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步追魂》主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五步追魂》 小说介绍

寒江孤吟,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每天都觉得这个江湖很大,大到无边无际,连想见到的人都见不到,生离死别,感慨唏嘘。跟我的人一个个的走了,有一天我也会离开,何苦留牵挂给别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书中主要讲述了:雪遮盖着大地的一切。没有风,只有云,白茫茫的、阴沉沉的、冷冰冰的。突然一阵凄凉的叹息之声,霍然响起!“唉!唉……”是谁发出这凄凉的叹息?如此沉痛伤?随着叹息之声,一条落真修长的人影,倏然出现在雪地朗目……
《五步追魂》主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五步追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遮盖着大地的一切。

没有风,只有云,白茫茫的、阴沉沉的、冷冰冰的。

突然

一阵凄凉的叹息之声,霍然响起!

是谁发出这凄凉的叹息?如此沉痛伤?

随着叹息之声,一条落真修长的人影,倏然出现在雪地朗目,猿臂蜂腰,带洒芙威,傲然不群,只是星目自煞,两 道修长的浓眉紧聚在一起。神态之间,有一股冷峻的凌人气色。

这少年长的虽然十分俊美,但动乱发蓬张,完全是野生野长的样子了……

是呵,若不是好心的猩儿把他扶养长大,已经体骨成灰了……

他想到了可爱的红毛猩儿,又不禁想到那位没有见过面的老公公了。

向他请教‘破书”上的图案.他却叫我先练他口授的坐功心法,如今又命我去替他完成三件大事若不完成,他老人家 一定会伤心,但是四海茫茫,叫我如何办呢?”

于是

他剑眉紧锁面上又现出愁苦之色。

原来他久居深山,从来没有涉足过江湖,他虽然听那位没有见面的老公公谈过许多关于武林中的事情,但是他仍然一窍不通,自然有人海茫茫之感了。

想着,走着,心绪紊乱的他,蓦地发出一声凄凉的清啸。

啸音婉转幽怨,摇曳长空,震荡不绝。

啸音绝怪,波浪似的旋律,若泣诉,听来柔肠寸断。

沉哀悲恸已极。

敢情他是租借着啸音,发泄出内心的怨愤,和莫名的幽伤了”

蓦在此时

突然一阵嗔怒的冷 叱,响自他身后。

怪异少年吃了一惊,猛一回头。只见雪地之上,不知何时已来了一位红衣少女。

这少女长的艳丽迷人,长发垂肩,黛眉瑶鼻,身材均匀玲珑,肌肤洁白似雪,美到了极点。只是一双滴溜溜动的双眸,露出一付淫荡之色,一看之下,便知是位淫荡娇娃。

怪异少年面色陡然一变,满脸寒霜的冷冷说道:

他生性孤僻冷傲,而且又愤恨女人。眼见对方眯着双眸盯着自己,心中不禁暴怒已极。

若非在他下山之时,他那位没有见面的老公公一再告诉他江湖上波谲云诡,机诈万端,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历身分之前,不要树立强敌,只怕他早已贸然出手了。

红衣少女虽见他神态冷傲,仍然转动着勾魂双眸,娇笑道:

怪异少年,狠狠的瞪了红衣少女一眼,转身向前走去。

红衣少大粉腮一寒倏地一笑冷叱一声:

娇躯一闪,快速的挡在紧异少年的身前。 怪异少年冷了一声,未及开口,红衣少女杏眉一竖,怒叱道:都是 善于之人吗?”怪异少年,忍不住了一声。哂然说道:话声冷蜕刺耳,红衣少女气的怒目圆睁,杏脸变色,神态之间。真象一个尖耳、长嘴、翘尾、凶睛,全身红毛的狡诡狐狸。 只听她冷叱一声:

人影闪处,水葱管似的手掌,忽地一长,向怪异少年的当头劈到。

怪异少年剑眉一竖,怒道:

脚下一滑,怪忽的闪向右侧。”

红衣少女一击落空,又再挥掌攻到,右臂又一抡,的一声,忽然暴长了三尺!

怪异少年一声凄厉冷笑,晒然喝道:

身躯忽地一仰,旋转如轮,闪到七尺以外。

红衣少女双眸杀光聚闪,厉叱一声:

