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无弹窗(花箐)

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 小说介绍

“违规!”
“违规!!”
一遍又一遍冰冷的机械声在花箐的耳边萦绕着,无论她如何挣扎努力,都无法挣脱固定的剧情。
花箐冷冷的看着一次又一次地倒在血泊中女人,当一百零一次时读卡时,花箐开始了自己的反击。
经过一系列缜密的设计,她终于摆脱了命运,可是当她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没想到,游戏,才刚刚开始!。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路走过来,细粼村周围的房屋越来越少,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座摇摇欲坠的破旧老房子当花箐走进来的那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她明显感觉到有好几双眼睛在注视着她。猛地回头一看,好几个枯瘦的老头在盯着她,绿……
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无弹窗(花箐)

《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路走过来,细粼村周围的房屋越来越少,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座摇摇欲坠的破旧老房子

当花箐走进来的那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她明显感觉到有好几双眼睛在注视着她。

猛地回头一看,好几个枯瘦的老头在盯着她,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一动也不动。

好在花箐已经被看了好多次了,每次她来的时候这群人都会跟看到香馍馍一样看着她,她都习惯了。

只不过之前的时间比较短,这次花箐也在默默地观察他们,仔细看了一下,那一双双眼睛后面分明是怨恨的眼神。

花箐有些吃惊,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而且她们家离这个小村庄几乎有一千多公里,她不觉得自己跟这里有过什么联系。

为什么这群人都用如此这般仇视的目光看着她。

就在她还在思索的时候,男人一声把她叫回了现实。

花箐乖巧地打了招呼,在门口迎接他俩的是对方的爸爸,面色枯瘦,帮她拿过行李的同时,花箐看到了对方如同枯木一般的手指。

活像个只有骨头包了一层皮的稻草人。

小于爸爸有些热情地让她赶紧进来

她的男友也带着她进屋,里面光线比较暗,外面烈日当空,花箐却感觉这里面吹着阵阵冷风,像是开了空调一样。

有些奇怪地是,明明之前那么干的天,这里面反而有些潮湿,褐色的柱子明显有些手潮,上面还隐隐有些小蘑菇。

虽然之前她男友说过自己家也会做菌。

但花箐总是觉得有股哪里都说不出的奇怪。

虽然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够奇怪了的,但显然疑点一个接着一个。

花箐坐下的同时,小于爸爸很快端了一个水壶上来,给花箐倒了一小碗。

老人乐呵的声音特别的爽朗,满意地看着他俩,似乎对儿子找了个女朋友十分开心。

说着从橱柜里拿出三副碗筷摆上桌,花箐注意到里面并没有多余的碗。

好像就只有三个碗。

看着桌子上的菜,花箐心事重重,并没有胃口。

突然向她的男友问道:

花箐这话一出口,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小于爸爸的脸色变得十分奇怪。

花箐第一次见她的十佳好男友变脸,之前无论她做什么对方都是一脸宠溺的模样。

男人的表情有些悲伤,忧郁的眼神,让花箐觉得她揭了人家的伤疤。

花箐私底下瞥了个白眼,她才不会觉得这个男人在伤心呢,给他颁个影帝奖都不过分。

突然想起来,她一路走过来,却连一个女性都没见过,无论老少,这里全是男人,上了岁数的男人。

她面前的男友是第一个她见到的年青壮年。

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花箐也没什么胃口,随便扒拉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吃完早早上床了。

面前的被子散发着窒息的霉味,花箐只好把头露出来,不然就得被闷死在里面。

外面两个男人在低声说着什么,花箐也听不懂,两人是用方言交流的。

花箐打开自己的手机,这里只有断断续续的信号,虽然只是这样,花箐仍然心里一喜,没有想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居然还能有信号,她以为可能连电话都打不了。

打开之前的贴吧,里面依旧很热闹,甚至关注的人还越来越多。

花箐继续往下滑动着屏幕。

花箐还想继续看,不过却显示正在加载中,看了看手机,网络变成了一个大写的E,没有信号了,不停转动的圈圈让她有些烦躁。

花箐摸了摸脖子,她倒是有一条项链,不过这并不是河神的项链啊。

回忆有些飘散,在那个午后,一男一女在堆着沙子,欢快的蹦蹦跳跳。

花箐并没有和他们一起玩,因为从小被检查出心脏有问题,所以她的妈妈从来不让她和别的小孩子玩,就怕她出什么事。

所以花箐的小愿望,花母都能满足,所以花箐吃着零食,看着自己喜欢的书,一个人在吊篮秋千上晃荡着,也不算是特别寂寞。

小女孩脆生生的声音吵醒了盖着书打盹的花箐,看着对方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是刚刚那个堆沙子的小女孩。

花箐也展现了特别大的兴趣,这是小女孩的乐趣,总是能收获意想不到的礼物。

小女孩拿出来一块宝蓝色的项链,在阳光下晃了一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亮晶晶的看起来十分好看,女孩子对这种东西毫无抵抗力,花箐傻傻地看着这块项链,没想到对方居然愿意和她交换这个。

小女孩说着咕噜咽了一下口水,肚子也叫了起来,显然是非常饿了,花箐哈哈大笑,重新拿了一包新的零食给她,没想到对方把项链直接塞进她的怀里,生怕她反悔一样跑开了。

这条项链一戴就是十多年,直到现在,花箐有些不太确定了,这难道是河神的项链?

可是,这只是她在一个小屁孩那里交换得来了呀,甚至,现在看来,这条项链的链条都开始氧化发黑,当初宝蓝色像块冰晶一样的宝石也开始暗淡无光。

小说《快穿之剧情重复一百零一次》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