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祸水:国贼上官澈》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上官澈南祁郡小说全文

倾世祸水:国贼上官澈》 小说介绍

女强vs男强,女主万人迷,身份贼多
摄政王:今日你踏进这座殿,便是我的人,这一生都休想逃离
暗影阁阁主:从未想到有一天我会对我的棋子动了心
流月派掌门:此生只为守护你一人
……
上官澈一朝醒来丧失记忆,成为了暗影阁阁主宫珏的手下,以为是真心相伴却没想到是利用和阴谋。在完成机密任务时,遇到了她这一生中誓死守护的人——摄政王南祁郡,却也陷入更大的阴谋中,且看她如何在这天地间翻云覆雨,收获挚爱……。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一路上,上官澈紧赶慢赶,终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虞城的景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咫尺可见,触手可及。只是……这和想象中的出入未免有些太大了吧……破旧的城门外,杂草横七竖八、肆无忌惮地生长着,许多衣衫褴褛……
《倾世祸水:国贼上官澈》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上官澈南祁郡小说全文

《倾世祸水:国贼上官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一路上,上官澈紧赶慢赶,终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虞城的景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咫尺可见,触手可及。

只是……这和想象中的出入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破旧的城门外,杂草横七竖八、肆无忌惮地生长着,许多衣衫褴褛的人,哀声连天、怨声载道地驻扎在这里。

这些人当中大多都是老弱妇孺,他们皆是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地靠在那里,甚至有的人紧闭着双目,毫无生气。

若不是能看出还有略微的呼吸,恐怕就误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一位穿着破了洞的麻布大衣,头发脏乱不堪的妇人,

拿着不知从何处捡来灰不拉几的半块馒头,

一边抹着泪,一边尝试把馒头塞进那一动不动、不知死活的孩子嘴里。

眼见着那瘦骨嶙峋的孩子,没有任何反应,她更加着急了:

她使劲地拿着馒头怼着那孩子紧闭的嘴,

也顾不得抹眼泪,用另一只手慌乱地扒着孩子的嘴巴,

想把馒头塞进去。

突然她手中的馒头被一个男人一把夺走,

那妇人发了疯似的,冲上去拼命地抓着男人破烂的衣衫:

男人无可耐烦地一甩,把妇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说罢,把馒头三两口塞进了嘴里,狼吞虎咽下去。

妇人急得双眼通红,顾不上嘴角的鲜血,和五脏六腑的撕裂感,就想冲上去和男人拼命:

男子一把揪起妇人的领子,按在地上。

眼看着男人的拳头就要落在在妇人的脸上,被匆匆赶来的上官澈一脚踹飞。

男人不甘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突然有三五个粗布烂衣的男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把上官澈和妇人围在中间,色眯眯地打量着她们。

妇人眼见形势不对,赶忙用手慌乱地推着上官澈,想把她推走:

她又急忙看向那个抢她孩子馒头的男人,强压下对他的恨意,祈求着:

上官澈打断了妇人的话,用安慰的眼神示意她。

妇人看着上官澈,不知为何,尽管她看起来只是一个瘦弱的小姑娘,却莫名的有一种极大的心安和信任。

男人气急败坏地说道,说罢那几个男人一股脑地冲了上来。

上官澈一把推开妇人,一个闪身便到了那群男人中间。

眼看着有个男人就要从背后扑向上官澈,妇人只觉得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她身轻如燕,灵活地躲开了一个男人从背后的偷袭,转身一脚把男人踢倒在地。

其他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却还是冲向了她。

她三下五除二,闪!左移一步,一个跨步便来到了其中一人身侧,

她一把抓住那人手中的木棒,另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

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手居然折了!

伴随着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上官澈夺走了他手中的木棒,

当头一棒,砰的一声,那人便应声倒地。

她不慌不忙,那木棒在她手中似是有了生命。

一棒,两棒。

动作快到人们都难以看清她的身形,只觉得她如影子一般掠。

那些刚刚还叫嚣着的人们皆已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何为暗影阁?何为顶尖的刺客?何谓杀人于无形?

这,便是最好的解释!