喝叱声中,她身影一闪,双臂旋动之间,织掌交替拍出。

要知,红衣少女乃是的一流高手,一身武功,已得的真传,在五姊妹中,是武功最高的一个。

她眼见方天云及时让过自己的连锁式,芳心暴怒已极竟潜运交替攻出两掌。

这两掌署似虽无力道,一旦击中人身,内力便暴弹而出,足可碎石如粉,制人于死,真的歹毒无比。

方天云见她攻势神速绝异,知道对方是个棘手的妖姬,急忙挫步旋身,暴退了数尺,上的图案,也在脑海里突然浮现而出。

那本正是武林人物梦寐欲求的,尤其秘籍上的,虽然仅仅八个招式,但却包罗万象,绝妙惊人。

方天云虽然福缘不浅,获得了震惊武林的旷世宝典,但他却无法领悟。

让过红衣少女的攻势,竟不知如何出手的才 好。

红衣少女蓦然一声怒极的狞笑,身躯突地一旋,化成了数条人影。

方天云大吃一惊,不知对方为何旋动之间,会化成娄条人影。凛然之下,飘身疾退。

就在他惊心不已的当儿

红衣少丈织掌倏然一张,锐风似剑。发着摄人心魄的 锐啸。闪电般笼罩而至。

她这一招奇诡凌厉,不但罩住了方天云的后退之路。而且点射了方天云的要害重穴,纵然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要想躲开,也不可能。

红衣少女手段之狠,当真歹毒绝伦,倾古凌今。方天云大吃一惊,心想:

猛然间,他想起了上的一种神妙身法,虽然,那位没见过面的老公公告诉他是:身法,但他却不十分明白,现在为势所逼,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忽左忽右一阵翻腾。说也奇怪,不但让过了锐利的指风,同时也还还了对方两掌。

这一来,红衣少女不禁惊奇万分。

原来方天云的闪让之式,不但脚步凌乱,而且毫无章法,就是出手一击,也是缓慢异常,这等情形,却是首见,红衣少女虽然见闻多广,也不禁大感意外。

但机警的她,立即知道对方是个身怀绝技,初入江湖的。

于是

娇叱一声,道:

话音未落,双臂怪张扬动,快如掣电一般,罗袖暴长扫出。

暴长的罗袖,怪忽已极,宛似盘空飞舞的灵蛇,环攻而至。

别看这暴长的罗袖毫无力道,然而绵绵的真力却蕴藏在罗袖之间,只要距离对方一尺远近,便猝然强射而出,若非内力已臻化境之人,实难躲这奇诡的歹毒一计。方天云刚才躲过她的锐利指风,已惊出一身冷汗,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与人交手,现在对方又飘忽攻到,立时又捉襟见肘,手忙脚乱了。

情急之下,他又施出诡异绝伦的,惊快绝伦的闪了开去。同时脑海中,也忽然想起了一记神妙的绝学—一。

这一记绝学,是老公公教给他的,而且珍重的警告他,非万不得己,切忌使用,而且使用之时,绝不能让第三者看到。

现在,他已被红衣少女逼的杀机大起,既已想起,立即 暴喝一声,扬动双掌,跨进一步。

要知,这,乃是一代怪杰—一集天下武精华,费五十余年才精研而成,虽然仅仅一个武功掌式,但却博大精远,浩瀚如海,一旦施出,任何武功高绝的顶尖高手,也无法逃过那神奇的掌势。

方天云的身躯十分怪异,看似向前欺来,人却滑到右侧,脚步起处,地上霍然现出一个脚印。

红衣少女何等机警,眼见他抬腿之间,地上现出一个深达数寸的脚印,知道已激起对方的怒火,不由内心微微一震。

但灵活的她,脑海一动,智念忽生,就在方天云第二个脚步尚未抬起之际,蓦然娇叱一声,经自扑击过去。

方天云冷哼一声.肩头微微一偏,身子一抖,又自欺近两步。

电光石火的一瞬!

也就是方天云吐气出声,跨进第四步的当儿

突然双眸一花,迎面扑来的红影顿失! 方天云大吃一惊,未料到对方如此狡猾,身躯急忙斜转,疑神瞥扫。

那知

就在他身子转动的刹那,忽听一声厉喝:

一股强劲的潜力,向他后背击到。

方天云大吃一惊,正要躲闪,对方的掌劲,已在的一声击在他后背之上。

但听他的吼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栽倒雪地之上。

红衣少女倏地娇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说着,忽地挥掌疾出,猛向方天云的头顶劈去。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就要击向方天云的头顶要害之时,突然一股极大的阻力,把红姑劈出的掌劲化于无形。

变生猝然,红姑不禁吃了一惊!

