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荒年,我掏出直播系统后暴富了苏依楚思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灾荒年,我掏出直播系统后暴富了》 小说介绍

【脑洞直播+美食经商+萌宝+团宠+甜宠+治愈】
穿到灾荒年,苏依成了古代未婚生子的野村姑…
全家嗷嗷待食怎么办?
不慌!直播一下就有粮。
做任务遇险?
稳住!不过是灵兽带来了天材地宝。
没钱?
医食双绝的本事了解一下…
直播系统不但有空间有灵泉,还能连接古今!
无限暴富的商机在向她招手…
可总有大佬跑来认领孩子们的爹肿么破?
每当这时,某犬系腹黑世子便抱着两个缩小版萌娃出来笑喊:娘子~孩子饿啦~。书中主要讲述了:事实证明苏依的推断没错。这一伙人趁着天灾人祸掳骗来好多孩子,打算通路后再出手。其中几个孩子的家人发现孩子没了,接连报官,官府再怎么不作为,也抵不过雪上加霜的民愤。苏依算是为孩子们解了恨,同时也是为了那……
灾荒年,我掏出直播系统后暴富了苏依楚思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灾荒年,我掏出直播系统后暴富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事实证明苏依的推断没错。

这一伙人趁着天灾人祸掳骗来好多孩子,打算通路后再出手。

其中几个孩子的家人发现孩子没了,接连报官,官府再怎么不作为,也抵不过雪上加霜的民愤。

苏依算是为孩子们解了恨,同时也是为了那赏银五十两。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衙役告诉苏依,眼下道路不通,镇上的临时办差点审不了这件大案,还是得等通路之后将人押回府衙再审。

这意味着赏银一时半会儿还是拿不到手。

苏依(;´༎ຶ◠༎ຶ`):

她又想骂街了。

墨鱼兄妹一听也蔫儿了,鱼鱼眼珠子一转,凑到墨墨耳边低语了几句。

接着小两只便跑到贼妇人身边走来……走去。

偏好巧不巧,他们走的每一步都会带起一些雪沫子飞溅到贼妇人的脸和脖子上。

【ꉂꉂ◟(˃᷄ᗜ˂᷅ )л̵ʱªʱª,主播flag立早了吧,看把孩子给失望的!】

【小宝贝那么可可爱爱能有什么坏心眼,他们只是饿了哈哈!】

【主播的表情值得我打赏玫瑰花*】

【沙漠之鱼送出蛋糕*】

……

好在狗系统照顾到苏依眼下的惨状,破例了一次。

直接把礼物收益兑换成东禺国的货币值,加上任务奖励一起发给她。

不用等隔天才能兑换。

【系统任务奖励:匕首一把】

【礼物兑换:铜钱文】

【下个任务提示:上北灵山打野猪】

苏依牵着墨鱼兄妹,跟衙役到办差点备案后,立马跑到旁边一个小面摊点了三份热腾腾的杂酱面。

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她心如刀绞。

不顾孩子们的反对,又将自己半碗面分到他们的碗里。

眼下物资匮乏,之前才三文钱的一碗杂酱面,现在竟卖到了十文。

且杂酱里肉末星子都没见着,全是萝卜。

方才系统的奖励和钱币凭空出现在苏依兜里,沉甸甸的,只是当着衙役的面她不好拿出来看。

将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干净,苏依见孩子们还在埋头苦吃,才悄悄从怀里把东西拿了出来。

铜钱上刻着东禺通宝,是这个地方的流通货币没错。

然而看到那把匕首的样子,苏依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匕首六寸来长,精钢所制,正是她在现代出任务时惯用的那把。

敢情狗系统把她自己的东西照搬过来,也算是奖励?

就很无语。

不过心爱之物重回手中,苏依还是很开心,摩挲了好几下才舍得插到脚边藏好。

从礼物收益兑换铜钱的比例来看,一块钱差不多相当于一枚铜币。

系统自动扣除大约两成的平台运营费后才发到她这里。

结合当前的形势,保守估计剩下的七十文钱,最多只能买到一斗米,也就是十几斤左右。

果然。

等孩子们吃完,他们去到粮铺一看,才知道七十文钱根本买不到多少粮食。

精细粮食早就在大雪封城时被富裕人家抢购一空。

粮铺如今在卖的,仅是少少的一些陈年糙米糙面。

即便是这样的陈粮,卖价也是一般百姓难以承受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苏依最后用六十文买到八斤的糙米。

留下十文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用,不能一下花完了。

墨墨望着那一小袋糙米,脸上满是愧疚。

(。˘•‸•˘)

要知道粮食卖得那么贵,刚才娘亲问他们想吃什么的时候,就不说吃面了。

那些吃面的钱,还能多买几斤粮食,让全家吃好几天。

小鱼鱼似乎也有些难为情地低着头不说话。

苏依瞧着兄妹俩惴惴不安的样子,于心不忍地在他们脸上亲了又亲。

如果是之前,兄妹俩很难相信这些话。

但今天娘亲的表现太令人震惊了,他们愿意相信。

墨墨点点头,又问:

既然系统提示下个任务是打野猪,又把匕首给她送了过来,苏依脑中已经有了一些构想。

虽说系统只要求每天直播俩小时。

但她看到观众似乎还挺有兴致的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水,索性就不下线了,一直挂着。

万一观众兴致来了随手打赏点礼物,那也是活生生的钱啊!

小镇离苏家村其实并不是很远,就是雪路难行。

等娘仨徒步回到北灵山下的苏家村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这会儿村口处有个人在捡驴粪,边捡还边骂骂咧咧。

污言秽语中甚至还提到了苏依一家。

苏依闻言眸色骤冷,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那人看到苏依娘仨,甩手便将冻得硬邦邦的驴粪蛋砸到她们跟前,冲上去就是阴阳怪气地一顿喷。

骂人的是苏家村里正的媳妇刘氏。

苏里正家算是村里唯一条件比较好的了,有驴有地还有官府每月发的饷劳。

就算雪灾后没了饷劳,地也种不了,但还是有条件在家里用泥盆种上很多韭菜来维持生计。

可刘氏这人既凶恶又抠门。

谁的鞋底若是沾到她家驴粪,她都能追上门去要回来。

雪灾初期,村里一些人为求度过难关,想从里正家引点韭菜苗去种。

里正前嘴刚答应,刘氏后嘴就把人骂跑了。

唯有苏依她爹苏承安敢时不常跑去他们家割点韭菜。

刚开始里正一家还敢怒不敢言。

毕竟五年前苏承安被贬回老家之前,好歹官拜六品侍御史,大小也是个京官儿。

曾经那也是苏家村的骄傲和希望的。

而苏里正之所以能当上里正,当初靠的也是苏承安的关系。

但被割了两三回韭菜后,刘氏也不顾苏里正的劝阻,逮着人就是又打又骂。

谁叫苏承安这几年疯病越来越严重了呢,一家子除了苏依娘仨,就没个正常人。

管你以前官不官的,被贬了就屁都不是!

小说《灾荒年,我掏出直播系统后暴富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