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影帝在我背后暖呼呼全文在线阅读白墨城叶白纸小说全本无弹窗

病娇影帝在我背后暖呼呼》 小说介绍

影帝白墨城性情大变,专门舔一个糊的不能再糊的十八线糊咖。
网友目瞪口呆:这不可能是我们认识的白洁癖!他一定是假的!
后来影帝主动接近人家女孩子,还总是三句话不离人家名字。
目睹一切的网友:告诉我,这是假的。
*
听说影帝喜欢糊咖,有二三线的女艺人蠢蠢欲动,要往人家怀里摔。
谁知对方一个躲闪,眼神蔑视,“我对异性过敏。”
摔了个狗吃屎的女艺人:?
一众吃瓜看戏的网友:?
小糊咖:合着姐姐我不是女的?。书中主要讲述了:脱掉外衣,在黑夜中白墨城的耳根子都红透了,偏偏那不知死活的系统还在那里可劲儿的舞。[主神,快上啊,您搁这儿犹豫什么呢。]于是在幽幽深夜,骨节发出的咯吱咯吱声把系统给吓得成功钻回了老窝,他可是连夜乘坐飞……
病娇影帝在我背后暖呼呼全文在线阅读白墨城叶白纸小说全本无弹窗

《病娇影帝在我背后暖呼呼》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脱掉外衣,在黑夜中白墨城的耳根子都红透了,偏偏那不知死活的系统还在那里可劲儿的舞。

[主神,快上啊,您搁这儿犹豫什么呢。]

于是在幽幽深夜,骨节发出的咯吱咯吱声把系统给吓得成功钻回了老窝,他可是连夜乘坐飞机票滚回去的。

犹豫什么?他在犹豫要不要出去拿套睡衣。

呼,这么多年第一次跟宝宝同床共枕,好,好激动啊。

他怎么办,要不要去洗个澡,洗香香点。

白墨城心底的小人儿在天人大战中,他还用老年机发出的光亮观察着床上的那一小团。

只听见那床上之人痛苦的发出梦魇声,

床上的女人越发蜷缩成一团,声音还带着娇憨感,刺激的白墨城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红着脸屏住呼吸掀开被子一角,爬上床躺平,双手交叠在肚子前动作一气呵成。

怦怦怦怦……

心脏跳的极快,他双手本来是交叠放着的,此刻却握成了拳头。

身边是肖想了两辈子,还是久别重逢的心爱之人,这真是莫大的煎熬,多强大的自控力才能让他只是平躺着,什么也不做。

但是系统说治愈寒毒,似乎要抱抱她,而且这个寒毒还会绑定一辈子的。

吱吱,你会接纳我这个解药吗?

白墨城很犹豫,他现在完全可以感受的到身边的人在瑟瑟发抖,可他却不敢伸出手走出那一步,曾经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像幻灯片出现在他的眼前,令他自卑,唾弃自己。

他产生了瑟缩心理,或许这就是暗恋的酸涩,小甜蜜吧。

以他和她之前的曾经和现在的陌生,似乎都和暗恋那么的相似……

叶白纸很难受,如身坠冰窖,她左右翻滚,抱紧自己,企图用肢体捂暖自己的体温,使自己好受点。

可怎么捂,似乎都捂不热她的身体,而她还醒不来,身处一个又一个梦魇中,带给她无边无际的黑暗。

身边女人发出泣涕声,又像小猫儿一样带着委屈的撒娇。

白墨城忍不住了,他发现自己管不了叶白纸是否能接受他这个解药,他只是受不了,受不了她难受。

伸出胳膊小心翼翼的摸向女人背对着他的后背,在摩挲到肩头时,他直接把人一把翻到了怀里,裸露在空气中的胳膊肌肉线条很优美,男友力严重超标。

把人轻轻放到半个胸膛上靠着,他连右胳膊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只是平平的放到最右边绵软的枕头上。

做完一切,他呼吸很轻,紧张忐忑。

他成功了,成功的迈出了这一步,可他好难受,真想一把搂住亲昵的蹭蹭她的脖颈啊。

但他不敢。。

因为人似乎在悠悠转醒,白墨城紧张的身体僵硬,有种头脑发懵血液倒流的感觉。

叶白纸在梦里很是激动,爸爸真的抱着她举高高了,她好开心,但是举高高只维持了几秒,他就把她放下了,走的越来越远。

她跌跌撞撞去追,却被突然出现的大石头绊倒在地,奇怪的是额头撞到大石头却不疼,反倒有种暖呼呼的感觉……

很暖就像置身于温泉,就是很硬,估计是因为他是石头吧。

怀中的女人一会哭着叫他爸爸,还说不要离开她,这句话他觉得可以圈起来,以后逼着她哭着叫他爸爸,说别离开她。

虽然心底的小恶魔想破口而出,但好在白墨城自控力很强,他稳如老狗,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在察觉到女人没有苏醒的意思后直接想轻声安抚。

