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奴隶开始的不死战魂(张狂)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从奴隶开始的不死战魂》 小说介绍

张狂意外穿越到了古罗马的斗兽场,竟然成了只穿一个裤衩子的瘦弱奴隶,脚跟还没站稳就要被处决!且看身负东方武学与智慧的他如何展开了保命反杀,最终成为斗兽场之上的格斗之王,且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他不死战魂的修炼之路!。书中主要讲述了:张狂之所以没选择这个腿上流血的角斗士做队友,是因为一个人再凶悍,血流多了也必然会虚弱,短时间内还可以支撑,时间长了势必会成为最大的弱点。他们前后站位后,中间腿受伤的角斗士势必只能转动身体,然后保持把对……
从奴隶开始的不死战魂(张狂)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从奴隶开始的不死战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张狂之所以没选择这个腿上流血的角斗士做队友,是因为一个人再凶悍,血流多了也必然会虚弱,短时间内还可以支撑,时间长了势必会成为最大的弱点。

他们前后站位后,中间腿受伤的角斗士势必只能转动身体,然后保持把对手分离在自己的两侧,不把后背留给敌人。

而张狂和刀疤脸,为了保持前后位,就也跟着转了起来,于是大家又开始转起了圈。

今天这是怎么了,又转起了圈!

然后脑海竟不自觉的响起了一个旋律,

生死时刻,自己怎么能想起歌词呢,张狂赶紧将心神拉了回来。

不过经过之前和克利乌斯交战时的转圈,此刻他在外围可是一阵暗喜。

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节奏上,此刻他在心里虔诚的感谢起了董海川——这位八卦掌的祖师爷。

于是他再一次沿着八卦掌的步法转动了起来。

刀疤脸在不久前就见识过他那诡异的身法,以他广博的阅历,都没见过有这样的格斗方式,于是就存起了敬畏之心。

这也是他为什么也选择张狂做队友的原因。

而这样的转圈对于中间圆点中的角斗士来说却是一种巨大的消耗,他本来小腿受伤,流血不止。

此刻不停的移动让他的脚下已经变得殷红,随着血液的流失,加上原地转圈,自己竟然有些头晕眼花了。

站在中间的角斗士知道自己不能再转下去了,再转下去自己要是晕倒了那可就成了斗兽场上的笑话。

于是他便主动朝着张狂攻了过去,在他看来,眼前这个瘦弱的对手是个充满变数的危险分子,得当先除掉。

在硬扛了几下来自受伤角斗士的劈砍后,张狂用来格挡的短剑已经被崩出了豁口,而虎口更是被震得流血,胳膊也发麻,短剑险些脱手飞出。

有队友的好处就是不用孤身迎敌,此刻刀疤脸也从背后攻了过来,腿受伤的角斗士立马回身转攻!

而就在他回身的一瞬,张狂一剑朝着他的脑袋刺去,而他下意识的左手举盾格挡,然后右手剑继续格挡刀疤脸的攻势!

可此刻的张狂怎么可能放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右腿一低鞭横扫,就朝着那个角斗士的伤口扫了过去。

这可真是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他本来就腿上受伤,那角斗士伤口吃痛,一下子就膝盖一软,一个踉跄差点跪倒。

此刻的他左侧门户已然大开,张狂顺势就是低鞭腿改中鞭腿,一脚抽在了他的左侧肋骨上,那角斗士被踢得向后倒去。

而刀疤此刻抓住机会,一剑砍到了他的右手臂之上,他的右臂带着短剑飞了出去,此时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此刻脸的眼神望向了看台,只见那个遮阳伞下的年轻人伸出了一根大拇指,然后缓缓朝下。

刀疤脸转身低语道:。

那角斗士却是惨然一笑:

说完刀疤就上前结束了他的生命,并祈祷到。

他们本都在家乡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怎奈罗马铁骑想要吞并他们的领土,抢走他们的女人,杀掉自己的子女,夺走他们的粮食和财物!

于是他们拿起了武器进行了反抗,最终却成为了战俘,变成了罗马人的奴隶!

他们这些身体魁梧的被送进角斗士学校,被训练成了角斗士,像畜牲一样的被赶到斗兽场,被迫进行着生死之战。

而这血腥的杀戮只是成为了罗马贵族消遣的娱乐节目。

张狂苦笑道:,自己现在又何尝不是呢?穿越为奴,生死只在别人的一念间。

张狂很讨厌这种感觉,但为了活下去,他也只能暂时压抑住自己的愤怒,成为别人观赏的玩物。

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他会冲破这牢笼,重回那个自由的故土。

而这种压抑沉闷的心情很快就被看客如山呼一般的喊叫声淹没。

看客们无比兴奋地大声喊叫着,起先乱七八糟,各喊各的,最后竟然声音统一成一个节奏。

这个名字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回荡在整个斗兽场之中。

观众席上两个贵族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着,类似于这样的私下的赌注还有很多,看客们都觉得尽管这两个角斗士是层层筛选出来的,其中一个本该被处决的活了下来,已经是个意外,但所有的意外,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还没有人能活着从死神镰刀手中逃出来!

要不然为啥举办这次斗兽场表演的克里斯家族会留下两个胜出的人跟克里斯蒂进行决战呢,因为一个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在万众瞩目中,从通道那里缓缓走出了一个戴着沉重的手链跟脚链的人。

旁边的士兵蹑手蹑脚的打开他的锁链后,那人如野兽般发出一声嘶吼,一头棕色头发披在肩上,随着嘶吼声随之舞动,像极了一头饥饿的狮子。

当士兵把一把长长的镰刀交到他手上时,他随手一挥,那个士兵的脑袋就像地里的麦穗一样被搬了家,鲜血如泉水般喷出。

这血腥的一幕不仅让台上的一众看客看的热血沸腾,呼喊声变得歇斯底里。

甚至有胆大的女观众,当下脱了衣服大声的表白道:

至于那个悲催的士兵,则被如稻草般丢在了一边,无人会去心疼,除过他的父母。

当张狂朝着这个狂野的男人看过去时,他也看了过来,那野兽般的眸子,竟然让张狂生平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

小说《从奴隶开始的不死战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