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洗髓经》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莫非庄严小说全文

拍案洗髓经》 小说介绍

莫非,人称老莫,经济适用男,老实本分遵纪守法。一份体检报告让他决定换个方式生活,踏上一段永远无法回头的旅程,发生了各种难以置信的奇遇……。书中主要讲述了:密码箱里是一个更加精致考究的金属箱,看起来极为高端,表面磨砂的银色金属材质焕发着贵族气息,简洁的设计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让人一眼就联想到这是个装高级苹果电脑的电脑箱。在箱子锁口处,有个类似摄像头的东西……
《拍案洗髓经》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莫非庄严小说全文

《拍案洗髓经》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密码箱里是一个更加精致考究的金属箱,看起来极为高端,表面磨砂的银色金属材质焕发着贵族气息,简洁的设计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让人一眼就联想到这是个装高级苹果电脑的电脑箱。在箱子锁口处,有个类似摄像头的东西,除此之外再无机关,不用想就知道,这是个虹膜解锁的高级箱子,不用试就知道,我的虹膜肯定解不开。

这时看着旁边那只手,我有点儿明白为什么它会在箱子里了,我推测的剧情是这样:CR-V车主也不是这个箱子的主人,他从箱主那里拿到箱子,用他的手解码后看到这个虹膜密码箱,也跟我一样傻眼,他一定会试箱主的虹膜,但是没打开。无奈之下他刑讯逼供箱主,直至砍下箱主的手,也依然没有打开这层箱。也许突然发生别的状况,仓促间车主便将这只手与箱子一起带上,塞到了后备箱。

但是毛头小伙抢了车后不可能没看到这个箱子,也不可能不打开它,只要是个人就抑制不住打开战利品的冲动,他俩抢车成功后一定会找个地方打开看看箱子里都有什么,他也一定会用那只手解锁第一层金属箱,然后跟我一样傻眼。

剧情各有不同,相同的是都跟我一样傻眼。

问题是,谁的眼睛能打开这个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拎起箱子晃了晃,里面毫无声息但分量十足,不知什么宝贝值得这么里三层外三层地精心设防。总之,我既好奇又兴奋,却丝毫不在乎我惹下了大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反正我很快就要死了。

看来这箱子是无论如何一时半会儿打不开了,我开始专心清点其他战利品,花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把两个行李箱物品全部清点完毕,够列一份长长的清单,简单地说,全是实用的好东西,看来毛头小伙和车主都做了精心的准备。

把东西分类整好,这时唯一无用的就是那只断手了,这只手留在车上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很快就会污染车里的空气,我把手机开机各个角度都给它拍了照片,然后在不远处荒地里挖了个比较深的土坑,把它埋了进去,上面伪装得跟周围的一样。

这期间,手机信息响个不停,我收拾好一切,盖好后备箱,坐到驾驶位时顺便看了一下,几乎都是高中同学微信群的消息,有条之多。我好奇地点开扫了一遍,原来我老婆昨晚联系到一位同城的高中同学,居然在群里帮她代发了一条消息:发送时间是昨晚点多。

接下来群里就像炸了锅,先是跟我熟的几个尝试跟我联系,果然联系不上,他们把情况一说,这下同学们都骚动了,不管跟我熟不熟,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有的分析我是像章莹颖一样被国际绑架集团绑架了、有的分析我是像雷洋一样去足疗店打飞机被拘留了、有的分析我被拉入传销组织软禁了、有的分析我与快递员发生冲突被黑棍闷倒了、还有的说我是跟情人私奔了……各种分析推理口沫横飞,仿佛个个是福尔摩斯。一直讨论到半夜两点,这才逐渐消停。中间居然还有几个奇葩发出了写着的红包妄图把我钓出来,结果被其他手贱的迅速抢去。

看着他们的对话,我居然笑得前仰后合。以前在高中群我只是个看热闹的潜水员,想不到昨晚当了一回焦点,虽然我不太习惯被追光灯照耀的烧灼感,但起码这些人中真的有关心我的人。不知为什么,得知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再看群里的这些对话,感觉完全不一样,甚至并非是眷恋,很奇怪,竟然是:通透。

我像突然获得了某种超能力,能从这些对话中看出,谁是在心急如焚,谁是在逢场作戏,谁是在浑水摸鱼,谁是在重在参与。对于最关心我的几个人,我心怀感激;对于曾与我有芥蒂这次借机修好的同学,我安之若素;对于不管发生什么都永远潜水的同学,我宽容理解。这时我突然开窍了,几乎能透过手机看到所有人的行为模式和动机。

除了群里的喧嚣,还有一些比较熟的同学私信给我,问我在哪,见信后速联系云云。

其中有一个是他的,就是我回老家要找的人。他的信息非常独特,一下就搥到了我心里:

我关了手机,发动汽车继续向老家方向行驶。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他的确有两把刷子,尽管我们其实并不算很熟,也就是高中时踢过几场足球、毕业打过几次CS的交情。他成了我生命最后日子的指路明灯,我向着他的方向奔驰,迫不及待想见到他,听听他会说些什么。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饥肠辘辘——昨晚到现在一直水米未进。我把车开进一个小镇,随便找了家小饭店,要了一份鸡蛋炒面和一瓶可乐,等炒面的功夫把可乐喝掉了大半瓶,这才用几个饱嗝压制住了肚子里咕咕叫的声音。

吃炒面时,我打开手机看了看高德地图,这里离老家还有一百多公里,下午就能见到他了。今天是周六,他应该在家,也不一定,也许在老家附近的山沟里野游,总之不会跑远。以前他的周末大抵如此,一到周末他的朋友圈里就是郊县野景、山林野趣和农家野味,他的一身农家乐审美让身在一线城市的我们不知该羡慕他还是该鄙视他。

我专门看了看他今天的朋友圈,除了一如既往的时事评论,批红毛批严夫人,有一张照片是在晒影城里的钢铁侠,看来他在市区。他只展示三天的朋友圈,之前的已经都看不到了,我有点儿后悔以前没有仔细看,至少可以跟他多些可以作为开场白的共同话题。他是我现在唯一想见的人,我甚至有点怕出岔子,有点不知道见面该说什么,像一个第一次约会前的小姑娘。我一边吃,一边酝酿着见面时的措辞。

这时,旁边突然有个声音低声说:

小说《拍案洗髓经》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