白白,吱吱,爸爸在呢,爸爸不会离开你的。

可这安抚的话白墨城还没有温柔的说出口,就看到女人莲藕般白嫩的手臂攀上了他的胳膊,那一双玉足也把他的腿压的死死的,让他动弹不得。

白墨城凑近支楞起耳朵细听,就听到了女人娇憨的声音,还发出猫儿享受的声音。

还记得猫屎咖啡馆里有个黑猫,眼睛似若琉璃,第一次喂它吃高级猫粮时,它边吃边叫着,似乎就很享受。

那种感觉,就和他现在怀里这只猫儿一模一样。

因为身高差距,女人攀附着他的脖子,他不得不微微向右歪头,迎合着女人的胳膊。

在黑夜中,白墨城发起呆来,他喉咙频繁滚动,眼神也变得炽热和女人冰凉的身体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女人得到了大暖炉,睡的香甜,呼吸也变得节奏有序起来,梦魇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他的脖子就难受了,第二天醒来肯定得落枕。

但这女人是谁啊,是他老婆,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受着。

她的身体,可真冷,也难怪很难受。

白墨城想着,闭着眼也进入了睡眠,右胳膊也大胆的放到了女人的细腰上。

也只有在她睡着时,他胆子才变大了些。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老婆在怀,不做点什么,很难入睡。

这一晚心情跌宕起伏,尤其这个寒毒,据说发作时间极其的不规律,这点让他也很烦闷。

思考着,白墨城也淡定了下来,眉眼之间都是隐忍,眼底是遮都遮不住的柔光,

夜间的月光洒落在人间,它亲眼目睹了这个世间各种变化,各种各样的甜蜜和分离。

很快,月亮功名身退,换班而来的是太阳。

阳光从天台照射进来,此刻是清晨,床上的女人悠悠转醒,她小鹿般的眼眸看着这个陌生却不反感的房间扫视着,懵懂的眼神逐渐清晰,随之变得冷静淡定。

昨晚,她似乎做了很多噩梦,外面应该是下雪了,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冷,冷到让她醒不来。

叶白纸从床上起身,纤细的手指轻揉着太阳穴,柔顺的黑发垂在背后和肩前。

虽然身体划伤的伤口被包扎的很好,但她随着身体的挪动还是感觉到了疼意。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她突然感觉很冷,后面却突然不冷了,身边就好像有个太阳,有个大火炉……

不对!昨晚都是梦,那她的悬空感,不可能,梦里的感觉不会那么真实。

察觉到不对劲,叶白纸翻身扫视大床,房间内的每一个细节。

依旧和昨天的一样,没什么变化。

只是……

她脸色突变,小脸刮白,皱起眉头,眼中出现了厌恶。

白墨城推门进来,他手里拿着医药箱,打算在吱吱还没醒来时帮她重新把伤口上药。

那张高冷的俊脸上此刻充满了温柔和淡淡的羞涩,一睁眼看到心爱之人还活着,并且跟他同床共枕,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但入目的不是还躺在床上熟睡,一边小脸儿贴着床面肉嘟嘟的叶白纸,而是坐在床上双眼冰冷愤怒的她。

叶白纸气的身体都在颤抖,拿着伸手可触及之物往他这边砸。

白墨城忘记了闪躲,被砸中了鼻梁,痛的他一个踉跄,伸手去碰疼的火辣辣的地方,鼻血直接留了一手……

来不及说什么,他深深看了一眼对他深恶痛绝的女人,眼底有着一丝委屈,直接转身走出了房间,还不忘贴心把门带好。

吱吱为什么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他……

一身皮衣,梳着高马尾,腰间还别着对讲机的垚宝蒽在走廊候着,在听到里面争吵砸东西的声音和看到男人失魂落魄的出来时,她很有眼力见的低着头,把手放在身前很是恭敬。

内心却在好奇,天啊,里面那位就是主子认定的女人吗?

看起来这不是小甜饼,是虐恋啊!主人强制锁爱,女人不识好歹!

真是孽缘。

这种认知让她对里面那个新主子的好印象一下子全无。

这就很糟糕,为什么主子会喜欢这种女人啊,人家不爱你,你何必挂一颗歪脖树上呢。

还给她颁布个贴身女保镖的任务,还塞给她一个对讲机让她当两人专属的传话筒。

本来她还不是很懂主子的意思现在这种情况算是明白了,主子这是让她光明正大的监视新主子,唉。

主子!你可知强扭的瓜不熟!强制安排的工作不好!有了你这个不被她喜欢的男人,我的贴身保镖工作会变成贴身挨打,最后被训得直接钻头地球表面……

小说《病娇影帝在我背后暖呼呼》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