身如影,快无形,转瞬之间,如暗影掠过,所到之处,,以快为形,以狠为本。

哪怕是上官澈刻意保留实力,这身形,这速度也不禁令人咂舌,连声赞叹。

身着便装,正准备入城的摄政王一行人,远远地,便看到了这一幕。

逐一说道,因是微服私访,故而将称谓改为了公子。

南祁郡饶有趣味地远远盯着,那抹总是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倩影。

那已然倒地的人,眼看着上官澈如鬼魅一般走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纷纷爬起来,跪地求饶:

上官澈爽快答道。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逐一摇了摇头。

南祁郡玩味一笑,似是回答,又似是喃喃自语道。

奇怪,王爷不过是见了她两面,且都是在她刺杀的情况下相见,又谈何了解与否呢?逐一暗暗心想。

想不出什么头绪,索性烦躁地把注意力放回到了远处的上官澈身上。

那些苦苦哀求的男人,以为终于是逃过一劫,

一边心里暗暗嘲讽着这小姑娘是个傻子,没脑子的贱货!一边恨恨地盯着上官澈身后的妇人,心想等这蠢货走了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贱女人!

那些人虚伪的笑容,配上那被夸张的表情挤出的乱七八糟的皱纹。

好似那被胡乱拧在一起的肮脏发臭的烂抹布,甚是滑稽不堪。他们说着便要站起来。

上官澈阴森森地说道,浑身释放出浓烈的杀气,

给人感觉他们若是敢动一下,便会命丧当场。

从他们头顶发出的这道阴冷渗人的声音,瞬间吓得他们跪倒在地。

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却有着如此大的气场!

她周身突然散发出来的杀气,引得他们后背发凉,直冒冷汗。

上官澈微笑道,却忽而脸色一变,

接下来的话却是要将他们打入炼狱:

说着,上官澈指了指他们周围原本那些瑟缩在一旁,对生活已然失了希望的老弱妇孺们。

她虽是面带微笑,却说出了这最令人惶恐不安的话语,好似那来自深渊的恶魔,单纯和邪魅的共体……

上官澈转而看向周围的老弱妇孺,神情渐渐缓和下来,语气也变得轻柔了许多:

这些原本躲在一边,瑟瑟发抖的人,纷纷坐了起来,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似乎都在等这第一个开口之人,不知为何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是如此懦弱不堪。

空气突然安静,

过了半晌,那些人依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

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洋洋得意地看向上官澈,

不过是个小妮子,空有一身本领,却是个不带脑子的贱人,看看他们领你的情吗?要你帮了?多管闲事!

一个小男孩突然站了起来,他正欲开口,却被身边的人一把拉下:

上官澈突然笑了,似是发生了什么可笑的事般,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地上的男子有些毛骨悚然,却还是强压下恐惧道:

上官澈挑了挑眉,连个眼神都懒得丢给他,她捋了捋那长长的秀发,漫不经心的说道:

她看着那些懦弱的人,好看的眸子里没有半分起伏,不轻不重的语气,缺凌迟着他们的心:

说罢,她甩了甩长发,转身潇洒离去。

原本在一旁抱着了无生气的佑儿哭泣的妇人,急忙喊到。

妇人放下怀中的孩子,站了起来,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定,还有恨,满满的恨意和嘲讽。

妇人说到这里,早已是泣不成声。

一个原先跪在地上的人欲要冲过去,被上官澈一棒子,生生打断了腿:

一个孩子愤然地站了起来。

张哥一家站了起来。

终于,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他们不再是之前懦弱的样子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和团结。

上官澈说罢,倏地拔刀,

只听见刀在风中嗖嗖几声,

那些人来不及尖叫,来不及求饶,便已经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

上官澈拿出一袋钱财还有些许干粮,交给那个抱着佑儿的妇人:

她转身面对着那些难民:

小非站了出来。

刘老站了出来。

张哥和刘姐也站了出来。

……

所有人都站了出来,他们的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和团结。

远处看着这一切的逐一终是懂了为何南祁郡会说他不了解她了。

这女子的智谋和手段已不是他所能及的,若是杀了那些奸人,并不能帮助他们,迟早会有一个又一个的奸人出现,

他们永远都只能是被欺凌,被压迫。

或许现在便是最好的结果。

逐一不禁隐隐有些担忧,这样一个女人,却想刺杀摄政王,这可如何是好:

南祁郡嘴角噙着笑意,悠然自得道:

小说《倾世祸水:国贼上官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