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完整版】小说司靖苏月汐-狂兽战神苏月汐司靖免费在线分享

网络作者“司靖”的经典佳作《狂兽战神》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文章精彩内容为:“月汐,十年前是我要求你姐姐代替你,被那个贵公子带走的。”“也是我亲手将绯红蛛毒,交给你姐姐的。”终于,苏正龙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面,轻轻响起。张大嘴巴,苏月汐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父亲,泪水在眼中疯狂打着转…

狂兽战神

狂兽战神》,是作者大大“司靖”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司靖苏月汐。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苏正龙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但他的真气,却压得苏正涛步步后退“现在,你还要审我的女儿吗?”苏正龙寒声问道拳头紧紧握起,苏正涛清楚苏月汐并未偷养猪场的猪,也清楚逗姨羞辱在先如今苏正龙到场,自己若还继续诬陷降罪的话,哪怕他的状态极差,也会拼了老命干掉自己的,自己是暗境,依然打不过苏正龙的人境想到这里,苏正涛轻出口气,强笑道:“大哥说笑了,既然你都这么说,那我肯定不敢再审了,我可……

第049章 你姐姐,不会回来了 免费试读

“所以我之所以会这么丑,就是因为中了绯红蛛毒?”苏月汐愣愣地问道。

司空靖又看了苏正龙一眼,还是深深地点头。

苏月汐又茫然问:“可我为什么会中毒?”

这时,司空靖的目光又投向苏正龙,叹道:“岳父大人,这种事隐瞒着也不好。”

“唉……”

苏正龙闻言痛苦地叹了一声,眼中带着回忆和彷徨。

“月汐,十年前是我要求你姐姐代替你,被那个贵公子带走的。”

“也是我亲手将绯红蛛毒,交给你姐姐的。”

终于,苏正龙沙哑的声音在房间里面,轻轻响起。

张大嘴巴,苏月汐忍不住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父亲,泪水在眼中疯狂打着转。

代替自己被带走的并非姐姐自己的意思,而是爹爹的要求。

自己丑陋了十年的脸,竟是因为爹爹的毒。

同一时间,梅晓芳的脸也刷的就白了,不敢相信地盯着苏正龙。

这件事,她同样被蒙在鼓里的。

“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月仙。”

房间内寂静一片,苏正龙说着已是老泪纵横,声音不断颤动着道:“是我太宠你了,所以我宁愿让你姐姐被带走,也不愿让你受到伤害。”

“是我太偏心了,而本以为你中了绯红蛛毒后,我可以很快就找到解药……”

“可我被打伤了,再也没办法去找解药,也是爹爹害了你整整十年。”

这件事,隐藏在他的心里十年,现在终于说出来了。

如果苏正龙没有被那个贵公子打成重伤,那是有把握拿到解药的。

因为,绯红蛛毒本来就是他的。

可世事无如果。

大女儿苏月仙被带走生死不知,小女儿苏月汐成全云州第一丑,他则躺在床上十年。

每每念及此事,苏正龙都受到心灵上的折磨,痛苦不堪。

突然,苏正龙又看向泪流满面的梅晓芳,声音颤动道:“本来这事我是不想说的,因为我怕打破你心中的幻想,你总是期待着月仙回家的那一天。”

“可她不会回来了,她恨我,她肯定非常痛恨我这个父亲。”

“哇……”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苏正龙的脸色苍白到极点,他沙哑道:“晓芳,我也对不起你。”

说完,苏正龙白眼一翻,就直接晕了过去。

“老爷……”

“爹爹……”

母女两人脸色大变,赶紧冲上去将苏正龙扶住。

但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没办法让苏正龙恢复清醒,梅晓芳只能急匆匆地去找孙大夫了。

很快,孙大夫来了。

而结果很不理想,在用了重药之后苏正龙依然处于昏迷的状态,气息十分混乱。

“苏大爷如今心病极重,这不是普通药物能解的。”

“能不能撑住,就看这几天他还能不能清醒过来了。”

孙大夫说完之后,也暗暗叹息一声离去。

梅晓芳趴在病床前哭哭啼啼,徒然满眼通红地瞪向苏月汐,惨然道:“都怪你,为什么你非要被那个贵公子看上,你就是个扫把星。”

“月仙不会回来了,你爹也要死了,呜呜呜呜……”

苏月汐同样泪流满面,她真的没想到这一切的结果都是爹爹造成的。

这时,司空靖说道:“岳母大人,要怪应该怪那个贵公子,一切都是他……”

“你闭嘴。”

梅晓芳现在哪里听得下去,大声叫道:“如果不是你突然到来,让月汐他爹三翻五次爆发真气,也不可能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家之前虽然苦,但至少都还活着啊。”

张了张嘴,看着梅晓芳如此大的情绪,司空靖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有些事情也不是他能解决的。

“还有,七天后月汐就要参加云州大比的选拔,到时候她也死定了。”

“她突然变漂亮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

梅晓芳感觉整个天都暗淡下来,于她而言彻底没有希望,种种事情打击的她痛苦不堪。

她,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念想。

司空靖闻言脸色一正,深吸口气道:“岳母大人放心,我今日可以让月汐恢复容貌,也可以让她武道疾飞。”

他之所以没阻止苏月汐参加选拔,就是因为要让她震惊全城。

今天的宾客还太少,全云野城的人不是都笑话苏月汐吗?

那就让所有人都知道,苏月汐不止是变漂亮了,武道也可以碾压所有。

但这样的话,只是让梅晓芳冷笑几声,短短七天根本不可能的事。

司空靖又沉默了,既然岳母不相信就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

所以他拉着苏月汐,离开苏正龙的房间,在院子里郑重道:“月汐,你相信我吗?”

苏月汐呆呆地盯着司空靖,几息后重重点头。

她这次相信司空靖的,因为他是自己的丈夫,他一直在给自己无限的惊喜。

“好,那你现在跟我回房间。”

司空靖说着,便拉着苏月汐来到她的房间,又断然道:“先把衣服脱了。”

“啊?”

苏月汐还挂着泪痕的脸,直接就懵掉了,心头小鹿乱冲乱撞。

她急促不安地道:“靖哥哥,爹爹如今那个样子……我们恐怕,恐怕不太合适。”

哪里现在就洞房的道理,哪怕爷爷威胁不准洞房,也不可以的啊。

“时间紧急,没什么不合适的。”

司空靖摇了摇头,又道:“七天时间虽然够了,但我不能只让你够打,还要让你碾压全云野的年轻一代,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一丝丝的伤害。”

张了张嘴,苏月汐满头雾水,脱衣服与七天后有什么关系?

“你武道天赋很强,十年前在岳父的帮助下已种下武道种子,即便被绯红蛛毒压制也在暗暗成长,甚至磨砺出十分强悍的基础。”

司空靖则继续为苏月汐解惑:“如今毒解了,我要帮你将这份力量引导出来。”

听到这个解释,苏月汐才恍然大悟,呐呐地问道:“脱衣服,就是要为我引导真气?”

眨眨眼睛,司空靖疑惑道:“当然,不然要干什么?”

一下子,苏月汐的整张脸都红透了。

小说《狂兽战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5月27日 pm3:23
下一篇 2023年5月27日 pm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