时候怂的要死,只会欺软怕硬的。

沐以筠脸上带着笑,将骨灰罐放在一旁后,伸手将木门关上,又是一声,落在所有人心中,咯噔一下。

张大娘心中慌张,便开口问道:

沐以筠没有回话,这让她们心中更加不安,要是埋在自己家的土地上那怎么了得啊!

几人默契地跟着沐以筠,就想看看她选定了何处。

期间有人又开口问了,她也仿若未闻。

直到到了重山的山底,沐以筠抬头像是透过一颗颗大树望出去一般,初升的旭日也透过树叶落到她的脸上,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她缓缓开口道:

张大娘身边跟着一人急急开口拒绝,

要是什么怨魂都在那里,她家还怎么敢去干活啊。

沐以筠就是随口一说的,她就知道这些人会在这里与她作对,她装作重新考虑着一直往山上走着,不知道埋葬的地点,也没有人要走,一直跟着她。

沐以筠背着供奉的东西,又抱着两个罐子,到达半山腰时已经满身是汗,本来有些好转的身子又开始无力起来,看了看北边后在那些人紧张的目光中,沐以筠指向另一处道:

这次开口的是张大娘,沐以筠眉头轻轻一挑,倒是没有想到会直接撞上张大娘家的土地,真是挺准的呢。

沐以筠靠坐在一旁的土堆上,指着一圈人群,

张大娘多精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之前被拒绝的时候不说什么,如今她拒绝,这小女娃居然就把这么大一口锅盖在她头上,这可怎么行?

但张大娘为了让这些人跟着自己来拿闹事,说了不少怨魂之类的话,被沐以筠这么一说,这些人心中害怕连看着张大娘的目光都变了。

沐以筠要的就是她们不能再继续拧成一股绳,见目的达到也不多和张大娘倔着,扭头朝远处一个角落里的村长道:

张大娘等人这才看到村长在不远处站着,一时不敢说话。

山头的土地就都是村长家的,他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只是沐以筠什么时候发现人的呢?

村长疑惑,张大娘等人也疑惑。

沐以筠可不管她们在想什么,既然村长在这里便就拽着他再坑一把,好对的起手里的银钱才是。她相信村长会给一个好地方的,因为那笔钱的大头部分还没有到村长手中。

果然,村长走过来后指着山头的方向,

张大娘等人欲言又止,脸色难看的很。

沐以筠脑中有记忆,村长指的位置是他家中的土地,而且是个挺好的地方。张大娘等人不愿给这么好的地方,但是又怕开口惹火上身,只能眼睁睁看着沐以筠继续往上走。

张大娘几人心中有了龌龊,知道不是在自家的土地上也就都散了,各自回家。

村长带着沐以筠往上走,也没有一点要帮助的意思,一路上都是沐以筠咬着牙往前走,到了地方后只能一个人慢慢地挖。

不远处就站着一个人,沐以筠机械的挖土动作中,忍不住思索起来。

村长就算要等着拿钱大可回去好好歇着等,在这里陪着她晒太阳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让沐以筠考虑了很多的答案,直到把村外做的石碑立上,擦拭供奉后她才好像抓到一点线索。

可,这个道貌岸然的村长怎么会。

但这一路明明没有什么让村长跟着的理由,他就是出现在重山的半山腰,并且给了沐以筠一个好地方。

再往前还让她进村,又把村口那间房屋给了她居住停灵,都是在伸出援手。

虽然这些都是沐以筠付出了报酬的,但若不是村长她怕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沐以筠供奉完后,想了想伸手将供奉的一只鸡腿丢给了村长。

村长又稳稳的接住了,上一次的钱袋子也是,沐以筠每次毫无防备的丢过去,他都能准确的接住。

正值午时,阳光直直的刺下来,村长眯着眼睛看向沐以筠,在那一瞬间沐以筠突然觉得这人的气势变了一样,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村长又一边咬着鸡腿,一边伸手朝她道:

小说《重生农门,我怎么又成了医妃》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