侧眸瞥去

不由心头猛的一震,霍地疾退数尺。不知何时一位全身翠绿的少女,已无声无息的站在一丈以外,毫无疑问,是她化解了红站的掌劲。

这少女美貌绝伦,头挽宫髻,凤目瑶鼻,真象常娥下凡,雍华高贵,不过她面罩寒霜,使人看来,有高攀莫及之感。

红姑一看之下,怒火陡起.厉声喝道:

绿衣少女满脸冷漠之色,道:

红姑厉叱一声,道娇叱声中,身躯倏然冲天而起,双掌一扬,疾出两掌。

这两掌凌厉绝伦,双掌扬动之间,已带起一阵呼啸锐风。

绿衣少女冷笑一声,竟然不慌不忙的脚步一挫,身如掣电向后弹去,红姑刚自收回双掌,飘落地上,她人又神妙无的飘回原地。

红姑眼见对方身法灵妙奇绝,芳心猛然一震,知道对方一身武功不在自己之下。于是展开绝学,全力施袭,但听风响,运指如剑,猛向绿衣少女的全身要害,如电攻到。绿衣少女早已知道她是门下之人,本想露一手轻动,使她知难而退,那知她竟然不知好歹,而且出手的招式,也是辛辣无比,不由心里怒火陡起。

但她乃是修为高深之人,虽然心头发火,仍然强自忍住,冷冷说道:

娇躯怪忽的旋,宛如掠花的彩蝶,轻妙已极的穿飘到红姑的凌厉掌势之外。

红姑连击不中,恼羞成怒,厉叱一声,如影随形疾攻过去,双掌如电扬动,猛攻三招!

这三招凌厉诡异,罗袖甩动之间,已划出漫天的彩影。

绿衣少女见她不可理喻,不由杏眉一竖,也自神速的疾出三招!

她这三招怪忽已极,红姑的诡异招式,还没有攻到她身前,便被她发出的臂力,震荡开去。

但红站也非等闲之人,娇躯滴溜溜一转,右手若劈若点,疾速攻出,左手五指俱张,倏地抓向对方的右肩,攻势之快,当真骤若闪电,猛如迅雷。

绿衣少女知道,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自然不会罢手,冷叱一声,娇躯快忽的一旋,闪飘到红姑的右侧,右袖起处,使出一招。环转的罗袖,已卷起一股无形潜力,套向红姑的娇躯。

红姑身躯未转,右手刚自抬起,猛觉四面八方都是绵绵 不断的无形潜力,不由芳心一惊,暗道了一声:

突听一声冷叱:

红姑忽觉右腕一麻,功力顿失,腕脉已被衣少女一把扣住。

绿衣少女不屑地冷哼一声,说过:

说着,右手一甩,红姑身不由己的后退了六七步运,才摇摇晃晃拿桩站稳。

红姑虽然自知不敌,仍然声色俱厉的怒声叱道:

说着,人形疾闪,如飞而去。

沈婉玲不屑地了一声,转身走到方天云的身旁。

正欲俯身察看方天云的伤势,方天公身躯忽地一翻,霍地跃立起来。

玲姑娘大吃一惊,脱口说道:

话犹未完,方天云重重的了一声,道:

他眼望着红姑消失的方向.愤恨不已的又道:

说完转身走去。

玲姑娘芳心一震,脱口叫道。

她话未完,方天云转脸问道:

玲姑娘一笑,道: 

方天云不解的反问了一句之后,突然若有所悟的冷笑一声道:

玲姑娘听他说话不伦不类,不禁啼笑皆非,但内心之中,却知道他是个心地纯厚的人,所以对人如此冷傲。可能因惨痛的遭遇使他养成偏激的性格。当下温婉一笑,道:方天云若有所悟的了一声道

说完,转脸走去。

玲姑娘望着方天云的修长背影,油然生出一股凄凉之感。

于是,

她忍不住暗自叹息了一声。

蓦在此时

突然一声惨叫划破长空!

紧接着惨嗥之声 ,响起了一阵断断续续的惨痛喊叫之声:

这暴发的惨痛嘶喊,立即惊动了方天云,他毫不考虑的,纵身一跃,快如闪电一般,循声扑去!

玲姑娘听到修嗥之声,本已吃惊不小,再见方天云纵身扑去,知道不无原因,当下娇躯一闪,紧跟过去。

惨叫之声,起自一处荒岭的嶙 怪石之旁,方天云尚距离二十余丈,便已看到一具尸体,横卧在雪地之上。

然而

当他掠到尸体的近旁,却不禁吃惊不小了。

原来那尸体的天顶上,插着一柄触目心惊的。

方天云替那位没有见过面的老公公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找想不到竟在这冰雪地里出现了。

于是

他做一俯身,便将那尸体上的骷髅血剑取了下来。同时,从怀里也取出一柄骷髅血剑。

这两柄骷髅血剑完全相同,大小轻 重也完全一样,毫无一丝差别之。于是,他凄切的喃喃税道。

突见玲姑娘也掠身而至,乃脱口说道:

玲姑娘黛眉微微一皱,道:

到底何人?”

这正是方天云想急切知道的。

的突然出现,已激起了方天云的万丈雄心,于是

他脑海电掣一传,知道与阴阳界,生死河必有关连,不由心中暗道:

想去便走,身躯闪处,的一声,己飘射到五丈以外,起落之间,便无影无踪了。

玲姑娘眼望着方天云消失的方向。凄凉的—叹。人影一闪,也自疾掠而去。

小说《五步追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