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相思君知否》主角赵蕊夜痕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入骨相思君知否》 小说介绍

一场大火,山庄被毁,心上人夜痕不知所踪,唯一的兄长不仅利用自己,更在生死存亡之际撇下自己离去,遭受重重打击的赵蕊心如死灰,绝望之际,一双强壮的臂膀将她从火光中救起……一年后,赵蕊在救命恩人东方美玉的陪伴下重新出现,此时,曾经的侍女阿碧也摇身一变成了绝情山庄庄主,赵蕊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的人命与他们兄妹俩有牵扯,她以命相挟,挽回了兄长,却唯独等不来她的夫君夜痕…。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里是一个宽大而潮湿的地牢,还没到门口,已经就闻到恶臭的血腥味,幸好两边都有烛光,不至于太黑,可即使烛火的光芒再耀眼,也改变不了这人吃人的黑暗。 如果谁到了这里,一定以为自己走进了地狱。地牢中央,一个……
《入骨相思君知否》主角赵蕊夜痕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入骨相思君知否》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里是一个宽大而潮湿的地牢,还没到门口,已经就闻到恶臭的血腥味,幸好两边都有烛光,不至于太黑,可即使烛火的光芒再耀眼,也改变不了这人吃人的黑暗。 如果谁到了这里,一定以为自己走进了地狱。

地牢中央,一个看不清模样的青年男子被人强制着跪在肮脏的地上,一身利落的夜行衣早已破碎,变得脏兮兮的,他脸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几次呻吟着想站起来,想反抗,却换来了一次比一次更残酷的毒打。

一个面目狰狞的壮汉随手取过挂在梁上的鞭子,对着跪在地上几乎半死不活的人,一脚踩了下去。

恐怖的刑具后面,站着一个同样穿黑衣服的中年男子,他手里攥着一本撕碎的,并没有任何字迹的书,突然起来的失望让他变的怒不可遏,今天他要亲自处置这个办事不力的废物。

他亲自接过壮汉手里的鞭子,宽大的袍袖一甩,狠狠的打向他!

地牢里只剩下鞭子抽打的声音和夜痕痛苦的呻吟声。对这些见惯了杀戮与残暴的刽子手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了良知,一个活着的冷漠的灵魂比任何东西都可怕。

一场重刑完毕,夜痕已被折磨的半死不活,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肩膀已经支撑不住,他比任何一个时候更渴望生。

……

一阵铃铛的声音在地牢中响起,这些讥笑嘲讽的声音顿时小了很多,不久过道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她紫衣黑发,身材瘦弱,走路的动静很轻,连说话的声音都很妩媚,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散,她有着和蝴蝶一样美丽的面孔,也有着和蝴蝶一样美丽的名字,蝴蝶优雅的外表总是带给人们美好的印象,无论她们有毒还是没毒。

她狠毒的目光从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们脸上一一扫过:

她蹲下来,仔细端详着眼前人的模样,柔软如花朵的手在他头上抚摸:

夜痕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仿佛做了一个梦,黑蝴蝶一直在他身边他似乎毫不在意,眼睛空洞的注视着一个方向,那只是一个墙角,但墙角之外的地方却迸发了他这生以来最大的梦想,他张着嘴,却什么也说不清。

黑蝴蝶仔细倾听着:

夜痕昏迷中忽然看清了来人的面孔,那个字立即便咽了下去,他和她的秘密,不许第三个人知道。

黑蝴蝶急声命令道:

牢头听令立即解开了夜痕手上的铁索,黑蝴蝶费力的把夜痕扶起来,离开了恶臭的地牢。

黑蝴蝶对夜痕的心意,毒教上上下下的人都看的出来,所以看到他俩从地牢出来时从始至终没有人过问。

夜痕悄悄的离开了。即使他有一肚子感激的话要对黑蝴蝶讲,可是他仍然记得,生命中又多了一样比报恩更重要的事情。

屋外下起了蒙蒙的小雨,这是立春以来第一场雨,雨势很小,温柔的打在路过的人们身上,清新的味道几乎能使人昏昏入睡。

被小雨淋过的叶子更加明亮照人,院子里又响起了女孩子们银铃般欢快的笑语。

她们虽然是赵蕊的丫头,可在赵蕊的院子里却享受着下人中至高的待遇,平日里主仆情深,此时嘻笑打闹起来更显情谊浓浓。

赵冷善手指轻磕墙面,站在不远处一脸悠闲的望着她们。铁风站在后面踌躇不前,要不要在这种时候告诉庄主?会不会太扫兴?

没想到赵冷善直接看穿了他的心思:

铁风立刻凑上前去:

赵冷善面不改色,语气却立刻沉重起来:

赵冷善捏起墙上突出来的一个石块在手心掂了掂,再打开时已经变成了碎末,

阿碧端着茶水候在门口,喊了很多声大小姐才听见,不知道今天哪来这么大劲头,丫头们都玩累了,她的兴致还这么高。

阿碧好奇的问道:

赵蕊微笑不语,她的心事她的秘密只属于她自己。

婢女浣儿也来打趣她:

赵蕊忍无可忍,随手抓起一把花生壳掷出去,落得她们满头满脸都是,院子里顿时回荡起女儿家婉转清脆的笑声。

铁风赞叹道:

铁风惶恐的低着头辩解:

赵冷善对他这副不痛快的样子颇有不满,言辞变的严厉起来:

铁风没有否认多次主动接近大小姐,却从不关男女之情,完全是因为有大小姐在的地方,就能看见另一个人。

晚饭后, 赵蕊又独自一人来到了树下,默默的盯着手中的白玉环发呆,自从那个晚上过后,一连几天都有些食不知味,因为雨天玩的大汗淋漓还受了风寒,身边的人叫她尽量不要出屋子,可是不出屋子,万一那人来了找不到她怎么办?

赵蕊自己都觉得心里浮浮沉沉,大概是闭门不出的日子过的太无聊了,竟然对一个陌生人引起了好奇心,听说那晚的刺客就是他,怎么可能会来呢?

那天晚上也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可唯独觉得,面纱之上的眼睛真是好看!

阿碧做完手中的活见屋子里空无一人,就知道大小姐准是出去了,连忙出去寻找,万一这次又病重了,庄主怪罪下来就不好了,她在院子里四处找着,果然发现了在杏树后坐着的大小姐,她这个样子一连几天了,忽然想起庄主要自己留意大小姐来着,阿碧有心一探究竟,就停住了脚步。

赵蕊忽然吓了一跳,她身子猛地一震差点摔倒在地!她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可那人确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进来的,此时,他正站在他的面前!

阿碧也吓了一跳,天啊!这不就是那晚的刺客?他还真敢来?

忽然出现的这人小声唤着她的名字,那天赵冷善就是这么称呼她的,所以他记住了。

赵蕊惊喜交加地看着眼前这人,激动地泪水突然就掉了下来:

她语无伦次,以至于忘了所有早已想好要对他讲的话,然而只这一句就足够了,他心中的堡垒已为她这句话轰然倒塌。

他回去后渡过了非常难熬的日子,作为杀手,本来一辈子注定活在黑暗中,主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经过那晚的惊心动魄,他才发现人生的意义不仅于此,他开始渴望活在阳光下,渴望人正常的生老病死。

就在这一刻,他已经下了要和她一起生死的准备。他忽然很想拥抱她,却胆小的只握住她的手,连同玉环一起被他的温热的手掌包在一起。

他们牵着彼此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赵蕊轻轻的说道:

夜痕没有接话,黑暗中赵蕊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没关系,他在她身边就好,夜痕的头沉沉靠在她瘦小的肩上,高大的身躯忽然重重的压下来,赵蕊还是第一次和大哥以外的男子如此亲密接触,她的心突然砰砰的剧烈的跳起来,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太紧张了。

可夜痕一句话也不说,依旧伏在她的肩头不起来,赵蕊下意识的一摸他的后背,却感觉粘稠的一片,她连忙抽出手来。

是血!

在黑夜中尤为刺眼的暗红色!

赵蕊手足无措的问道:然而夜痕疼的几乎昏迷过去,没法回答她。

他苍白的脸上不见一点红润,虚弱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死去。

赵蕊嗔骂道,这个笨蛋!这一路上不知到底流了多少血才来到她面前,赵蕊拼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才把夜痕连拖带抱带回房间里。

阿碧躲在暗处看到了整个过程,激动的心里怦怦直跳,仿佛做这件事情的人是她自己,要是被庄主知道,大小姐背着他和毒教的人往来,不死也要失去半条命!

而间接造成这种残酷后果的人,就是自己。

此时,两个胆大妄为的人就在房间里,阿碧举棋不定,她缓缓走进树林中,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和两串凌乱的脚印,做了一个决定。

生平头一回,赵蕊感到害怕,夜痕的血沾在她的被褥上,刺目惊心。

她不敢发出声音,只能小声的拍打他,叫醒他。

夜痕终于睁开了眼睛,赵蕊脸上带着泪水斥责道:

夜痕艰难的倚在床边,努力地露出一丝笑容,用沾满鲜血的手安抚着她:

虽然她可以追随他,一起生,一起死,可是她最喜欢的还是他平平安安站在她面前的样子。

门外突然响起丫头浣儿的声音,可能被她听到了什么。

两人紧张的看向那边,赵蕊大声敷衍道:

夜痕全身各处伤口撕裂的剧痛,让他的脸色煞白,轻轻闭上眼睛,勉强的笑容在唇边:

赵蕊小心的撕开和他血肉粘在一起的衣服,一点点的帮他包扎止血,当她接触到他的肌肤时,悄悄地红了脸,有些犹豫,动作一下子变得拘束。夜痕不知道她在害羞,还当赵蕊是在为他难过哭泣,不敢下手。

夜痕闭着眼忍痛说道:

赵蕊只好忍着发烫的脸依照他的吩咐进行下去。

夜痕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赵蕊,歉意道:

她似乎没有听见,低头忙完了所有事情才对他说:

小说《入骨相思君知否》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